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十一、一碗湯裡的一種情造就的一個誤會

十一、一碗湯裡的一種情造就的一個誤會

被生理時鐘弄醒的陳子羽,打了個寒顫。也難怪,畢竟大半個晚上都坐在地上。

 

從床邊起身,看了下李廣文,對方還在沉沉睡夢中。

 

舉起有點沉重的腳步,扶著還沒清醒的額頭,陳子羽悄悄退出了臥房。大清早的,房子卻是帶點鬱悶的空氣味。

 

今天是假日,不用去上班,倒是可以好好的留在家裡照顧李廣文。陳子羽木然的想著,打開冰箱想看看材料夠不夠煮粥。

 

確認好材料,陳子羽回到客廳,想要開電視看。

 

到目前為止,他的動作都算是僵硬且緩慢,因為某種不知名的煩惱。所以當放在桌上的手機開始震動,他還有點呆住,然後才意識到那是自己的手機。

 

因為李廣文的手機除了在會議上,否則都不開靜音的,以免漏掉重要的電話。

 

現在不太想與外人談話的陳子羽,並不是很想把手機接起來。但是最後,他還是在早晨新聞主播有朝氣的聲音陪伴裡,接起了電話。

 

「喂?」試圖讓自己聽起來像是剛睡醒。但是一聽到對方的聲音,就立馬讓自己恢復清醒。

 

「子羽,抱歉……」蕭寧的聲音很壓抑,一來是包含了歉意,二來是身體現在相當不適。

 

「怎麼了?」這邊也算是一團混亂的陳子羽,自然是尚未聽出對方的不對勁。

 

「你昨天說改成今天再去打球,可是我可能沒辦法去了……」

 

「怎麼了嗎?是不是有事?抱歉、昨天太匆忙,沒辦法好好問你是不是有空,造成你的困擾了。」仍舊沒聽出來的陳子羽連忙道歉,昨天他很心急的只告知了把約會改到今天,似乎沒想過對方有沒有空。

 

「不會啦,怎麼會是困擾。只是我,有點不方便去就是了。」

 

「不方便?」陳子羽搔搔頭,自己沒給蕭寧帶來困擾就好。但是她怎麼了?不方便是指有困難嗎?陳子羽在清醒後突然變得很單純,像是現在就突然激動的加大了拿手機的力道,有點心急的問對方。

 

「是不是出了甚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沒有出事情啦,只是……」沒想到對方會緊張成這樣,讓蕭寧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只是?啊!還是你真的不方便講?對不起、我太不會說話了……」聽著對方總沒有回答自己,以為是自己問太多,陳子羽突然又開始道歉。

 

聽著對方從一開始突然有精神起來,接著變得很激動,又很擔心自己的樣子,最後又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犯錯而開始道歉。這麼單純又可愛的一個人啊,一點都不像長自己三歲的男人。

 

蕭寧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出來。這讓手機另一端的陳子羽停下道歉,也相當摸不著頭緒。但既然蕭寧笑了,大概就沒事了吧,忽然之間放鬆下來,也輕輕微笑起來。

 

「子羽,我沒發生甚麼事。只是剛好女孩子不方便的那幾天而已。」

 

陳子羽一聽,整個臉都燒紅了。從來沒跟女孩子交往過,當然從學校畢業後,也有好段時間沒有和同事以外的女性接觸。說實話,他都快忘了女孩子有每個月不方便的時候。

 

「那…那、有甚麼我可以做的嗎……」陳子羽說完之後,忍不住想掌自己嘴。他一個大男人是能幫忙甚麼?買衛生棉嗎?

 

「哈哈,子羽,你真的是……」真的是有夠可愛的,蕭寧忍不住在心理補充。也因為他的反應實在太可愛,蕭寧一個轉念,就忽然想捉弄一下陳子羽。

 

「不然,你晚一點打電話關心我好了。」

 

陳子羽聽到這句話,卻感覺像是聽到某種恩准。有點吃驚又有點歡欣的答應了。

 

收了手機,陳子羽覺得心情好的不得了。但他沒忘了要給李廣文煮粥的事。可是走沒兩三步,他突然開始回憶方才開冰箱時,似乎有在某個角落看到幾條老薑?

 

既然有薑的話……不曉得家裡有沒有黑糖呢?陳子羽嘆口氣,李廣文不吃甜,而自己也不可能沒事買黑糖擺在家裡。

 

陳子羽才哀嘆沒兩下,又忽然想起,沒人買,或許有人送?畢竟李廣文應酬多,搞不好哪個人就曾經「進貢」過黑糖?

 

三步併作兩步的回到廚房,打開了專門收零食餅乾的櫃子。櫃子裡裝得很滿,因為幾乎都是陳子羽在慢慢消耗。就在幾乎要把櫃子裡的食物全搬出來的時候,在角落發現了一個罐子。

 

罐子裡裝的正是黑糖,而且還是日本沖繩的。

 

陳子羽有點驕傲的稱讚自己,關鍵時刻腦袋還是有一點用的啊。

 

興沖沖的把薑切了切,就和黑糖一起丟到鍋子裡煮去了。當然,忙完了這個,陳子羽總算是開始烹調兩個人的早餐。

 

 

昏昏沉沉的,這是李廣文醒來後唯一的感覺。勉力撐起身體,倚靠在床背上。外頭的客廳有新聞主播的聲音,大概是陳子羽開的電視。

 

昨天是讓羽羽帶自己回家的啊……李廣文有點無奈,他沒想過自己會這麼輕易的因為疲勞就生病,更沒想過要麻煩羽羽。

 

但是羽羽昨天,很擔心的要把自己送去醫院呢。想到這裡,李廣文不禁抿了抿嘴唇,試圖壓下嘴角的笑意,但明顯的,這對他來說實在太過於幸福,根本無法壓制住。

 

扯了扯身上的睡衣,都是汗味。先去浴室盥洗吧,等會兒再出去找羽羽,一邊這麼想著,李廣文拖著還不算有力氣的身體慢慢往浴室移動。

 

明明還不是太有力氣,但李廣文還是很有閒情逸致的泡了澡。算是洗去這一個月的疲憊,何況這樣睡一覺再加上泡澡,應該是今天就能讓身體完全好了。

 

從熱氣騰騰的浴室出來,李廣文沒敢像平常一樣套個浴袍而已,拿了套陳子羽上次買給自己的睡衣,換好了才離開臥室。

 

一開門,就聞到空氣中有股甜甜的味道。李廣文皺了皺眉,他是真的不大喜歡甜的東西。尋味道往餐桌走去,看到上面放著兩口鍋子。

 

其中一個蓋著鍋蓋的是粥,大概是為了好消化所以才煮的。那麼有甜味的就是另外一鍋囉?李廣文看向旁邊沒蓋鍋蓋的。

 

裡頭是還算澄澈的深棕色,這麼靠近一聞才能發現除了甜味,其實還有薑的嗆鼻。

 

挑了挑眉,李廣文很快的判斷出這是黑糖薑湯。是因為自己感冒,想要驅寒,所以羽羽替自己煮的嗎?想到有這個可能,即使它很甜,還是讓李廣文拿了個碗,老實的喝了些。

 

坐在餐桌邊,眉頭皺著。喝下後的確是舒服了些,但甜味實在令人受不了。想要和陳子羽抱怨一下,可是沒看到人。

 

低頭又喝了口,忽然視線角落有個影子晃過,抬頭一看,才發現是陳子羽從陽台那出來,手裡還抓著手機。

 

「文文,你醒了?」似乎沒料到一出來就會看到李廣文,陳子羽稍晚了半拍才開口。

 

「嗯。羽羽,謝謝你。」

 

陳子羽一邊把手機放在一旁,一邊靠近,「怎麼了?幹嘛突然跟我說謝謝?」

 

李廣文笑了笑,舉起手裡的碗,「你煮的薑湯很好喝。」當然下一句就要抱怨一下了,「不過下次別放黑糖,我不喝甜。」

 

陳子羽腳步一滯,但是臉上表情沒變,是淡淡的微笑。「我想說黑糖可以活血,你最近太疲累,所以才放進去的,下次不會了。」

 

李廣文點點頭,起身又拿了另外兩個碗,用來裝粥的。粥放了好一會兒,但是有鍋蓋蓋著,所以現在剛好是可以入口的溫度。

 

陳子羽也坐了下來,接過了屬於自己的那一碗。接著兩個人安靜的吃早飯,屋子裡只有新聞的聲音,兩人似乎連餐具碰撞都小心避免。

 

「對了,文文,等會兒你車子可以借我嗎?」陳子羽放下已經空了的碗,隨意的開口。

 

李廣文現在精神好多了,胃口大開,一邊盛粥一邊點頭。「車鑰匙自己拿。你要去哪?」

 

陳子羽把碗拿到了廚房,再出來的時候,臉上仍是淡而從容的微笑。

 

「我一個朋友從國外回來,要我去接他。我剛才就是在陽台跟他講電話,我怕兩個人聊開了會太吵,所以才出去的。」

 

李廣文隨意的擺手,表示自己知道。陳子羽瞥了眼桌上的鍋子,又回到了廚房拿出個保溫瓶。李廣文斜眼看他,陳子羽甩了甩保溫瓶上剛清洗過而留下的水珠,笑著回答:「我想帶在路上喝,反正你不是不想喝甜的?」

 

最後,那一鍋子全被陳子羽帶走了。

 

李廣文看著關上的門,又把精神放到新聞上。

 

* * *

 

像是第一次到別人家的孩子,陳子羽提著大保溫瓶,戰戰兢兢的站在蕭寧家門口。方才按了電鈴,對方應該快來開門了。

 

回頭確定車子有停好,又低頭檢查扣子有沒有扣錯、鞋帶有沒有綁好,空出來的手抓抓頭髮,又摸摸保溫瓶,整個人毛躁不安,完全不能安靜的站著等待。

 

但是當蕭寧把門開了,看到的又是平常那個爽朗而溫柔大氣的陳子羽。

 

「我帶了點黑糖薑湯,你喝了可能會舒服一點。」有點靦腆的舉起手裡的保溫瓶,蕭寧看了一陣窩心。

 

雙手接過了保溫瓶,點頭稱謝。兩個人又站在門口幾秒鐘,蕭寧才有點猶豫的開口,「你……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陳子羽肩膀抖了一下,也是好一會兒才答應。

 

跟著蕭寧進了房子,陳子羽不由得要讚嘆。雖然他和李廣文都竭力讓家裡保持整齊,但偶爾也還是有偷懶的時候,或者是兩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整理。

 

但是蕭寧的房子除了乾淨整齊,也有個人風格的擺飾等等。客廳的桌上放了幾本雜誌,似乎是剛才在翻閱的,都是些手工藝品相關的。

 

輕輕坐在沙發上,雖然質感跟家裡的比起來差多了,陳子羽卻很想讓屁股一直黏在上頭。

 

陳子羽算是第一次到女孩子家裡,所以他也不敢亂摸亂看,只是老實的做在沙發上環視而已。

 

端茶出來的蕭寧,是第一次看到那麼不自在的陳子羽。

 

陳子羽和她大多數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很落落大方的。今天難得能夠看到拘謹又單純的他,蕭寧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後來還是陳子羽叫喚,這才讓她趕緊把茶給放上了茶几,也坐了下來,就在陳子羽旁邊一些。

 

「你還會不舒服嗎?」不習慣安靜的陳子羽,盡量挑了一個不算太糟的話題。

 

蕭寧搖搖頭,「其實本來就還好,只是不怎麼想動。抱歉,還讓你跑這一趟,又帶了薑湯給我。」

 

陳子羽連忙接話,「不!一點都不麻煩,我只是希望你不會太不舒服。雖然今天不能出去,可是能在你家我也很開心……」

 

看著說話快速的陳子羽,蕭寧今天不知道第幾度噴笑出來。陳子羽停下,不解的看著對方。

 

蕭寧的眼睛帶點嬌媚,有酒窩的笑容加上一點嬌嗔,「總覺得今天,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你呢。今天的你像個大男孩一樣,一點都沒有比我年長的樣子。」

 

陳子羽低頭笑笑,原來今天自己有點幼稚嗎?抬頭再想講些甚麼,就又看到蕭寧抿嘴低笑的樣子。

 

蕭寧的唇是粉紅色的,還有一點光澤的感覺。牽動起來特別好看,不知怎麼的,讓人想要再更靠近一點欣賞。

 

「蕭寧,你今天有事嗎?」緩緩的,陳子羽讓自己往蕭寧的位置移動了一些。

 

「沒有啊,我是打算一整天都待在家裡的。」看著對方,蕭寧自然不可能忽略他的移動,但她選擇當作沒有看見。

 

雖然不曾和女性交往,但陳子羽至少清楚身體在想甚麼。只是不知道,對待男人和對待女人會是一樣的嗎?

 

「我……我中午想要自己煮,你要留下來吃嗎?」蕭寧眼神移開,提出了用餐的邀請。

 

看著移開眼神的蕭寧,只覺得她的側面也很美。

 

只一個晚上,只是想清楚了,就讓感情一口氣爆發開了嗎?陳子羽昨晚為了很多事情迷網,但是現在他毫不猶豫的伸出手,輕輕的碰了碰蕭寧耳邊的髮絲。

 

女生、男生。愛情、友情。

 

久久不得陳子羽的答案,蕭寧又悄然將眼神移回對面,剛好就對上對方澄澈而明亮的眼睛。

 

「好啊,那我就打擾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