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dictorian/道別

我站在我們常待的地方。

其實不是甚麼特別的地方,只是學校的某個隱密角落。

但是不管再怎麼說,就算這裡很不起眼、甚至有點髒亂,唯一的一張長椅上,還是存留了我和他的回憶。

是最後一天在學校了,也是最後一次來這裡,我這麼告訴自己。

一大清早的,才剛過六點,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這裡,就望著椅子,甚麼也不做。

可是卻甚麼都想。

從我們第一次見面,第一次槓上,第一次發現這裡,一直到我們即將第一次分離。

應該也是唯一一次的分離,我苦笑。

「小鬼,你無聊啊?早上六點跑來這裡幹嘛?」忽然之間,一個頗具挑釁意味的聲音在我後頭響起。

「我難得感傷一下,老頭你就不能不要打擾我?」我回嗆,但沒有回頭。

就算沒有回頭,我也知道他穿著牛仔褲和白襯衫,扣子永遠解開兩顆,頭髮永遠隨性亂翹(全取決於他昨晚怎樣的睡姿),還有口袋裡絕對不會少的幾顆糖。

不只是因為他永遠不會改變形象,更是因為我了解他。

因此我更不敢回頭。

因為要了解一個人,相對的自己也得被了解。

所以如果我回頭了,我擔憂他會看出今天的我哪裡不一樣。

不同於以往,他沒有立刻走過來坐在我面前的長椅上。今天的他,竟然安分地站在我身後。

「小鬼,你現在是太緊張?」雖然口氣會讓人不爽,但是我知道那裏頭關心的成分。

就算總是這麼隨性,他果然還是有作為老師的責任感呢,我默想。

「你就當我太緊張好了。」

「甚麼叫做當你太緊張?小鬼,我從你高一進來看到現在,你之前去甚麼國際科展用英文講解都沒緊張了,你現在又是唱哪齣?」

我終究還是忍不住地笑了出來,「我喔,我在唱畢業生離別記,只要一想到就要離開學校,我就不禁要潸然淚下。想當初我和老師一起對抗學校,那種讓人緬懷的時光竟再也不復返,甚至得離開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你要我如何不難過呢?啊、一想到再也無法捉弄校長,我就感傷到想要找老師諮商……」

我的胡口隨謅還沒念完,就聽到後頭的人衝了過來,直接朝我頭巴了下去。

「好啦好啦我就知道不用關心你!你這個捉弄老師的死小鬼!」

我轉身揮了揮拳,但他退了幾步閃開,還擺出鬼臉嘲笑我。

但我說完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又沒了心情和他嘻笑了。

而他在看到我的不對勁之後,也正經了起來。

一會兒,兩個人有默契地走向長椅,然後坐下。

接著一個小時無語,空氣中只有風聲和呼吸共存。

我低了低頭,看著我們之間隔著至少一個手臂的距離。還好只有一個手臂,至少我想不開要抱他的話,他有機會躲不掉。

但是一個手臂的距離,要強吻的話似乎就困難多了。

他身上甜甜的香味漾開,我沒有貪婪的吸著,而是平靜的感受。

我不希望,那麼了解我的他,發現了解他的我所抱有的齷齪思想。

時間依然流逝,所以一個小時後,我們再也不能忽略外頭越來越多的吵雜聲。

他推推我,「小鬼,你該去準備了。」

我抬頭看他,努力露出鄙視的眼神,「老頭,我從來都不是需要提早準備的人。」

他沒有立刻反嗆,而是從口袋掏出了糖果,一如既往的是草莓口味。

「今天講得好的話,糖果一顆。」

然後兩個人又安靜了下來。

……

…………

可惡就算到了最後,死老頭還真的是繼續把我當小鬼看!

坐在台下,看著上頭的校長和長官致詞,我知道就快輪到我了。欠身走過其他學生,我緩緩走向舞台一側,在幕後等待。

但是心思中,沒有一個字是關於畢業致詞的。

我只想著,他就在台下等著我去拿糖果。

我嚥了口口水,想像他的唇上,會有那些草莓糖的化學甜味。

但是我的心,是沒有任何雜質,最純粹的甜。

「輪到你了。」後台負責控場的老師提醒我,我也回過神來,順利地踏上舞台。

看著台下數不清的畢業生和在校生,我的心情很平靜。

我一直都是個很冷靜自制的人,至少在遇到他之前。這種場面我不害怕,但是卻害怕單獨面對他的時刻。

至少台下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心思也不會知道,他卻有可能察覺。

腦袋裡還轉著這些,致詞卻已經順利脫口而出。

直到最後一段,我才終於撇開所有雜緒。裝作自然地看了他一眼,卻意外地發現他也在看著我。

我忽然好想就在這裡大聲地呼喊我有多愛他,但是太荒唐。

就算不要荒唐,至少把最後一段的致詞取消,我想說些感謝老師的話,我想應該不至於被人制止。

但是我甚麼都沒做。

也許我這個人始終太理智,這些在雜緒之後的念頭,全都在我嘴巴自作主張致詞結束後,一起消失。

麻木的敬了禮,下了台。

在回到自己座位上之前,一定得經過他面前的。而在我經過之時,我伸出手掌,他也伸了過來,一瞬間交錯之後,溫暖輕觸後流散,取而代之的是約定好的糖果。

其實我可以停下來講講話的,反正台上也只是輪到在校生致詞。

但是我這次真的無法停下了。

一邊走我就用顫抖的手打開包裝紙,在眼淚滑落之前將糖果含下。

真的好甜、甜到讓人心痛,但是作為道別的禮物,竟然再適合不過。

也許在我沒有脫稿演出之時,就真的注定我們……。

 

 

*Valedictorian-名詞-在畢業典禮中致告別詞之畢業生代表

 

 

###

因為不想打致詞所以採用第一人稱(喂)。不是我要說,師生真的太萌了。不過話說就算到了短篇,我的悲劇惡趣味似乎還是改不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