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六、下一個十年

六、下一個十年

聖文高中校慶第三天,活動依然熱烈的展開,外校人士與學生也同樣熱衷於參加。

 

二年E班的公關活動顯然相當出眾,排隊的人潮完全沒有減少過。當然,裡面的學生也都扮公關扮得很開心-能光明正大的和正妹帥哥聊天,有甚麼好不開心的?

 

至於陽光運動屬性的陳子羽,身為紅牌之一自然也正在接客。這次圍繞在身邊的也是幾個女孩子。幾個人嘻嘻哈哈的,很快的就過了一節的時間。

 

「小姐們,時間差不多到囉,小羽只能陪各位到這裡了。」陳子羽笑著安撫身旁的女孩們,她們雖然失望,但也只能一邊嘆氣一邊收拾準備走人。

 

此時,坐在陳子羽左手邊的少女叫住了他,「小羽!」

 

「怎麼了?」陳子羽溫和的笑著,對方暗自握緊拳頭,然後鼓起勇氣的問了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小羽,你有女朋友嗎?」

 

恰好旁邊的執事經過,聽到後馬上偷偷的捏了捏陳子羽,提醒對方他們準備好的「公關示回答」。

 

為了避免麻煩,所以一開始全班就決定好,相關的問題都有統一的答案。陳子羽自然也沒有忘記。

 

「就在剛才那一刻,我的心都是屬於你們的。所以,你說我有沒有女朋友呢?」俏皮的眨了眨眼,陳子羽又說,「好啦各位小姐,你們真的得走囉。」

 

聽到這種曖昧不明的答案,幾個女孩子也只好老實得離開。送走了客人,也到了交班時間,陳子羽到休息區休息。

 

用布幕隔起來的隔壁就是廚房,聽著同學們吵鬧著,陳子羽獨自在休息區喝水、發呆。

 

他是真的沒有交過女朋友。與其說是沒碰到喜歡的人,倒不如說是陳子羽從來不在意。倒追他的人當然不少,但是他似乎在打發掉後就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國中和高中的護理與健康課中,自然也有不少和性與愛有關的課程。但是陳子羽也不若其他男生會竊笑,或者想像自己未來的女朋友的模樣。

 

他從來不想這些,因為他總是在想著李廣文。十年來他一直跟著這個朋友,與其和女孩子相處,李廣文更喜歡和朋友膩在一起。

 

而且仔細想想,其他男生偶爾還會邀請他一起「分享」某些特殊的「影片和圖片」。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和李廣文相處時,從來沒有遇過這種問題。

 

陳子羽自然不是吃素的,他也是有生理需求,也試著遐想過。只是比起那些,他真的比較喜歡和李廣文在一起。

 

至於到底是為什麼?陳子羽沒有細想過。因為他真的很喜歡李廣文這個朋友。

 

頭腦好不說,交際應酬也是相當熟捻,做決策、掌握全局更是強項。雖然不是很善於表達感情,但是是一個很好的人。陳子羽覺得和他在一起,可以學到很多新東西。不過更多時候是被李廣文幫助,因為自己實在有一點沒用。

 

所以,文文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陳子羽揉揉頭,這不是廢話嗎?不是最好的朋友又會是甚麼?

 

只是他總覺得,少了一點甚麼。那麼多朋友之中,為什麼就唯獨只想一直賴在李廣文身邊?他會想要跟籃球隊的朋友一起打球、玩樂,也會和班上的朋友出去,但是若要一直待在一起,陳子羽是怎麼樣也不願意。

 

想到出去,他又想到李廣文昨天離開前告訴自己的那句話。

 

他的意思是要自己過去花園嗎?陳子羽淡淡的笑了,果然自己無法拒絕李廣文的要求啊。

 

 

李廣文現在一肚子火。

 

校慶的最後一天,他這個身分特殊的學生會長理所當然得繼續做著接待的工作。

 

現在自己帶領的是和李家企業比較有關係的某社社長,因為他說甚麼很想逛逛校園,所以校長就把他推給自己了。

 

領著他四處看過,現在兩人剛從演藝廳出來。

 

「廣文啊,你學校挺好的。啊對了,明年要去哈佛念書,可要好好用功啊。」社長拍拍自己的肩,李廣文只是禮貌性的笑笑。

 

商場絕對是戰場,看看自己,這會兒大家見到他都停醒著他要離開台灣的事實。

 

「我當年也曾經出國念書啊,出國好,多看看外面。念完書回來也好替你爸爸做事。啊,我告訴你,你也要小心那些外國妞。我當年就是看她們身材好,所以才……」

 

誰管你當年怎麼樣,你現在跟我講也只是讓你一個把柄落在我手上,李廣文臉上陪笑又一邊在心裡冷笑。

 

何況,我才不想碰女人。

 

「……所以絕對別看那些洋妞漂亮就認真啦,玩玩就好,知道嗎?啊對了,我家裡那個沒氣質的女兒,廣文你還記得嗎?」

 

沒氣質也要我記得?但李廣文只是點點頭,「記得,令千金相當有教養,上次在宴會上曾經打過招呼。」

 

社長一高興起來,又用力的拍拍李廣文,「唉呀,小女只是個愛撒野的。不過希望下次宴會上能夠讓她多講些得體的話。對了,下次的慈善酒會我再給你張邀請函,請務必來啊。」

 

李廣文這回連話都懶得講,只是微微致意。

 

但真正讓李廣文生氣得都不是這些,而是接下來社長又靠過來,附在耳邊輕輕的說:「還有啊,出國前你打個電話給我,我帶你去開開眼界,嗯?」

 

打發掉社長之後,李廣文感到非常噁心,最後走到了花園,坐在長椅上休息。

 

推銷女兒給這種未來身價持續上漲的潛力股,這非常常見。只是很久沒見到這種要帶自己去流連花叢的傢伙了。

 

他最討厭的,就是對感情不專一。但好笑的是,自己卻是同性戀。

 

並不是同性戀就不專一,而是李廣文明白,自己要在這比較小的圈子裡找到可以過一輩子的戀人的機會,是比常人小得多。現在的風氣仍然多以生理需求為主,很少有固定的伴侶。

 

所以他多多少少做好了單身一輩子的打算。因為自己想要共度一輩子的人,的確會陪自己一輩子,以「朋友」的身分。

 

旁邊的小徑陸陸續續有人經過,都是要去參加後夜祭的學生。

 

李廣文現在坐的地方,是自己在花園裡找出來的隱密地點。去年就是在這裡,和陳子羽聊天。

 

他會來嗎?李廣文自問。

 

他會來的,因為他會「陪」我一輩子。

 

* * *

 

當陳子羽到了去年的地點,李廣文正閉著眼睛思考。聽到了他的腳步聲,李廣文張開雙眼,有點懶散的眼神掃過。

 

「還知道要把衣服穿起來啊?」陳子羽有點哭笑不得,邊回答邊坐到李廣文旁邊,「當然啊,難不成現在還繼續穿著泳褲?」

 

李廣文沒有回答,只是沉默。陳子羽也沒急著要講話,逕自看著今年的花園的妝點。

 

今年的學生會選擇了金色的小燈泡,四處掛在樹上和草叢上。但是顏色卻沒有太刺眼,而是溫暖的金黃,亮澄的灑落在小徑上。

 

此時遙遠的另一端傳來悠揚的音樂聲,是後夜祭開始的信號。聖文高中的學生都有種默契,會參加後夜祭的一定都準時抵達,不參加的一定都早早離開。

 

所以現在小徑上很安靜,因為沒有人在走動。

 

而李廣文就選擇在這時候開口。「羽羽,你以後想幹嘛?」

 

「以後?不知道,沒特別想過。」陳子羽說完後還自己點點頭,似是真的沒認真想過。

 

「沒有特別有興趣的領域嗎?」李廣文又問,仍是直直看著地上,沒有抬頭。

 

「體育吧。但是我不可能去打職籃,也沒有當教練的打算。所以大概只會是個普通的上班族。」

 

「所以從我離開台灣開始,我們就分開了。」李廣文若有所思的。

 

「嗯?又不是以後就不連絡了,文文,你似乎對於你出國很在意?」陳子羽看著身旁的好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李廣文在自己面前表現怪異了。

 

「明年我去哈佛,三年後就回來接手家族事業。一開始當然不可能馬上掌握大權,但是我會很快的爬上總裁的位置,接著是從父親手裡奪下股份。我會一直往上爬,一直往上。」

 

李廣文的聲音冷冷靜靜,沒有太多的起伏。「羽羽,你是我的朋友,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可是以後呢?你還能待在我身邊嗎?你明白的,你沒有能力跟我一起一直往上。而明年的分開就是一個開始。」

 

「以後我們都會有各自的生活,不會繼續在一起的。」李廣文嘆了口氣,而這讓陳子羽訝異。李廣文是很少會嘆氣的,因為沒有甚麼能讓腦袋總是在運轉的他嘆氣。

 

陳子羽有點擔心的湊過去,「文文,你真的有點奇怪。你好像對於這件事有很大的反應?」

 

李廣文沒有回答,陳子羽心裡也沒靜下來。因為聽著李廣文這樣說,陳子羽的思緒也跟著跑。他知道她們雖然是朋友,但是要一直在一起是有難度的。

 

也許未來的日子裡他們彼此都會交到更多朋友,但是現在,陳子羽只想跟李廣文一直再一起。

 

李廣文出國留學真的是一個起始點,等到他回來接管公司,自己仍在念大學。之後出去工作之後,兩個人要見面也頂多是休息日約出來而已吧。

 

他們終究都會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像學生時代能夠那麼親密。

 

「文文,我大概懂你的感覺啦。只是、只是……算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陳子羽搔搔頭,他真的不曉得要怎麼說。

 

李廣文開口,這次聲音又稍微低沉了下去,像是隨之加重的心情。「過去十年真的很快樂。」

 

陳子羽一聽,馬上附和:「恩,我一直記得第一次見到的文文超酷的,看著一本全都是字的書。」

 

「你那天不是還保護了我?」

 

「對啊,可是感覺後來都是你在保護我。啊對了,後來我不是去了你家嗎?」

 

「那是第一次讓我的朋友來我家。我們那天有游泳,還在我房間玩遊戲。」

 

陳子羽用力的點了點頭,又繼續說,「國小的時候你教會了我好多東西,不過腳踏車是我教你騎的。」

 

「你都教我些有的沒的的。我教你的都是功課。」

 

「才不是有的沒的的,我是在教你怎麼玩樂!文文你總是這麼嚴肅,要不是有我,誰能陪你啊。」

 

到這裡,李廣文才微微的斜眼過去,「是啊,要不是有你,根本不會有人陪我。」

 

「啊……」陳子羽不是很確定,自己講的話有沒有讓李廣文不高興。

 

但李廣文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把眼神收回去。陳子羽看著旁邊的人,忽然有種很重的惆悵感。

 

「文文,我們都很想和對方在一起。以前真的有好多快樂的日子,以後我也希望我們可以一起這樣過。只是,文文,就像你說的,我沒有能力一直跟著你。那麼至少現在,在你離開前,我們好好把握時間吧。」

 

李廣文的身體一僵,陳子羽見狀趕緊湊過去,「怎麼了?」

 

李廣文沒動,只是又嘆口氣。陳子羽看了又想開口說些甚麼,但突然李廣文轉過頭來。

 

擺在身側的手緊抓住陳子羽,陳子羽還來不及反應,另外一隻手又緊緊的扯過他的衣領,讓他的身體整個向李廣文倒去。

 

陳子羽趕緊使力,但李廣文唐突的舉動仍舊是讓他無法控制。然後,陳子羽就看到李廣文的頭也湊了上來。

 

那是有點發冷的溫度。顫抖著卻又用力的溫度強硬的碰上自己的嘴唇。緊緊的貼著,沒有更多侵略性的舉動。陳子羽起初只是愣著,後來急著想掙脫,但李廣文的手強自用力,而兩個高中男孩就這樣貼著唇對峙著。

 

良久,也許是累了,也許是想有更多動作,李廣文的唇稍稍離開,而抓準這一瞬間,陳子羽推開了李廣文,整個人往後退,差點掉下椅子。

 

陳子羽沒有用袖子用力的擦嘴,只是稍稍皺起眉頭,好看的臉上是發楞大過於驚訝與厭惡。

 

李廣文也沒有逃避,穩住被推的身子後,就看著陳子羽。李廣文依然是那張嚴肅的臉,一如往常。

 

但是一會兒之後,唇角開始往上勾,然後是咧開嘴,放聲大笑。陳子羽沒有移動,就像塊木頭的定在那裏,看著眼前大笑的「朋友」。

 

「我不想要接下來十年慢慢和你分開!好,既然都要走了,那我們就乾脆的分開吧!再也不用在一起了!」一邊笑著,李廣文也不怕有人聽到似的叫著。

 

當他終於停下笑聲,又是一張樸克臉。他看了陳子羽一眼,下一步卻是邁開步伐,要離開這隱密的地點。

 

就在此時,陳子羽這塊木頭才被重重敲了一下,看著要離開的李廣文。

 

不行!文文不能走!文文肯定會現在就和自己分開!雖然不能理解文文的吻,但是不行啊!我不要分開!

 

陳子羽一個箭步上去,扯住了李廣文,對方沒有反抗,所以陳子羽輕易的就用另外一手把李廣文整個拉回來,用力抱住。

 

才剛抱住陳子羽就有點想把對方推開,因為兩個大男生抱在一起實在怪彆扭的。可是陳子羽知道自己一放手,就是放走十年的友情。

 

但是不放手,到底會抱住甚麼?

 

「羽羽,你沒搞清楚你的舉動。」李廣文略矮了半個頭,但是陳子羽覺得每個字都近的像是在耳邊迴盪。

 

陳子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抱住李廣文,而他也沒有真的去思考。因為他只知道自己指揮了自己的頭,往旁邊一側,輕輕的親了李廣文的臉頰。

 

到這裡,李廣文這才用力掙脫開來,瞪大雙眼。

 

陳子羽接下來指揮著自己的嘴,開口說話,「文文,我沒有能力跟你往上爬。我也不想和你分開,更搞不懂你的想法。但是、如果是戀人的話,即使身分不同,還是能夠站在一起的吧?」

 

後夜祭還沒結束,遙遠的彼端是大家唱歌跳舞的聲音。燈光暈染了空氣,是種能薰人的溫馨氣氛。兩個人站在有點陰暗的隱密處,距離不是很遠,但也不是很近。

 

剛好是進一步能擁吻,退一步能逃跑的曖昧距離。

 

陳子羽不願意就這樣失去朋友,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

 

所以-他選擇了可以維繫下一個十年的方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