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orescent/開門、推銷、上床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君語站在自家門口,身邊放著手提行李箱。

雖然已經上工三個月了,但直到現在,君語都還是不太習慣這份工作。

簡單來說呢,他是一個推銷員。他沒有絕佳的口才,但是斯文的臉龐很得婆婆媽媽的喜愛,所以三個月來的業績都還算穩定。

但是從上禮拜開始,公司把他所推銷的吸塵器換掉,換成了另外一項用品。

也因為換了那一項用品,這個禮拜君語甚麼都沒賣出去。

該怎麼說呢?他覺得他除了受到騷擾之外,還是只能結結巴巴地繼續努力工作。

看向身旁的行李箱,君語再次重重的歎了口氣。

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推銷保險套。

因為是偷偷潛入,所以大樓的電梯是不能搭的,君語只好老實的爬樓梯。

習慣使然,所以君語總是爬到最高的那一層,再慢慢往下面的樓層推銷。

今天的大樓足足有20樓,費了君語好一番功夫才爬到最上一層。

擦了擦汗,又緩了緩氣,君語檢查了一下自己上下,確定儀容沒問題之後,才慢慢邁開步伐,站到了最裡頭的門前。

因為也有女性的保險套,所以不管來開門的是男是女,君語都得盡力推銷。下個禮拜就要結算業績了,要是這禮拜再沒賣出去,他很擔心自己會丟了工作,或者得自掏腰包把這一箱保險套通通買下來。

深吸一口氣,然後抱著一種豁出去的心態按下電鈴,君語直挺挺的站著,準備面對今天的工作。

但是過了大約三分鐘,卻完全沒有人過來開門。君語看了看手錶,早上十點多,又是平日,一般人家應該都起床了吧?

君語是個很細心的人,一想到對方也許工作太晚,所以還在睡,就決定再按一次電鈴就好。要是再沒有人來開門,就放棄換下一家。

再按了一次電鈴,然後等待。這一等就是五分鐘,君語也真的是挺有耐心的了。

眼見眼前的門絲毫沒有要被打開的傾向,君語只好轉頭準備找下一家。

就在離開前,君語忽然聽到有腳步聲從門裏頭傳來,看來終於有人要來開門了,於是他只好又回復一開始立正站好的姿態。

門被人猛力拉開,一名穿著內褲的青年瞇著眼,滿臉不爽地看著君語。

喔,看樣子似乎吵到對方的睡眠了,君語在心裡頭懺悔。但是既然人都來了,就只好努力試試了。

「早安,我是陳君語,不曉得你願不願意花個十分鐘聽我說話,我想和你推銷保險套。」

這不是君語白目,而是這一個禮拜的經驗讓他認知到他非這麼說不可。剛開始時他利用銷售吸塵器的經驗,沒想到最後一拿出保險套,幾乎都被當成變態掃地出門。

過兩天完全喪失信心的陳君語,竟然一時口誤,開門見山地說出要推銷保險套之後,反而不再受到白眼。沒興趣的就有禮的請他離開,有興趣的就會認真聽他推銷,雖然最後都是以他被騷擾作結。

眼前的人不曉得是不是還沒睡醒,眼睛仍舊瞇著,不發一語的看著陳君語。

也許這是同意的意思?君語自我解答,然後鼓起勇氣開始動起嘴皮子。

「我們公司專門研發保險套,當然一些周邊用品我們也都有發售。像是最近很流行的水果口味保險套,我們也都有研發,特別是熱帶水果口味廣受好評。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看一下?」

君語很努力地講解,但是眼前的青年仍保持著和剛開門時一樣的表情和姿勢。

像在演獨角戲,不久君語就感覺到,這筆生意應該是做不成了。

他只好慢慢收尾,最後就在他要道別離開時,對方終於開口說話。

「我有興趣,除了水果口味的,還有別的嗎?」雖然青年還是瞇著眼,但是神智看起來清醒多了。

君語一聽,也提振起精神,馬上振振有詞,甚至準備打開行李箱,和對方介紹所有的商品。

但青年下一步卻是側了側身,把門口的空間讓出來。君語不解地看著他,青年努了努嘴,眼神示意地上的行李箱。

啊、意思是在門口打開不太好吧?君語會意過來,馬上配合的連人帶行李箱進了青年的家。

 

一進門就是一個玄關,所以君語也沒打算繼續深入,就在玄關打開了行李箱。青年關上門,環手倚在門上,看著君語忙碌。

「我喜歡螢光色的,你有嗎?」青年忽然開口,小小的嚇了君語一跳。但是聽到對方主動詢問,他當然很開心,連忙把新商品給找了出來。

「有的,我們最特別的就是這款七彩流光,七種螢光色一次滿足,很多客人都很喜歡。要不要拆開來讓你看看?」

看著蹲在地上的君語手裡拿著保險套,青年忽然笑了出來。

「你說你叫陳君語?」

面對主顧忽然這樣發問,君語這才發現原來對方從一開始就有在聽他說話呢。微微點頭,算是回答了青年的問題。

「我是林岳,隔壁健身俱樂部的游泳教練。」青年忽然開始自我介紹起來,讓君語只能楞楞的點頭附和。

林岳指了指君語手上的七彩流光,又問:「這個可以試用嗎?」

君語馬上回過神來,「七彩流光目前沒有試用喔,如果你喜歡螢光色的話,我這裡還有別款可以免費提供給你。另外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的話隨時都可以打電話訂購。」

林岳接過名片,在等君語找試用品的時候,又開了口:「如果我大量訂購的話有優惠嗎?」

君語頭也不回的,馬上發揮專業精神,回答這種常見的問題,「有的,如果你一次訂購五盒的話,我們都會加送一小罐潤滑劑。其他還有很多折扣,需要講解給你聽嗎?」

好不容易找到了試用品,君語一口起拿了五包給林岳。畢竟這是一個禮拜以來,看起來最有可能成功的生意。

但是林岳卻沒有接過,反而傾身向前,靠近君語。

看著林岳靠近,雖然君語心裡浮現「不會又是騷擾吧」這種感覺,但他還是努力面對沒有逃避。

「七彩流光我要十盒,優惠折扣甚麼的不用了。」

看著林岳有點太靠近自己的臉,君語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甚麼。生意成功了?他有業績了?在沒有騷擾的情況下嗎?

不過下一秒,林岳卻有了奇怪的舉動。

他直接伸手越過君語,拿起放在行李箱的七彩流光,接著輕輕的吻了一下盒子。

「既然沒有試用,那我就自己買來試試看吧。」

嗯?他是真的很想用用看嗎?雖然生意成功,但是君語感到小小的愧疚,還是拆一盒讓他用用看吧?竟然害對方一口氣買十盒試用?

但就在君語開口前,林岳空著的另一手竟然扣到君語後腦,強力把君語拉了過來。

明顯的,是強迫一吻。

就在君語意識到自己又被騷擾之前,林岳的唇離開,然後輕笑。

「我可不是要買七彩流光來試用。我是指,買你來試用囉。」

 

感謝老天,君語今天的生意是做成了,除了七彩流光十盒之外,熱帶水果口味和別的情趣用品,林岳也連帶下了訂單。

當然,是在君語嗯嗯啊啊的聲音之中下訂的。

 

*Fluorescent-形容詞-螢光的

 

###

老實講,二十六個字母裡面最想打的就是這一篇了。看到那個字的瞬間就閃過這個故事,差點在課堂上大叫好萌(汗)

請不用期待會發展長篇謝謝(大笑)(雖然我也很想看X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