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四、微妙

四、校慶準備

學生會辦公室今天只有一個人,當然人選就是腳受傷的陳子羽。

 

校慶為期三天,畢竟是創校一百週年。甫一上任就有數不完的活動要準備,這回可是貨真價實的「學校生日慶祝活動」,自然是傾全員之力準備。更別提學校已經砸了多少銀子。

 

李廣文今天去和校長以及老師開會,其他幹部也得連絡廠商等等。所以受傷的自己,就待在辦公室收班級回條。

 

今天要收的班級回條內容正是校慶的班級活動。簡單來說,就是後兩天的園遊會內容。

 

還有兩班沒交啊,陳子羽看著名條,無聊的嘆口氣。今天一整天大概都要待在辦公室了,他無力的趴倒在桌上,臉側壓著,眼睛則看向窗外的藍天。

 

三天內除了學生班級活動,當然也有數不清的表演、展覽,還有最後一晚的重點-後夜祭。陳子羽是搞不太懂,學校到底為什麼有這種日本學校的傳統,總之從有學生會以來似乎從來沒停辦過。

 

聖文高中每年的後夜祭都很有名,僅限本校學生參加。除了後夜祭,學校的花園也會做妝點,成為通往後夜祭會場的浪漫步道。

 

真是夠了,有夠少女,陳子羽無奈的想著。但出神了一會兒,他又否定了方才的想法。

 

因為不知道是誰,去年拉著李廣文在步道上晃了好幾圈。

 

 

當時,剛好是學生會長選舉期間。因為忙著宣傳了一天,兩人早累得不像話。原本李廣文沒有要參加後夜祭,得趕回家忙一些公司的事情。

 

但陳子羽纏著他,直鬧說成年後才接手公司的他,幹嘛這麼早就為公司勞心勞力。總之說了半天,他拖著李廣文到了步道。

 

「文文,這次的選舉你有把握嗎?」陳子羽放鬆的坐在長椅上,還伸手拍了拍旁邊的位置。李廣文斜了他一眼,最後還是坐了下來。

 

「我不做沒把握的事,你這問題真蠢,副會長。」不太善於嘻笑的臉龐,有點嘲諷似的回答。

 

陳子羽一聽,也淡淡的笑了。「說的也是呢,文文一直都很厲害。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歡文文。」

 

李廣文愣了一下,最後只是撇過頭順便用腳踹了一下對方。

 

陳子羽跳了起來,委屈的抱腳,「我是說真的啊,如果不喜歡文文,我怎麼會當文文的朋友。」

 

李廣文又轉回頭,「喜歡?你只是崇拜我而已吧。」

 

「都有囉。能夠讓我又喜歡又崇拜的朋友,可就只有文文你一個喔!」陳子羽笑著,並沒有刻意的溫柔,但印入李廣文眼裡的,是世界上最美的笑靨。

 

而後,李廣文又被陳子羽拖著四處逛,直至結束。

 

 

「啊啊,不想了,去催另外兩班的回條吧。」陳子羽拿起放在旁邊的拐杖,撐起身體,慢慢的移動腳步。

 

此時,辦公室的門卻「唰」的一聲拉開了。陳子羽抬頭,馬上陪起笑臉,「文文,我只是要去廁所,不是要亂跑喔。」

 

來者自然是李廣文,他也沒說甚麼,只是讓開路。這麼乾脆的反應讓陳子羽反而無法應對,最後只能真的走一趟廁所,然後回來辦公室。

 

「你不是和老師他們開會嗎?怎麼那麼早就回來?」陳子羽小心翼翼的坐回椅子上,看著板著臉的對方。向來嚴肅的李廣文大多數時候都是板著一張臉,但是十年來都在他身邊的陳子羽,還是能分辨的出對方現在的心情。

 

像是現在就是有點生氣又有點不生氣的矛盾心情。

 

「會很快就開完了。」李廣文悶悶的回答,手肘放在桌面上,十指撐起了額頭。陳子羽知道對方話沒說完,但他沒追問。聰明如李廣文,要是想講他會自己講的。

 

果然陳子羽的推測沒錯,沒幾分鐘李廣文又開了口。

 

「剛才家裡來了電話,我對哈佛的入學申請過了。明年開始去念個三年,之後可以用視訊授課完成學業。」

 

陳子羽怪叫起來,「這是好事啊!你一臉矛盾的表情,害我還以為誰跟你告白了!」

 

李廣文瞪了過去,「甚麼叫我一臉矛盾的表情就是有人跟我告白?羽羽你最好說清楚。」

 

陳子羽抬眉,「你的表情就真的很像不知道該不該接受對方心意。」

 

李廣文沒說話,只是又把額頭靠回手背上。那種不知道該不該接受對方心意的表情,永遠都不可能出現在自己臉上。因為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有這個人,不會有。

 

學生會辦公室安靜了下來,李廣文沒說話,陳子羽也不知道該接上甚麼。窗戶是開著,一陣涼風吹了進來,好一會兒陳子羽才又想到對方一開始的重點。因為那個重點,他才又想起幾個月前發生的事。

 

「文文,那你之前為什麼不願意跳級?你跳級考試都過了,原本今年可以讀高三,明年去哈佛。你這樣只讀到高二,拿得到畢業證書嗎?」

 

李廣文姿勢沒變,倒也不是不願意回答,而是好幾種心思在心中流淌。對他而言,有沒有讀高三都無所謂,以他的智商來講上課都不聽課他照樣能拿下高分。只是那樣太浪費時間,違背他的商人道德。

 

所以只願意留在高二的原因,自然是為了身旁這個「朋友」。李廣文沒再想下去,先回話給對方。

 

「畢業證書一定拿得到。」

 

陳子羽本來還想再細問為什麼,但馬上想到對方的身分,一句話-有錢好辦事。陳子羽人和善,也挺單純的。他不覺得用錢處理事情有甚麼不對,只要不犯法。對方生在有錢的家庭,而自己則是普通的小康家境,他並不會忌妒。他明白他們不同的家境,只是使他們要面對的挫折不同罷了。

 

總之當他跳起來,又因為腳痛跌回椅子上,才講出真正奇怪的地方。

 

「明年去哈佛應該是開心的事,你幹嘛擺這種表情?」陳子羽齜牙裂嘴的查看腳傷,但自己坐的椅子卻被拉開,害他重心不穩差點跌倒,但一雙手扶住他。

 

李廣文扶了陳子羽,蹲下身替對方看傷口有沒有加重傷勢。

 

能夠通過哈佛的入學申請當然好,之後的課程能夠以視訊授課更是再好不過。因為他要一次把大學和研究所的課程解決。這樣他就能按照原訂計畫在成年後接手父親的公司。

 

這的確該開心,就連睿智冷靜的他都想為自己又一次勝利歡呼。但比起那些,要離開台灣的沉重更加鮮明。

 

一邊看著腳踝,李廣文一邊在心裡碎碎念。這傢伙曾經說過自己是他喜歡又崇拜的朋友,怎麼現在「朋友」要離開這麼高興?馬上的李廣文又吐槽自己,祝福朋友是理所當然,自己剛才的想法才叫亂七八糟。

 

「文文,我應該沒怎樣吧。」陳子羽推了推看了良久的朋友,李廣文這才站了起來。

 

站起來後,李廣文用一隻指頭推了推對方的額頭,「笨蛋怎麼可能會怎麼樣。」陳子羽愣了好一會兒,才把有點拗口的話釐清。

 

「文文!我才不是笨蛋!」陳子羽不滿的皺眉,李廣文反而笑了出來。

 

李廣文不斷笑著,起初還只是悶笑,後來乾脆放開大笑,甚至激動到拍桌子。陳子羽沒想到自己小小的皺眉,可以讓對方笑成這個樣子。不過……

 

「文文笑了就好,這個表情好多了。」一邊大笑的李廣文抬頭,看到陳子羽溫柔的笑著並說著。

 

其實說陳子羽是溫柔的笑著並不是很美的形容。就算外表很突出,他還是個有稜有角、陽剛的男孩,只是那笑容確實很柔和。

 

這股陽剛的柔和緩了李廣文的笑,但緩過來之後,填滿心口的是苦澀。自己一直都很有自信,因為自己有能力去自信,有力量去自信。但有的時候,他也只能徹底體會到,自己還是個孩子的事實。

 

李廣文把眼神移開,嚴肅的表情仍是嚴肅的。

 

但陳子羽知道,李廣文現在有點想哭。

 

「羽羽,能去哈佛我很開心。可是,三年都看不到我,你不會忘記我嗎?」話才說完,李廣文就很想搧自己嘴巴。這比女人還女人的做作話語,竟然是他說出來的?

 

果然,接著就聽到陳子羽的回答,聲音充滿莫名其妙,「忘記?怎麼可能,文文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忘不掉的啦。文文,你在擔心這個?」

 

李廣文搖搖頭,「我不是擔心,只是在想你這個跟著我跑的傢伙會不會難過而已。」

 

陳子羽恍然大悟,然後伸長了手拍拍好友,「我當然難過啊。」

 

難過?你會難過?李廣文把眼神收回來,不可置信於方才耳朵所聞。

 

「這樣我們大學就不能同校了,超難過的。」陳子羽認真的點點頭,覺得自己真的會很難過。

 

李廣文挑眉,讓嚴肅的臉更讓人難以接近。但陳子羽沒發現對方的表情,還在自言自語著。

 

就在此時,學生會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其中一個幹部回來了。李廣文和陳子羽都自動自發的向對方打招呼,但是很快兩個人都發現不對勁。

 

李廣文轉身看向幹部,陳子羽從李廣文身後探出頭,把身體靠在椅子扶手上。

 

那幹部也是E班的,和陳子羽同班。此時他臉上泛紅,氣喘吁吁的,手裡抓著兩條泳褲-一條紅色三角、一條海洋藍四角。

 

「陳子羽,你喜歡三角還是四角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