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三、籃球比賽

三、籃球比賽

今天是禮拜六,地點在聖文高中的體育館。

 

體育館內的籃球場上,幾個幫忙的學生在整理場地,旁邊也有幾個負責場邊事務的人。觀眾席畫出了幾個區塊,分給選手和觀眾。

 

今天的比賽是全國高中職籃球決賽,遠道而來的選手們在觀眾席上吵吵鬧鬧的,旁邊來觀賽的觀眾也多是本地人。

 

至於主場的聖文高中籃球隊,自然是不必跟他校學生在觀眾席上休息,學校替他們準備了其他休息的地方。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他們人在體育場內部的休息室。

 

「隊長!半小時後的開幕典禮要記得去喔!」籃球隊員們基本上都是過動兒,要他們老實的在休息室休息還真有點困難,所以大多數人隨身行李一丟,就往外跑,準備來場「豔遇」。

 

唯一還有點良心的副隊長,在提點過隊長後,也一溜煙的跑個沒影兒。低頭幫著鞋帶的隊長,兀自回應了一聲,也就隨他們去。

 

柔軟的頭髮有點太長,遮住了低頭擺弄鞋帶的少年臉龐。但當他抬起頭,這聖文高中籃球隊隊長,不是陳子羽還會是誰?

 

就像陳子羽自己所說,即使努力用功念書,再依靠了國中打籃球的佳績,才勉強進入這所明星高中,最後被分配到後段班。自己的頭腦不算太糟,還念的起書,但也不會有太大成就。

 

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多的才藝,頂多就是身子強壯,籃球打起來還過得去罷了。可就算過得去,身為主將的他,也沒太大的實力能夠被職業球探挖掘。

 

陳子羽不是很想出去閒晃,只好一個人在休息室發呆。

 

今天文文會不會來看我呢?陳子羽暗自心想。多年來一直同校同班的好友,以往的以賽沒有一次缺席的。但今天學校出借場地,學生會長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忙,大概也抽不出時間。

 

伸手往行李摸了摸,自內袋拿出了一條護額。自己的頭髮太軟,打球時常常隨動作擺動,有些煩人。簡單的黑色,緊度已有些鬆落,但陳子羽還是小心翼翼的使用著。

 

因為這是成為隊長時,文文送給自己的禮物。用護額把頭髮給撥開,陳子羽摸了摸,緊度果然已經鬆了,似乎頭搖大力些就會滑落。用力把它拉緊,正想著要不要把多出來的部分用個甚麼綁起來時,「啪」的一聲,隨著陳子羽放開的手,護額「咻」的滑到頸間。

 

似乎是用力過度,讓鬆緊帶斷了。陳子羽可惜的低頭看著護額,無奈的把它給拿起。看來今天只好直接上場了,用慣了護額,自己也忘了要帶髮夾之類的備用品。

 

雖然斷了,但他還是小心的把護額放回行李袋。看著靜靜躺在袋子中的護額,陳子羽心頭有點揪起。但願這不是輸球的兆頭,他在心中默默祈禱。

 

第一戰可是實力堅強的勤北高中,希望頭髮不要擋了視線,最終陳子羽只能一邊嘆氣一邊離開休息室。

 

 

「會長,體育場的秩序維護都安排好了,其它方面也沒有甚麼問題。」學生會直屬的秩序糾察隊長,向李廣文報告現場狀況。

 

李廣文舉起左手,眼睛掃過上面的時間,「會場秩序拜託你了,我晚一點再過去。」而隊長走後,李廣文也踱步回到隔壁棟的最高樓層,學生會的辦公室。

 

打開辦公室,到處都堆上了資料、物品,但是雜而不亂,整體還算清爽。白板上寫滿了接下來的行程以及預備事項,今年碰上創校一百年,活動接連而來,校慶的準備更是剛接任就立刻著手。

 

李廣文讓自己整個倒在學生會長專用的椅子上,閉起眼休息。別說是學校,昨晚他光是忙自己的事情就無法睡覺了。先是代替父親出席一場慈善酒會,提早離開後又去連絡了一些事情。自己的情報又顯示國外經濟浮動,回家後又得對一些股票投資做調整。

 

好不容易忙完了,又被父親叫去書房訓話,結束後又碰上晚歸的大哥,兩人小酌了一會兒。李廣文還挺喜歡自己大哥的,個性豪爽卻不粗枝大葉,何況自願退出和自己的競爭,算是有自知之明。所以他們不像其他財團的兄弟姊妹,老是互相陷害。

 

好啦,酒喝完,天也亮了。雖然今天學校的籃球比賽,學生會只需要出動秩序糾察,自己其實不到也無所謂。但是,陳子羽會上場比賽。於是沒睡的李廣文就又趕到學校了。

 

半小時後開幕,而開幕賽就是自己學校,所以大概一個小時後再過去就好。羽羽那麼厲害,對方一定會被打得落花流水……李廣文就這樣整理好行程,一邊沉沉睡去。

 

 

「雙方隊伍,敬禮!」「請多指教!」「請多指教!」裁判與選手的聲音起落,開幕之後立刻就是比賽,全場的氣氛都升溫了起來。

 

站在隊伍第一個的陳子羽,在敬禮之後,也對隊友們打氣了一番。看著開始在場上站好隊型的隊友,陳子羽撥了撥頭髮,微微皺起眉,真的不太習慣頭髮在眼前亂晃。

 

「隊長,你今天沒戴護額啊?」副隊長以為隊長在緊張,拍了拍他的肩膀,順便問了剛才看到他後就有的疑問。

 

「鬆緊帶斷囉。」擺擺手,全隊最高的陳子羽就定位,準備跳球。勤北高中的對手目光凶狠的盯著自己,他也只是和善的回應了笑容。

 

裁判單手托著球,哨子就在嘴哩,眼睛瞥了兩邊選手,接著:「嗶-」雙方選手跳起,手伸長在空中一撈,球飛向其中一個半場,接著由一名穿綠色球衣的球員到手。

 

綠色正是聖文高中的球衣顏色。觀眾尖叫起來,跳完球的陳子羽也快速回防。雖然身高很高,但絕對不能算壯的陳子羽並不是中鋒,而是得分機會最多的三分射手。自然這麼一個容易被人發現的帥哥,搭配上大多數的得分,絕對是現場觀眾的焦點。

 

雖然頭髮讓人煩躁,但似乎完全沒有影響到陳子羽投籃。流暢的接過隊友傳來的球,往右虛晃接著運球向左,閃過對手後跳投-三分入手!

 

觀眾的尖叫此起彼落,開幕賽順利的展開。

 

二樓的觀眾席門口,走進了一名少年,是方才在辦公室補眠的李廣文。望了望計分板,已經進行到第三局,比數還在五十上下,聖文高中略贏。

 

也難怪,勤北雖然沒拿過全國第一,但再怎麼說幾乎年年都是市代表,也有不少次打進總決賽。但是今年的聖文可是有陳子羽在,所以李廣文一點也不替學校緊張。

 

擠進人群中,倚著二樓的欄杆,看著底下的球員全場跑,自然最高的就是好友陳子羽……咦?李廣文的視力很好,他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陳子羽沒有帶自己送的護額。

 

他是怎麼了?忘了?某種小小的不甘心竄起,但是李廣文沒再細想,只是多了些擔憂,要是頭髮影響了視線怎麼辦。

 

觀眾忽然齊聲嘆氣,但馬上又是猛烈的加油聲。李廣文又回頭看計分板,這才赫然發現,方才自己胡亂想的時候,齊北高中反超,而且第三局結束。

 

陳子羽回到一旁的休息長椅,接過經理遞過來的水,另一手抓起自己的毛巾擦了擦汗。雙方實力都不差,所以三局下來都是在纏鬥。最後一局大家體力都差不多盡了,完全是要靠意志跟戰術搶分數。雖然被反超,但是沒有被拉開差距。

 

放下水和毛巾,陳子羽抬頭看了看觀眾席,但是沒有找到想找的人。

 

第四局開始,球員回到場上。李廣文看著從自己觀眾型下方走出去的陳子羽,被汗水浸濕的頭髮無力的垂下,這樣黏在肌膚上應該讓他很不舒服吧。此時勤北的五名球員裡有一名被撤換,上來的是一個身材很壯的選手。

 

陳子羽依然在場上迅速穿越,穩健的得分。這回是聖文得到控球權,陳子羽在隊友的掩護下拿到球,轉身就要跳投,但跳起來的一瞬間,那個新上來的球員竟然放棄籃下守備,往自己衝過來。

 

腦袋的第一個想法是把球往旁邊傳,讓球到籃下的隊友手上,不會被防。但是這球員衝過來似乎是他們教練的指示和戰術,因為旁邊又有個人遞補了他原本的位置。

 

這麼一猶豫失去了出手最佳時機,陳子羽奮力甩動手腕讓球投出去,但是依然偏離軌道。對方似乎原意是要阻止自己得分,所以沒有特意去攔球,但兩人的身體相當靠近。落下的同時頭髮又遮住了視線,陳子羽看不清對方的動作,心一慌腳就沒踩穩,整個人往地上摔。

 

對方原本是要防守的,也沒料到他會失誤摔倒,所以距離相當近的他也跟著被一絆,整個人壓到摔在地上的陳子羽身上。

 

身材健壯的對手壓在自家隊長身上,全場倒抽一口氣,接著是抗議聲與尖叫。球員們圍了上來分開兩人,在上面的似乎沒事,但本來就摔到又被壓到的陳子羽就不怎麼好了。

 

笑著讓隊友攙扶起來,卻在隊友鬆手的下一刻又跌坐回地上。

 

「隊長!是腳扭到嗎?」雖然擔心,但在場上的副隊長依然冷靜的詢問陳子羽。陳子羽檢視了一下自己,「左腳,這一局可能沒辦法打了。」

 

不是他說洩氣話,而是自己的腳刺痛的厲害,光是坐著不動就這樣,遑論站起打球。教練立刻向裁判請示換人,經理則招呼坐冷板凳的球員過來攙扶陳子羽。但是在球員扶助陳子羽之前,另外一個人就先把他拉起來了。

 

「彥宏,扶他另外一邊,你們繼續比賽,我送他過去醫務室。」學生會長李廣文淡然的說著,至於秩序糾察隊長也忙著扶好陳子羽,然後兩人帶著傷患離開球場。

 

眼看人被送走,副隊長聳聳肩,然後招呼自己隊員上場繼續比賽。當然,這場比賽一定會贏,傷了他們的隊長,勤北高中肯定是死定了。

 

* *  *

 

到了醫務室後秩序隊長匆忙的回去球場,李廣文則陪著陳子羽,讓校醫看他的傷。其實體育場內就設有醫務人員,但是李廣文還是私心的把陳子羽帶到校內醫務室。

 

「本來不會傷這麼重的,是因為又受到外力壓傷的關係。我先幫你做應急的處哩,但是這一定要去醫院檢查,因為這裡沒有設施,不能肯定是否傷到了骨頭。」校醫邊說邊動手,李廣文則自動的拿出手機,撥號出去。

 

校醫處理完後,李廣文就扶著陳子羽走人,而對方也沒說甚麼。

 

「文文,校醫不是說要去醫院?」陳子羽問著努力攙扶自己的人,自己現在無法撐住自己,全身重量壓過去對李廣文負擔應該頗大。

 

「我連絡司機了,等會兒就把你送去醫院。我扶你到車子可以開進來的地方。」然後兩人就沒再開口。而李家的人自然做事有效率,司機早等在外頭。所以等到兩人要有機會說話,都已經是陳子羽接受完檢查和治療,半躺在病床上的時候。

 

「文文,還好只要觀察幾天就好。」陳子羽笑笑的說著,自己的傷雖然不輕,但沒有傷到骨頭,只是拉傷的情況比較嚴重,所以需要住院觀察。

 

李廣文環著手靠在窗邊的牆壁上,聞言挑了挑眉。

 

「你忘記帶護額嗎?」語氣裡帶著不甘心,甚至有點質詢的意味,但為不明原因生氣的李廣文沒有注意到。

 

「啊,文文的護額嗎?早上戴上的時候鬆緊帶斷了,所以就沒用了。」李廣文舉起雙手,手掌合十,「抱歉,我不是故意弄壞的,你不會生氣吧?」語畢還低下頭,認真的道歉。

 

李廣文愣了一下,接著在自己心裡咒罵自己,怎麼會忽略了這個可能性,只去注意到對方沒有戴。

 

「那你不會找別的東西把頭髮弄好嗎?如果沒有遮住視線,應該不至於摔那麼重。」雖然還是嚴厲的語調,但多少是放軟些。

 

「因為戴習慣文文的護額,所以就沒帶髮夾甚麼的在身上。好啦,文文別生氣。」

 

李廣文嘆口氣,走到病床邊用力的揉了揉陳子羽的頭髮。「出院就給我滾去剪頭髮,死羽羽。」

 

見好友原諒自己,陳子羽笑了出來,「喂,我一直讓頭髮稍微長些,可是因為你喜歡才留的耶。」

 

聞言,李廣文瞪了過去,「我怎麼可能這麼說過。」陳子羽也不在意的微笑,而且沒有回答。

 

「反正,你去剪頭髮就是了。」又揉了一會兒,李廣文擠出的還是這麼一句話。陳子羽此時爆笑出來,讓李廣文又瞪了一次。

 

「我說文文,你每次生氣的時候,只要再加一副墨鏡,就真的好像保鑣喔。」李廣文給予的回答是用力的搔著陳子羽的胳肢窩。

 

「夠、夠了啦!好啦我、我開玩笑,玩笑!文文!文、文文、噗哈哈……」上氣不接下氣的笑著,陳子羽不斷求饒,直到李廣文玩夠了才鬆手。

 

陳子羽倒回床上調整呼吸,李廣文則拉過了旁邊的椅子坐下。

 

「我認識的人裡,就只有你敢這樣玩我。」李廣文無奈的說著,看著眼前胸口大幅起伏的朋友。

 

「文文也只有跟我玩的時候,看起來才像文文啊。」陳子羽撫平呼吸,又是笑著說了話。

 

平常就不像嗎?這句話李廣文沒有問出口。他的確是喜歡這樣輕鬆的玩鬧、開玩笑,但平常的他是不能這麼做的。他看起來是比較嚴肅沒錯,但那也只是某種「習慣」使用的表情罷了。

 

「好啦,別一直文文、文文的叫,幼稚。」好半天,李廣文還是沒問也沒說,只說了句不著邊際的話。

 

「切,這可是我跟你友情的證明,小時候你都很愛叫的。」陳子羽故意裝可愛,模仿著李廣文小時候喊著自己的模樣。兩人又開始打鬧起來,不過沒有護士來阻止。(畢竟再怎麼說,能讓李廣文選中的醫院,總是比較能「明事理」)

 

此時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屬於陳子羽的手機響起簡訊鈴聲。李廣文替陳子羽拿來後,陳子羽看不到幾秒鐘就歡呼了起來。

 

「文文,我們贏囉!我就說勤北雖然強,終究是贏不了我們的。」瞧陳子羽一臉自傲的模樣,李廣文也跟著笑了起來。

 

但這回,又換另個人手機鈴聲響起。李廣文快速看了來電者,然後神色不善的接起。說沒兩句話就匆匆掛掉,似乎不願讓陳子羽知道電話內容。

 

「羽羽,我有點事,先走。」說完也沒等對方回答,就急忙的離開病房。陳子羽也沒多在意,他知道李廣文很忙,責任也很重。所以,就算這樣急忙的離開也沒關係。陳子羽最後,只是擺弄起手機,排解一個人在病房裡的孤單。

 

 

忙完了公司的突發事件,終於在半夜回到家。

 

「父親呢?」李廣文就算再怎麼討厭他,在家還是會好好稱呼對方。老管家躬身回答:「老爺尚未返家,大少爺也是。」

 

李廣文沒有再吩咐甚麼,自行回到房裡。但鎖上房門後,他重重的揮拳在門板上,也不顧老管家是否會聽到。

 

星期六的晚上,對李家男人而已,絕對不是上班日,而是某種解放。

 

這天晚上父親從來不可能在家,大哥則是偶爾會回來。

 

「全都……全都出去尋花問柳……」又是一拳揮出,門板迴盪沉悶的響聲。

 

他不會管也不可能管自己家人尋求快樂的時光。他只是無法忍受。自己喜歡大哥,所以對於那些行為他沒有意見,就算真搞出甚麼,他知道大哥會負責。

 

但是父親的行為,十多年來他沒有一次諒解過,從知道起就再沒諒解過。

 

大哥也不滿父親的行為,所以和那些紅粉知己在一起過著快樂的夜晚,這沒甚麼錯。

 

但同樣不滿的自己,卻沒有辦法這麼發洩自己的情緒。

 

憤怒依然充紅了眼,李廣文這回起身,沒有再揮拳。但他從床底拉出一個小箱子,裡頭裝著幾本雜誌。

 

隨便抽出一本,帶著怒氣的翻著雜誌。頁面上,全都是赤裸的男人。或者白皙妖豔,或者精練纖細,當然也有宛如雕刻出來的肌肉線條。

 

他和大哥都恨父親。

 

但大哥在女人間發洩,而自己,成了同性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