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八、「初識」

八、「初識」

陳子羽拉開了客廳的窗簾,外面清燦的陽光射入,讓他愉悅的勾起一個笑容。他知道李廣文總是很淺眠,但是在自己身邊都能睡到很晚。所以家中往往是他先起床。

 

現在才早上七點出頭,離上班時間還有些時候。看著外頭明媚的天氣,陳子羽突然想要早些出門上班。他和李廣文不一定會一起出門,畢竟身分上還是有點敏感。

 

輕鬆的把窗簾拉攏,陳子羽輕輕哼著小調,走去廚房打理早餐。

 

李廣文才睜著眼,就反射性的往旁一看,果然戀人已經起床。臥房門外有些聲響,大概是他在弄早餐。李廣文一個翻身,又把被子拉緊,打算再睡一會兒。

 

其實說是早餐也算不上,陳子羽只是把吐司稍微用烤箱烤過,再抹上果醬而已。可不是他懶,只是以他的手藝也就這幾種變化而已。細心的把半條土司擺在桌上,果醬也留著,陳子羽就小聲了遛回臥房。

 

看了眼床上的李廣文,陳子羽只是笑了笑,才從衣櫃裡拿出上班用的西裝,快速的著裝。又花了點時間把惱人的領帶打好之後,陳子羽還替李廣文調了鬧鐘。

 

等到好不容易又回到客廳,拿好了公事包,時間已經是七點四十了。從家裡要到公司是有點距離的,所以不太可能走去,因此陳子羽決定今天就搭公車。

 

這個時間學生都差不多上學去了,所以公車上不算太擁擠,不過老人家倒不少,因此在抵達目的地前,陳子羽把位置讓給了一名老太太,自己則站著。

 

總之到目前為止,這都是一個相當普通的早晨。但是剛下車的陳子羽卻覺得相當興奮。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好心情,甚至到了亢奮的地步。但是本人並沒有意識到太多,只是慢慢沿著仍相當空盪的街道走著,看著尚未開門的商家,還有仍沒有打燈的櫥窗。

 

但是走著、走著,陳子羽突然皺起眉看著前方。路旁的紅色消防栓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噴出水來,讓旁邊的柏油路積了好大一攤水窪,即使排水孔有發揮效用正努力的排水,但效率仍不及噴出的速度。

 

街道並沒有積太多水,但是要是不注意的跑過去,恐怕還是會有危險。但是一大清早的,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沒有人通報。

 

陳子羽有些苦惱,因為他也不知道這應該要找誰處理。但是煩惱歸煩惱,他還是拿起手機,最後有點無奈的想撥110,警察應該可以處理吧?

 

電話撥出去後,陳子羽的身邊忽然有名女子急匆匆的奔過去。那是一名穿著得宜的女性上班族,身上的衣服還很新,模樣也還是大學生,大概是剛畢業才找到工作的新鮮人吧。

 

陳子羽原想出言提醒對方前方路況,但是警察局接電話效率之高,讓陳子羽不得不先報出路名並且說明情況。才剛說完,警察正表示會轉知相關單位處理,陳子羽就看到剛才的女性正要順利的通過街道時,腳卻忽然一拐。

 

一瞬間陳子羽也顧不上警察還在說話,手機隨便按掉後就丟回口袋,公事包往旁一丟,就往前跑去要拉女性。

 

大概是穿不慣高跟鞋,所以才會沒滑倒反而拐到,女性一邊發出短促的尖叫,就往地上跌。但是手往地上撐時竟然只擦過街道邊緣,然後重心不穩就摔到了柏油路上的水窪。

 

陳子羽跑過去時,只能拉起跌在水裡的女性,完全來不及救對方。

 

「小姐、你沒事吧?」陳子羽看著眼前的女性,身上的衣服並沒有全濕,但是東一塊西一塊的水漬,也決不是能穿去上班的情況。幸好,似乎沒有受傷。

 

女性搖搖頭,似乎沒料到自己會摔得那麼狼狽,還被一名男子拉起。一邊有些徒勞無功的甩著身上的水珠,她一邊小聲的答謝。

 

「非常謝謝你。我沒事,應該沒有受傷。」女性微微抬起頭,輕輕微笑,表示自己的謝意。即使她心裡現在幾乎是號哭著。但是當眼睛對到了陌生的男子,一瞬間禮貌性的微笑凝住,像是張照片,再也不動。

 

陳子羽見她這麼說,也就放心下來,但是看到對方禮貌的微笑,忽然覺得心情盪到谷底。

 

明明從一大早開始就是亢奮的,但現在卻忽然歸於平靜,不、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毫無感覺-對外界再無感覺。

 

心情不上不下的,陳子羽覺得毫無感覺的心有些搔癢,是種把持不住的感覺。一時間無法對自己的心情做出解釋,所以替對方撿起了包包。

 

「啊……」看著珍愛的包包也沾上了水,女性感到相當懊惱。今天可是她第一天上班啊……

 

看著眼前明顯失落以及著急的女性,陳子羽不由自主的又開口,「你剛進社會嗎?」

 

沒料到對方會開口問這個問題,但一對上對方明亮的眼睛,她跟著有些怯弱的回答:「嗯,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好不容易才錄取學長的公司的實習秘書,現在要怎麼辦……」

 

看了看錶,已經八點四十幾分,他得去上班了。可是看著這個女性,他不知道怎麼的、完全無法拋下她不管。看了看兩旁的商家,有幾間已經在準備開門了,店員走進走出的忙著。再看一眼著急的女性,他不知道怎麼的很希望他能做些甚麼,讓她能笑著趕去上班。

 

最後一個咬牙,陳子羽先去把自己的公事包拿回來,然後一把抓住女性的手腕,「你還能跑嗎?」

 

手腕忽然被抓住,雖然驚嚇卻不怎麼想抗拒,女性愣愣的點頭,剛才的摔倒並沒有扭到腳。

 

陳子羽四處望望,剛好看到前面有間女裝服飾店,拉著女性就往那跑。他先叫他在外頭等著,一個人進去。

 

隔著玻璃,她能看到店員阻止了剛進門的陳子羽,似乎正好聲好氣的說明他們還沒開門。也是,這種店最早也要九點才會開始營業,即使時間快到了也不太可能通融。

 

但是接著陳子羽迅速的從公事包抽出一張卡片,下一刻就看到店員急忙的拉開門,請女性進去。

 

雖然一頭霧水,但是陳子羽拉著她在店內等著,看店員相當有效率,不到五分鐘就從店內的商品配出一套適合上班的套裝。

 

還沒上班就得有一筆支出,但是現在身上的衣服也暫時沒有辦法繼續穿,女性只好趕緊接過套裝,進了更衣室。

 

看著女性走進去,陳子羽才轉過身向一旁等著的店員,伸出手要帳單。店員也不敢怠慢,趕緊到收銀台開始結帳。

 

方才因為不得已,拿出了文文給自己的卡-據說是李氏企業底下的銀行核發的,級別相當高。他從來沒有用過,文文給自己卡也只是以防萬一,但他沒想過會在今天這種情況拿出來使用。

 

當然,這家店是李氏企業的子公司的分店,看到那張信用卡才會這麼快就買帳。簽過了帳單,女性也剛好走出來。

 

店員拿毛巾替女性把頭髮擦了擦,又用梳子簡單的梳理一下。

 

女性的面容只能算是清秀,但是微笑起來時臉頰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單眼皮則使她看起來沒有那麼成熟。黑色的長髮及肩,被梳理整齊之後有些鬆散的落著。

 

身上的套裝是翠綠色的,款式卻相當簡單,領口有幾個碎鑽襯著。腳上套的還是原本的高跟鞋,似乎在裡頭更衣時,女性也稍微補過妝了。

 

陳子羽從頭到腳掃過對方一遍,卻只在女性有些無措的笑容上停下。但是女性接著就有些為難的要結帳,等到店員告知陳子羽已經買單,她換上了驚愕的表情,當然還帶點愧疚。

 

向店員道過謝,陳子羽帶著女性回到街上。

 

「對不起!讓你替我結帳,我之後一定會還你錢的!真的很抱歉……」女性低著頭鞠躬,聲音裡滿是真意的道歉。

 

看著低著頭的她,他心中充滿困惑。他知道自己向來待人不錯,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就幫忙幫到底。除了當年,替文文擋下的那次。

 

他搔搔頭,有些不自在的開口:「我叫陳子羽。」

 

女性抬頭,看到眼前的男子的臉色其實比自己還要不知所措。聽到對方自報名字,女性的心裡就像方才見到對方的眼睛一樣,凍結在這一刻。

 

也許,她真的碰上一個好人吧?

 

有些不好意思,她笑了起來,「我是蕭寧,那個、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嗎?」

 

眼前的女性、也就是蕭寧,向自己提出了這個要求。明知道對方只是為了以後還錢方便聯絡,但陳子羽還是迫不及待的就報出一串號碼。

 

蕭寧把號碼輸入後,接著撥了電話給陳子羽,讓他也能知道自己的號碼。

 

「等我領到第一個月的薪水,我一定馬上還給你。那、我先去上班了。」時間已經逼近九點鐘,蕭寧沒辦法再和陳子羽多講幾句話,不過電話號碼也交換了,所以陳子羽並沒有攔下她。

 

只是明明自己上班也要遲到了,陳子羽卻只能站在路中央,看著離去方向和自己一致的蕭寧。

 

心情還是平平靜靜的、毫無起伏。但是陳子羽卻有一種,這感覺一點都不單純的直覺。這種平靜似乎不是真的沒有波瀾,更像是……第一次產生的心情、而身體完全無法反應。

 

* * *

 

李廣文靠著椅背,看著眼前穿著新套裝的實習秘書,自己的秘書則站在一旁等待指示。第一天上班就遲到,若是以往李廣文肯定是連見都不見,立刻辭退對方。

 

但奇怪的是,看到那翠綠色的套裝,他就轉個性子要對方進來解釋。因為綠色是陳子羽最喜歡的顏色。

 

「為什麼遲到?」不怒自威的表情,但實習秘書沒有退卻,反而直視李廣文。

 

「早上經過的路上的消防栓壞了,不慎在那裡摔了一下,衣服全都弄濕。只好趕緊去買套新衣服,才趕過來上班,所以遲到了。」

 

很好的理由,因為衣服看得出來是新的,而她也確實帶了袋衣服,八成就是她的濕衣服。

 

李廣文看向信任的秘書,對方點頭表示應該不假。自己的秘書婚期將近,之後也可能會請產假,所以李廣文才會先找個實習秘書,以防萬一。

 

再看了一眼翠綠色,李廣文揮了揮手,「秘書絕對不能比我晚進公司,下不為例。」

 

蕭寧一聽,趕緊敬禮感謝李廣文的原諒,緊跟秘書出去,準備開始學習。

 

等到辦公室只剩下李廣文一個人,他才從公事包裡拿出自己的筆記本。上頭記著一些比較私人的行程。

 

下個月得到美國去,談一些合併以及其他的合約,得花上一個月。之後,就替自己安排個假期,和羽羽一起出去旅行吧。

 

心情相當愜意,此時已不復見方才見新秘書遲到的壞心情。

 

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第一下,悠揚的旋律跟著流洩,是私人手機。一大早的,是大哥嗎?伸手接了電話,但傳出的聲音卻出乎他意料。

 

「羽羽?怎麼了,你現在不是應該在位置上?」九點半了,除非發生甚麼事,否則陳子羽是不可能在這個時間打給自己,想到此,李廣文一瞬間緊張了起來。

 

「沒甚麼,只是我上班會遲到。先跟你報備,免得你之後看到打卡會抓狂。」

 

李廣文相當注重紀律,所以即使李氏企業核心樓的員工相當多,他還是會把每個部門的打卡記錄都看上一遍(當然秘書會先整理過),這點他一直很堅持。

 

「遲到?」想起自己的秘書也是遲到,李廣文不由得輕聲笑了出來。

 

「幹嘛笑?」陳子羽有點埋怨,該不會文文要對自己生氣,所以這是風雨前的寧靜?

 

「不是,只是今天有個新的實習秘書,也是遲到。」

 

新實習秘書?遲到?不自覺的,他想到蕭寧。

 

「好啦,都遲到了,你快進公司。」李廣文催促了起來,公私間還是要分明的。

 

「知道了,掰掰。」

 

 

掛上了電話,陳子羽快步走進公司。上班遲到當然少不了部門長官的一頓念,但是他並不甚在意。早上和戀人的通話也沒放在心上,只是工作之餘,他總是想到、有酒窩的那個笑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