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你所期望的下一站2

※後來為了大學而寫的二版

※但影片拍失敗(乾

 

公車慢慢停下,司機有些心不在焉的打開了門。一個孩子蹦蹦跳跳的跑下車,身後則跟著一名青年。

青年淡淡的微笑著,聽著身後的司機拉近麥克風,念了站名,「西元2025年的台灣」。

十五年後嗎?青年在心裡慢慢細想這個站名。回過神來,看到早他一步下車的小男孩,正扯著自己的衣角。

「哥哥,這裡真的就是我長大後的世界嗎?」孩子清澈的眼中閃著好奇,青年微微點頭。孩子得到答案後,一臉放心的四處看看。一會兒,他又扯了扯青年,。

「哥哥,那邊有另一個大哥哥耶。他為什麼要坐在椅子上發呆?看起來好難過的樣子。是不是他媽媽打他屁股,所以他很難過?」孩子連珠炮似的問著,青年卻也沒失去耐性,只是又勾起笑容,輕拍孩子的頭。

「翔翔,你可以過去問問看那個大哥哥,他是為什麼看起來很難過啊。」孩子也不等青年說完,早動身跑向大哥哥身邊。

 

李文翔抓著手機,一臉沮喪。事實上,除了沮喪,他已經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好不容易大學畢業,卻碰上金融風暴,工作找了一年多都沒下落。找不到工作也沒甚麼,交往四年的女朋友跑了、父母又接連去世,連現在租屋的房東也在趕他這個沒錢的落魄人。

工作找不到的期間,他自然也多找了幾分打工,卻總是做沒多久就被辭退。今天也是,才剛踏進餐廳,就被老闆皺著眉頭,以「沒看過這麼笨拙的人」為由給趕出來。

李文翔知道自己從小嬌生慣養,鮮少動手做家事,但他從沒想過,這會造成他現在工作的障礙。

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抓著手機坐在公園裡發呆,有點認真的考慮下一步要不要乾脆去尋死。

「大哥哥、大哥哥,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發呆?啊,是手機耶,媽媽都不給我玩,大哥哥你借我好不好?」名為翔翔的孩子似乎天生就靜不下來,想問的問完了,竟然還開始纏著對方。

李文翔有些被嚇到,看著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鬼。但莫名的,他竟然點點頭,把手機借給了孩子玩。他皺起眉,總覺得這孩子,很眼熟……

「不好意思,翔翔有點活潑。」輕淺的男聲在前方響起,李文翔這才發現除了小鬼一隻,後面還跟著一名青年。對方很高,打扮休閒,看起來並不像是孩子的父親,一時間讓他不知該如何回應。

「你好,我是翔翔的朋友。」青年伸出手,讓李文翔也不自覺的回握住對方,同時點個頭算是打招呼。不過,這名青年是這個孩子的朋友?雖然困惑,青年的微笑卻讓李文翔不自覺的問不出口。

「哥哥,你的手機真不好玩。都沒有遊戲。」翔翔嘟著嘴,把手機還給了李文翔。李文翔尷尬的笑笑,自己確實不太喜歡拿手機玩遊戲。

失去專注目標的翔翔,又開始東張西望,接著就發現了遊樂設施,歡呼一聲後也沒有和青年報備,自己就連跑帶跳的出發了。

青年也不太擔心,反而注視著李文翔,看的他一陣尷尬與不自在。他搔搔頭,不確定的問:「放孩……放翔翔一個人過去沒關係嗎?」

青年點點頭,「是不太放心,要不,一起過去吧?」語畢,他也跟著翔翔的腳步,漫步過去,一點兒也沒有等李文翔的意思,似乎非常肯定對方會跟上。

李文翔也覺得莫名其妙,明明雙方才見面不到三分鐘。但轉念想想,自己也許一會兒就要去死了,陪個孩子玩也沒甚麼損失。於是,他跟上了青年。

翔翔在遊樂設施裡穿梭,這邊摸一下那邊坐一下,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玩得很開心。青年早已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雙手交疊、手肘靠在膝上,下巴也自然而然的靠在手背上。李文翔自然是坐到了青年旁邊。

人雖然跟過來,他卻一點都不知道要做些甚麼。翔翔一副一個人就能玩的樣子,自己一點介入的空間也沒有,難不成要自己和隔壁的青年聊天?不過也沒煩惱太久,對方就已經先開口了。

「翔翔很可愛吧?」青年笑咪咪的,讓李文翔不得已卻也只好附和。還說是朋友,根本一副是在炫耀自己孩子的年輕爸爸模樣,李文翔心裡嘟嚷著。

「那麼你呢?孩提時代也曾經這樣可愛過吧?」青年原本的嗓音都是輕柔的,但現在卻轉向低沉,好似在催眠人,又好似不允許人不回答問題。

現在的李文翔只要一想到小時候,就不由得眼眶一熱,連忙轉過頭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的狼狽。

「除了可愛,應該也很幸福吧?十五年前的你,活的很快樂不是嗎?」又是一句普通的話,卻讓李文翔猝不防及。隨便的抹去淚,他看了一眼玩耍中的翔翔。

「十五年前我也才八歲,能不快樂嗎?那時候,家裡還很有錢,天天玩耍也沒有人管。」說到這,李文翔又想起去世的父母,還有來的又快又急的金融風暴,讓他一夕之間失去所有。

有些疲憊的靠上椅背,「小孩根本都是這樣快快樂樂的模樣,能有甚麼好煩惱的?年紀大了,還得煩惱工作煩惱感情,哼。」話說的並不重,但李文翔講的都是心裡話。

青年仍是笑著,又問:「現在的生活不順利?」這句話也許是真的點到李文翔的痛處,原本只是充滿疲憊感的他,這會兒是將近絕望且消極的說著。

「不順利?根本是糟透了!小時候那種有錢又愉快的生活根本不復存在!該死的金融風暴,帶走了我的家人我的財產,還讓我找不到工作。還有那死女人,竟然拋棄我,房東也要趕我,生活甚麼通通都不好!」

「所以想要輕生是嗎?」李文翔猛的一回頭,唰的一聲站起來,用愕然的眼神望著一直沒變過表情的青年。

「我以為很多人生活這麼不順利,都會想要輕生的,難道我猜錯了?」青年好整以暇的又問,李文翔忽然鬆懈下來,坐回椅子上。

「你猜對了。我想死。這種生活根本是從天堂掉到地獄。找不到工作,打工又總是被辭退,沒錢的我是要怎麼活下去?我到底該怎麼辦?」李文翔抱頭,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青年凝視著隔壁的失意人,然後輕輕起身,叫了翔翔過來。翔翔不滿意自己玩得正開心卻被打斷,拖著背包走過來。

「你要不要跟我們在公園走走?散個步也不錯。」李文翔抬頭,有點悶悶的問:「你是要勸我不要做傻事嗎?那就不用了,我不會接受的。」

青年搖搖頭,「只是散個步而已,一起來吧。」然後又是不等人的逕自走了,翔翔雖然不開心還是乖乖跟上。李文翔看著他們的背影,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但是他確定自己從未見過他們。總之,他最後還是把自己從椅子上拔起來,小跑步跟上了。

春季的公園很舒服,翔翔一會兒也忘了方才的不愉快,現在正四處跑四處看,真的是完全靜不下來。青年慢慢走著,略微落後的李文翔看著對方的側影,越來越覺得對方熟悉。

「天氣不錯哪。」青年淡淡的提起,李文翔也默然的點頭。忽然一個抱著一大疊資料的OL從翔翔身旁跑過,也就是向著李文翔他們跑來。對方穿著高跟鞋,拿著一大疊東西跑著自然是嗑嗑絆絆的。李文翔不由自主的看著對方,心裡想著這女人這樣跑,說不準等會兒就跌倒。

OL勉強把資料用一手抱住,抬起另一手想看看時間,卻沒料到這一看,腳就絆到小石子。

正想著對方是否會跌倒,李文翔一看到對方舉起手看手表,心裡一陣衝動,就往那女人跑去。沒想到他起跑的瞬間,女人也真的絆到,眼看就要往前摔,李文翔伸手想接住對方,但終究是差了點距離,女人跌坐在地上,資料四散。

跑的那麼拼命還沒接到人,李文翔頓時覺得自己有點丟臉。臉紅的他只好扶起對方,趕緊說抱歉,「對不起,我以為能接到你的。」

OL沒料到對方會這麼講,一時間也還沒從跌倒的驚嚇中回復,只是搖搖頭,最後又補了一句,「沒關係,是我自己跌倒的。」

但話一說完,看到四散的資料,她重重的嘆口氣,蹲下身子開始撿。李文翔看對方忙著要撿資料,也沒在說甚麼,趕緊幫忙。幸好沒有起風,資料沒有飛太遠,兩個人很快就撿完了。

「給你。」有些羞赧的把資料給對方,李文翔也搞不懂自己在緊張些甚麼。OL微微點頭,把資料接過。整理好之後,她向李文翔微微敬禮,「非常謝謝你的幫忙,我趕時間,先走了。」

說完之後,因為才剛摔過,所以OL只能快步離開而不是飛奔離去。李文翔看著對方的背影,有些傻住。

就連青年走到他旁邊,李文翔也沒有注意到,最後是青年拍拍他的肩,他才回過神來。

「生活其實也沒有那麼糟啊。」青年的笑臉搭配上這一句,讓李文翔原本退卻的紅潮又回來。青年繼續散步,李文翔則頻頻回頭。

翔翔跑的有些遠了,正站在一棵樹下等兩個大哥哥過去。青年看著遠方的孩子,忽然又開口。

「你現在想輕生,想到死亡的世界。那你還記得你小的時候,最想去的地方嗎?」李文翔愣住,這青年是怪了點,但這問題真的太怪太突然。可是不由自主的,他開始回想。

「小的時候,應該只想去玩吧?像是迪士耐樂園或者出國玩甚麼的……」不然還能想去哪裡?李文翔實在想不出來。他想問青年怎麼會突然這麼問,卻發現自己站在公園的公車站牌旁。

「咦……?」他怎麼不記得他們散步到這兒來了?他們有走那麼遠嗎?

青年也在一旁,這次仍是笑著,眼神卻多了些認真,「跟我們一起搭車吧。」

翔翔正舉起小手招著公車,李文翔愣愣的看著青年。搭公車?去哪?還在一頭霧水時,腳步卻已經忍不住跟著踏上公車。

三人走到了最後排,青年自然的坐在最裡頭,翔翔又只肯做外頭,所以李文翔被夾在中間。台灣的公車要不是嘈雜要不就是安靜,相當極端。這班公車人不少,但沒有特別吵鬧,所以當翔翔嚷嚷著喊累時,聲音頗清楚的。

青年的手跨過李文翔面前,摸了摸翔翔,「累了嗎?也好,我差不多該開始工作了。」

工作?李文翔有些奇怪的看著青年,但青年並不搭理他。只是又開口問,「翔翔想去哪呢?」

李文翔一直盯著青年,所以他看到青年眼裡的肯定眼神,不由得懷疑對方似乎知道翔翔要去哪,卻故意開口問。

後方傳來翔翔的童音,「長大後的世界也沒有特別好玩,翔翔想回家。」

長大後的世界?李文翔這回轉過頭去看翔翔。怎麼回事?這兩個人講的話他完全不能理解。

李文翔仍看著翔翔,所以他並沒有看到青年眼裡一閃而過的綠光。

青年替翔翔按了下車鈴,翔翔揮揮手和兩個哥哥說再見,接著就跑到公車前端準備下車了。

公車漸停,司機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過全車,「這一站是2010年的台灣。」

公車停下,翔翔下了車,李文翔卻站了起來,像是見鬼一樣的看著自己隔壁的青年。

好一會兒,他才顫顫的開口,「喂,甚麼2010年的台灣,你們在演戲嗎?」但青年依舊是輕輕淺淺的笑著,讓李文翔的情緒由驚愕轉為憤怒。

「你說話啊!不要這樣子笑!」但最後,青年還是保持著這副嘴臉,慢慢開口。

「你還記得小時候最想去的地方嗎?」

「誰會記得?而且你為什麼要問我這種問題?」

青年聳聳肩,輕輕靠上椅背。眼睛閃過一道綠光,這次李文翔沒看漏。

「這一站是民國三十八年的台灣。」

李文翔終於忍不住,他扯著青年的衣領,咬牙切齒的問:「那到底是甚麼奇怪的站名?你做了甚麼?」

青年依舊是笑著,「小時候的事問了就算了,反正現在要面對的人是你。那我問你,你現在想去甚麼地方?不論時間、空間,我都能讓你到達。」

不論時間空間?眼前這青年到底在說甚麼玩意兒?李文翔憤怒之餘,卻也在腦海一角開始思考起自己想去哪裡。

「想死的話,我可以讓你到死亡的世界;還想活著,我也能送你到任何你喜歡的時空。你不是說孩子最快樂?如果你想,我也能讓你回到十五年前,你還快樂活著的時候。只要你願意,我就能送你去。」帶著笑的青年,聲音卻越來越冷冽,讓李文翔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

現在的生活真的很痛苦,他是真的想去死。但是,活著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嗎?他忽然想起剛才遇上的女人,青年不是還提醒了他,其實現在的生活也沒那麼糟。

他真的想回到十五年前快樂的日子嗎?回去之後又如何?只不過是再一次重複這糟糕透的生活,甚麼都沒有改變。

眼前的青年眼睛又閃過綠光,李文翔還沒懂自己想去的到底是哪裡,卻先意識過來,那道綠光到底是甚麼。

「你眼睛裡的光,是送我到另一個時空的光嗎?」語言的組織有些破碎,但青年懂了。他笑而不答,只是又問,「你想去哪裡?」

今天在遇到青年與翔翔之前,李文翔想死。但是現在有了那麼多選擇,他卻也迷惘了。

可是他沒有太多時間,青年按下下車鈴,李文翔嚇了一大跳,急忙的拉住青年的手,卻於事無補。

青年眼裡又是一道綠光閃過,他也站了起來,「我已經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李文翔慌了,要是這青年依照他對他的印象,真的送他去死亡的世界要怎麼辦?他還想和青年爭論,但公車停下,青年的笑容也收斂起來。

最後,李文翔踩著不穩的腳步,下了公車。離開前,他回過頭又看了一次青年,但對方仍是收斂起笑容的表情。

 

恍惚之間,他覺得他看到那個跌倒的OL。

此言不假,因為那女人看到他後也有些驚訝。對方驚訝的神情,讓李文翔回過神來。為什麼自己會看到這女人?他到哪裡了?

看看四周,分明是自己上車的公園前。忽然一陣強烈的熟悉感向李文翔襲來。

從公車站牌這裡看著公園,他明白自己曾經這樣看過這座公園,但不是今天。他緩緩蹲下身,當眼睛的高度低到某一個程度是,他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的同時,他回過頭想尋找公車上的青年,但車子早已離開。

 

「小時候的你,想去甚麼地方?」

「我想要去長大後的世界!」

這句話是翔翔說的,也是李文翔說的。

自己曾經最想要去的是長大後的世界。就連現在,想要待的也是這個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