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tagraph/竊聽

「那麼,一個禮拜後我一定會把資料送到您手上,林先生。」我和眼前的客戶握手,送客。

一等人出去,就整個人癱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

真是要人命,最近case太多,連我這個終極王牌都得出馬,否則真要應接不暇。

「阿遠,你要的配備我放桌上了,老闆要你趕快工作。」小助理敲門進來,一開口就是提醒我工作。

我懶洋洋的揮揮手,表示知道了。深知我個性的小助理,見狀也只能離開,至少他把話帶到了。

我是徵信社的私家偵探,關邵遠,說起來可是業界遠近馳名的一等一好手呢。一般來說,普通的抓猴不是我負責的,大材小用咩。

可是如方才所述,最近實在太忙,所以只好連我都拖來幫忙。有點無力的又看了看手上剛接到的委託。

林先生有一些戀弟情節,所以擔心過度的他要我幫他跟蹤弟弟。他弟弟最近幾乎天天出門,雖然都會準時回家不晚歸,但是出門頻率實在太頻繁,所以林先生就緊張了。

弟弟都要十八歲了,這哥哥操甚麼心啊?不過看了看照片上的青年,臉長的端正乾淨,身材也有模有樣,這怎麼想都像是交了女朋友,所以才天天出門。

唉,我再次嘆了口氣。就說這種工作對我真是大材小用。

沒想到,高手如我也有誤判的時候。

好吧,也不能說是誤判,只是在設想時沒有那麼周到。

此刻我正坐在某家咖啡廳,執行我跟蹤的工作。右手邊的桌子坐著弟弟,獨自喝著咖啡,正在等人。

弟弟的確是戀愛了,天天出門也是為了約會。

不過,對象是個男人。

我在心底哀嚎一聲,不是我歧視同性戀,但是林先生你到底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忘記告訴我!

如果今天是跟監一對男女,至少不小心正面撞上我只會被一個人揍。可是如果我被隔壁這對戀人發現,是兩個大男人扁我耶!

咳,不好意思,有點失了高手風範。

總之私家偵探也不是甚麼都會,至少我的防身術沒那麼高強。

胡思亂想間,弟弟的對象也來了。

我看似無心的翻著雜誌,實際上是偷聽隔壁桌的對話。

「你來晚了喔。」弟弟笑著說,順便招來服務生,替愛人點了飲料。

「不好意思,塞車。」對方也立刻道歉,真是新好男人。

不過似乎有哪裡不對勁?我回想前兩天跟蹤的時候,發現弟弟的戀人是個男人。今天的也是,但是總覺得好像有一些差別……

我放下雜誌,起身裝作要去洗手間,同時眼睛掃過隔壁桌。

在確認對象之後,從容地走進廁所。

不過當我進了廁所,站到洗手台前之後,就再也無法從容面對,而是冷汗直流。

剛才弟弟的對象,並不是前兩天的男人。上次的是個可愛型的鄰家男孩,這次是社會人士。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始思考現在到底是甚麼狀況。

援交?一夜情?換對象?劈腿?

大概是職業病,瞬間就能跑過四個選項。我思考了一會兒,決定用個更有效的方法找出答案。

首先,就是要取得委託人的同意………

竊聽是犯法的,而且也常會聽到一些不該聽的,所以我通常都不會選用這個方法。不過這次的例子特殊了一點點,所以手段也應該要特別一點點。

林先生當時馬上就答應,還告訴我,有需要的話我住到他們家都沒問題。

嗯,也許問題的癥結點根本就在林先生身上。

總之我在弟弟的房間裝了一個竊聽器,裝多了也是多餘,我是在工作而不是在偷窺。他人在外頭的時候我可以跟監,在家裡則是監聽。

所以當弟弟回到家之後,還不想太早回家的我,就在車內翹起二郎腿,打開機器,無聊的聽起「實況轉播」。

基本上都是些東西碰撞的聲音,也是,就我所知他應該沒有自言自語的習慣。

但是過了一會兒,手機鈴聲響起,我也跟著坐直,畢竟重點來了。

機器裡傳來好幾陣碰撞聲,疑似是弟弟為了接手機而匆匆忙忙的。

看樣子是情人,我拿出筆記本,準備抓重點。

「晴嗎?嗯,我今天是輪到跟他見面沒錯。」我沒在弟弟的電話裡也裝竊聽器,所以只能聽到他單方面的回答。不過晴聽起來怎麼比較像是女生?還有,「輪到」這個詞是甚麼意思!男朋友多到要用排隊的嗎!

等了一會兒,才又聽到弟弟回答。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可是我很難拒絕他們………」

很好,感情糾紛複雜,沒辦法分手,我認真筆記。

「嗯,他們都知道。我已經很久沒碰到氣到要動手的了。」

喔喔,眾男友都知道他腳踏N條船,筆記筆記。

「晴你不要吼我,我知道我這樣不行………」弟弟似乎是心有不甘,槌了桌子之類的。

「總之有兩個講清楚了,我把剩下的幾個人都處理完,就不會再答應了。」

其實還是有想要好好處理的,我點點頭,這樣才對。

接下來是好久一陣沉默,應該是那個叫晴的,正在語重心長的勸說吧?

「……我知道寂寞不能當作藉口……先這樣吧,我掛電話了。」

我愣了一下,寂寞?所以是因為寂寞才劈腿的嗎?

又思考了一下,有個像林先生一樣的哥哥,這樣的弟弟為什麼還會寂寞呢?

弟弟後來又接了好幾通電話,都是不同的男人,雖然他都是用輕鬆的語調應對,但是聽過和晴的對話之後,我總覺得他的心情應該是很糟糕的。

我拿著筆在筆記本上亂畫,到底弟弟是個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再四天,就要給林先生答覆了呢。

接下來兩天,回家後的弟弟,幾乎都是重複這樣的模式。先和晴講過電話,疑似被罵了一頓,接著就是無數通男人的電話。

其實這樣的生活也很繁忙呢,我有點沒良心的想著。

今天是在另外一家簡餐館,因為調查已經接近尾聲,差不多可以下定論了,照片也很充足,所以我是帶著放鬆的心情工作中。

但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也許老天真的太忌妒英才,竟然在今天讓事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前幾天讓我大冒冷汗的社會人士又出現了,但這次只是送上一張電影票之後就走人。

十分鐘後,鄰家弟弟跑過來一起喝個咖啡,然後走人。

接下來每隔十至二十分鐘,就有一個新的男人出現。有的是我過去幾天看過的,有的大概是過去幾天都沒輪到過的。

今天他是怎麼了,一天接客好幾個?我忽然有點後悔今天選了有點遠的座位,雖然角度上能夠讓我光明正大的偷看而不被發現,但是聲音就完全傳不過來了。

到底怎麼了,我意外的發現我有點心急。

我們從早午餐吃到晚餐,弟弟已經見了二十幾個人。

我有點心寒的看著手上的資料,現在事情完全超出我的掌控。這情況可能要直接通知委託人了,不然再這樣下去有點不妙,等出事就糟糕了。

沒想到,二十幾次的打擊完全不夠,終極BOSS出場了,是個女的。

她疾步走向弟弟,一臉關懷的看著疲憊的他。

不難猜想她是晴,我擅自在筆記本上拉出一條線,開始記錄。

但是老話一句,因為聲音傳不過來,我還是只能從動作和表情觀察。

弟弟似乎是一直在回答晴的問話,而晴每問一句,臉上表情也放鬆幾分。

直到最後,晴拍了拍弟弟的肩,又交待了幾句,就離開了。

於是,終於只剩下我和弟弟。

我盯著眼前的資料,想要找出一點端倪。真的只是在劈腿嗎?

總覺得還有些甚麼是我沒想到的。

我摸出耳機和MP3,裏頭存著整理過的竊聽音檔,我開始一個一個播放。

他和晴的對話,幾乎都是繞在眾男人上打轉,不外乎是弟弟無法拒絕,而晴則是強力要求他不要再答應了。

拒絕真的是指拒絕男人嗎?答應也真的是只答應男人嗎?

接下來是數不清的、單方面與男人們的對話。其實弟弟也沒有特別在撒嬌甚麼的,反而比較像是在和普通朋友講講話。雖然說,感覺得出來偶爾也有提到一些兒童不宜的東西。

可是如果在知道弟弟是寂寞的前提下,這些對話……就顯得像是在排解寂寞,而找人聊天而已。

忽然、一個想法閃過我的腦海,我顧不得讓播放暫停,連忙攤看筆記本,查找那些男人的資料。

男人們的身分各不相同,沒有太多接點,就算和弟弟放在一起也一樣。但是如果把線連到其他地方呢?不光是弟弟本人,連到弟弟的背景和周遭的話……

我霍地抬頭,尋找弟弟的蹤影,但不知何時他已離開簡餐店。

我想、我的工作大概要結束了。

見林先生的前一天,我去見了弟弟。

不和被調查者接觸是工作準則,也是職業道德,但是我還是和他碰面了。

「你是林顥瑄嗎?」我來到弟弟面前打了招呼,他有點遲疑的點了點頭,肯定是在思考我是誰。

「我叫關邵遠,是你哥哥雇用的私家偵探。」逕自坐在弟弟對面的座位上,我們現在在麥當勞。

弟弟正在消化我所講的話,等到反應過來後,竟然沒有一般人會有的質問反應,而是了然的點點頭。

「請你告訴哥哥,我很安全,不會亂來。」他竟然還能這樣回答我。

搞不好林先生雇用私家偵探根本不是第一次,我暗自想著。

「看樣子我不用對你說明,你哥哥雇用我的理由了。」我微笑以對,然後才開始說明我來的目的。

「因為你哥哥也同意,所以我在你房間裝了竊聽器,先和你說聲對不起。我想問的是,那些人,並不是你的男朋友吧?」

語畢,我就看到弟弟全身僵直,震驚地看著我。

既然是私家偵探,他當然知道我會跟蹤他,也知道自己和諸多男人會面的事被我知道,但是他大概沒想到會被竊聽吧。還說出這種結論。

我連忙安撫他,「不好意思,我沒有窺探你隱私的意思。只是面對工作,偵探總是想找出答案。接下來只是我的推論,如果你不樂意的話,隨時都可以打斷我沒關係,而且這些我也不會告訴你哥哥。

晴應該是你的朋友,他是擔心你所以才打電話來勸你。至於那些男人,應該是你其他朋友的男朋友吧?

你念的是男校,雖然我沒有偏見,但是裏頭的同性戀比率還是高了那麼一些些,總之你的某些朋友、或者是同學,都有男朋友。只是當他們累了想分手,最常用的藉口就是找到新男朋友了。

而你就是那個代罪羔羊,因為總是找不到理由拒絕他們,所以老是答應幫忙。但是事後你都會再把人私下找出來,親自道歉。

有些人道歉完就散了,但是有些人就成了你的朋友,甚至還有的乾脆想找你當情人。你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所以就這樣一直拖著放著。

我想說的大概就是這些……如果有錯誤,你盡量反駁我沒關係。」

洋洋灑灑講了一堆,講完了我才想到要顧慮一下當事人的心情。但是弟弟卻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嘆了口氣,然後喝了口水。

「你說的都沒錯,你告訴哥哥也沒關係,不過沒想到你竟然能想得到呢。」他淡淡一笑,我卻只能傻傻地看著。

然後有點猶疑的,又開口問,「我很好奇,為什麼昨天你要和那麼多人見面。」

他低頭琢磨了一下,並沒有馬上回答我。就在我要開口道歉之前,他還是先說話了。

「因為我很怕寂寞。看著朋友們都喜歡男人,也才讓我意識到我或許對男人感興趣吧。我原本猜想,會不會是從國中開始就念男校,所以才被影響的。可是自從答應同學們,自己又私下道歉之後,我也開始交了男朋友。

可是那些人都是同學們的前男友,他們多少都只把我當作朋友們的替身,玩玩而已,可是我已經忘記不掉,有人陪伴的感覺。

所以,就只好持續答應同學們的要求。」

我看著眼前的弟弟,心裡重重的呻吟了一聲。搞甚麼,原來只是個在青春期迷惘的少年啊……林先生怎麼不把戀弟情節分他一點,要是弟弟也戀兄,我看就天下太平了。

不過,雖然方法有點不對,能夠這樣面對自己好像也沒甚麼不好?

「咳,總之怕寂寞也不能這樣,昨天那樣實在是……」

「不是,昨天是我和他們斷絕來往,最後一次見面。」

啊?

「因為我總覺得這幾天有人一直在注視著我,我很喜歡這種被關注的感覺。反正晴也一直在勸我,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和他們斷絕來往,也不會再答應同學們。」

「不過,結果看著我的人是偵探啊。」他苦笑著指指我,似乎很無奈。

我搔搔臉,其實他是個不錯的人,只是還不懂這個社會罷了。

「那、你要不要讓我繼續注視著?」

弟弟稍稍瞪大雙眼,好像沒想到我會講這句話,好吧,我自己也沒想到。

「不過我是業界有名的私家偵探,所以費用很高。注視你一天的價錢,大約等於你當我一天男朋友的價格。」

好吧,講都講了,繼續下去應該也沒差吧?

我笑嘻嘻地看著弟弟,最後,終於等到了他的首肯。

「嘿嘿,那麼第一步就是回你家把竊聽器拆掉吧!」

 

 

*Dictagraph-名詞-竊聽器

 

###

原本不是這樣的短篇的!應該要是一個有戀聲癖的私家偵探才對……我對最近都是這種風格的主角感到絕望了OT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