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冰漾/親友生日賀文】巧克力大作戰

明天是情人節,也就是閃光節......

 

這裡是Atlantis,一個到處都不是「人」的學校。至於我,褚冥漾,是這裡唯一一個正常人,雖然我很想這樣說。

這裡真的都是神經病!連情人節也要搞個活動出來!這說來一切都是鏡董事的錯。

昨天她心血來潮跑來學長的房間,接著無視被吵醒的沒睡飽紅眼殺人兔,大聲宣布她要過情人節。

然後今天全校都瘋了。

因為規則是要用盡全力攔下要送巧克力的對象,而收到最多巧克力的就會是冠軍,獎品一樣會是很高興的稀有物品吧?不過重點不是在誰收了最多,而是「用盡全力」。

起初我不太懂這哪裡有問題了,後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並告訴我:「你覺得學長會收巧克力嗎?」

我用力的搖搖頭,雖然愛慕學長的很多,但應該一靠近就被踢飛了。而且學長今天開始有三天的任務,所以根本不會在學校。

「那如果有人非送學長不可呢?」這跟用盡全力還是沒關係阿,我茫然。

喵喵這時突然擠了過來,「也就是說不管是用咒術還是幻武兵器,只要把對方攔下來就可以了,所以能夠盡情攻擊喔!」

......這是哪門子的情人節?根本是可以趁機報復的無差別攻擊!你們還笑的那麼開心!

「漾漾有想要準備什麼巧克力嗎?」喵喵充滿好奇的看著我。

「不是去左商店街買就好了嗎?」雖然左商店街的東西有時候也不會正常到哪去......

「親手做比較有誠意,雖然我想要飯團。」突然出現的萊恩補上了這麼一句。

親手做呀......不過我做了是要送誰?就算要送人也攔不到對方吧,這裡的人都是鬼啊!

「喵喵會準備大家的份喔!要好好期待!」

「你們就不用期待我的了。」千冬歲一臉冷靜,不過想也知道他一定只會準備他夏歲學長的。

至於萊恩我已經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了。

由於要為明天做準備,所以今天許多人都不在學校,聽說都去左商店街補充彈藥了(所以我說這到底是什麼恐怖情人節啊!)。

我現在懶洋洋的躺在白園裡,不過腦袋還是很清醒。

到底要送給誰呢......喵喵他們是一定要的,然那邊就請老姐送去吧。啊,黑袍們常保護我所以也要送,那這樣還有......

「呦!」一個極度欠扁的聲音出現,我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五......西瑞,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又被家裡抓回去關了。

「我乃江湖一匹狼,誰都擋不住我!」聽著不知道哪一齣八點檔的台詞,五色雞頭踩著夾角拖啪搭啪搭的走來。

「你有想到巧克力要送誰了嗎?」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他,他會想要送的人嗎?

但他的回答讓我知道我錯了,不用想也知道五色雞頭不會對這種事有興趣。

「哼,這有什麼好玩的,要就要送本大爺特製的詛咒巧克力!」......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不應該問的。

「你不會就是在煩惱要送誰吧?」五色雞頭斜眼看我,我點點頭。

「沒問題,既然小弟要送,有我老大在不會有人不收的!」你這叫威脅,還有誰是你小弟?

忽然五色雞頭臉色一變,「糟糕,家裡好像叫老三來抓我,我閃了。」然後他就跑了。

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接下來我想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我的巧克力。

光想著要送誰倒忘了要有東西才能送。要回原世界去嗎?現在應該有很多促銷,但是大家好像都要親手做的樣子......

老媽那麼會做點心,巧克力應該也不會有太大問題吧?然後我就戰戰兢兢的用傳送符把自己送回原世界了。

於是隔天我提著一大盒巧克力回來。

昨天突然跑回去嚇了老媽一跳,一聽我要做巧克力有一臉「我兒子長大了」的表情。至於老姐則完全不領我的情,畢竟她不愛吃甜的,但還是答應替我送給然他們。

剛才先回到黑館把巧克力交給黑袍們,還有其他人,所以現在只剩下萊恩他們還沒送而已。

比賽是從中午十二點整開始,不過我看大家好像都已經蓄勢待發了。

想到昨天回原世界,街上都是情侶,比這裡和平太多了......

今天的活動是由提議的鏡董事主持,是說平常都不出現的人怎麼就在這種奇怪場合狂露臉呢?

「那麼,攻擊......我是說活動開始!」不要以為我沒聽到!

不過還真的是攻擊開始,因為四周到處有符咒相撞的爆炸聲和被抓到的人的哀嚎,當然也有粉絲團的瘋狂尖叫。

這裡果然沒有正常人......當然,活動一開始千冬歲就架了防護陣法,而喵喵也興奮的打開她裝巧克力的籃子。

「來,這是漾漾的!」我滿心感激的收下喵喵的巧克力,粉紅色的愛心型上頭點綴了白色巧克力,很有喵喵的感覺,不過......

(轟!)它自爆了。

「漾漾收東西要記得分辨,來,這次是真的巧克力了。」

那剛才是什麼!披著巧克力外衣的喵喵牌自爆彈嗎?!我突然覺得千冬歲沒有送我真是太好了......

「莉莉亞說要給我飯團,我先走了。」萊恩突然在我身後出現,丟下一句話後就離開了。

呀呀,看來萊恩今天有巧克力口味的飯團。

「既然沒事了那我也先走了。」千冬歲是一邊掏出傳送符衣一邊說的,看來是真的很急著去找夏碎學長。

我和喵喵笑著跟他揮手道別,「那麼喵喵要去找別人囉,漾漾自己要小心不要被波及了!」

我點點頭,於是就這樣,只剩下我一個人。突然覺得好心酸。

看看手上的小盒子,剛才已經把大家的都送出去了,只剩下它。

銀色的包裝紙搭上淺藍色的緞帶,不難看出包裝的人的用心。

學長......這是要給他的,只是得等到後天他回來才行。

我嘆了口氣,打算去白園睡覺,要不跟風精玩一下午也可以。

但我才剛走沒兩步,就被擦過身旁的咒術給嚇到,轉身看向來人。

「你這個妖師也想送人巧克力?少得意了!」帶頭的是一名白袍,後面還有幾個有見過幾面的學生。

拜託,你們整天找我麻煩也找的太勤勞了吧?

我把盒子放回口袋,確定不會壓壞後才叫出米納斯。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挑戰者見識你的絕姿。」

感覺到米納斯的重量後,我舉起手來瞄準,而對方看我叫出幻武兵器也馬上跟進,兩方對峙。

由於現在四周都在亂亂打,我們看起來一點都不突兀,也就是說也不會有人來救我。

對方白袍拿著長槍,不過沒有學長的那麼帥.......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想什麼啊!

有點想抱頭大叫,對方那種陣仗我根本打不贏吧!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試了再說。如果學長也在的話,他一定會一腳把我踹上去。

「你們想做什麼?」一個冷冷的嗓音在我旁邊響起,我不可思議的轉過頭去,明明剛才身旁還沒有人的-現在卻站著一個身上黑袍有些破爛,頭髮披散又沒睡飽的紅眼殺人兔。

「褚,你應該看的出來我很累,所以就請你站過去,讓我省點力氣一起打飛吧。」紅眼惡狠狠的盯著我。

對不起學長我錯了,我馬上閉腦!

「你們最好是現在就消失在我眼前,否則......」對方看到學長出現自然是害怕了起來,最後率先要落跑的也是那個白袍。

「妖師,我們下次還會來的!」不過就在他們要逃跑的時候旁邊剛好飛來一個偏掉的符咒,也就是說他們受流彈波及了。

我會記得為你們默哀的。

「死的好,雖然學校裡不會真的死人。」學長又冷哼了一聲。

我現在才想到,學長不是應該要後天才會回來嗎?

沒想到學長一句話也沒回答我,只是逕自把丟出傳送符把我們兩個送到某處......

學長把我們送回了黑館,更正確來說是黑館中學長的房間。

「學長?」我傻愣愣的不懂學長把我帶回黑館要做什麼。

學長開始脫下黑袍,我的臉瞬間竄紅,以為學長要-不對,我的臉又轉成慘白。

破損的黑袍底下是大大小小的傷口,很明顯學長才剛打完激烈的戰鬥。

「學長之所以那麼早回來是因為......」硬是把三天的任務壓縮到最短,所以才會打的那麼激烈嗎?這種話我講不出來。

「我都聽到了......」啊!

「這傷口不是很嚴重,我剛才有先跟提爾拿藥回來。」

那你為什麼不要乾脆給輔長治療就好了?學長脫下裡面也差不多要變成碎片的襯衫,轉過身來對我笑了笑。

該不會!!!

結果我沒猜錯,學長是要我替他擦藥。

「怎麼,好玩嗎?」學長是指鏡董事的活動?還好,我幾乎沒什麼參與......

因為學長不在,巧克力沒辦法送所以根本不有趣......啊!我這個腦殘!又忘記學長聽的到了!

「褚,你就那麼不希望我知道你的心聲?」由於學長的傷口都被我處理好了,所以他現在很有力氣攻擊我......

我低下頭,「我也不知道......有時候會覺得學長把我的隱私都聽光了,可是有時候又覺得學長聽的到的時候,可以為我解答疑惑也可以讓我心安......」

我們兩個都沉默不語。

「你不是有東西要給我?」突然,學長又壞壞的笑了。是說怎麼今天學長那麼愛笑?打到臉抽筋嗎?

「靠!」對不起我又腦誤了!

這次我很認真的拿出了盒子,然後小心翼翼的遞出去。

學長放在手上把玩了一會兒,「你做的?」

恩,是黑巧克力,因為學長不愛吃甜的。

學長輕易的打開了精緻的小盒子,而裡面躺著的就是灑了些可可粉的圓形巧克力。好啦,我知道外型很沒創意。

「味道比較重要吧?」學長漂亮的手拿起了巧克力丟到嘴裡,顧慮到他總是小小口吃東西,所以我巧克力也是做一口大小。

雖然一口大小的一顆巧克力實在很寒酸。

我睜大眼睛看著學長,想知道他的感想,希望不會太難吃,至少我的比自爆彈好多了......不過也許學長那麼暴力的人會比較喜歡喵喵那種的。唉,不知道學長會不會給我巧克力?應該不會吧,他又沒必要送我......不對,他是沒理由送我吧?我送巧克力他大概也只是以為是以朋友......

瞬間我停下想法,學長會聽到的。

「看在你後面想些正經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前面的腦誤。不過......」

學長突然壓低身子,往我這靠來,一抹淡淡的甜血腥味飄過來,我不禁為學長的身體感到擔憂。

「不用擔心我的身體,而且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心一緊,不行,這不能讓學長知道。

「褚,看著我,如果你想吃巧克力的話。」學長的聲音平常就很有磁性了,此時更是順勢的牽引我的視線,我的眼對上學長的眼,兩人相望。

學長的頭髮還是散著的,所以他一低身頭髮就自肩後滑了下來。柔軟的唇瓣貼上我的,稍稍點一下之後就分開。我才剛驚覺發生了什麼事,學長又順勢下去。

我微張的嘴被帶有甜味的舌竄入,學長靈巧的舔過我的牙齒,又接著滑了進去。殘留在舌上的巧克力味開始也迷散在我嘴裡,不過我真正嚐到的是學長溫柔的氣息。

學長抬起頭,壞壞的笑著,「怎麼樣,巧克力好吃嗎?」

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啊!學長你在幹麼!你剛才是在親親親親親親我嗎?

「你後知後覺也未免太嚴重了。」學長輕描淡寫的帶過,可是那是我的初吻耶......

「拿去。」我才剛要為我的初吻哀悼,就看到被丟到床上的一個小盒子。這該不會是......

我輕輕的打開了盒蓋,而裡面放著一顆裝飾精美的巧克力。

腦中第一個想法是-好貴,你這個有錢的黑袍。

「褚,就算是我也不會想在接吻後扁人。」好啦好啦,又是我腦誤。

我有點不敢去碰巧克力,所以最後只是伸出食指戳戳它,「我可以吃嗎?」

學長哼了一聲,「不吃我買它幹麼?」

可是那麼貴的東西最好是吃的下去啦......但這是學長給我的......

我吞了吞口水,像是在拿易碎品一樣的捧起巧克力,我擔心咬一口下去會破壞美感,所以一口氣的把它丟到嘴裡。

嗆辣的酒味迅速搶走了甜膩的位子,我覺得喉嚨快燒起來了。

「啊!學長......這是什麼......」我抓著脖子想找水,但學長只是一個勁的笑著。

「學長......嗚......」可是接下來又是甜甜的巧克力味慢慢化解了酒,我稍稍冷靜了下來,卻又發現我變成頭在暈了。

「這可是我去訂的烈酒巧克力,當然,不是原世界的。後勁很強,不過應該還不會讓你直接醉倒。」

「學長你......好過份......」世界在天旋地轉,還好剛才幫學長擦藥後就沒從床上離開,否則現在應該已經摔倒在地上了吧。

「要我替你解酒嗎?」學長又坐到了床邊,傾身問我。我胡亂點了點頭,應該吧?我已經分不清了,難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但神智很清晰。

學長抱住我,用舌尖舔了舔我的嘴唇,這才吻了上來,淺淺卻又甜甜的吻,安心的吻,讓我不再努力控制身體而是讓自己放鬆的吻。

「褚......」學長幽幽的聲音拉回我的注意力,不過,什麼時候聽過學長有這種聲音了?

「我知道你對我的想法.......所以不要再隱瞞了好嗎?」我一驚,想推開學長卻辦不到。

你知道了?我應該隱藏的很好......不過我是個笨蛋,所以什麼都瞞不過學長吧?

「你不要再說自己笨了。」學長輕啄我的額頭,「我希望你不要瞞著我......之前之所以竊聽你的想法是因為你是妖師後代,但現在還是繼續使用則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喜歡你不經意的就留露出的想法,褚。」

我的視線有些迷濛,但我確定我看著學長。我愛學長的一切,學長火爆的個性,沒睡飽會更可怕的性格,也喜歡學長有時露出的純真笑容。學長,你可不可以多笑一點?如果任務期間真的不吃東西,那平常也多吃一些好嗎?學長,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褚,我愛你。」學長說完這句話,又深深的吻了上來,這次,是激情的開端......

還是學長聽的到我的心聲比較好,這樣告白也不用鼓起勇氣講出口了。不過學長睡著的樣子也好好看,長長的睫毛微微顫著,呼吸很平穩......

「褚,你是還不夠累嗎?一大早就在想一大堆有的沒的。」學長邪惡的聲音傳來,你不是在睡覺嗎?

「你這樣拼命想誰睡的著啊!看來你的意思是對我的表現還不滿意就是了?嗯?」小的不敢......

對了,不知道那個情人節的活動最後是誰贏。

「那又不重要。」學長明顯還有些睏,眼睛微瞇。

的確是不重要,不過搞不好學長有參加的話會奪得冠軍喔!雖然學長沒興趣,可是你那麼好勝,要是參加一定會想奪冠的......

「靠!你給我乖乖睡覺!」

最後我含淚讓學長抱著睡回籠覺了。

學長,我是真的很愛你喔!

 

☆-。-。-。-。-。-☆

我竟然寫過特傳!!!(完全忘記的人)

還五千三!!!(現在單篇寫不到這種紀錄)

我的天啊我的腦袋構造到底是什麼!!!

然後因為親友剛好是情人節生日所以題材才會(ry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