【驅魔少年/神亞】櫻花下的愛戀

在初春的櫻花樹下,有個略顯孤寂的背影。諾亞一戰幾乎耗盡黑教團的戰力,而好不容易沒被它們破壞的聖潔,依然四散在世界各地。所以神田仍在世界各地尋回聖潔。

而這次他又來到了日本,這裡尚未完全脫離當時的戰爭陰影,而聖潔?當然是假的消息。他重重的嘆了口氣,只為了可能有聖潔的存在,就得被迫離開亞連。提到亞連,他的眼神漾滿幸福,卻也帶點哀愁。

[十四號奏者],亞連所擁有的身分,即是方舟被毀也依然存在。雖然諾亞和千年公被消滅,但再怎樣他們也是人類的負面情緒所產生的形體,不可避免的一定會再度出現。屆時,他能再一次保護亞連嗎?想起亞連知道奏者資格是瑪那傳承給他時的不解,神田現在想起仍隱隱心痛。

不會再讓他受傷害,是他現在唯一的目標。在生命能量完全用完之前,唯一的目標。

不過亞連畢竟也是名驅魔師,神田知道自己也不必過度保護他,但呵護的心情,卻是絕對不減的。好了,他抬起頭,總算是把注意力從想念亞連回到任務上。已經讓探索部隊先行回去報告了,但自己也該快點回去,畢竟......他隔著團服,摸著有梵文的胸口。

「優!」神田的身子猛的震了一下,他只允諾過一個人如此叫自己,還來不及轉身確定來人,對方就自身後擁上。與神田相比而嬌小的身軀微微喘著,雙手緊緊的摟著他。神田撥開那雙手,轉過身來不可置信的看著,應該要在黑教團待命的可愛戀人-亞連。

「亞連?你怎麼可以過來?」亞連微紅的臉頰令神田心跳加快,同時也心疼的細心擦掉額上的細微汗珠。「我在你出發後才離開到別處出任務的,誰教你都不讓我離開教團......」神田無奈,他的確是擔心亞連所以不大讓他獨自出去。

而亞連方才似乎害怕受到責罵而小小聲說話,此時卻大了起來,「我可是獨立的驅魔師耶!就算是戀人也不可以......」話還未說完,就被擁入對方的懷中。亞連幸福的微笑,每次被這精瘦的身體所接觸,總令他心動不已。

「下次有任務要先跟我說,你這樣自己亂跑才會讓我更擔心,知道嗎?」神田溫柔的指責他,話裡盡是不捨。亞連臉紅著,輕點著頭,而神田愛憐的撫著他的白髮,兩人久久不語。櫻花紛飛,兩人的心意相通著,神田輕輕的撥開亞連額前的髮,輕輕吻了一下。

而彷彿是意猶未盡,原本額前的輕吻,迅速的來到了那甜美的小嘴上。亞連白皙的臉龐迅速泛紅,稍稍抗拒卻被神田給緊緊抱住。再一次的吻了亞連,輕柔的舔著柔軟的嘴唇,而後像是宣示主權,主動的撬開因害羞而緊閉的嘴,慢慢引導著進而交纏。「恩......優......」

稚嫩卻又開始帶點成熟的嗓音讓神田完全陷入戀人之中,每一次換氣的輕喘更讓他完全無法掌控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熱吻,總算是引來亞連小小的抱怨,「優,你每次都吻到人家不能呼吸......」神田勾起曖昧的笑容,「那麼吻別的地方就可以呼吸囉?」

毫不猶疑的,神田輕咬亞連的耳垂,在他隱隱的呻吟中,手褪下了亞連的團服,任意拋在一旁。感受到涼意的亞連靠向神田,而神田更是把握機會,轉而攻佔亞連的喉結和鎖骨。不理會小小戀人眼神的抗議,神田脫下團服在地上展開,才把他推在地上。「這樣,就不會弄髒你的身體了。」

神田的手指從亞連的白皙肩膀慢慢往下滑,而那小巧的粉紅果實,神田輕輕觸碰著,換來亞連帶著顫抖的呼吸。看著戀人按耐不住的拉著自己,神田一邊笑一邊吻了乳珠,同時又舔又咬,惹的亞連不斷輕喘,而甜美的聲音也縈繞在兩人耳邊。

沒多久,亞連的身上佈滿了神田愛憐的痕跡,而神田的手也熟練的撫上那早因快感而挺立的私處。稍一使力,亞連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別在這裡呀......」「早就來不及囉。」語音剛落,手就忽快忽慢的揉著已有蜜汁略略冒出頭的頂端,聽著亞連越來越急促的呻吟及喘息,神田改以口來撫弄。

舌頭毫不保留的舔著每一處,更甚至是將亞連的私處整個含到口裡,神田想好好的讓戀人舒服,想聽亞連愉悅的聲音。不多久,在神田急促的套弄下,伴隨亞連放鬆而徹底的呻吟,一股白濁在神田口中蔓延。神田帶著邪媚的笑容吞下,又吻了亞連一下。看著亞連略微害羞又略微期待的眼神,現在才正要開始呢。

 

☆-。-。-。-。-。-☆

人生第一篇同人文。

因為當時已經考上高中所以模擬考就亂考,在國文作文紙上寫了這個……當年堪稱經典,人人說我瘋了。

從那天起我想我是瘋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