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十三、與「她」用餐

十三、與「她」用餐

「呦!小羽你也太慢了……你是小羽他女朋友啊?你好,我是梁知琳,小羽的前輩。」梁知琳站在餐廳門口招呼會計部的同事進去,所以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帶著蕭寧過來的陳子羽。一看到蕭寧,梁知琳也馬上意會過來,連著打招呼。

 

「你好,我是蕭寧。」大方的打招呼回去,梁知琳瞬間就對這個女孩有了好感。對陳子羽擠擠眼,要對方快把女孩子帶進去,不要讓她在外頭吹風。

 

陳子羽難得的馬上意會過來,把蕭寧帶進了餐廳。

 

「子羽,她剛才說我是你女朋友,你不用、不用解釋嗎?」蕭寧等到出了梁知琳視線外,才趕緊拉了拉子羽的袖子。

 

陳子羽搔搔頭,「不用啦,反正她們就是愛八卦,解釋反而會越描越黑,先這樣好了……」可是一轉頭看到蕭寧有點發紅的臉頰,他又補上一句,「不過你讓別人誤會不太好,我還是去講一下好了。」

 

聞言,蕭寧連忙搖頭,「不用啦。」因為,我很希望我自己是你的女朋友,蕭寧暗自在心裡補完。不過她終究不可能現在說出來,所以只是堆起笑容,和陳子羽一起過去和他的同事打招呼。

 

這間海鮮餐廳是部長找的,因為是在海邊,所以海鮮都是現撈得非常新鮮。部長早點好菜,這會兒更是一點都不拘束,啤酒連開好幾瓶。

 

「子羽!你總算是來了!」部長結束了敬酒,手裡還抓著杯子就過來。一見到蕭寧,也一點都不意外,反而推了推陳子羽的肩膀,「好傢伙,真把你女人帶來了。」

 

他又和善得向蕭寧笑了笑,「我是會計部的部長,洪彥宏。今天雖然是我們內部的聚餐,不過你不用太拘束了,既然是子羽的女朋友,就是我們大家的朋友。要是子羽有欺負你,儘管告訴我,我一定會在工作上好好修理他的。」

 

陳子羽在旁邊無奈得叫了一聲部長,換來蕭寧的輕笑。一會兒,一旁的同事也是過來認識一下,好不熱鬧。

 

好不容易能夠休息,菜也開始一道一道的上了。陳子羽拉著蕭寧去搶好位置,講了這麼久的話,要是不好好大吃一頓狠削部長一筆那怎麼行?

 

上來的海鮮都是比較台式的做法,和前幾天與李廣文一起去吃的完全不一樣。但是陳子羽卻覺得今天比那天還要開心許多。

 

像是和蕭寧兩個人一起剝蝦,雖然把手弄得很油膩,可是兩人還是笑得很開心。

 

「子羽,你看,這個海螺好大。」蕭寧一邊笑,一邊秀著手上用牙籤插起來的螺肉。

 

陳子羽不以為然,左手也亮出了另外一個,稍微比蕭寧的大上一些。「哼哼,我贏了。」

 

蕭寧看了看他幼稚的比較行為,微笑更明顯了,同時也把自己的螺肉塞進嘴巴裡。

 

一邊嚼著,陳子羽又忽然想起從來沒看過李廣文用牙籤插螺肉。

 

暗自在心裡嘆著,為什麼和蕭寧吃個飯也能不斷的想到他呢?

 

席間還是熱鬧著,偶爾也有幾名同事過來哈拉。蕭寧並不是一個太內向的人,所以很快的也能和大家順暢的交談。

 

中途有三鍋螃蟹火鍋上了桌,大家都拿起碗筷準備爭奪,但陳子羽的手機恰好在這時候響起,稍微和蕭寧講一下,就抓著手機到了餐廳門外。

 

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李廣文。

 

陳子羽很少會不接李廣文的電話,但是今天就是不想接。不是因為兩個人吵架,而是因為某種必須要釐清的關係。

 

螢幕暗了下來,李廣文沒有再打第二通。但很快的,在陳子羽回到餐廳之前,來了一封語音留言。

 

陳子羽反而聽了語音留言,在聽完之後,就回到餐廳。

 

回到位置上,就看到自己的碗裡有半隻螃蟹。有點發愣的看向留在位置上的蕭寧。

 

「我怕你講完電話回來就搶不到,所以就先幫你拿了。子羽,這個湯超好喝的喔。」蕭寧微笑,還要陳子羽快點過來吃。

 

管它甚麼語音留言,現在還是螃蟹跟蕭寧比較重要。

 

 

 

「羽羽,聚餐完別太晚回來,我們談一談。」

 

留下語音留言,李廣文這才把手機收了起來。剛好方才去替自己找鞋子的店員也回來了。

 

「先生,這個顏色可以嗎?」店員手裡拿著的球鞋是方才自己看上的款式,不過顏色不一樣。

 

「嗯,可以另外再幫我找幾雙綠色的嗎?不用整雙都綠得沒關係。價錢無所謂。」店員連忙又去找鞋,留下李廣文一個人看著剛才拿來的鞋子。

 

這是某知名品牌的籃球鞋,這一季的新款中,剛好就有一雙白色為底,墨綠色為輔的球鞋。

 

李廣文本來沒有要出門的,只是今天剛好陳子羽去會計部的聚餐,於是他心念一動,隨後出門上街。

 

這幾天他好好想過了。陳子羽越來越少陪自己,這是事實,可是懷疑過多,也確實是自己的錯。會懷疑過多,是自己在不安嗎?那麼不安的理由是甚麼?

 

他愛陳子羽,愛他的爽朗和坦率,也愛他的溫和和善良。因為那些自己並不擁有,自己的感情內歛而嚴肅。

 

陳子羽鮮少對他支支吾吾的,就連最近也都一直是有理由的。也許那些並不是藉口,只是因為自己的某種不安,所以連帶著過分懷疑了。

 

那麼回到原點,李廣文又反問自己,到底在不安甚麼?

 

雖然到今天都還沒有想出個答案,李廣文還是決定要道歉,至少為自己太過激動的反應道歉。所以上街的理由,就是想買個禮物。

 

剛好最近陳子羽還挺頻繁的出去打球,那雙球鞋也穿一段時間了,所以李廣文決定替他買一雙新的。

 

店員又拿了幾雙過來,不過李廣文並不滿意,所以最後思前思後,還是帶走了一開始的那一雙。

 

在結帳時看著店員把鞋子收進鞋盒,李廣文又看了一眼手機,沒有來電。

 

希望羽羽聚餐完會看到留言,別跑去續攤。

 

伸手接過裝了鞋盒的袋子,左手的尾戒因為店內的燈光反射而發亮。

 

* * *

 

「啊啊-今天吃的好飽。」蕭寧和陳子羽在街上散步,順便送女方回家。剛好蕭寧家和餐廳相隔不遠,所以兩個人打算走回去。

 

「對啊,海鮮很好吃。不過今天讓你和我們同事一直講話,很累吧?他們都超愛交際的。」陳子羽略懷歉意的,但蕭寧一點也不介意。

 

「怎麼會,我覺得他們都很有趣。而且從當上總裁的秘書以來,我第一次這樣接觸公司裡的職員呢。該怎麼說呢,有一種我離他們好遠的感覺。」

 

「很遠?」

 

「因為都不會碰到你們啊。我大部分時間都待在23樓,總裁沒事又不可能找我,所以都是一個人辦公。有要傳送的文件也是交給其他人員。所以和總裁一樣,我離你們很遠呢。」

 

聽著蕭寧有一點遺憾又可愛的言語,陳子羽悄悄伸出手,牽住身旁人一直垂在身體兩側的手。

 

很溫暖,很小。

 

「我也覺得你離我很遠啊。在那種精英身旁工作的你,和我這種小小的職員又不一樣。」

 

蕭寧沉默了,可是呼吸有點急促。

 

陳子羽也跟著安靜下來,可是心並沒有。

 

同樣都很遙遠呢,但是為什麼身旁的人感覺就是比較貼近呢?

 

都是從朋友開始,也許也都會有同樣的發展,為什麼陳子羽就是能感覺到,結局會不一樣?

 

聚餐時不斷想到李廣文,也許不是因為思念。

 

是因為比較。

 

「子羽?」蕭寧的呼喚喚回了陳子羽的失神,陳子羽連忙低頭看向身旁的蕭寧。

 

「到我家囉,你要走去哪裡?」蕭寧這麼一提醒,陳子羽才發現自己走超過了幾步路。

 

「抱歉,剛才發呆了一下。」笑著道歉,和蕭寧走回她家門口。

 

「晚上早點睡,我回去了。」陳子羽揮揮手,轉身就要離去,但是沒走出幾步路,就聽到蕭寧在身後叫住自己。

 

陳子羽沒有回頭,只是停了下來。

 

「子羽!我喜歡你!」蕭寧的聲音在顫抖,可是充滿著勇氣。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跟你交往嗎?」明明大多數時候是由男性開口的話,蕭寧卻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這就是為了愛情的勇氣嗎?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蕭寧的聲音也很清晰,可是陳子羽卻覺得好像是在遙遠的地方聽到這些話。

 

像是隔了重重的回憶簾幕,才能聽到的聲音。

 

陳子羽總算是轉過身,臉上帶著微笑,蕭寧臉很紅,手緊緊抓著上衣下襬。

 

子羽沒有移動腳步,就站在原地開口。「剛才的話,應該要讓我來講喔。」

 

蕭寧發愣了一會兒,然後才像是意識到甚麼一樣,開始顯露出開心的表情。但陳子羽的話還沒說完。

 

「可是,可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嗎?」往前邁步,一邊說一邊前進。

 

「我很抱歉沒有告訴過你,現在的我有一個戀人。就算我現在喜歡的是你,對方依然是我很重要的一個人。至少,讓我跟他說了,讓我向他道謝,再讓我向你提交往好嗎?」

 

終於站在了蕭寧的面前,陳子羽用沒有戴戒指的手,輕輕撫摸了蕭寧的臉頰。臉上的溫度,很炙人。

 

「因為這是我對他應有的尊重,當然也是對你的尊重。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當陳子羽回到家,只有客廳的燈是亮的,而李廣文就坐在沙發上,沒有看電視也沒有看雜誌,就只是坐著等待。

 

「我送女同事回家,已經盡快趕回來了。」陳子羽先開口,表示了自己有聽過李廣文給自己的語音留言。

 

李廣文點點頭,然後示意要陳子羽也坐下。兩個人是面對面的,隔著一張桌子。

 

沒有太多廢話,李廣文直奔重點。「羽羽,對不起。」

 

「我知道我最近太……太懷疑你。總之,我很抱歉。」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可是我太衝動了。那天在床上也是,我知道我很魯莽。」

 

「可是,羽羽,我還是希望你能告訴我你怎麼了。」

 

「我多少還是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的時間長些,可是我們都有各自的朋友和工作,也有不一樣的興趣,所以我會和以前一樣不管你。但是你不覺得我們需要再多一些相處的時間嗎?只有兩個人的時間。」

 

少見的,李廣文多話,又帶著感情。因為他誠摯的想要道歉。

 

陳子羽也不帶反應,但是一直盯著李廣文。那種不轉移視線的認真,讓李廣文稍微安心了些。

 

拿起放在身旁的袋子,他從桌子一端推了過去。

 

「這是買給你的,是A牌這一季的新款。下次穿著它去打球吧。」陳子羽沒有動袋子,甚至連瞄一眼都沒有。嘴唇輕輕的開闔一下,但終究沒有發話。

 

李廣文把對方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也許羽羽願意和自己解釋了。帶著更多的放心,李廣文又繼續說下去。

 

「這個,我送你的那天,你還記得嗎?」李廣文舉起左手,尾戒牢牢的戴著。

 

陳子羽點點頭,有點麻木的也舉起左手,尾戒在同樣的位置上。

 

李廣文笑了,然後起身,繞過桌子走到陳子羽面前。桌子和沙發的間隔只夠讓李廣文站在陳子羽面前,所以他把桌子往後一推,清出了一小塊空間,跪了下來。

 

「羽羽,對不起。我不會再那麼小心眼了,但我也真的希望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陳子羽的視線略低,對上了李廣文的。

 

晃了晃左手,陳子羽從坐下後第一次講話。

 

「文文,我記得你送我戒指的那一天。也記得十年前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天。」

 

李廣文有耐心的等對方講下去,但左手已經攀上對方的左手。

 

陳子羽也沒有反抗,只是在十指交扣之前,把手往後縮,然後用右手把尾戒拔了下來。

 

「十年前我留下你,你的戒指裡用愛和吻把我綁住。」

 

「文文,我們分手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