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友人帳/名夏/情人節賀文】等你

「塔子阿姨,你在做什麼?」夏目愣愣的站在餐桌前,看著桌上有些不成形的巧克力殘骸。

而那名還在爐子前忙著的婦女則一臉親切的笑笑:「貴志,我今天試著做了巧克力喔!情人節快到了巧克力原料也在特價,所以在超市裡買了不少呢。要不要來幫我呢?」

雖然知道塔子阿姨總愛在超市特價時大買一番,不過每次都是有目的的。像是上次是為了合宿才買了一堆零食。她也很喜歡動手做料理,之前的鯛魚燒就是。而這次......換成了巧克力嗎?

「好的,請讓我來幫忙。」夏目笑了笑,挽起袖子上前去幫忙。

「剛才做的不太成功呢,這次要重來才行。可以先幫我把那些巧克力磚切碎嗎?」夏目點點頭,拿起刀子開始處理頗硬的巧克力磚。

情人節確實是快到了呢!西村似乎還沒放棄跟多軌增進感情,北本沒什麼特別舉動。

「對了貴志,有沒有打算要送誰呢?」「咚」的一聲,夏目的某一刀落的特別重,「塔子阿姨在說什麼啊?我沒有要送誰啦。」

「是嗎?這個年紀有個心儀的人也是很正常的,唉呀,不知道喵吉能不能吃巧克力呢?」又是一聲「咚」。

夏目落刀的力度又恢復正常。糟糕,被塔子阿姨一講自己有些慌了。

若說沒有要送的人是騙人的,可是說是心儀的人又似乎不太一樣,祇是基於同樣能看到妖怪所以在意而已......

把巧克力磚碎片丟到鍋子里隔水加熱,變成濃稠的液體狀後再倒到模型中,塔子阿姨買了兩種,星型和心型。

「鈴-鈴鈴-」「唉呀,夏目麻煩你繼續倒,我去接電話。」塔子阿姨擦了擦手,就去外頭接電話了。廚房只剩下夏目和那盆巧克力液體。

夏目先把星型的模型填完,接下來要動手倒心型的卻稍稍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利做完,通通送到冰箱去了。

「謝謝你,等會兒巧克力好了我再叫你喔。」塔子阿姨笑笑的開始整理廚房,而夏目則在經過同意後把第一次做失敗的巧克力帶回房間。

「夏目!我聞到巧克力的香味!」一隻頗像招財貓的圓滾滾貓咪在門一開就撲上來,夏目嚇了一跳,反射性的一拳揮過去-「嗚阿!」

「抱歉,貓咪老師,誰叫你就這樣撲上來。」夏目把裝著巧克力的盤子放在榻榻米上,旁邊一隻貓咪拼命的吃著。

「看在你拿巧克力回來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對了夏目,剛才有妖怪來找你喔。不過被我嚇跑了。」

夏目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是來搶友人帳的?還是只是來討回名字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嗝,謝謝招待。」

「啊!貓咪老師!你竟然全部吃完!你真的越來越胖了啦!」

由於後天才是情人節,所以塔子阿姨並沒有在今天晚上就把巧克力拿給叔叔,倒是告訴夏目有需要的話就自己先拿走沒關係。

那天晚上,夏目有些難入眠。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把巧克力拿給對方,另一個則是-外頭晃來晃去的妖怪。

貓咪老師早就睡死了,外頭那個妖怪在窗戶旁窺視的,但夏目只要推開窗戶,對方又立刻跑掉。應該沒有惡意,但如果是來拿名字又顯的有些太膽小了,雖然有些妖怪的確很膽小。

終於,夏目受不了了,整個人跳起來衝過去把窗戶推開,一把將妖怪抓住,它似乎受到驚嚇,開始尖叫-是很明亮的尖叫。

「夏目,它就是白天被嚇跑的那隻。」貓咪老師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指著。

那隻妖怪端坐在夏目對面,是一個留著黑色長髮的女妖。它穿著白色和服,手裡緊抓著一朵彼岸花,看起來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女。

「你是要來拿名字的嗎?」夏目揉揉額頭,看向對面那個貌似很害羞的妖怪。

「是的,鈴子大人,我依約在三十年後來了,只是我還沒等到他,請您在給我一點時間好嗎!」那妖怪突然對夏目磕頭,開始懇求。

夏目和貓咪老師對望了一臉,貓咪老師搖搖頭,開始順起毛來,「鈴子大概又做了什麼奇怪的要求吧。」

現在也只能先安撫它了,夏目扶起那個女妖,「我不知道鈴子跟你做了什麼約定,但是我不是鈴子。」

「咦?」

「我是她的孫子,鈴子她已經死了。」

妖怪突然顯的慌張,「是這樣嗎?那我跟鈴子的約定......還有我的名字......」

「可不可以先告訴我,你跟鈴子做了什麼約定,名字我會還給你的,請不要擔......」「不要把名字還給我!」「啊?」

女妖打斷了夏目,又開始趴在地上,「請先不要把名字還給我,拜託您了!」

「鈴子她到底跟你說了什麼?」貓咪老師瞇起眼,看著這應該是要來討名字卻又不想立刻得到名字的妖怪。

女妖再度坐好,抹抹淚。「三十年前我剛成為妖怪的時候,並不知道名字的重要。我當時很喜歡一個人類,所以每天都在樹下等著他經過,等著他發現我。我碰到鈴子大人時,那個人類剛好也在樹下休息。鈴子大人告訴我人類和妖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不相信,於是鈴子大人就問那名人類有沒有看到我,但他只是一臉莫名其妙的搖搖頭。

我不相信,所以就答應了鈴子大人提出的決鬥。如果我打贏她,她會想辦法讓那個人類看到我;如果我輸了,就必須把名字交給她。當然最後我是輸了,但鈴子說會在三十年後把名字還給我。她說如果三十年後我等到那個人類看到我,她就把名字還給我;如果等不到,那麼她會在我面前把我的名字燒掉。

雖然您不是鈴子大人,可是友人帳在您手上吧!拜託您,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覺得我快要等到他了!」

「鈴子還真是亂來啊。貓咪老師,你覺得呢?」夏目問了問旁邊看似認真聽著的貓咪。

「你把名字還給她不就好了?鈴子還真是無聊啊。」貓咪老師蜷曲起胖胖的身體,準備睡覺。

「那麼,我把你的名字還給你。你不必履行跟鈴子的約定也沒關係,我不會燒......」「不要!」「啊?」

夏目被二度打斷,貓咪老師聞言又抬起頭。

女妖被兩人這樣一看,又害羞的低下頭。「我很感謝夏目大人您的好意,我也很希望就這樣把名字拿回來。可是我真的很想讓那名人類見到我......」

夏目看著她,正想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貓咪老師卻懶懶的開口了:「夏目,你不要以為你做得到。」

「可是貓咪老師,她這樣太可憐了,只是要見面-」不對,這次不是幫妖怪找人,讓妖怪看到那名人類。

而是要讓那名人類看到這位女妖。

「所以夏目,我說過別每次都當爛好人。」

「可是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貓咪老師應該有方法吧?」「沒有。」「怎麼這樣......」

「兩位......」女妖又開了口,夏目轉過去,正想跟她說一定有辦法。

「其實不用找讓那位人類看到我的方法。因為其實他......他已經快死了。」

「將死之人的確比較有可能看到妖怪。」貓咪老師點點頭,夏目則握起那名女妖的手,「明天,請帶我去找那位你想見的人。」

* * *

隔天一放學,夏目就衝出學校,完全沒等西村和北本。

「喲,夏目,很有幹勁喔!」貓咪老師從旁邊的草叢鑽出來,跟著夏目跑。

「貓咪老師,你不是昨天還在潑我冷水嗎?」

「哼,我好歹也是你的保鑣,以免別人把友人帳搶去。」

不遠處,夏目看到那名女妖站在路中間向他們揮手。

「那個,那就在前面那棵樹下......」女妖指了指右前方,確實那裡有顆大樹,且樹下坐著個人。女妖害羞的躲到夏目身後,貓咪老師則不屑的哼了一聲,跟在夏目身邊。

夏目慢慢往前走去,當距離夠近時,他看到了那名女妖心儀的人類。

是名五十出頭的中年男子,也許是因為體質或是脾氣好,所以沒有多少老態,看起來也不像是有什麼隱疾會讓他邁向死亡。

夏目走過去,對方對他點了點頭,「請問我可以坐這裡嗎?」那男子笑笑,表示同意。

現在是初春,天氣還算涼爽。風稍稍吹來,貓咪老師蹭進夏目懷裡。

「好可愛的貓咪啊。」那男子稱讚了一下,而夏目只是點點頭,接著想利用這個機會開始攀談。

「您很喜歡在這裡休息嗎?」男子閉起眼睛,像是要回想什麼。

「因為我在這裡啊,有很多很奇妙的際遇。」

「第一次偶然在這裡休息的時候,有名少女問我:『有沒有看到她身旁站著誰?』我當時覺得她很莫名其妙,因為我什麼都沒看到。第二次再經過這裡的時候,想起了那少女的問題,所以就又好奇的來這裡坐坐。當然什麼都沒發生,只是慢慢養成了要在這裡坐一下的習慣。也不知道過了幾年,某天我在這裡的時候,看到了一雙手。」

夏目聽到身旁響起短促的呼吸聲,他問:「一雙手?」

男子笑了出來,不過沒有張開眼睛,「是阿,一雙手,很不可思議吧。起先我有些害怕,可是那雙手只是緩緩朝我這裡伸來,近到要觸摸到我,我甚至看的到那雙手在發抖,但最後它又像是在害怕所以收了回去。」

「我在這裡看到了許多次,有時是雙腳,有時是手臂。不過讓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前幾天發生的。我在身旁看到了一頭柔順的黑色長髮,雖然只看到頭髮和部分側臉,可是我感覺的出來那就是手的主人。應該是個很溫柔的少女吧?她沒有轉過頭來看我,就只是這樣坐在我身旁。那天孫子帶了些彼岸花回家,我拿了朵出來留在這裡,雖然隔天來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少女拿了去。」

「少年。」男子突然出聲叫了夏目,夏目看向他,他已經睜開雙眼。

「其實我快死了,因為某種病。可是我很想看到那位少女呢,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偶爾經過這裡,替我看看呢?我這老人要你這個孩子替我這麼做實在無理,可是我好想找個人替我看到那名少女。」

「我很樂意這麼做。」夏目認真的回答了對方。

在回夏目家的路上,女妖只是不斷的哭泣。

女妖在好不容易止住淚後,拜託夏目明天再陪他去一次,夏目應允了。

「他頂多只活到明天。快死的人類聞起來真難吃。」貓咪老師蹦蹦跳跳的回到夏目房間,一邊告訴夏目。

「貓咪老師,為什麼那位先生看的到妖怪呢?雖然只是偶爾看到一部分。」

「因為執念吧。一方面那個人類想看到些什麼,一方面那妖怪想讓人類看到它,也許看到手的那天剛好兩人的頻率合了。至於前幾天看到了頭髮和側臉,大概是因為三十年的期限快到,那個妖怪很著急的關係讓執念瞬間增強。」

執念......要是這麼認真的想見到對方就真的能見到該有多好呢?夏目看著外頭,漸漸西沉的夕陽。

隔天是情人節,也剛好是休息日。夏目一早就起床,和塔子阿姨打過招呼後就拿走了兩顆心型巧克力,回到房間。

「巧克力!嗚!夏目你敢打我!」貓咪老師被夏目揍了一拳,用胖胖的手捂著鼻子抗議。

「今天這兩顆不是要給你的,你休想碰。」夏目把兩顆巧克力分開包裝,和友人帳一起放在腰包裡,接著就出門去。

走到了那棵樹附近,還沒看到那名男子,不過女妖已經在那等著了。

沒有等很久,就看到那名男子慢悠悠的走來,坐在樹底下休息。

夏目走過去和對方打了招呼,坐在那和對方聊天。

太陽漸漸升起,不過卻感不到熱。男子的呼吸漸漸慢了,話也越來越少了。

「少年,我真的很想再見到那位少女,即使她是妖怪。」夏目停頓了一下,才開口問:「您怎麼知道它是妖怪呢?」

「這個呀,我想也指可能是妖怪了吧。其實我這病從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就已經存在於我的體內了。這三十年來,是那名妖怪在陪著我,我很清楚。不知道她現在在不在我身邊呢?」男子閉起眼睛,即使這次可能再也睜不開了。

夏目站起身,從腰包裡拿出一個小盒子,交給了始終在旁邊的女妖。

「交給他。要相信自己辦的到。」夏目小小聲的告訴女妖,女妖先是直搖頭,但看了看男子,又沉默了下來。

它慢慢的走向他,直到在他面前站定。沒有任何人開口,但男子就像是感覺到什麼,慢慢睜開雙眼。

柔順的黑髮、白皙的臉龐、明亮的雙眼、像是在緊張而不太自然的笑容、樸素的白色和服、腳上穿的木屐、手裡拿著的小盒子、還有那溫柔的氣息,全都展現在男子面前。一切都浮現了,一切都明白了。

男子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少女,看著他等了三十年才看到的少女。女妖手顫抖著,將盒子遞出去給男子。接著它又從懷裡拿出朵彼岸花,指了指頭髮,男子會意過來,招手要少女蹲下。

接過彼岸花,他輕輕的撥了撥少女的頭髮,接著把花插在髮上。

少女開心的忘了緊張,伸出了雙手。這次一樣是在發抖,但她沒有收回去,她抱住了男子,而男子也一臉欣慰的抱著她。

「夏目。」貓咪老師提醒了一下看呆的夏目,夏目回過神來,拿出了友人帳,找到了記著女妖名字的那一頁。

輕輕的將那頁撕了下來,對折含在嘴裡,從心裡祈禱-末霖,現在就把你的名字還給你。

和紙上的字像是有了生命,發著光飛躍回主人的身上,末霖仍緊緊抱著男子。

湧入夏目腦海裡的,是他們三十年來的每日。夏目輕輕笑了笑,「你們兩個總算相見了呢,末霖。」

末霖渾身散著光,因為夙願已了,取回了名字,是時候要輪迴轉世了。

在光點要散去前,末霖的聲音傳了過來:「謝謝你們,鈴子大人,夏目大人。」

男子原本抱著末霖的手垂了下來,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有個應該是他孫子的人往這裡走來,做到這裡就夠了,夏目叫了聲貓咪老師,離開了樹下。

夏目走的特別慢,貓咪老師已經不知道跑哪去和妖怪喝酒了。

如果只靠執念,真的就能夠見到思念的人嗎?

起初也許是討厭自己看的到妖怪,聽的到妖怪的聲音的這種能力。可是到現在為止他幫上了許多忙,這讓他由衷的高興。

閉起雙眼,他感覺著四週,許許多多嘻鬧的聲音。他的世界,其實比別人還要熱鬧呢。

「夏目?」一個很好聽的男聲在身後響起,夏目身體一震,慌張的轉過身,一個有著帥氣臉龐與高挑身材的男子走了過來。

「真的是你呀!沒碰上什麼麻煩的妖怪吧?」男子舉手投足間都很有明星的架式,不,正確來說他就是個明星,這個名為名取周一的男人。

「沒有。你怎麼會來這裡?」雖然常常不茍同他解決妖怪的方式,卻意外的相當在意對方。

「拍戲囉,誰叫這裡風景好,要拍外景常會來吧?」名取聳聳肩,隨著動作那隻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名取身上的黑色壁虎改變了位置,爬到鎖骨上。

「周一!你在哪!」遠方傳來尋找名取的聲音,他苦笑了一下,「剛才看到你,所以在休息的時候跑來了,得回去拍戲才行。下次見囉!」

名取揮揮手要離開,夏目卻出聲叫住他:「等等!」

夏目拿出腰包裡的另一個盒子,直直的伸向名取,「這個是人情巧克力,情人節快樂。」

名取呆了一會兒,才笑了出聲。他一手接下盒子,另一手卻攬住了夏目。

「謝囉,夏目。這個人情巧克力比影迷寄來的還要讓我感到開心。」懷裡的溫度,讓夏目覺得有一點點依賴。

「下次再一起去除妖吧,或者是一起解決妖怪的問題,好嗎?也許再去泡溫泉,嗯?」

「......好。」

 

☆-。-。-。-。-。-☆

當時參加了獎金獵人第一屆同人徵文比賽!

印象中得了一個獎還收到獎品wwww

大概是第一次的同人作品被認同w?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