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五、不願解的結

五、不願解的結

「歡迎來到聖文公關部!」穿著新選組制服的高中少年和巴洛克宮廷禮服的高中少女,分別站在二年E班教室門口的兩旁。兩個人都帶著笑容,向來往的學生和校外人士打招呼。

 

「我們能夠盡量滿足各位客人的希望喔!裡面有各種屬性的男女公關,歡迎大家進來玩!」

 

幾個少女停下腳步,身上穿著外校的制服,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見他們有意上門,兩個招呼得自然不會放過,只見新選組少年一個箭步上前,左手伸了出去,笑著說,「公主,願意進來嗎?」

 

少女們一陣尖叫,興奮的臉都紅了。生意上門,巴洛克禮服少女朝門內使個眼色,馬上一名執事打扮的學生出來迎接。

 

「小姐們,請問你們想與哪一種公關陪你們度過時光呢?」稍微謙卑的低頭,加上滿分的姿勢,讓幾位少女又是嬌呼連連。其中一個尖叫最多的女孩就問了,「你們真的甚麼都有嗎?」

 

執事稍微抬頭,笑瞇瞇的眼放著電,「我不敢說全部,但我們只想讓小姐們盡興。」

 

「那、那我們想要找陽光一點的男生。」幾個女孩子一起點頭,非常期待。

 

執事笑了笑,然後左手像教室內-現在該說是公關部內-擺個手勢,邀請少女們進入。

 

引領著幾個女孩子,執事邊走邊對著別在衣領上的麥克風交代了幾句話。帶著少女到位置上後,他也準備離開接待下一組客人。

 

少女們圍在一起看著放在桌上的菜單,好一陣討論之後決定要喝熱帶水果汁。就在滿心期待飲料和公關的來臨時,她們開始臆測對方的模樣。

 

「哪哪,陽光型的男生會是甚麼樣子?」

 

「我!陽光型的一定要會運動啦,最好皮膚要是健康的小麥色。」搶答的少女捧著臉頰,想像著自己的白馬王子。

 

「而且最好是會籃球或者衝浪之類,感覺很帥氣的運動!」尖叫最多的那個女孩也開始描繪自己心中的理想對象。

 

就在她們都在熱烈討論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過來打斷他們。

 

「不好意思,我是今天來陪伴各位的公關,請叫我小羽。依照各位的要求,我的屬性是陽光的運動型。另外這是熱帶水果汁,請讓我為你們奉上。」

 

幾個少女被聲音打斷後,都轉頭去看對方。這一看不得了,每個都忘了要尖叫。

 

來者正是陳子羽,手裡端著圓盤,上頭放了客人的果汁;臉上掛著清爽的笑容,當然這一點都難不倒他,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當活動決定是公關部時,也同時決定了要讓班上的每個人都分到一種屬性,好接待不同的客人。其中運動型的,全班無異議通過由陳子羽擔任。

 

當然這屬性,是要從頭到腳打從心底都得符合才行。於是,今天的陳子羽,腳上穿著沙灘鞋,身上只穿了件海洋藍的四角泳褲,身上完美的肌肉線條完全解放,大方示人。

 

「各位小姐,現在可以讓小羽我和你們共度時光嗎?」

 

 

今天是校慶,聖文高中的每個學生都各懷心思。不是開心的到處玩樂、把妹,就是為了班上活動盡心盡力,當然也有為了表演而緊張或心急。

 

只是很少會有人是生氣的。而李廣文就是那「很少」的人之一。

 

那天在學生會辦公室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他和陳子羽兩個人都看傻。搞了半天原來那「三角四角」指的是泳褲,而泳褲是為了因應班上的活動。

 

後來陳子羽還認真的和對方討論,紅色三角穿了就會變成性感屬性,還是四角比較符合運動型的陽光男孩。聽到這種結論,好不容易恢復冷靜的李廣文覺得自己快暈倒。

 

陳子羽和對方道別後,手裡就抓著那條四角泳褲,轉過來對自己笑笑。

 

「文文,我們班的活動很好玩耶,你一定要來看看喔。」然後又忽然想起些甚麼,舉起了手裡的褲子,「順便來看我!」

 

整了整自己的衣領,今天的李廣文穿的是學校制服,因為他要巡視校園還要接待外賓。巡視校園的時候,難免得到E班去看看……盯著鏡子裡的自己,李廣文輕輕嘆了口氣。

 

他很想去看看陳子羽。想看看自己好友參與活動的模樣,可是羽羽為什麼一副要自己去看他穿泳褲的樣子?

 

並不是沒看過他穿,從小到大那麼多次游泳課,小學有幾次外宿或者玩水,早把對方的身體給看個遍。只是到長大後,最多就是看到對方的上半身。

 

李廣文一點都不希望陳子羽選擇四角泳褲,當然更不能選三角。游泳課就算了,竟然在這種可以說是大庭廣眾的情況下,他要只穿著一條泳褲一整天。光是用想的,李廣文就心裡一股火竄起。

 

男人當然不怕給人看,但李廣文就是很生氣。這幾天一直心情不順,今天的早餐也是胡亂吃了幾口。

 

李廣文甩甩頭,等會兒還要去接待,別讓自己的心裡有其他雜念。又洗了下手,李廣文擺頭離開洗手間。

 

快步到了正門口,校長和幾名中年男女正交談著。一看到李廣文過來,校長馬上招手要他過去。

 

「不好意思,路上耽擱了。各位好,我是聖文高中的學生會長李廣文,非常感謝各位長輩今天的蒞臨。」一開場就先道歉,畢竟是自己稍微遲到。

 

李廣文快速環視幾名客人,三名是他校校長,兩名生意上稍有來往的對象,一名政府代表官員。

 

「許久不見啊,又更穩重一點了呢,廣文。你爸最近還好嗎?學校功課會不會太重?不過聽說你已經被哈佛錄取,所以在功課上大概不太需要擔心吧。」

 

熱情的拍著李廣文的肩,這是不久前和李氏企業有份小合約的社長。

 

「許叔叔,謝謝您的關心。家父很好,昨天還在和我聊些事情呢。功課方面我一向都有在保持,就像叔叔說的,不需要為我擔心。」

 

此時校長出來打了個圓場,「廣文,今天就請你帶著這幾位佳賓逛逛校園。各位,等會兒我們再過去演藝廳,今天本校學生有很多精彩表演呢。」

 

李廣文為大家引路,簡單得繞過校園後,就讓他們和校長一起到演藝廳。看著主持人還特地在表演節目交換間特地加入了介紹詞,為大家介紹幾位來賓。

 

李廣文沒多留,以需要巡視校慶情況為由先行退席,快速的離開了演藝廳。

 

走出來後,校園依然熱鬧非凡,充滿歡樂氣息。和幾個秩序糾察確認情況,然後是督促衛生糾察多加注意垃圾分類。基本上都沒有太多問題,於是李廣文開始巡視各班活動。

 

其實這件事可以讓學生會幹部去做,但李廣文堅持得自己接了下來。至於理由,他只是說服自己是要以身作則,多讓其他幹部參與校慶。

 

一年級的學生似乎都特別興奮,遇上學生會長到班上巡視,都還會主動奉上食物。當然,也有想把會長拖來一起玩玩班上的活動。李廣文好不容易擺脫一年級班級,總算是到了二年級的樓層。

 

自己的班上是占卜屋,從易經到星座,面相到塔羅,甚至是鳥掛和色彩學,只要能卜的似乎都被他們拿出來賺錢。確定沒事之後,她又繼續往後巡。

 

很快的,他來到E班。門口站的人換了,現在是執事與女僕時間。

 

「啊!李廣文,來巡視?」執事一年級和他同班過,所以自然的詢問對方。李廣文默默點頭,直接往教室裡頭走去。其他人也沒攔他,途中經過的幾個人還會問他要不要也點個人。

 

難得的校慶,原本李廣文也想和他們開開玩笑,但是因為他還在生氣,所以沒多加回應。

 

E班把椅子綁在一起,上頭加幾個軟墊和緞布就成了現成的沙發。三三兩兩的客人和學生都在教室裡,四處都是快樂的笑聲和聊天聲。

 

並沒有看到陳子羽。一瞬間李廣文覺得自己心安了,反正也沒大問題,當下決定要離開這裡。但是他才踏出一步,就看到一個只穿著一條泳褲的陳子羽,從被隱密布置的廚房兼休息區走出來。

 

「啊!你來了!」陳子羽馬上就看到看呆的李廣文,快速的跑了過來。

 

李廣文看著對方,一時間說不出甚麼來回應。上次看到對方穿泳褲是高一的游泳課吧?過了一段時間,加上有籃球隊的訓練,腹肌更明顯了些,手臂也很有力量。他似乎又高了些,今天頭髮有抓到比較蓬鬆,再加上爽朗的笑容-李廣文真的甚麼都說不出來。

 

「文文,你今天穿制服很帥喔。」陳子羽手臂一伸,摟住了李廣文的肩膀。李廣文身體一震,「我平常上學不是都有在穿?怎麼?你是當公關當到會隨時稱讚人了嗎?」

 

「文文,你用這張嚴肅的臉講話,會害我當真喔。」損了一下自己的好友,陳子羽又指指自己,「怎麼樣,身為籃球隊隊長,這種身材不會丟臉吧。」

 

當然不會丟臉,稍微覺得丟臉的是李廣文。因為兩人之間現在只隔了層制服,李廣文完全能感受到對方的線條與氣味。

 

「陳子羽!客人點名!別跟會長情話綿綿啦!」一名同學從廚房冒出頭大喊,害兩個人頓時成為全場焦點。

 

「我天天跟會長情話綿綿啦!馬上去!」陳子羽喊回去,也沒生氣。只是回過頭拍拍李廣文,表示自己要去忙了。

 

那一喊,讓李廣文完全醒了過來。看著陳子羽的背,李廣文這才發現自己有多需要跟他講話。非常需要講話,也非常想要講。

 

情話綿綿?李廣文覺得這四個字像是一把剪刀,把心裡某個結給剪斷。而那個結,是很久以前就決定永遠不要解開的結。

 

「羽羽。」李廣文只是輕輕呼喊,陳子羽就轉過身來。他知道就算聲音很小,好友也一定會聽到。

 

「明天的後夜祭,要和去年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