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十四、真實與謊言

十四、真實與謊言

客廳裡安靜了下來。其實從一開始就很安靜了,只是現在是連空氣分子都要被凝結般的安靜。李廣文當然不可能反問對方說了甚麼,他聽得很清楚。一字不漏地清楚。

 

但是,甚麼意思呢?

 

李廣文的呼吸很平緩,但每口氣都很沉重。也不急於發作,就只是那樣維持原本的姿勢等著。

 

陳子羽就不同了。他把尾戒套上對方的尾戒上。然後直視李廣文的眼。

 

「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李廣文淡淡地開口,就像是平常囑咐下屬的感覺。

 

「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

 

「你喜歡的人不是我嗎?」

 

微抿了一下下唇,陳子羽繼續,「我有喜歡的女人了。」

 

「喔?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嗎?」

 

「甚麼為什麼?」

 

李廣文沒有轉移視線,反而稍稍傾身,不過只有幾釐米。但是這幾釐米,似乎讓陳子羽微微感到壓迫。

 

「你的戀人是我,而我是個男人,那你為什麼會喜歡上女人呢?」

 

李廣文說完後,內心也小小的自嘲了一下。其實答案很明瞭的不是嗎?

 

陳子羽輕輕嘆了口氣,「因為我不是同性戀。」

 

喉嚨悶悶的笑聲,李廣文總算有了更大幅度的移動。帶著兩枚戒指的左手撫上陳子羽的左胸膛,就停在心臟的位置。陳子羽也沒有閃躲,就這樣任由他摸著。

 

心跳理所當然的很快,但是身體似乎沒有在顫抖。

 

李廣文用著低沉的聲音慢慢講著,「你不是同性戀?那麼你現在和誰同居?男人。你對誰有反應?男人。你和誰做愛?男人。你過去十年的戀人是個男的。你現在卻告訴我你不是同性戀。」

 

一字一句都很確切,也都是事實,但陳子羽沒有被打退。

 

「當年是你告白的,因為你要去美國了。我不懂你對於離別為什麼如此掛心,不過事實是,我也接受了你。我和你交往了十年沒錯,這期間我也沒有愛上過別人。當我遇到她之後,我才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或許是超越了朋友,但是到不了情人的程度。」

 

陳子羽抓住了胸前的手,緊緊的抓住,像是要把李廣文的手給捏碎。但李廣文沒有掙扎,只是任由他抓著,但眼神更加深峻了起來。

 

「文文,我們分手吧。」

 

然後是重重的悶響、李廣文空著的手一拳揍上陳子羽的腹部。陳子羽悶哼了一聲,放開了李廣文的手。但是視線沒有離開過。

 

李廣文一拳之後便收了手,但兩個人的位置都沒有移動,一人跪一人坐的僵持著。

 

良久,李廣文收回了視線,但頭沒有低下,就只是移開了眼神。陳子羽在一會兒後也起了身,避開了李廣文,準備從大門離開。

 

離開前陳子羽摸了一下外套口袋,然後把鑰匙掏了出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把鑰匙放在了客廳桌上,就在鞋子的旁邊。

 

「東西我明天會過來搬。」接著就再沒有回頭的出了大門。

 

 

走出公寓,陳子羽有點漫無目的地走著。當初進公司工作後,就以同事分租公寓為理由搬出了家裡,然後開始和李廣文同居。

 

所以一時間,陳子羽沒有地方可以去。帶著茫然看著街上的店家,幾乎都已經關門了。不過像是左前方的就還亮著燈。

 

是花店啊、慢了半拍才想到。雖然男人收到花有點尷尬,但是李廣文也曾經送過呢,似乎就是在離家不遠的這裡買的。

 

手指探進口袋,觸碰到冰涼的手機。

 

方才的茫然逐漸轉為甜蜜。忽略了自己心情的轉換如此之快,陳子羽邁開步伐。

 

花,還是送給女性吧。

 

 

李廣文第一次發現自己的自制力這麼好。在戀人走出去後半小時內,他沒有動作也沒有出聲,就這樣跪著。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一向精明的腦袋,能夠迅速判斷出一件事有沒有經濟利益的腦袋,現在半停擺了。

 

因為自己在這世界上最愛的人,向自己提出了分手。

 

李廣文有點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腦海裡想的並不是方才分手的畫面,而是過去十年的點點滴滴。

 

剛開始成為戀人,兩個人都很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地就都進入了狀況,這不是擺明了兩個人是相戀著嗎?

 

每個節日都是一起過的、也曾經玩瘋了在野外車震、或者是有些不真切的甜言蜜語。十年來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兩個人在共度。

 

那麼、到底是哪個女人介入?到底是哪個女人讓陳子羽生理上的記憶復甦?

 

到、底、是、誰、讓、陳、子、羽、不、再、愛、自、己?

 

腦門一陣熱血衝上來,李廣文幾乎就要開始狂揍眼前的沙發。但是那份自制力又讓他停了下來。

 

說真的,卑鄙的自己也有錯吧?陳子羽是不是同性戀,自己最清楚了不是嗎?

 

十年前的告白,是帶著自虐又自我放棄的。他的接受,確實是意料之外,當然,他很欣喜。

 

可是,有些東西並不會因此而改變。

 

像是第一次做愛充滿了折騰,或者像是陳子羽總是不肯委身於自己。他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內心不敢去揣測真正的答案。

 

但就算如此,難道真的沒有一點愛上的可能性嗎?這十年的回憶不是假的,所以陳子羽和他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

 

不可能是騙局,也不是真正的愛上。

 

或者是真的愛上,但是現在移情別戀。

 

不管哪一種、都太荒謬也太無理。

 

李廣文僵了半小時的姿勢終於崩毀,整個人往沙發上倒去。

 

還有一種可能。

 

陳子羽沒有騙自己,也沒有戀愛的喜歡,即使略為超越了朋友,也到達不了自己所期許的情感。

 

他也許,只是習慣了。

* * *

 

總裁不可能因為自己私人的事情而曠職的,所以李廣文隔天照常上了班。

 

接過祕書的資料,專心致志的工作。

 

「等一下打電話給SA公司,確認一下出貨。」李廣文頭也不抬得又把資料還給秘書,但是眼角閃過一抹綠色。

 

定睛一看,發現是秘書穿了第一天上班時穿的綠色套裝。

 

是陳子羽買的,腦袋瞬間憶起那張自己不在乎的帳單。電光火石間,像是連鎖反應一般,李廣文不斷的往下推論,然後得到了一個答案。

 

蕭寧和陳子羽在一起了。

 

「總裁?還有事要交代嗎?」蕭寧見李廣文停住不動,以為還有吩咐,不敢擅自離開。

 

李廣文歛了歛心神,的確從套裝到兩個人開始不對勁的時間,還有不少私人舉止,確實都能對上。但是現實中巧合並不是那麼容易就發生。

 

李廣文掃了一眼秘書的妝,比平常簡單了些但是精緻用心。

 

「沒事了,出去。」冷冷地下令,然後繼續埋頭打電腦。

 

蕭寧退了出去,門輕輕帶上。

 

李廣文心中抱持的希望,也慢慢消失。

 

 

原本想要加班的,但是看到秘書下班之後,李廣文瞬間失去了工作的心情。因為不由自主的就會去想蕭寧是不是真的去見陳子羽。

 

驅車回到公寓,結果出了電梯之後,就看到有人站在家門口。

 

是昨天把鑰匙放在桌上的陳子羽。

 

李廣文沒有開口,逕自過去把門打開。像是把陳子羽當成空氣,就這樣走了進去。但從身後的聲音判斷,他跟了進來。

 

李廣文一把公事包放下,就從容地走進浴室,像是甚麼都沒發生。

 

陳子羽目送他進了浴室,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之後,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李廣文表面上從容,但是一走進浴室就把水柱開到最強,然後閉上雙眼讓水將自己渾身打溼。

 

他是回來收東西的吧?他是認真的想走?要問他是不是跟蕭寧在一起嗎?他要搬去哪裡?他是真的和我分手?

 

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也一個比一個雜亂。

 

總之冷靜面對吧,這是李廣文在混亂之中唯一還記得的。

 

出了浴室之後,陳子羽剛好把旅行箱的拉鍊拉上。

 

李廣文站在門口看著對方收拾好,他環顧了一下房間,衣服以外的東西似乎沒帶走幾件。

 

「我沒帶太多東西走,應該不會造成你太多不便。」站起身來的陳子羽這樣說著,讓李廣文微微皺起眉頭。

 

「你可以先住下來,不用急著搬走。你應該還沒找到房子吧?你可以睡在客房,我不會介意。」

 

但陳子羽扶起了旅行箱,拉開拉桿,「我找到住的地方了,所以沒關係。」

 

接著,陳子羽就拖著旅行箱離開房間,過了幾秒鐘李廣文才追了出去。

 

陳子羽還另外裝了一個紙箱,放到行李箱上靠著拉桿,準備離開。

 

「羽羽!就算分手了,你還是我的朋友。」看著熟悉的背影,不知為何,李廣文只講得出這麼一句。

 

出乎李廣文的意料之外,陳子羽轉過頭來,「嗯,我們會一直是朋友。」

 

然後,離開了。

 

一直是朋友……嗎?

 

所以二十年來-都是朋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