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奏

※比賽徵文

※主題:獨奏

 

模擬考前一天,蔣文正在和課本奮鬥。下一刻手機響起,設定成女友的專屬鈴聲在空氣中迴盪,他毫不猶疑地立刻接起。但是聽到的卻是空洞的沉默,僅有對方家中些許嘈雜的背景聲。就連呼吸聲都是緩而沉重的。

「怎麼了?數學不會嗎?」已經習慣於自己女友向自己求救,蔣文順手換了本課本,問了聲。

「不是……」聲音細不可聞,蔣文皺了皺眉,她怎麼了?

「身體不舒服嗎?講話幹嘛那麼小聲。」

「……我好想你。」

聽到這句話,蔣文輕輕勾動嘴角,雖然在考試前沒辦法好好陪女友,但是能夠聽到近似於撒嬌的言語,他還是開心的。

「我也想你啊,你有沒有乖乖念書?」

她並沒有馬上回答,仍舊是隔了幾秒鐘才緩緩地開口說話。

「沒有……我好想你。」固執地重複著想念,聲音裡透露著堅持。

蔣文安撫地說,「乖,考完試後我們就出去約會,好不好?還是你想要我去你家找你?」後頭是帶點玩笑性質的,再怎麼說隔天都要考試了。

回覆同樣隔了幾秒鐘,但聲音似乎不再低落,而是帶點歡愉。

「好啊,去約會。文,我跟你說,明天要考的數學我全部都看不懂。」

聽到女友又像以往一樣活潑,蔣文也放心下來,不過她講出來的話,可就讓人不放心了。

「就叫你把題目寫過你不聽,你現在去把公式背一背吧。」

每次都不管電話帳單、無節制的講下去,終於在三十分鐘後,蔣文覺得差不多該掛電話了。

「寶貝,明天還要考試,你趕快去準備好不好?我會擔心你的成績。」不過他也很擔心自己的成績就是了。

她卻不是很在意,聲音甜膩的拖著長音,「不要啦-人家還想和你講電話。」

聲音幾乎要軟了蔣文的骨頭,雖然見不到對方,但是好想用大手摸摸她漂亮的長髮。蔣文一手拿著手機,眼睛看著書桌前的牆壁,像是對著對方說話。

「乖啦,趕快考完試見到我也可以說話啊。」

「好吧,那你要記得想我。」

「嗯,我會想你。就這樣囉,晚安。」蔣文先道了晚安,不過沒有馬上掛掉電話,他也要聽到對方講晚安才能安心。

可是她並沒有這麼做。反而是淡淡的嘆了一聲。

「……哪、你不是說要來我家找我?」女友的聲音透著一點失望,提起了通話剛開始時蔣文的玩笑話。

蔣文忍不住無聲的「啊」了一聲,他有這麼說過嗎?

「你不來嗎?」

「寶貝,明天要考試,改天好不好?」蔣文看了一眼和女友一對的對錶,上頭顯示已經晚上九點了。

「可是你說、你會來的……算了,晚安。」語氣改變之快,瞬間就把電話給掛了。

蔣文愣愣地看著結束通話的手機,完全抓不到事情的變化。自己真的有說過要去找她嗎?蔣文開始苦思,但是他完全想不起來。好一會兒,他終於放棄研究,準備把剛才的三十分鐘補回來。

但是才剛翻開課本,可以說是一個字都還沒入眼,手機又響起了。

當然,是似乎在鬧彆扭的女友。

「喂?怎麼了?」用肩膀夾住手機講話,蔣文決定一心二用。

「你不要每次都讓我那麼期待好不好。」用的是問句,但語氣卻是直述句般的下墜。

「你每次都讓我很期待,可是最後又像是甚麼都不記得的讓我希望落空。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讓我去期待啊!你很奇怪耶!」女友抗議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連珠炮似的沒停。

蔣文傻了,甚麼期待和希望落空?寶貝女友到底在說甚麼?忍不住改用手握住手機,蔣文認真的詢問,「我真的不記得剛才說過要去你家找你了,要是真的有,也只是在開玩笑而已。明天還有模擬考,你乖乖去念書啦。」

但女友竟然冷冷地笑了一聲,隔著電話顯著格外刺人。

「玩笑?所以我才說你每次都讓我很失落啊!我是真的很想你,能夠聽到你說要來找我,我真的很開心。結果到最後你又只是開玩笑,你為什麼每次都講一些會讓人很期待卻又一定不會實現的話呢?那我寧願你不要那麼溫柔、甚麼都不要給我,我雖然會難過但至少不會期待落空!」

莫名其妙的,蔣文真的覺得她是在鬧彆扭。不耐的敲了敲桌子,聲音也逐漸透露出怒意。

「拜託你行行好,考慮一下時間好嗎?現在已經九點多了,明天又還要考試。何況我不是說了考完試去約會嗎?我也很想你,所以我也在忍耐啊。」

話才說完,蔣文心裡恍然大悟。他似乎在訂下口頭約會之後,開了一句玩笑話,關於去她家。

「寶貝,我現在不可能去你家。」斬釘截鐵的告訴她,省的繼續吵下去。

「可是我想你啊!你說你會來的……」聲音從高昂轉而哽咽,後頭幾個字瞬間小了下去,像是被對方強硬的吞回喉嚨。

哭了嗎?蔣文心揪了一下,搞甚麼,講幾句就哭了,女孩子真的好難搞。

「你在哭嗎?」雖然心煩於考試,聽到她哭還是無法置之不理。

「可惡、才沒有、我才沒有哭!你去念你的書啦!煩死了!」頑強的講著,方才還在吵鬧的人卻反過來怪對方煩。可是聲音略啞以及鼻音,實在讓人難以相信沒有哭泣。

蔣文再次看了眼手錶,九點十八分。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

線路只傳遞著呼吸,偶爾夾帶吸鼻子的聲音。

就在蔣文考慮再說點甚麼安慰一下的時候,對方終於開口。

「我生日你說要給我驚喜,結果只有一隻小無尾熊,一點誠意都沒有。就算只是一個吻也好,你就不能學著浪漫一點嗎?還有之前的約會,你就只會坐在那邊看我,我期待了好久結果就只是深情對望嗎?我才不要!你每次都是這樣講得讓人充滿幻想的空間,結果最後根本不只是令人失望的程度、根本是讓人懷疑自己怎麼會去期待你!」

言語已經開始充滿攻擊性,同時翻舊帳了。

最後再看一次手錶,九點二十六分。

然後蔣文毅然決然地掛掉了電話。

拿運動當藉口,蔣文正騎著腳踏車在馬路上盡力狂飆。兩人的家有點距離,但是蔣文還是去了。

雖然有點無理取鬧,可是那終究是自己放在心上疼的寶貝。聽到她哭、聽到她講著自己的不是,蔣文還是無法就那樣待在家裡念自己的書。

所以在決定親自過去之後,他沒浪費一分一秒,電話一掛就衝出家門。

馬路上一個右轉,用力踩踏了幾下踏板,一鼓作氣騎到了女友的家門口。那是一棟大廈,她住在三樓。門口有管理員,蔣文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打電話叫她下來。要是透過管理員放行,恐怕會給她造成困擾。

全身上下只有鑰匙和手機,蔣文從口袋找出手機後就撥了號碼,但是幾秒鐘後卻是機械女聲,告知用戶已關機。

關機?就他所知,女友從來不關機的。

倒退幾步,退出了大廈的騎樓,抬頭往三樓看去,燈是亮的。雖然他不太肯定那是不是她的房間。

看了眼手機,十點零一分。

「我在你家樓下,快下來。」簡訊發送,希望對方能夠看到。

蔣文就這樣一個人和腳踏車,在樓下一邊默背公式一邊等著對方。

吹著夜風等了半小時,期間也撥了不少通電話,但是通通沒有回應。

就在蔣文要放棄的時候,空氣中傳來鋼琴聲。

原本以為是女友專屬的鈴聲,但是手機螢幕一片黑。

赫然,蔣文抬起頭,那是有人在彈鋼琴。雖然聲音不是很清晰,但是確實是和鈴聲同一首曲子。

活潑跳躍、圓滑線後總是接著跳音。兩段式的曲子間又被分為兩小段,右手一小節主旋律後馬上左手跟進,雙手互相競演,音符被快板推動著、不斷前進。十六分音符精準的敲下、可以預想到手腕和手指是如何在鍵盤上飆出雙聲部的合聲與和諧。

最後一個低音LA被人輕巧按下,樂譜上延長記號的標記讓聲音留下。

巴哈雙聲部創意曲第十三首,兩個人初次相遇的記憶。

兩個人彼此追逐、有個性的顯示自己在愛情中的地位。

但這是一首獨奏曲。即便是雙聲部、那也僅是樂曲的表現手法。

兩人圍著愛繞了無數圈,直到最後蔣文才發現,自己是那最後一顆音符。

不是裝飾,而是主旋律的一部分。但是被塞滿的最後一小節的最後一拍,只有自己一個人,去結束雙聲部的獨奏曲。

也許,他們之間,在高音與低音之間無數次快速來回之後,僅餘一人去宣告這是單方面奏出的愛戀。

手機響起,這次樂音近在身邊。

「你在樓下?」女友的聲音充滿訝異,蔣文卻不敢去確定裡面有沒有驚喜的成分。

一手牽著腳踏車回到馬路上,蔣文微笑。

「我已經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