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九、相處與相處

九、相處與相處

「子羽!你把這張表再check一次就可以下班了。」部門上司把一張密密麻麻寫滿數字的表,交給了陳子羽。陳子羽接過表後,就迅速回到位置上,開始進行確認的工作。

 

因為待會兒還有約,所以想要準時下班的陳子羽,相當專注的盯著表,以非常高的效率工作著。因此,他完全沒注意到其它已經做好下班的輕鬆心情的同事們,正閒來無事的拿他開刀。

 

像是專門端茶的小妹,現在正在人群中央做稱職的八卦發訊器。

 

「我說、子羽大哥一定是談戀愛了!」她信心滿滿的講著,但是長期坐陳子羽隔壁的女職員梁知琳就完全不同意。她一臉「你遜掉」的表情,很乾脆的反駁端茶小妹。

 

「全辦公室都知道小羽早就有對象了,才不是剛要談戀愛!」接著她舉起一根手指頭,環視全場說出她的看法:「那麼認真工作,絕對是想婚了!」

 

端茶小妹年紀雖然小,卻一點也不怕職場上的前輩,馬上笑了出來,「梁姐,你這樣講根本不對。」

 

八卦場上,唯有掌握正確、快速的情報的人才是贏家。所以梁知琳也不計較她沒大沒小,只是眼神示意她有話快講。

 

「如果想婚,那子羽大哥應該是天天加班、想要多賺一點錢;可是他最近幾乎是一到五點立刻走人,所以-」戲劇性的深吸一口氣,一旁聽八卦的職員也都一起深吸一口氣-

 

「子羽大哥一定是有新對象了!」端茶小妹自信滿滿的說出自己的結論,其他人原本都吸了一口氣,結果一聽到這個結論又倒吸一口氣,兩口氣哽在那裏,所有人都難受的不得了。

 

但接著一個人的發話,讓大家重重的吐出氣,然後再也不敢喘一口。

 

「我先下班囉。」陳子羽一點都沒去注意到所有人圍在一圈的詭異情形,更別提大家臉上的表情有多古怪。他只是禮貌性的打個招呼,然後抓著公事包就急匆匆的打卡下班。

 

看著他甚麼都沒注意到,就快速的離去,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回頭看端茶小妹。但說話一向直白的梁又琳可憋不下去,替大家說出了心聲。

 

「可是小羽怎麼可能有新對象?大家都知道他進公司前就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感情穩定,哪裡再跑來一個新的女人?」從陳子羽進公司就開始照顧他的梁又琳,相當無法接受這個八卦。

 

端茶小妹這回才一臉震驚,「現在男女朋友換來換去不是很正常嗎?我知道子羽大哥有對象,可是都這麼久了還不結婚,那換一個人也沒甚麼啊?」

 

這話似乎也沒錯,所以最後所有人也只有一哄而散,畢竟、八卦還是沒有下班重要。

 

 

陳子羽並不是要回家。反而是直接從停車場開出了李廣文的車,在附近的一條街等著。

 

上上禮拜李廣文飛往美國,要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陳子羽並不是第一次開李廣文的車,但是像這樣開到公司就是第一次了。

 

李廣文要下下禮拜才能回到台灣,陳子羽算著日期,臉上鄭重的表情像是在算甚麼重要的帳一樣。

 

但是有人敲了敲車窗,打斷了他。陳子羽抬頭看看窗外,接著笑開來,急忙從駕駛座打開車門鎖,讓對方進來。

 

蕭寧開了車門,坐進副駕駛座。陳子羽替她把包包放到後座,她一臉歉意的扣安全帶。

 

「抱歉,下班晚了點。剛才在背一些必要流程,秘書姐說沒背完不能下班。」

 

陳子羽催動油門,車子的引擎聲不大,畢竟是名車。「沒關係,我也沒等太久。總裁不在,你得在這段時間讓自己上手,但是也不用太心急啦。」

 

當然,李廣文出國這件事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是蕭寧跟自己提過,所以陳子羽才敢說。否則只是會計部的小職員的他,理應不知道總裁的去向才是。

 

雖然事實上,他是李廣文的戀人。

 

陳子羽一邊開車,偶爾還會偷偷看看蕭寧。今天是蕭寧邀請自己出去吃飯的,說是要答謝上次替她買衣服。雖然說如果要答謝,還是應該要先把錢還清才對,但陳子羽還是答應了邀約。

 

畢竟李廣文不在,一個人吃飯很無聊。而且也好段時間沒吃外食,有點想念。總之陳子羽替自己找了一大堆答應的理由,然後開了李廣文的車來接蕭寧。

 

「啊,前面左轉。」蕭寧出聲提醒,陳子羽點點頭,跟著讓車往左轉。

 

「我可以先知道是甚麼樣的餐廳嗎?」陳子羽講得很輕鬆,但是這話似乎讓蕭寧緊張起來。

 

「不是甚麼很高級的餐廳啦,只是一家很普通的餐廳……不曉得你會不會喜歡,那是我常常去的地方。」說完後,她更忐忑不安了。

 

其實提出邀約的時候她很緊張,雖然覺得陳子羽人很好,但要是對方要自己先還錢呢?其實答謝只是個藉口,她只是很想再跟陳子羽說幾句話。

 

結果她現在有點後悔了。雖然不清楚,但是她隱約知道這輛車價值不斐。自己喜歡的餐廳也許對方根本看不上。

 

偶然瞥過去,才發現她有點失落。陳子羽並沒有李廣文那麼精明,但奇怪的是,他這次突然敏銳的發現,對方也許是誤會了。

 

有錢的是文文,可不是我,陳子羽在心裡吐吐舌頭,這會兒可不曉得要怎麼解釋。總不能說是和情人借的車吧?聽說女孩子對這種事情很敏感,會氣瘋的。

 

結果兩個人都這麼各懷心思,到了目的地。停好車,蕭寧帶著陳子羽走進一條巷子,在接近尾端的地方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事到如今不能回頭了,蕭寧推開了木頭門,領著陳子羽走進去。

 

其實從第一眼開始,陳子羽就非常喜歡這間餐廳。門外裝飾了許多花花草草,還有一些手繪的木牌。等到進去了,才發現這是一家相當溫馨的餐廳。

 

打開門就是撲鼻的木頭冷香,裡頭的物品大多是木頭製的。昏黃的燈光卻不讓人感到慵懶,而是一種心安。不若一般餐廳,一有客人進來,服務生就湧上來帶位。裡頭的人都輕輕的和自己微笑,一點都不給人壓力。

 

不只像是回到家,更像是找到一個願意一輩子待著的地方。

 

「我們坐這裡吧。」蕭寧挑了一個接近吧台的角落位置,笑著請陳子羽過去。

 

有些發愣的移動腳步,看著對方坐下,陳子羽才知道自己為什麼頗喜歡這家餐廳。

 

除了和自己的品味,也許還因為很像某個人。很在意的人。

 

等到兩個人都坐下,一名婦人才慢搖輕步的拿著菜單過來,溫柔的輕聲解說菜色。等到兩個人都點好餐,一時間只能相望,然後尷尬的喝點水。

 

「蕭寧,你是怎麼知道這裏的?」陳子羽首先提出話題。這家店藏在巷內,不走進來實在不容易發現。

 

提起餐廳,蕭寧突然笑了開來。「有一次半夜我想抄近路,結果被這家餐廳的老闆發現,帶進來訓了一頓。當時我覺得很莫名其妙,可是吃過餐點、和老闆聊過之後,就愛上這裡了。我覺得這裏很心安,很讓人放鬆,即使坐著不動一輩子也不會倦怠的感覺。」

 

說完之後,蕭寧不好意思的歪過頭,「抱歉,你一定覺得我喜歡這裡的理由很無聊吧。」

 

陳子羽用力的搖搖頭,「不會,我的看法跟你差不多。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也很喜歡這裏的氣氛。」

 

也許真因為有氣氛的影響,一旦開始講話,兩個人也慢慢聊開了。等到餐點上來,兩個人已經相當熟絡。

 

切著牛排,陳子羽又開口:「蕭寧,你怎麼會想進李氏企業?我記得那天你好像有提到學長?」

 

頗為訝異對方還記得,因為事實上連蕭寧自己都不記得情急下說出來的話。

 

「我是聖文高中畢業的。我入學的時候,曾經待過學生會。我國中的時候去了聖文高中一百週年的校慶活動,當時相當佩服一名學生會長。可是等我入學的時候,他也已經畢業了啦。不過,在學生會裡,聽過很多他的事蹟之後,我就一直很崇拜他。

 

也因為這樣,所以自從知道他接手家族事業之後,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當他的秘書,因為我真的非常想認識他。」

 

蕭寧很認真的說著,陳子羽則是有點手不穩,差點讓刀子直接插進牛排中。

 

「你說的學生會長,是第五十八屆的李廣文嗎?」

 

蕭寧點點頭,意外對方也清楚,「嗯,就是現在李氏企業的總裁啊。對了,那你是哪間高中畢業的?竟然連總裁是第幾屆的都知道。」

 

陳子羽突然覺得有點心虛,但還是回答了。「我也是聖文畢業的。」

 

蕭寧很驚訝,「耶?所以你是我學長?嗯……我記得你跟總裁同齡,所以你在學的時候是他當學生會長囉?」

 

面對蕭寧的吃驚,陳子羽的心情又從心虛轉為無奈。原來自己當初真的很沒用,連存在感都沒有。

 

「我跟李廣文同屆,他是學生會長,我是副學生會長。」

 

蕭寧的表情還維持在方才訝異的模樣,好一會兒腦袋才轉過來。「你是那個很沒存在感的副會長?啊……」意識到自己說了很沒禮貌的話,蕭寧低下頭,在心裡狠狠的大罵自己。怎麼每次在他面前都會出錯呢?

 

陳子羽擺擺手,「沒關係,我是真的超沒存在感的。不過沒想到竟然有人會因為崇拜李廣文而進聖文。你不覺得他超嚴肅的嗎?」

 

蕭寧聽到關於自己崇拜的人的話題,很快的又恢復精神,抬頭講話。「雖然嚴肅,可是他很有手段啊。而且才高中的年紀,他就已經很有大將之風,現在則是更有威嚴呢。」

 

 

一個晚上過去,蕭寧和陳子羽過得很愉快。在談天間,又意外發現兩個人都很喜歡打籃球,於是陳子羽邀約她改天一起去打球。

 

送了蕭寧回去,陳子羽一個人和名車踏上歸途。

 

回到了公寓,陳子羽安靜的坐上沙發。房子裏很安靜,因為只有他一人。其實平常大多數時候也是安靜的,畢竟李廣文不是愛大吵大鬧的人。

 

只是今晚雖然安靜,陳子羽卻很有充實感。

 

* * *

 

早上八點,李廣文坐在一間頗私密的會客室裡,對面則坐著一名中年男子。男子快要六十歲,但是保養得相當好,皮膚沒有太多皺紋,頭髮也只混上幾根白色而已。

 

李廣文相當不高興,他真的不喜歡早上八點就得見到也許是這輩子最恨的人。

 

對面的男子靠在椅背上,卻不給人輕鬆感。似乎他這樣隨便一靠,是代表著輕視。

 

「你還是堅持要跟那沒用的在一起?」聲音低沉,仿若李廣文。

 

李廣文也開口,「我看上的人叫陳子羽,不叫那沒用的。」

 

男子不動聲色,繼續問,「他愛你嗎?」

 

「愛。」這真是一個蠢到極致的問題。

 

「他當真願意陪你一輩子?」

 

「對。」一直在一起,一個不能打破的約定。

 

男子終於冷哼一聲。然後拿起一直擺在桌上的牛皮紙袋,連看都不看就從口袋拿出打火機,絲毫不猶豫的燒掉。

 

李廣文也是眉都沒抬一下,因為他不知道那牛皮紙袋是甚麼。但就算不知道,縱橫商場多年,即便還算是新人的他也明白,別隨便讓他人知道自己無法掌握情勢。

 

「那沒用的是還不錯,至少沒像個女人或小白臉的一樣只是賴著。兩個人會一起做菜,還會避開上下班。會運動,倒是挺陽光的。很自立自強,不會依賴你,你也沒有過度寵他。兩個人戴著的尾戒倒是意義頗深重的。」

 

看著掉在桌上和地上的灰屑,男子用手撥了撥。然後突然想起了甚麼,抬頭看著自己的兒子。

 

「但不管他有多愛你,似乎就是不願意屈居你下方,啊?」

 

內心在糾結,但李廣文一點都不想讓情緒暴露給這所謂的「父親」看。

 

「不在下方又如何?就像你在床上也從來不會讓女人在上位。」因為那是一種權力的象徵,即使是在性事上都不會讓別人壓過他。

 

男子也沒有任何反應,這兩個人完全是冷冷靜靜的在交談,就連話裡的針鋒相對都不讓人感到明顯的刺骨。

 

李廣文顯然不想繼續待下去,招呼也沒打就起身要離開。男子也沒有阻止,還是撥弄著灰屑。

 

就在手剛碰到握把,男子又最後講了一次話。

 

「我這輩子只讓一個女人在上面過。而你很快會明白,那沒用的為什麼不願屈居-不對,不是屈居。是他根本就沒打算和你結合,嗯,肯定是這樣。」

 

後頭的話李廣文沒聽清楚,因為他重重的甩上了門。

 

快步離開大樓,李廣文上了車,叫司機隨便在車上晃晃,接著一個人閉目養神。

 

但也沒過太久,車又停了下來,讓另外一個人上車。熟悉的古龍水味道,不用睜眼,李廣文也知道是自己的心腹。對方把一疊資料放到他腿上,使他不得不睜開眼睛面對。

 

放在最上頭的是帳單。大部分的帳單他都是簽過就算,很少會有人這樣拿給他過目。拿起來一看,這才發現是企業底下銀行的帳單。

 

是自己給羽羽的卡?李廣文原以為是他有想要買的東西,但看到商品名稱時他臉色又變了。

 

是一套套裝。當然,女性的。

 

既然心腹知道要把這帳單給他看,當然也知道他接下來會想看甚麼。帳單下放著的就是張照片,李廣文很快的就想起這套衣服。

 

是那個新來的實習秘書,第一天穿的翠綠色套裝。

 

簡單來說,就是陳子羽買了一套套裝給蕭寧。

 

當初事後,李廣文當然有叫人去查蕭寧講得是否為事實。那麼,依他對陳子羽的認識,肯定是羽羽剛好經過,發揮他的好心腸,先替蕭寧買了衣服?

 

早上剛見過該死的「父親」,他現在一點都不想繼續推理真相。從口袋拿出鋼筆簽了名,李廣文就讓這件事這麼過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