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一、初識

一、初識

 

 

一輛黑頭轎車緩緩的停在中信國小的正門口,三秒鐘後學校內響起悶沉的鐘聲,剛好是小學生們該上學的時間。駕駛座的車門被推開,司機用迅速卻不失優雅的姿勢下車,繞到車的另一端要為小少爺開車門,但門早已關上,人也好好的站在地上。

 

「我讓你送我來已是我對父親最大的讓步,這麼做只是避免我被有心人士誘拐,但是除此之外,更多的禮數你就不用做了,等到哪一天你真成了我專屬司機再說。」小男孩理著小平頭,背著酷炫的運動背包,仰望著司機說話。他眼裡不帶輕蔑,堅定的訴說。

 

「那麼請至少讓我目送少爺進校門,我才好和老爺交代。」雖說現在吃的是李家老爺的飯,但這司機還挺有先見之明,曉得別惹這李家少爺不悅,省得二十年後沒飯吃。

 

男孩輕輕點了頭,沒再多說甚麼,逕自往校園走去。而這場上學的小小插曲,讓其他準時上學的孩子留下深刻印象。

 

 

今天是中信國小的開學日,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們在家長的陪同下,或昂首闊步或哭哭啼啼的走進教室。男孩走到教室門,一個漂亮的女老師就笑著迎接他。女老師摸了摸他的頭,親切的說:「今天開始我們就都是一年一班的好朋友囉,進教室後找一個喜歡的位置坐吧。恩,你爸爸媽媽有沒有陪你來?」

 

男孩輕輕搖頭,接著就照老師說的隨便挑了個位置坐下,不再多理會親切的班級導師。他選擇的位置是教室正中央,因為上課發問老師比較容易看到。他把背包掛在課桌旁的掛鉤上,還從裡頭拿出一本「中西文化比較概論」,放在桌上攤開來,開始專心閱讀。

 

才剛翻過一頁,他就覺得教室實在太嘈雜。第一次上學的小孩和左鄰右舍互打互鬧,加上第一次要離開父母的孩子放聲大哭,最後是家長們互相寒暄,交織起來絕不是甚麼天籟。男孩嘆口氣,左手支起下巴,有些無奈的看著四周的同學。

 

忽然間,他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他,眼睛往左看去,隔壁位置的男孩正瞧著他。從餘光看去,是個長相很乾淨的男孩子。怎麼說是乾淨呢?因為比起其它爬滿淚痕、大吼大叫亂噴口水的小孩,他實在是乾淨多了。

 

黑色的頭髮軟軟的垂至耳際旁,明亮的眼睛看著自己,稚嫩的小臉上帶著一些期待。這個清秀的鄰座很快的就引起男孩的興趣。就算看起來再怎麼冷靜,男孩終究是孩子,來上學之前又鮮少和同齡玩耍。

 

男孩放下支著下巴的手,把身體轉向左邊,伸出右手且露出爸爸常用的專業笑容,和同學打招呼:「你好,我是李廣文,很高興可以坐在你隔壁,接下來的相處還請多多包涵。」

 

瞧著李廣文的男孩有些傻了,他不太懂甚麼叫包涵,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認識人還有拉拉手,他慢慢的伸出手,微微偏過頭再輕輕笑著,一個讓李廣文永難忘的微笑:「你好,我是陳子羽,我們要當好朋友喔。」

 

 

敲響上課鐘後,家長們就算不捨也都紛紛離開了。老師站在講台上笑著和學生自我介紹,她叫許姿妘,還說大家可以叫她白雲老師。李廣文對於她過度幼稚的談吐不太喜歡,但他知道她是在配合這個班級,所以也不好說甚麼。

 

老師開始幫大家按身高排座位,但巧的是李廣文最終還是回到了正中央的位置,而陳子羽仍在自己的左邊,就這一點他是很滿意的,因為他喜歡這個乾淨的「新朋友」。

 

老師開始講解班級公約以及幹部的職責,就在老師轉過頭在黑板上寫下幹部的名稱時,陳子羽往李廣文這邊靠了過來。

 

「文文,你當班長好不好?」陳子羽眼巴巴的看著李廣文,但後者雙眼有點發直,文文?這是在叫他嗎?

 

「我為什麼要當班長?」他不覺得在小學的班級當班長有甚麼意思,要當就要當大的,像是高中的學生會長,至少還有一點小小的自治權力。

 

「我想當副班長,所以文文當班長的話,我們就可以在一起啦。」陳子羽開心的說著,接著又伸出手扯了扯李廣文的袖子,像是在懇求。

 

剛好此時老師轉過頭來,所以李廣文並沒有回答他。陳子羽看到老師後也乖乖的坐正,但時不時還是偷瞄一下朋友。

 

「大家想好要當甚麼了嗎?那麼首先誰要當班長呢?老師剛才說過了,班長是大家的模範,還要常常幫老師的忙,上課也要喊口令。想當班長的人就舉手喔。」白雲老師笑著對台下的小朋友講話,底下的孩子們也互相竊竊私語-喔不,孩子們其實是光明正大的互相詢問,一時之間教室又開始又點嘈雜。

 

「大家安靜一點,現在是上課時間,想要當班長的人才可以舉手說話。如果沒有人要當的話,那就要讓老師指定囉。」底下的孩子聲音小了些,但是還在轉頭四處瞧瞧。陳子羽也正瞧著隔壁,但李廣文低頭看著自己的書,一點都不搭理他。

 

老師又笑了笑,「如果沒有人要當的話也沒關係,老師先指定,等下學期在重選一次。那麼,就請蕭……」

 

「不好意思打斷老師,我是十三號的李廣文,我想當班長。」教室正中央座位的孩子高舉起手,普通的小臉直視老師,毫不畏懼。

 

老師笑了笑,「李廣文嗎?大家願意讓他當班長嗎?」

 

「願意-」底下的孩子一點兒意見都沒有,還紛紛探頭看那位勇敢的同學。

 

白雲老師用秀麗的字體在班長的底下寫上李廣文的名字後,接著又開口問:「那接下來要選副班長,有沒有人想……」

 

「我我我!老師我想當副班長!」果不其然,陳子羽不只高舉雙手,還跳了起來,一臉樂不可支的樣子。雖然想告訴他要等老師的話說完,不過最後白雲老師還是笑了笑,把名字寫了上去,畢竟孩子還是活潑點好。

 

一直到下課,陳子羽都喜孜孜的想著可以和李廣文一起幫老師做事情,至於當事者,還皺著眉頭想要怎麼拒絕對方叫自己「文文」。

 

 

下課鈴響起,老師告訴大家廁所在走廊的兩側,還提醒著下次打鐘要回到教室之後,就讓孩子們離開座位了。

 

大部分的孩子都是第一次乖乖坐在位子上這麼長時間,所以一下課,整個一樓都是孩子們哇啦哇啦的叫聲,或哭或鬧。

 

陳子羽也坐不太住了,離開座位後就站到李廣文旁邊。「文文,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李廣文抬頭,用相當正經的眼神看著他:「下課時間是讓我們去廁所或是問老師問題的時候,不應該出去玩。還有,我不喜歡別人叫我文文。」李廣文非常認真,像是老師在教誨學生。

 

陳子羽嘟起嘴,像是不滿他的論點,「可是我們又沒有要去廁所,也沒有要問老師問題啊,我們出去玩啦,文文。」

 

「請不要叫我文文,我現在想要看書。」李廣文指了指桌上艱澀的書籍,雖然事實的真相是他也看不太懂書的內容,只是拿來練習看國字而已。

 

「可是我想叫你文文,不然你也叫我羽羽不就好了?」陳子羽偏頭,不懂對方為什麼不喜歡文文的叫法。他還想叫他不要看書,結果探頭過去才發現書裡是他看不懂的中文字。

 

「文文好厲害喔!這個老師都沒有教,你都會耶。」陳子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伸手開始翻書,但馬上就難過的放下,因為裡頭連張圖片都沒有。

 

教室裡的孩子幾乎都跑出去了,所以陳子羽的大聲呼喊引起的是老師的注意。李廣文也意識到老師好像要走過來,趕緊把書從對方手裡拿回。

 

「好啦,我陪你出去玩就是了。」李廣文推了推對方,對方聞言也眼睛一亮,「好,文文我們出去玩。」接著陳子羽就興沖沖的拉住李廣文的手,快樂的跑了出去。

 

那一瞬間,李廣文注視著對方軟軟的頭髮隨動作晃動,忽然覺得跟著對方出去玩也許還不賴。

 

雖然多年以後,李廣文覺得這根本就是自己人生踏錯的第一步。

 

* * *

 

「文文,我們去玩溜滑梯!」陳子羽興奮的拉著李廣文,兩個人在遊樂場上四處亂竄。李廣文被拉得有些發暈了,不禁開口叫前頭的慢些。

 

「陳子羽,你可以用走的,遊樂設施不會跑掉。」但是陳子羽完全沒有要慢下來的意思,還邊跑邊回頭說話,讓李廣文看得膽戰心驚。

 

「叫我羽羽啦。現在人好多,不快一點的話要排隊排好久,老師不是還說打鐘了之後要趕快回教室嗎?」好不容易說完話,陳子羽也找到了溜滑梯。

 

想玩溜滑梯的小朋友不少,但到目前為止都還好好的排著隊伍。陳子羽也拉著李廣文一起排隊,雖然後者一點都沒有想玩的意思。

 

「文文我跟你說喔,我們家旁邊有個小公園,我最喜歡那裡的大象溜滑梯了,媽媽常常帶我去玩。文文的家在哪裡?旁邊有沒有公園啊?」陳子羽嘰哩呱啦的說著話,時不時還回頭看看輪到自己玩了沒。

 

「我家在開車三十分鐘才能到的地方,沒有公園。」不過家裡的院子就有很多遊樂設施,所以也不需要公園,李廣文心想。

 

「文文一定是沒玩過溜滑梯,所以剛才才不想出來玩。沒關係,我可以教你喔,等一下你就爬上階梯,然後……」

 

「他就是那個坐好大的車子的男生!」陳子羽的話被人打斷,而且還是被一個小孩亂叫的聲音給打斷。兩個人往旁邊看過去,發現有幾個不認識的男生,就站在隊伍的旁邊。

 

亂叫的孩子伸出手指著李廣文,其他男孩就好奇的看著對方。李廣文不喜歡被人打量,這像是父親看他的眼神,使他相當厭惡。

 

一群男生之中有個人很高,他的身高幾乎跟大人一樣,想來是因為家族遺傳所導致。但就算很長的很高,幼稚的臉龐還是十足的小學一年級生。他往前踏了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李廣文。

 

「我早上來的時候有看到你,我媽媽說有那種好大的車的人,都是有錢的壞人。你是壞人的小孩!」高個子男孩大聲的說著,自然附近的小孩都聽到了,幾乎所有人都探頭出來看,誰是壞人的小孩。

 

李廣文覺得有一點兒好笑,為什麼車子大一點就會被說是有錢的壞人?但是好笑之餘,他還有一點心冷。父親……也許真的是壞人也說不定。

 

「我們不要跟壞人的小孩玩!」高個子男孩還在大聲嚷嚷,甚至連旁邊的男孩也胡亂跟著喊:「不跟壞小孩玩!」

 

雖然話被那些男孩一喊,根本就跟原意相去甚遠,但是對孩子們來說,管他是壞人的小孩還是壞小孩,離遠一點就是。

 

原本排在溜滑梯隊伍裡的孩子們紛紛退開,李廣文皺著眉看著附近的孩子,搞得一些膽小的開始一邊尖叫一邊跑回教室找老師。他想起陳子羽,他往旁邊看去。

 

陳子羽愣愣的看著他,一點兒反應都沒有。李廣文心裡有點難過,雖然他不喜歡被叫做文文,可是是真的挺喜歡這個同學的。他自己知道是那群男孩無理取鬧,他沒做錯甚麼,可是李廣文在害怕。陳子羽會不會討厭自己呢?

 

高個子男孩見李廣文看著陳子羽,而被看的漂亮男孩就跟呆頭鵝一樣,沒甚麼反應。他不禁有點生氣,又開始大聲叫著:「我們不跟壞人的小孩玩!你走開!你不可以玩溜滑梯!」

 

他一邊說一邊前進,看到李廣文還是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一氣之下就伸出手,想要把他推離溜滑梯的範圍。

 

李廣文沒想到對方會推他,所以腳步跟著踉蹌了一下,倒退一步。高個子男孩一發現這個壞人的小孩其實也沒甚麼之後,又變本加厲,邊喊話邊伸出手要推第二下。

他伸出雙手使勁一推,一個人「咚」的跌坐在地上。旁邊的小孩一看這裏有人「打架」,紛紛一哄而散,吵吵鬧鬧的跑離開,只剩下幾個膽子比較大的留著看熱鬧。

跌在地上的孩子扁著嘴,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奇怪的是,推人的高個子男孩竟然也一臉震驚。

「我……我、我不是要推你!是那個壞人的小孩推的!」他推錯人的震驚讓他哇的一聲哭出來,恰好上課鐘也響起,總算所有人都跑開,為這下課的插曲畫下一個逗號。

之所以是逗號,是因為溜滑梯旁還有兩個孩子沒走。

李廣文伸出手,把跌在地上的陳子羽拉起來,但陳子羽卻固執的坐著。

「你幹嘛幫我,你不怕我嗎?」李廣文蹲了下來,看著解救了自己的朋友。

「文文才不是壞人的小孩,你很聰明,又對我很好。是他們不對,他們不可以推人!我等一下要跟老師說他們欺負文文……」陳子羽的淚水在眼眶打轉,他很不高興有人這樣講他的朋友。

李廣文嘆了一口氣,又伸出手拉他,這一次陳子羽乖乖的站了起來。

李廣文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帕,幫陳子羽把快流出來的眼淚給擦乾。他手一邊動,一邊有點怯怯的問著:「你有沒有哪裡受傷?」再怎麼說,對方還是替自己跌了這麼一下。

陳子羽搖了搖頭,用手去揉了揉根地板做親密接觸的屁股:「只有屁股痛痛,媽媽說這個揉揉就好。」

李廣文看他是真的沒事,就把手帕收起來,還想再跟他說兩句話,就聽到白雲老師的聲音遠遠傳來:「李廣文!陳子羽!老師不是說打鐘後就要進教室的嗎!快點過來!」

陳子羽發現自己沒有聽老師的話,嚇的眼淚又要掉了出來,李廣文只好拉著他的手,邊走邊說:「我會跟老師解釋發生了甚麼事,他不會怪我們晚進教室的,你不要擔心。」

陳子羽點了點頭,邊揉屁股邊讓李廣文拉著他回教室。在橫跨遊樂場到教室的短短路程上,兩個人再沒有說過一句話。

在老師的怒目下,兩個人乖乖的回到位子上。這一節課要發課本,老師在叮嚀完要準時進教室後,就開始忙著拆包裝,還要安撫孩子們摸到新課本的興奮情緒。

陳子羽也兩眼發亮的看著新課本,像是把剛才的不愉快都忘得一乾二淨。李廣文用餘光看著他的笑容,心裡也覺得高興。

他有一個朋友呢!不是那些比自己年紀大、不跟自己玩的父親朋友的小孩,而是和自己同年齡、帶自己出去玩的朋友。

李廣文接過前頭傳來的課本,喜孜孜的在心裡想著:「謝謝你,羽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