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食物的溫度

※好像投去校刊過還有稿費(XXX)

 

我接住遞過來的餐盤,小心翼翼的盛了些飯菜,不敢拿太多,因為那個很兇的男人又在盯著我們了。感覺到手上增加的重量,也感覺到溫度。隔著餐盤傳來的微小熱度讓我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我滿意的撫摸著餐盤底部。

然後我不顧會有翻倒或是被罵的危險,小跑步的回到座位上。

大家都在埋頭吃飯,不敢多說一句話。我拿起放在桌上的筷子,有些乾掉的菜渣還黏在上頭,不過我沒辦法也不打算去理睬。我夾起了一口飯送到嘴裡,有些硬硬的,大概是昨天煮剩今天再加熱的吧?

啊,我感動的嘆息著。

接著又小心的夾起口菜,也是滿心歡喜的咀嚼著。熱度、氣味、味道,一切都牽引著我。一天之中果然只有吃飯的時候最能讓我有精神了!

因為食物一再提醒自己,我還活著,我還存在於世界上。

把餐盤交回去後,我們又在男人的引領下回到工作崗位。坐在小小的椅子上,手裡機械化的做著刺繡,這就是我們大家的生活。

不過我無所謂,因為才剛吃完飯。接下來的一小時我都神采奕奕的,整個人都還沉浸在吃飯的幸福裡。直到胃裡的少許食物消化完。

一再反覆的刺繡實在煩人,可是只要想著吃飯就沒問題了。

在這裡的每個孩子都想著要逃出去,也有不少人計畫甚至實際逃跑,不過最後一個都沒出去,全被那男人帶走然後再也不見蹤影。

所以我不想逃出去,因為沒有意義。

但我想真正的原因應該還是因為在這裡有飯吃。只要可以吃,我就還有活著的機會,只要活著,就夠了。

於是我全心全意的等待下一餐的到來。

空氣沉悶又讓人昏昏欲睡,所以剛來的孩子常常容易犯錯。

「啊!」一個女孩的尖叫聲充斥了狹隘的地下室,因為剛才的男人在巡視時發現她繡錯許多,於是一巴掌把她打下椅子。

女孩的手腳有些笨拙,摔下椅子後被還沒整理好的繡線纏住,把場面越弄越亂。

「你這個笨蛋!亂成這樣是要給我們增加麻煩和成本嗎?你給我過來,畜生!」

男人扯著女孩的耳朵,就這樣拖著她往樓上走,完全不顧自己可能把耳朵擰掉。

那女孩哀嚎哭泣著,我們所有人連個抬頭的動作都沒有,繼續慢慢繡著。

她大概也回不來了吧?

晚餐時間,我們大家又依序的走去吃飯。可是今天小小的餐廳空蕩蕩的。

「不用吃了,那個雜種讓你們沒飯吃,回去睡覺。」男人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走來,沒有人吭一聲。

像這樣有人做錯事或逃跑被抓回來後,處罰大家沒飯吃是很正常的事。不過大家也不生氣,因為就算想對當事人發洩對方也已經不會回來這了。

於是又看著所有人回到剛才工作的地方,席地而睡。

可是我沒辦法,我還癡癡站在餐廳門口。

大家偶爾不吃飯也已經習慣了,但我沒辦法。

 

我的食物......我要吃飯......

 

「喂!還不趕快回去睡覺!站在這幹麼!」男人發現我沒跟去睡,走過來吆喝著。

我沒說話,只是看著餐廳,想著我的晚餐。

「老子說話你不聽?哼,你給我上來!」他這次不是用對付那少女一樣的扯我耳朵,而是一把拉著我的腳,我的人失去平衡往後倒,後腦袋狠狠撞在地板上。

我咽嗚了一聲,只能任他拖著。

就算是上樓梯他也一昧的拖著,我只好盡力用手護著頭。

終於,我來到了這個等同於消失的樓上。

這裡有好幾間房間,但都靜悄悄的沒聲音。男人隨意的打開了一扇門,然後就把我都進去,自己又離開了。

安安靜靜,我還維持躺著的姿勢。

這房間沒有窗戶,應該說什麼都沒有。小小的,只有冰涼的地板和冷硬的牆壁,自己就置身於其中,像是要被壓縮。

我感覺不到時間,但我知道我快要不行了。因為胃在隱隱發疼。

以往像這樣不吃飯總是讓我瀕死,那時我會偷偷拿幾條繡線吃下去,說服自己吃過了。而今天我撐的下去嗎?

我的胃突然翻絞起來,像是要炸開一樣強力的蠕動。我抱著肚子蜷曲成一團,不停打滾。

胃在跳動,用力撞擊骨頭和四周的臟器,像是要跳出來尋找食物。胃酸也到處流竄,它肯定已經流入血液中,因為我覺得全身發燙,快要被什麼腐蝕掉。

好痛啊!我哀叫著,但很快也沒了聲音,因為沒有力氣也沒有心思。

我連連喘氣,可是這些都沒用,唯有食物可以讓我冷靜呀!

我慢慢的爬到門前,舉起手要敲門,卻反覺得是胃要跳出來替我敲了。

「拜託......請給我食物......我快死了......」

但就如我剛上樓時般的沉靜,沒有人回應我,小房間內只迴蕩著胃的抗議。

食物、食物、食物!我要食物我要食物我要食物!

腦海、聲音、胃,連細胞也一張一和的渴求食物,我要吃的啊!

就這樣我倒在地上,持續滾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開了。

進來的男人手裡拿條皮鞭,接著他又鎖上門。

「昨晚叫的很大聲啊?」男人一邊笑著一邊甩動皮鞭。

可是我看到的不是這樣。

我看到一條香腸在我眼前甩動。

眼球跟著他跑,上下左右轉動。

雖然沒有感覺到溫度或氣味,可是我的眼睛替我看到了。

 

食物。

 

我等到食物了。

 

「你那什麼表情!不好好教訓你是不會記住的!」

「刷-啪!」皮鞭俐落的甩了下來,火辣辣的打在我的皮膚上。

我卻趕緊伸出手緊緊抓住,抓住我的食物。

「不要命了你!」男人怒吼起來,踹了我一腳。

但我只是緊緊抓住食物,滿足的笑著。

我張開嘴咬了下去,恩,食物呀......

只要有食物,我就知道我還活著。

我不想逃,只要有食物,就足夠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