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二、十年前/十年後

二、日常

聖文高中是當地的高中第一學府,學生們無不搶破頭要進入。但是這所私立高中的學費也相當驚人,因此家長們也無不搶破頭要替孩子爭取獎學金。

 

沒錯,這裡是由家長來爭取獎學金,而不是由學生提出申請。理由似乎是不希望聖文高中的學生家庭背景過於複雜-這複雜並不是只拒絕單親家庭的孩子或孤兒,只是要確保學生在校期間別發生甚麼家暴的醜聞罷了。

 

今天是開學日,高一學生穿著嶄新的制服,在漂亮的中庭集合著;高二學生則窩在教室,忙著準備下一節課的開學複習考;高三學生自然是與總複習課程奮鬥中。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跟著年級的行程走,像是學生會的人現在就忙翻了,可沒有時間去準備甚麼見鬼的複習考。

 

這一群新任的學生會幹部,現在正於學校的演奏廳走來走去。其他還有一些高二學生是要擔任輔導學長姐,他們也在外頭中庭認識高一小鬼們。

 

「麥克風確定好了嗎?喂!那邊為什麼有垃圾!」寬敞的演奏廳裡,最前方的舞台上站著一個中等身材的男生,他理著小平頭還有敞開嗓門說話的模樣,讓話的威脅度直線上升。

 

此時一個嬌小的女孩子跑到男生旁邊,有些害怕的開口:「會長,合唱團的還有人沒到……」

 

「沒到你是現在才來跟我報告?合唱團團長幹甚麼吃的!你還看著我?叫他去找人啊!」男孩回過頭大吼,把女孩嚇的差點暈過去。會長平常雖然嚴肅,怎麼到了正式場合就凶成這個樣子?女孩邊想邊腳步不穩的跑走。

 

此時另外一個高出男孩一顆頭的男學生出現,還誇張的趴在這「會長」的背上。

 

「陳子羽!你身為副會長,請注意自己的舉止!」頗不滿對方老是利用身高差距,李廣文惡狠狠的往後瞪。

 

「會長你別氣了,怎麼一早上演奏廳裡都是你的聲音?等會兒你還要致詞,可別傷了嗓子啊。」陳子羽雖然話裡帶點兒俏皮,但表情是和和氣氣的笑著,跟他的外表頗為不搭。

 

「如果你們事情都做好,我保證一個字都沒有。」李廣文拍了拍對方掛在自己身上的手,示意他放開。他又瞧了眼忙碌的大家,接著就離開舞台走回後台。

 

陳子羽跟在後頭,但路上卻沒有多少人攔住他請示事情。雖然是副會長,他卻不若李廣文有高明的辦事能力,不過仍是會長重要的心腹。

 

李廣文拿起放在桌上的水瓶,直接就口喝了,陳子羽見了便輕輕敲了敲他的頭,「你也不確認一下這是誰的水?文文,要是人家下毒怎麼辦?」

 

李廣文把水瓶放回桌上,冷笑了一下,「我會不知道這是我的水?何況,沒有哪個商業間諜會選擇把我毒死在學校,他們更想讓我喝下吐真劑,好把機密全說出來。」

 

李廣文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閉上眼睛回想致詞。陳子羽見了也不再說話,跟著拉過一張椅子,安靜的坐在旁邊。

 

好一會兒,外頭開始有人潮往演奏廳湧入,越來越大的說話聲顯示-新生到了。陳子羽起身,出去引領校長和主任到台上,其他幹部也各司其職。後台雖然忙碌,卻已沒有方才的混亂。

 

李廣文就算閉著眼睛回想事情,他的耳朵自然也沒跟著閉上。聽著嘈雜的人聲,讓他想到國小的開學日。

 

足足十年,他的身邊都有個人陪伴。從班長一路到學生會長,身邊的副手一定是他。繼高一下成功當選為學生會長後,今天算是李廣文要處理的第一個大場面。

 

不過他沒有甚麼壓力,就算只是個17歲高二生,他也已經被父親訓練的像是47歲的老練商場生意人。不過今天還是特別浮躁呢,從早上開始就不斷的大吼訓話,雖然對高中生來說頗具威脅力,但換到生意上可就不是天天有用了。

 

李廣文揉了揉眼,起身的同時也整了整制服,剛好文書也跑了過來,告訴他準備上台致詞。

 

踩著穩健的腳步到後台的邊緣,前面的舞台燈光黃澄澄的。李廣文清了清嗓,又深吸一口氣,接著走入舞台。

 

學生們很安靜,畢竟能考入第一學府,氣質多少都還是有一點的。陳子羽就站在講台旁邊,高挑的身材一但站直,幾乎能讓所有人都仰望稱羨。相比之下,走到講台站定的李廣文就顯得平凡無奇。前提是他沒開口說話的話。

 

陳子羽為李廣文調好麥克風之後,就稍微往後退了一步。因為台上過於明亮,所以台下的人看起來真是黑壓壓的一片。李廣文輕輕露出笑容,雙手撐住演講台邊緣,開始致詞。

 

「歡迎各位來到聖文高中,我是第五十八屆學生會會長,二年A班的李廣文。我身後這一位則是副會長,二年E班的陳子羽。

 

首先恭喜各位能夠考進聖文高中,未來三年你們有幸在擁有悠久歷史以及優良傳統的校園念書,同時也能在這裡創下美好的回憶。」

 

至此,李廣文先暫停了一下,笑容比方才更加深,「但在創下美好的回憶之前,我想請大家了解學校的運作方式。

 

相信剛才校長以及諸位主任已經為各位介紹過學校,而大家也明白學生的最高自治權是在學生會手裡。自治項目在決定之後,再交由學校審核。

 

若你們沒有興趣參加學生會,那麼學生會的功能大家是不需要特別去記憶。只是,請務必記住一點跟你們切身相關的功能-也就是風紀秩序也是由我們管理。」

 

此時,後方的陳子羽舉起了左手,一瞬間演奏廳內所有的燈都亮了起來,學生們「嘩」的驚呼,不曉得這位會長要搞甚麼鬼。但很快的他們就明白了,因為不知何時,每一班的旁邊都多了一位學長姐。

 

「本校校規第七條,關於學生的穿著打扮有詳盡的說明。由於各位是新生,所以今次就不做違規登記。現在,凡是有染髮、衣著不整、身上飾品超過三樣、化妝等的學生,自己乖乖起立,讓學長姐知道你們明白自己違反校規,示意之後就可以坐下。」

 

台下各班學長姐凌厲的眼神,快速掃過自己負責的班級,讓新生們雖然埋怨卻也不得不自動起立。

 

李廣文又繼續說了下去:「我希望你們明白,我絕對是一個嚴厲甚至嚴酷的學生會長,只要你們遵守校規,我相信我們三年都可以不見面;若是有人意圖挑戰,那麼我們還是可以三年不見面-因為你們會被請出學校,另尋他處就學。相關規定,還請各位參照學生手冊。」

 

「最後,我還要再恭喜你們一次。你們是聖文高中的第一百屆新生,今年學校自然會有很多活動。能夠和身旁的同學在活動中互動,進而找到可以珍惜一輩子的朋友,我想你們會是幸福的。

 

請記住今天這個日子。十年前,你們第一次進學校,也許讀書很討厭,但你們一定都還記得認識新朋友的感覺;十年後,你們進了高中,即使讀書依舊令人厭惡,身邊的朋友卻絕對能給你支持的力量。」

 

李廣文挺直了背脊立正,聲音更加的宏亮:「我是第五十八屆學生會長李廣文,致詞到此結束,恭喜你們入學!」確實的給台下一個敬禮之後,他走回後台。

 

接下來由合唱團團長接手,教唱校歌。學生會幹部可以先回教室考複習考,餘下的等中午再收拾就好,所以高二生紛紛從演奏廳旁的小門離開。

 

「文文你講的好棒。」陳子羽笑著把書包拿給李廣文,但李廣文只是淡然的回了一句:「還好。」接著就邁開步伐離開,陳子羽只好趕緊跟上。

 

* * *

 

只用了五分鐘就把午餐吃完的李廣文,一個人到了演奏廳。裡頭空蕩蕩的,其他幹部都沒有過來。他走到後台把備用的掃地用具拿出來,開始巡視哪裡有垃圾遺留。

 

演奏廳很安靜,他也很享受這種感覺。及靜的環境以及本身的專心度,當陳子羽到的時候,他已經巡完一半的演奏廳了。

 

「文文,你午餐吃太快了。」陳子羽溫和的說著,一邊從李廣文手裡拿走垃圾袋。

 

「做事講求效率。」李廣文瞥了他一眼,也沒硬是把垃圾袋搶回來,只是很自然的把撿到的垃圾丟進去。

 

「可是吃飯吃太快對身體不好。」陳子羽繼續勸說,李廣文卻懶得搭理他。不曉得十年前是誰吃飯吃最快,為的只是出去玩。

 

陳子羽看著他的背影,忽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李廣文拋了個白眼回去,「有甚麼好笑的?」

 

陳子羽搖搖頭,「倒也不是好笑,只是想到你今天的致詞。」

 

「是那群新生不對,學校對於服裝方面的規定已經算寬鬆了,他們至少要把衣服給穿整齊,否則就失去制服的意義了。」李廣文正經的回答著。

 

陳子羽把垃圾袋換到左手,擺了擺右手表示他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到,你說的十年前和十年後。」

 

李廣文停下動作,回過身看他。陳子羽撥了一下頭髮,笑著回答他。

 

「十年前的開學日,跟今天的日期一樣喔。」

 

李廣文沒說甚麼,只是在心裡恍然大悟。因為剛好十年整,所以心情才特別浮躁嗎?

 

「十年來文文都沒變呢,一直是那麼嚴肅,但其實只是因為想把事情做好。而且也一直很聰明,那像我,就算考進來了還是被分到最差的E班。」陳子羽聳聳肩,對於自己的能耐不置可否。

 

李廣文也開始輕輕微笑,跟早上面對新生的感覺截然不同,那背後多了一些感情,一些溫柔。

 

「你倒是變得挺多。一開始幼稚的跟個甚麼似,而且現在的模樣也跟當初的可愛沾不上邊。現在的個性太溫和,太不能重大局。」

 

聽到李廣文的「數落」,陳子羽沒有生氣,反而大笑了出來。

 

「也是啦,所以我才會從頭到尾都當你的副手,而不是和你競爭正位。」

 

說完話,陳子羽也許是累了,所以壓下椅子一屁股坐上去。李廣文也跟著效法,還輕輕靠在椅背上。

 

「文文,為了慶祝我們認識十年,我有個禮物要送你。」

 

李廣文挑眉,禮物?陳子羽側過身,又往前傾一些,兩個人就坐隔壁位置,他這一動讓兩人之間的空隙瞬間減少。

 

李廣文聞到和自己同樣、屬於男人的氣味,軟軟的頭髮還是垂在耳際,這一點也是從來沒變過。陳子羽開始說話,清新的氣息吐在自己臉上,他卻一點都不會不自在。

 

「我的禮物是,我會一輩子叫你文文,你也可以一輩子叫我羽羽。」漂亮的臉龐在眼前笑起,潔白的牙齒也露了出來,卻沒有讓李廣文愣住。

 

因為他舉起手K了陳子羽一下。陳子羽痛的抱頭往後倒,還裝出一臉無辜的看著凶手。

 

「無聊。早在八百年前不是就隨便你叫了嗎?你只要人前不要亂叫就好。」這是哪門子的禮物?虧自己還稍微期待了一下。

 

陳子羽笑了笑,「這跟你允許不一樣啦,這表示我們會一直是好朋友啊。」

 

「是是是,好朋友。」李廣文無奈了一下,跟他說起話自己就亂了步調。不過,好朋友嗎?十年來都是這麼定位對方的,所以現在倒沒有特別的感動。與其說是沒有感動,不如說是有更多的空虛,讓自己覺得好朋友一詞,不能道盡他們之間的關係。

 

演奏廳的門傳出沉重的拖地聲,表示有人推開門進來了。李廣文和陳子羽都有些嚇到,但前者很快的恢復,從椅子上起來繼續撿垃圾。

 

「會長!副會長!你們怎麼這麼早到?」其他幹部陸陸續續走進來,嘴上驚呼。不過話雖如此,他們心裡卻大概有個數。

 

會長人雖然嚴厲,卻絕對是以身作則的人。所以他一定是很快的吃完午餐,就過來收拾,至於副會長,幾乎每一次都跟在會長後頭跑,這次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李廣文沒回答幹部的問題,因為那其實不算一個疑問句。他開始指揮人手去把舞台上的桌子椅子收好,還有一些其他的掃除工作。

 

文書拿著掃把經過兩人旁邊,忽然像是想起甚麼似的叫住副會長:「副會長,你後天的籃球比賽要加油喔。」

 

陳子羽也笑了笑,向文書點頭,「我會努力的,現在我可是最佳狀態呢。」兩個人嘻哈幾句,就又自覺的回到工作上。

 

很快的李廣文和陳子羽把整個演奏廳巡過,李廣文把垃圾交給陳子羽去丟,因為他得留下指揮現場。

 

陳子羽快步離開,但在出門之前被李廣文給叫住。叫住人的人因為隔了一點距離,所以身高差距不太明顯,感覺能夠平視對方。

 

「羽羽,籃球比賽加油。」李廣文的一句鼓勵,即使語氣沒有太大的起伏,依然能讓多年的好友感受到裡頭的真摯。

 

陳子羽給予的回答,是模仿個投籃動作,然後比起勝利手勢,表示自己接受到他的心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