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十六、這絕對不是因為愛

十六、這絕對不是因為愛

李廣文醒來時,七七似乎是在浴室洗漱。基於習慣,所以在醒來的當下他幾乎就是清醒狀態。

 

今天是假日啊,李廣文心想。七七今天要出外景,是大哥來接人的樣子。

 

「你醒了?」七七從浴室踏出來,向李廣文詢問。李廣文沒有主動回答他,而是直接閃過他,走入浴室。

 

等到李廣文出來,七七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猶豫了一下,李廣文還是開口,「你今天要去哪裡出外景?」

 

七七應該也沒料到李廣文會這麼問,所以笑容多了幾分訝異,「Y市,廣夏哥會來帶我。」

 

這下就又換李廣文有點吃驚了。大哥一直都不是很喜歡廣夏這個名字,很少會讓別人叫的。

 

李廣文好一會兒才對七七點點頭,然後摸出了自己的手機,七七不解地看著他,但李廣文只是繼續動作。

 

撥出了電話,馬上就被接起。

 

「大哥,我幫你把七七帶去Y市,你替我訂飯店房間。」一句話就結束通話,十秒鐘都不到。

 

詭異的是,李廣夏竟然也沒有回撥,似乎就直接接受了弟弟的提議。李廣文示意七七走人,七七也只好一頭霧水的跟上。

 

坐進李廣文的車,手機也收到了大哥傳來的外景位置,還強調一定要在中午以前到。

 

李廣文把手機丟在副駕駛座,從後視鏡看著七七,「到達前隨便你要睡覺還是背劇本,或者做些甚麼該做的,別吵我。」

 

當然,七七除了微笑以對,沒有再開口。

 

其實李廣文也不太確定自己為什麼要送七七去Y市。首先,這是大哥手上的藝人,跟自己半分關係都沒有。再者,他為什麼要浪費假日在開車上?

 

可是聽到Y市,沒有理由的,他就想起曾經是要帶著陳子羽去玩的。蔣秦寄來的信他還有印象,只是現在也已毫無用處,因為對象根本不在了。

 

所以回到原點再問自己一次,他到底為什麼要帶著一個沒關係的人,去一個已經不會有旅遊計畫存在的城市?

 

李廣文很煩躁,但是駕車依然平穩,表情也沒有變化。

 

但是後座閉目養神的七七,卻勾起了微笑,像是從空氣中體察到了甚麼。

 

十一點多就到李廣夏傳來的地點,很好找,因為一堆保母車和攝影機和跑來跑去的工作人員。

 

七七先向李廣文道謝,接著撥了一通電話。沒多久,穿著亞曼尼西裝的男子大步走了過來,七七先是把墨鏡戴上,才推門出去。

 

低聲和男子交談幾句,七七就自行去準備了。至於男子則是繞過了車子,大辣辣坐進副駕駛座。

 

低頭繫好安全帶,李廣文一言不發的再度開動車子。

 

「小弟,不是談生意吧?」李廣夏愜意的開口,雙手還懶懶的枕在腦後。

 

「散心。」李廣文回了一個,自己聽了都覺得虛偽的答案。

 

李廣夏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只是藉口,所以也沒多說甚麼,只是指示飯店方向。

 

「今天外景會錄到明天,所以我和七七都是住那邊,你就一起吧。不過跟我們不同樓層,你懂得。」

 

李廣夏頓了一下,見李廣文沒有要回應的意思,才又繼續說下去。

 

「老爸後天回來台灣。」

 

身處商場中心的李廣文,當然不可能只區區一句話就變了臉色,但是周身的氣壓明顯下降。

 

「公司要顧好,他這次回來似乎跟董座有關。」李廣夏算是好心提醒,因為這次父親是秘密回台,所以李廣文不見得已經接到消息。

 

特別是在還沒走出陰霾的時候,要是這兩人撞上,還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不過李廣文也只是微哼了一聲,算是表達感謝,接著還是繼續專心開車。

 

斜眼看了小弟的側臉,李廣夏還是不能解除戒心。

 

就算個性相差再多,他們都還是有血緣的兄弟,都還是同一個父親教出來的孩子。

 

李廣夏只是在不同的領域發揮同樣的能力罷了。

 

李廣文到底是來做甚麼的?跟七七應該無關,純粹只是把人順路帶過來,想要來Y市才是真正的目的。

 

直至飯店前,兩人都各自轉著心思。

 

 

雖然甚麼都沒帶,但是對不缺錢的李廣文來說沒有絲毫影響。來Y市完全是臨時起意,所以大中午吃完飯後,李廣文只能在路上閒晃。

 

對於去看錄影提不起興趣,只是又憶起陳子羽是如何喜歡七七,因此李廣文又臭著一張臉,讓不少路人悄悄移動腳步,繞路而行。

 

Y市比較近郊區,所以這裡空氣清新。假日不乏遊客,像李廣文這種西裝革履的單身男子,倒是顯得少了。

 

他也不在意,就只是沿著馬路邊走著。

 

很少像這樣有機會單獨思考。當然工作上很多機會,李廣文想的是關於日常。

 

他的生活,向來就是只有工作和陳子羽。他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好,甚至覺得就是要這樣直到死亡。

 

可是當陳子羽離開後,他的生活就崩塌了一角。

 

現在已經不用去思考為什麼陳子羽會離開,因為那無意義。他就只是心煩,而上一次這般心煩,大概就是十年前那一次。

 

握緊了拳頭,李廣文能感受到小指指節上的尾戒。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三個月的空白,似乎讓李廣文隱約知曉,「父親」失去母親那一刻的想法與感受。

 

不過即便如此,依然不改他對他的痛恨。

 

但李廣文的思緒被打斷,因為有個人不小心撞上了他。

 

李廣文皺皺眉,是名少女。

 

「不好意思!」少女一見撞到的人頗為凶狠,就趕緊道了歉,然後跑開。

 

李廣文看著少女離去,眉心依然舒展不開。那個方向是七七錄影的地方。

 

轉頭掃了一下四周,發現有不少人都在往那邊移動,不難猜出都是要去看錄影的。

 

不過這當然跟李廣文無關,所以他馬上又繼續移動腳步。

 

可是當低著頭的他獨自走著時,好幾群與他擦身而過的人們又使他停下腳步。

 

不是被撞到,而是聽到他們的談話。

 

都是些關於錄影的事,語調興奮。但是裏頭有個男人,是既帶寵溺又夾雜欽慕的語氣,說著前頭有他喜歡的藝人在錄影。

 

李廣文急忙回頭,剛好看到一個高個兒男人拉著一個女人,消失在人群中。

 

無庸置疑的,是陳子羽和蕭寧。

  • * *

 

李廣文第二次碰到陳子羽,是在飯店大廳。

 

不過第一次是偶然,第二次就是必然了。因為李廣文是待在大廳等人的。

 

晚飯過後才等到陳子羽和蕭寧回來,但是李廣文是待在他們看不到的角度。

 

大約一個小時後,李廣文才又看到陳子羽下來。其實陳子羽進了房間不見得會再出來的,但李廣文就是無法不等待,雖然他本人也不曉得為什麼。

 

陳子羽似乎是要出去買東西,但是在踏出飯店門之前,李廣文就先一步站在他面前了。

 

突然有人擋在前面,陳子羽自然是嚇了一跳,等到發現是李廣文,便是錯愕了。

 

這也沒錯,畢竟只是和女朋友出來玩,怎麼會想到會在飯店大廳遇到前男友。

 

不過兩個大男人站在門口對峙也不是辦法,所以李廣文在短暫的尷尬之後,就直接開口了。

 

「你願意和我聊聊嗎?」

 

陳子羽沒甚麼表情,猶豫了一會兒後反問,「聊甚麼?」

 

「只是想和你說說話,不會太久,我知道蕭寧在等你。」

 

聽到蕭寧的名字,陳子羽表情一僵,卻沒有問李廣文,在知道自己的女友是他的秘書後,有何感想。

 

大廳往來的旅客都對他們行注目禮,雖然李廣文不大介意,但是陳子羽還是有些不自在。

 

最後他掏出手機,匆匆的對蕭寧講個藉口之後,就跟著李廣文走了。

 

李廣文選擇帶陳子羽回到自己的房間,兩人一語不發的進了電梯。

 

不光是李廣文不頂清楚自己想說甚麼,就連陳子羽也不曉得為什麼要跟著走。

 

談談?他們真的有甚麼要談的嗎?

 

不管怎麼樣,至少都是二十年的朋友。那份磨滅不掉的信任,促使陳子羽答應。朋友間聊聊,沒甚麼不行的吧?

 

總之,兩個人都進到了李廣文的房間。李廣文直接就坐在椅子上,陳子羽也沒甚麼選擇,就坐在了床邊。

 

一如兩人所想,進房後便是一陣沉默。畢竟,從一開始就沒人知道,他們兩個有甚麼好談的。

 

「……買套裝那天,你認識了蕭寧?」李廣文終於開口,但是這句話幾乎都悶在嘴裡,陳子羽花了點時間才辨識出他說些甚麼。

 

陳子羽誠實的點頭,「不過我一開始並不知道他是你的秘書。」

 

李廣文又沉思了一會兒,「你真的愛她?」

 

這次陳子羽就沒有停頓,而是直接回答,「對。」

 

「你有愛過我嗎?」

 

一句話,就足以讓原本就不熱絡的氣氛,降至冰點。

 

這句話,也許是最關鍵的一句。

 

真的愛過嗎?

 

在意識到這份感情只是多於朋友少於戀人之前,愛過嗎?

 

陳子羽當然不可能立刻回答,因為他自己也不明白。

 

在甚麼都還沒意識到之前,他當然是說自己愛李廣文的。但是當現在發現了,再回頭去看當初,還能當之無愧的說愛嗎?

 

琢磨之際,李廣文也沒有繼續逼問。陳子羽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他的手指。

 

尾戒還在,所以愛也還在。

 

那麼,陳子羽還有甚麼好說的?

 

「文文,我並沒有愛過你,因為你對我一直都是朋友。」

 

「所以你的意思是當初會留下我,只是因為需要朋友?」李廣文接話很快,而且語調急促。

 

「你對我來說是重要的朋友。我會留下你,也許不僅僅只有朋友的情感,但是現在就只會是朋友。」陳子羽斬釘截鐵的回答。

 

他並不是在否認過去十年的交往,但是當明瞭這份感情不是愛之後,就算曾經可以說是愛,也不會改變那份感情的本質。

 

不是就不是,該說清楚的就是要說清楚。

 

陳子羽是這麼想的,但是李廣文聽起來便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當然不會氣憤到以為陳子羽當初是在耍他,他相信陳子羽是認真的。

 

但是李廣文大概又像十年前那般,再一次體會到情感壓過理智。

 

從椅子上站起,逼近床沿的陳子羽。

 

在陳子羽反應過來之前,李廣文就率先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後用全身的力量去壓制。

 

陳子羽不可能不掙扎,但是兩人身材相差無幾,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一時間竟抵不過腎上腺素爆發的李廣文。

 

硬生生把一隻腳插進陳子羽雙腿間,兩手制住手腕,然後就低頭強吻。

 

夾雜著氣憤和愛欲,唇齒相撞。陳子羽向來都只做過上方,此時被李廣文壓在下面,心慌之外更是錯愕。

 

為什麼李廣文會這麼做?

 

但是李廣文不會有回答,只是用更加兇狠的態度去磨蹭,陳子羽一時不慎,嘴角和舌頭都被咬出了血痕。

 

李廣文渾身發熱,但是尾戒卻染不上一點溫度。制在手腕上,幾乎都要嵌入肉裡了,但是比起這些,陳子羽真正心寒的,是李廣文不斷往下竄的手。

 

李廣文好不容易離開了唇,卻是轉而去咬嚙陳子羽的耳垂。

 

「李廣文!你夠了沒有!」一有機會說話,陳子羽就開始拼命大吼。但是李廣文豈會在意,反而是更加積極的去舔小小的耳洞。

 

「不夠……一輩子都不會夠……」喃喃的低語,夾雜在嘖嘖的水聲之中。

 

陳子羽沒有放棄過掙脫,但是當李廣文的手終於直搗花心時,陳子羽的反應才是真正的激烈。

 

雙腿不斷奮力晃動,李廣文被打到了幾下,但是除了用腳壓制回去以外,手上的動作依然沒停。

 

「李廣文!你到底還在不在意我這個朋友!」

 

可是比起回答,李廣文選擇放開了耳垂,低頭狠扯開扣子,開始進攻紅蕊。

 

陳子羽沒有停過吼叫和掙扎,但是李廣文一次都沒有放開過。

 

忽然間,李廣文抽出一隻手,從褲子口袋摸出了一樣東西。

 

陳子羽趁機想掙開,但是李廣文的力氣大的嚇人。單靠一隻手和一隻腳,就徹底封鎖了陳子羽所有行動,甚至還用嘴胡亂扯動早已挺立的乳珠。

 

陳子羽早已不願去看李廣文,但是李廣文卻將抽出來的那樣東西,放在陳子羽眼前晃。

 

是同款式的尾戒,原本屬於陳子羽的,原本承載著李廣文的愛的。

 

「我無法毀滅你,我也無法再把你當作朋友……」

 

「李廣文!我拜託你住手!」

 

還在花心中的手指沒有離開過,但此時卻一口氣抽了出來。

 

陳子羽痛的倒抽一口氣,他絲毫沒有快感,那裏也疲軟著。

 

李廣文拿著尾戒,冰冷的觸感滑過身體,經過下體,最後停在入口。

 

陳子羽已經喊不出甚麼,只是原本逃避著的視線,此時惡狠狠的瞪著李廣文。

 

李廣文見了他的眼神,無奈的笑了。

 

「羽羽,你說……把它放進去好不好?」

 

「拜託你住手。」顫抖著,陳子羽微弱的請求。

 

但是李廣文甚麼都沒說,還再次吻上了陳子羽的唇,蜻蜓點水的。

 

「就算要分開,我也要把我的愛留在你身體裡……」

 

再無對話,僅有夜未眠。

  • * *

 

隔天早上,陳子羽完全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還活著。

 

李廣文還在睡,他並沒有繼續控制陳子羽的自由,但是他那副身體想要離開房間,也是困難萬分。

 

好不容易出了門,陳子羽已經沒有體力再挪動一步。

 

身上的衣服殘破,從房內出來到走廊,地上是蜿蜒的白痕。還有體內,無法忽視的異物感。

 

此時一個人從視線角落靠近,但是陳子羽卻連開口求救的力氣都沒有。

 

勉強抬頭,卻差點慘叫出聲。

 

暈眩著,陳子羽以為看到了應該在房內的李廣文。

 

看了陳子羽幾秒鐘,對方彎下腰,低聲說了一句,「我帶你去醫院。」

 

下一刻,陳子羽甚麼也無法記得了。

 

至於男子,皺著眉打了通電話,不到一分鐘後,就有一名清潔人員過來。

 

「帶去那家醫院。」下完命令,清潔人員就手腳俐落的把陳子羽藏進工作車,然後快速離去。

 

盯著李廣文的房間許久,然後淡淡的讓話語在空氣中飄散。

 

「在他回來前被抓住把柄了……小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