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十二、與「他」用餐

十二、與「他」用餐

從昨天開始,第23層樓就只剩下兩個人在辦公。總算是能夠好好放假結婚去的秘書,從這禮拜一起正式留職停薪。所以現在輔助李廣文的,就只有蕭寧一個。

 

抱著總裁處理好的文件,蕭寧從辦公室退了出來,回到自己位置上。桌面上、手札本、電腦裡都有總裁的行程表,稍微check一下之後,蕭寧又隨意的伸了個懶腰。

 

身體恢復健康的總裁,似乎心情特別好,工作效率沒有減半分。連帶著這個秘書,只需要送個文件和注意行程就好。

 

為了避免漏接電話,蕭寧都是把手機掛在脖子上的。所以當它一開始震動,蕭寧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接了起來。

 

「寧寧,我今天沒辦法跟你一起下班,抱歉。」陳子羽的聲音從電話裡一頭傳來,雖然是充滿歉意的話,但蕭寧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是輕輕一笑,瞧了一眼毫無動靜的大門,然後轉過椅子背對著開始偷講電話。

 

「沒關係。對了,聽說你們部門要聚餐?」再怎麼說也是總裁的秘書,會計部這麼一個大部門要聚餐,她總是會有消息來源的。

 

「是啊,我才正要跟你說呢。你要不要一起來?」

 

「一起去?拜託,我跟你們會計部非親非故的,過去幹嘛啊?」蕭寧笑了出來,不懂陳子羽怎麼會想帶她一起去。

 

「就、就是我們老大他……」原本還輕鬆的邀約著的陳子羽,突然開始結巴起來。好一會兒,才把理由完整的說出來。

 

「我們老大他說想看看最近跟我出去的女孩啦……」

 

蕭寧愣了一下,不一會兒臉上就是兩記殷紅。

 

「我們是這個周末要聚餐,要去吃海鮮喔,老大推薦的。所以,你要來嗎?」儘管仍是羞澀,陳子羽還是恢復了原本爽朗的語調。蕭寧也沒怎麼想,便應允了。

 

不管再怎麼講,兩個人都是利用上班時間講私人電話,所以很快便掛了電話。蕭寧帶笑盯著自己胸前的手機,好一會兒才能平穩心跳,把椅子轉回面向桌子。

 

但門口的一個低沉男聲,著實讓蕭寧的心跳停了那麼一拍,然後瞬間加重。因為,總裁站在門口。

 

但李廣文沒說甚麼,只是又看了蕭寧幾眼,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去。見狀,蕭寧趕緊起身向總裁敬禮,但頭還沒抬就聽到對方開口說話。

 

「上班時間記得節制一點,別太誇張我就當沒看到。」

 

心驚於總裁的寬容,蕭寧只能連聲道總裁慢走,然後懷著驚魂未定的心情坐下。

 

另一方面,走進電梯的李廣文,在電梯門關上後反而勾起一道笑容。他本來是應該絕對禁止秘書講私人電話的。

 

他出來時祕書已經講完電話,但是轉過來那瞬間甜甜的笑容,不用想也知道是在講甚麼私人電話。所以李廣文講不出重話,只是要求節制。

 

大概是因為,想到了自己的戀人吧?

 

 

下班後,陳子羽晚了大概半小時才進了李廣文的車子。最近不是不能一起回家,就是像這樣晚下班,頻繁到連李廣文有點不耐煩。

 

「羽羽,怎麼那麼晚?」手握方向盤,頭也不回的問著。陳子羽也很順的接話,「和同事講了一下,抱歉。」

 

上禮拜是忘記時間,前天是主管找他,昨天是在找東西,今天是和同事講話。李廣文有點頭疼,但他一點都不想干涉陳子羽的私人時間,所以也就沒再問下去。

 

沉默瀰漫車內,直到李廣文轉了方向盤往郊外,陳子羽才開了口。

 

「文文,不回家?」

 

「我昨天跟你說過的,我今天預訂了餐廳。我們很久沒在外面吃了。」只是昨天告訴陳子羽的時候,對方專注的在MSN上熱烈談天中。

 

明顯沒有這麼一個印象的陳子羽安靜下來,於是直到車子停下,兩人都沒有再交談。

 

位在城市邊緣的西餐廳,座落在非常低調的一角,但停車場停著的車子全都價值不斐,想來這間餐廳的評價肯定不錯。

 

陳子羽把公事包留在車上,就跟著李廣文下車。因為有訂位,所以兩人立刻被帶位置。李廣文選擇的是位在清幽角落的兩人座。

 

每次到高級餐廳陳子羽都渾身不對勁。當然偶爾奢侈一次不錯,可是那種優雅的感覺,總是讓陳子羽格格不入。他和李廣文也不是沒有吃過路邊攤,只是那些都已經是高中和大學的事了,特別是在李廣文回國後的那一兩年。

 

再之後,一切都照著李廣文所盤算的走,而他們兩個也就越來越不能在公眾場合露面。因此在外用餐,幾乎都是李廣文選擇的餐廳,多半是名人會去、保密周到的那種。

 

由李廣文點了幾道菜,陳子羽雖然覺得格格不入,但好歹也是跟著吃過幾年西式餐廳,也加點了幾道。然後在等菜上桌的這段時間,依然是沉默。

 

李廣文本來就比較寡言,至少在面對戀人的時候。至於陳子羽,是忽然找不到話題。他想著方才菜單上的價錢,開始思考如果要帶蕭寧過來吃飯,能不能負擔的起。

 

「羽羽,你最近似乎很忙?」隨意的提起,但是李廣文是真的有點開始懷疑了。羽羽到底是在忙甚麼呢?

 

「沒甚麼,只是最近下班剛好都有事情。文文,每次都讓你等那麼久,對不起。」陳子羽苦笑,道了歉。

 

李廣文不意外會聽到這種回答,可是也不想再多問,就只是點點頭。剛好此時前菜送了上來,兩個人開始用餐。

 

今天這一餐幾乎都是海鮮,都是西式做法,一半是李廣文習慣的清淡口味,另一半是比較合陳子羽胃口的。

 

吃上幾口,忽然李廣文丟了隻蝦進自己的盤子,陳子羽抬起頭挑眉。

 

「奶油佐明蝦,吃吧。」聽話的把蝦子吞下去,滑順的奶香配上新鮮彈牙的蝦肉,還有香草的點綴,只能說這錢花得非常值得。但是吞下去之後,陳子羽只是繼續動刀子吃自己的食物。對於李廣文的舉動,完全無動於衷。

 

李廣文也不惱火,也是繼續吃自己的。但是,那種明顯沒有甚麼和自己相處的心情,確實的讓他感受到了。

 

好不容易主菜要吃完了,陳子羽的手機響起。在安靜的餐廳裡突然來這麼一齣,自然引起不少側目。陳子羽只能匆匆丟下李廣文,衝出餐廳門口接電話。

 

看著迅速跑出去的陳子羽,李廣文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到底是哪個朋友,能夠讓羽羽那麼重視呢?

 

「唉呀,第一次看你帶男朋友來,結果看起來似乎快跑了呢?」一針見血的評論,然後遞上來的是一盤甜點。

 

李廣文推開了用過的主菜,隨興的靠上椅背看著旁邊的服務生-正確來說,是外場的總頭,多年的好友蔣秦。

 

蔣秦這個人一直都在這家餐廳工作,所以老客人的李廣文也就和他交好了起來。他這個人講話就是非常中肯,眼光銳利得很。

 

「他只是為了接電話所以『跑快』了。」特意加強語調,李廣文當作方才是蔣秦講錯話。

 

蔣秦也只是微微一笑,在李廣文眼神的示意下,收走了陳子羽的盤子。換上了一盤甜點之後,自動離開。

 

電話沒有講很久,陳子羽回來後看到桌上的只剩下甜點時,也沒有說甚麼。最後在蔣秦的目送下,李廣文結帳然後帶著陳子羽離開。

 

* * *

 

回到家中,陳子羽先進了浴室,李廣文則攤在沙發上。最近兩個人剛回到家的模式都是這樣,一進門就各做各的事。當然也不是說兩個人一定要膩在一塊兒,只是像這樣如此疏遠,不得不說,就算是吵架都不曾這樣過。

 

發呆了一會兒,李廣文還是起身開了電腦。他並不喜歡把工作帶回家,現在也不是要工作,只是想看看私人信箱而已。打開了信箱,把垃圾信刪掉之後,李廣文開始一封一封檢視。其中最新的一封,是蔣秦昨天寄來的。

 

點開連結的網頁,連到的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風景區的住宿網頁。上次有提過自己想旅行,大概是寄來給自己參考的。稍微提起了興致,李廣文仔細的看了當地的介紹等等,是在Y市,離S市大概幾個鐘頭的車程,算是中距離吧。

 

雖然不想承認,但蔣秦說的沒錯,李廣文現在和陳子羽確實有點隔閡,即便他自己根本不明白是什麼。所以出去玩玩,順便拉近距離,這應該是個不錯的決定。身後臥房的門傳出被打開的聲音,李廣文立刻關了網頁,因為他想給陳子羽一個驚喜。一邊起身用身體遮住螢幕,一邊刪掉網頁瀏覽記錄。

 

「換你吧。」淡淡的說了一聲,陳子羽走到兩個人共用的電腦前。李廣文點點頭,把電腦讓了出來。

 

洗完澡之後換上了睡衣,卻沒見陳子羽在房內,大概還在用電腦。兩個人都不是夜貓子,但也不算太早睡,所以李廣文也沒特別見怪,只是到客廳找人。

 

陳子羽專注的看著螢幕,手上也不停的打字,但是遠遠的看那畫面,似乎又不是在做什麼正經事,反而像是MSN的聊天介面。聊個天也沒什麼,李廣文逕自拿了本商業雜誌,就坐在一旁看著。

 

雜誌一頁翻過一頁,因為這一期有不少李廣文感興趣的文章,所以特別慢慢細讀了一下。因此當他再抬起頭,早過了深夜十二點。扭了扭僵硬的脖子,這才發現陳子羽還沒睡,而且明顯的還在跟別人聊天。

 

「羽羽,該睡了。」皺起眉頭,明天還要上班呢,最近怎麼總是見他在講電話或是MSN線上?

 

「嗯,文文你先去,我馬上來。」隨口應了幾聲,但手仍飛快的在鍵盤上跳舞,一點都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

 

李廣文不滿了。聊了幾個小時還不夠?他起身走到陳子羽身後,想要稍微訓斥一下,但對方快速的關掉視窗,李廣文根本只來得及看到陳子羽匆忙的和對方道別。

 

「哪,文文,我關掉了,可以吧?」帶著一點嘲諷,陳子羽關掉了電腦。李廣文看著他,也說不出什麼,只是率先回到了臥房。

 

他真的不懂,兩個人之間到底怎麼了。不是他要干涉陳子羽的生活,不是不讓他交朋友,只是他真的有一點冷落的李廣文。這算是占有慾嗎?李廣文搖頭,他自認已經是個心胸很寬大的戀人了,所以那些頻繁的電話、不讓自己看到的聊天視窗、晚歸等等,到底是該管還是不管?

 

還沒想清楚,陳子羽也回到了房間。只留下了床頭燈,陳子羽側著身子躺上床,但是離李廣文有一點距離。

 

看著背對自己睡下的戀人,李廣文終究還是開了口:「羽羽,你最近到底在忙什麼?」

 

剛躺下也不可能立刻睡著,所以陳子羽也回答:「沒什麼啊,就是同事比較常找我吧。」

 

「那剛才為什麼要馬上把視窗關掉?」同事找你同事找你,這個理由你到底用多少次了?李廣文心裡喊著,語調也忍不住低了下來。

 

「因為文文你叫我去睡覺啊,又不是不給你看,你別想太多。」

 

「不給我看?我只問你為什麼,你卻補上了這一句,你在心虛。」明明這只是在心裡想著,但脫口而出之後李廣文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

 

果然,陳子羽馬上轉過身來,一臉不可置信。

 

「文文,你在說什麼?」

 

「我才要問你在說什麼。你最近接電話和打電話的次數明顯變多,常常不給我ㄧ起下班,回到家也常常賴在電腦上。羽羽,你是在躲我?還是不想跟我在一起?」

 

陳子羽坐了起來,一手撐在他們之間的床單上,一手扶額,有點受不了的說:「你什麼時候開始管這麼多了?就說只是同事。我並沒有不想跟你在一起……」

 

李廣文也不可能跟他繼續躺著講話,也坐了起來,但一把拉過對方的肩頭,「你最近很明顯的減少了跟我相處的時間!不是我管太多,羽羽,要是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直說,不必這樣躲我!」

 

陳子羽扭動肩膀甩掉李廣文的手,「我說了沒有!李廣文,你鬧夠了沒?我們平常也沒有一直待在一起,你最近是怎麼?只不過是多接幾通電話,你就有意見了?接下來是不是要懷疑我劈腿,所以躲著你了?」

 

劈腿?李廣文眼神一暗,卻沒有在上面大作文章。他再次伸手攬過陳子羽,一個翻身就把對方壓在身下。完全沒料到會來這一招的陳子羽,也就這樣倒在床上。

 

居高臨下的看著陳子羽,李廣文的手用力制住對方,「好,我不鬧,那我現在想和你『在一起』,總可以吧?」

 

都是成年男子,講這種話做這種姿勢,陳子羽怎麼可能不懂李廣文話裡的意思?用起力氣扭動,想要甩開上方的人,但是對方也許是在氣頭上,不管怎麼掙扎,都只是徒勞無功的被壓回原位。

 

「文文,我今天沒心情跟你做。」

 

「羽羽,你總還記得我們認識二十年那天,你給我的承諾吧?你說過……要在我身下的。」眼裡是情慾,但更多的是怒火,李廣文就是用這麼樣的眼神盯著陳子羽。

 

明白對方不是在開玩笑,一開口聲音裡就多了幾分恐懼,「文文,那也不要今天好嗎?我今天真的不想做。」

 

低頭吻了幾口,對方就有幾分掙扎,明明才只是接吻,陳子羽就已經這般抗拒,到底是怎麼了?李廣文低低的聲音緊依附在陳子羽耳旁,「白天不肯和我在一起,現在要你跟我在一起就是要你的命了?羽羽,你答應我的,再怎麼說都是男人,當然也是戀人,讓我上一下就不行嗎?」

 

才剛說完,李廣文就低下頭狠狠的咬了陳子羽的鎖骨一口。悶哼了一聲,被咬了那麼一口之後也不忘要掙扎,在明白了某些事情之後,他現在絕對不想委屈於對方身下。

 

李廣文也沒有多大耐心,一把就拉下對方的短褲,手粗魯的覆上尚未甦醒的那裡,陳子羽這下可慌了,腳不斷的使力要踹對方,但對方也沒閑著,使勁的壓回去。

 

隨便的撫弄幾下,但對方在恐懼之中,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李廣文的耐心幾乎已被之前的爭吵給用光,現在也是隨著理智蒸發的一點都不剩。所以他立即放棄了繼續愛撫,直接要闖進不曾開發過的祕穴。

 

但是手也就那麼一瞬間離開陳子羽重要的命根子,已見自己現在不算受威脅,陳子羽豁出去似的整個人往床邊翻,硬是帶著兩個人都滾下床,重重的摔在地上。

 

原本就只是互相壓制,所以摔到地上後也能很快的分開,李廣文因為在上方所以摔到地上時首當其衝,全身都痛的要命。至於陳子羽則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李廣文,連滾帶爬的到了臥房門那。

 

「文文,你今天到底怎麼了?跟你解釋你也不接受、不顧我的意願就壓上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幹麻啊!」大聲的吼著,陳子羽瞪視倒在地上的李廣文。

 

李廣文忍痛爬起來,也不甘示弱的吼回去,「解釋?那你要不要先講講我哪裡說我懷疑你劈腿了?你根本就是自己心虛!羽羽,你到底瞞著我在做什麼事?」

 

兩個人互相瞪視著,僵持。最後陳子羽抓了一條掛在旁邊的褲子,出了臥房,然後重重的甩上門。

 

房間裡就只剩下李廣文漠然的看著房門,然後是牽動的摔著的地方的悶吭,最後是某種懊悔的嘆息。

 

 

李廣文一夜無眠,陳子羽自然也一夜沒有回房。大清早李廣文就踏出房間,卻意外的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陳子羽。原本料想對方會去客房睡的,但沒想到卻是待在客廳。

 

聽到對方的腳步聲,陳子羽馬上就站了起來,此一靈敏的舉動顯示他也完全沒睡。刻意繞過李廣文回到房間,兩人都是不發一語。

 

李廣文也沒說什麼,只是無奈的挑挑眉,去廚房泡咖啡。

 

認識二十年,交往了十年,理所當然的曾經吵過架。但性格比較溫和的陳子羽往往都會先道歉,稍為嚴肅的李廣文也會跟著釋懷。兩個人都是男人也都會衝動,所以互相大吼甚至大打出手也一點都不意外,也有過冷戰的經驗,簡單來說這十年並非只是甜甜蜜蜜的。

 

可是像今天這樣,似乎就是第一次。該怎麼說是第一次呢?應該說是強迫對方(而且上下還顛倒)進而分開,這絕對是前所未有。李廣文看著咖啡一點一滴的掉入咖啡杯中,心也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陳子羽到底暗中在幹麻?是自己管太多嗎?還是……真有第三者的出現?李廣文搖搖頭,劈腿只是陳子羽的氣話,自己別再亂想了。咖啡裝了八分滿,李廣文拿起來輕啜一口,然後就聽到外頭大門輕輕的被帶上。

 

從廚房往外看是看不到大門的,但李廣文還是轉過頭去。

 

他的羽羽,到底是怎麼了?最近這一個月總是這樣,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就算在一起也總是被電話打斷。

 

一個月前,差不多是自己病好的時候開始。

 

放下了咖啡杯,李廣文回客廳找到了自己手機,想要撥電話給秘書,叫她推掉今天所有的會面。

 

時間尚早,所以對方沒有馬上接起來,李廣文耳邊是嘟嘟嘟的電話聲響。

 

一邊等著,李廣文忽然想到,一個月前、也差不多是這秘書開始有私人電話,只不過自己到昨天才告戒罷了。

 

電話被接起,李廣文心神一凝,開始交代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