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你所期望的下一站

※奇幻文學還是什麼鬼的徵文吧

 

早上六點多,一天清爽的開始。小小的公車站牌旁站了不少人,有準備上學的學生、趕早市的菜籃族或者是三三兩兩要去運動的老年人。學生們都低頭讀著手裡的課本或者打個瞌睡,至於那些婆婆媽媽們自然是聚在一起聊起天來。

所以不會有人特別去注意一個仰頭看著公車站牌的青年。

這青年身上穿著件藍白相間的條紋襯衫,背著側背包,一付也是在等車的大學生模樣。只是他不斷的看著公車站牌,黑珍珠般的眼睛轉了轉,眉頭還輕輕皺起來,像是看的不太清楚。

老年人們總是比較有人情味,不久有個老奶奶發現這個可能需要幫助的青年。「少年仔,這一站是大和路口啦。」青年把視線自站牌轉向老奶奶,眉心稍微舒展開來,輕輕勾起笑容向對方點個點頭,表達感謝。

可是當老奶奶回頭繼續聊天後,青年也是回頭繼續盯著公車站牌。

不久,公車到了,站牌底下的人們紛紛動了起來,想要搶先上車。當公車緩緩停在站牌前,打開車門讓幾個乘客下車後,就輪到大和路口的乘客們上車。學生們都擔心自己會上學遲到,所以搶在前頭上車,好不容易輪到後頭的人,公車已經客滿。

公車走遠,但站牌旁還是有一些人,大多是沒體力跟年輕人擠車的老年人和那些要買菜的婦女們。

「這年頭的學生真是沒禮貌,趕著上課也不能動手推人啊!」一名中年大嬸揉了揉被推開的手,菜籃還掉在地上沒撿。旁邊另外一名老婦幫忙撿起了籃子,也是嘆氣,「想想當年啊,小孩子可不能這樣對長輩不禮貌咧。」

「是啊是啊!現在的孩子每個都不會打招呼,實在是氣人啦!」大嬸像是遇到了知音,扯開了嗓門聊了起來。頓時,沒搭上車的婦女都大聲講起話,打發時間。

青年雖然還是看著站牌,但聽到那些婦女的言論就稍微偏頭傾聽。聽他們從出生的四零年代末期講到現代,又從現代講回去四零年代,高談闊論什麼是禮貌。青年靜靜的聽著,不時看眼站牌。

總算是等到了下一輛公車,婆婆媽媽們這回手腳更快,車還沒停好就已經排成一列,發出這回非撘上車不可的氣勢。青年整了整襯衫下擺,跟著走過去排在隊伍的最後頭。

也許是上一班就已經載走多數學生,所以就算青年是最後一個上車,也能在車子後排找到一個座位。車子慢慢開動,司機總是不等乘客坐好。搖搖晃晃的走到最後一排,青年坐在靠走道一側,隔壁是個背著紅書包的小學女孩。女孩把小臉貼在窗戶上,看著外頭不怎麼好看的街景,一點兒都不理睬隔壁的青年。青年揉了揉眼睛,把身體靠在椅背上讓自己放鬆,然後有點無聊的看著女孩。

「鈴-」尖銳的鈴聲傳遍公車,有人按了下車鈴。前面有兩個人站起來,是剛才在站牌那抱怨現在年輕人沒禮貌的大嬸和老婦。青年把頭偏向走道那一側,輕輕的眨了眨眼。旁邊的小女孩輕呼出聲,像是在窗外看到了什麼。

前頭的公車司機調整了一下麥克風,少見的好心司機,會報站名的那種。確定麥克風音量適中後,司機將自己的聲音傳向整車:「下一站,四零年代的台灣。」接著司機把麥克風推開,專心的準備靠站。

公車上寂靜的可怕,沒有人對奇怪的站名有疑惑。公車停了下來,大嬸和老婦站起,刷過公車卡後就下了車。車門關上,繼續前進。

司機隨著廣播的歌曲輕哼,心情似乎不錯;幾個沒撘到上一班公車的學生幾乎都在打瞌睡,就算是醒著的也有點意識模糊的想把課本的重點讀進腦袋;幾個看不出來目的地的乘客都一臉冷漠,不是低頭看手機就是和小女孩一樣看著窗外。

前頭的路口紅燈亮起,公車緩緩停下。青年又輕輕眨了眨眼,剛巧司機也在此時報了下一站的站名。

「下一站,西元2019年的地球。」有個學生收起課本,規矩的按了下車鈴。另外也有幾個睡昏頭的學生被鈴聲吵醒,迷迷糊糊的看著窗外。這回公車也是緩緩停下,開了門。按鈴的那個學生率先站起,下車前還有禮貌的說了聲謝謝。剩下的幾個學生也總算清醒過來,慌慌張張的刷了卡就跑下車。

青年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又把頭轉回小女孩那側。小女孩還是看著窗外,這讓青年也不由自主的往窗戶看去,想知道女孩到底在看些什麼。就在眼睛映入窗戶的一瞬間,小女孩的視線和青年對上,然後又錯開。

 

※ ※

 

就這樣過了好幾站,車上的乘客只剩下三個人。車流漸漸多了,所以公車速度慢了不少。女孩似乎是厭倦了趴在窗邊,把身體轉正好好的坐在位子上。青年看女孩有了動作,也把頭轉正,看著最前方還在哼歌的司機。

「大哥哥。」一個軟軟的童音自旁邊響起,青年慢了半拍才意識到這是旁邊的小女孩在叫自己。青年讓身體離開椅背,還稍微前傾身子好配合女孩的身高,放清語氣的詢問:「有事嗎?」女孩仰著小臉,很認真的看著青年,幾乎要用眼神把青年給看穿。

青年摸了摸自己的臉,應該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他有好聲好氣的繼續詢問:「妹妹,我的臉上有什麼嗎?」小女孩搖搖頭,但又接著點了點頭。青年還沒來的及想透這是什麼意思,女孩就開了口。

「大哥哥,你的眼睛為什麼會變顏色?」青年愣了一下,接著露出和善的笑容回答對方的疑問:「妹妹,我的眼睛是黑色的不會變色。你看到其他顏色是不是指有其他顏色反射在我眼睛上?那個是正常的,是因為……」

「不是。」女孩搖搖頭,然後伸出還細小的手指指著青年的眼睛,「你的眼睛有時候會變成綠色的,每次有人下車前就會變顏色,我有看到。」女孩堅信自己沒有看錯,青年苦笑了一下,伸出手壓下了女孩的手。

「其實大哥哥我會魔法,所以眼睛才會變成綠色的。」說完後青年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當然眼睛仍是黑色的,而且什麼事都沒發生。

女孩一點都沒有被這聽起來就不可能發生的事給騙到,還低下頭思考了一下,接著抬起頭又開了口:「是不是會把大家送到奇怪的地方的魔法?」

司機還在很快樂的哼歌,還喝口水潤潤喉;另外一名乘客是個妙齡女郎,專心的玩弄手機。沒有人在注意後頭一名女孩和一名青年的荒唐對話。

青年十指交錯,將手輕輕放在腹部上,女孩則是雙手緊抓著兩人中間的扶手,等待對方的回答。一會兒,青年無奈的聳了聳肩。

「的確是把大家送到奇怪的地方的魔法。因為大哥哥我的工作是把大家送到想要去的年代和地方,所以我才會這種魔法。眼睛變成綠色的時候我可以看到大家想要去些什麼地方,然後再讓公車司機報出站名。」青年認為這種事情告訴小孩也無妨,但沒想到這女孩還有疑問。

「可是剛才有個穿著澎澎裙的可愛姊姊在二戰時期的德國下車耶。我們老師說那個時候的德國有一個很恐怖的人,那個可愛姊姊想要去那種地方嗎?」女孩的臉皺成一團,目光直直的望入青年深邃的黑眼珠中,像是得不到答案就不打算下車。

青年也知道自己不說清楚恐怕是沒辦法送眼前這位小乘客走了,雖然沒有端正自己的坐姿,但語氣認真了起來。

「因為那個姊姊想去的地方,在這世上並不存在。對於這種一心期待可以到一個符合自己理想所在的人,最後只能到達像是二戰時期的德國一樣恐怖的地方喔。」青年盡量讓語彙簡單好讓女孩聽懂,但聽懂了表面上的字義,女孩卻沒有辦法了解其中的意義。

「什麼意思?」女孩嘟起小嘴,催促青年說的清楚些。但青年卻先舉手表示暫停,然後朝那個站起的妙齡女郎看了眼,瞬間綠光一閃而逝。最後女郎在民初的南京下了車。

「這種只想到一個不用勞動自己,可以輕鬆過日子的人,我也很想送他們到那種地方去。可是這世上並不存在這種世外桃源,所以相對的,我只好送他們到可以學習很多事物的地方去囉。」回過頭來繼續和女孩解釋,這回女孩是聽懂了,所以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如果我下了車就可以知道自己想去哪裡囉?」女孩再度發問,青年微微點頭,「你下車的地方就是我搭下一輛車的地方。」

「就算我很喜歡的生活也會到一個和現在不一樣的地方去嗎?」女孩的小臉上總算露出和年紀相符的表情,有些害怕的看著青年。青年有些詫異,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問題。或者,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人。

女孩站了起來,努力了伸長小手按了下車鈴,走到司機的旁邊等著要下車。如青年所說,因為女孩是最後一個乘客所以自己也得跟著下車,雖然還很在思考女孩的問題,不過青年還是站了起來,同時盡職的眨了眨眼。

女孩回過頭看著青年,看著對方眼睛變成綠色又變回黑色。但對方什麼也沒說,司機也沒有報站名。

 

公車停下。

 

女孩刷了公車卡,向青年揮揮手後就蹦蹦跳跳的下了車。青年追了上去,跟著一躍而下,雙腳站穩後抬起頭來─是一早搭車的大和路口。女孩已經不見蹤影,公車站牌旁有幾個等著上車的乘客,都在奇怪怎麼青年還站在車門前發呆。

青年回過神來就立刻轉過頭,看向準備關上車門的司機。司機見狀就停下要關門的動作,拉近了麥克風,帶著好心情報出了這一站的站名。

 

※ ※

 

多輛公車在眼前經過,但青年沒有上去任何一輛繼續他的工作。他盯著公車站牌。

明明早上怎麼樣都看不清的站名現在就算不要瞇眼也可以讀出上頭的大字。這裡並非老奶奶好心告訴自己的大和路口。

這裡是,「現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