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ch/我愛你

冷水不留情的往少校身上潑,年輕精煉的肉體接收到溫度,不由得顫抖起來。更遑論無法忽視的斑駁血痕、傷口。黑髮緊貼在臉頰,血汙與汗水混和的氣味彌散在地下室裡。

潑完冰水的兩名小兵在一旁站好,等待指令。身著黑色軍服的另一名少校,卻是示意兩人往後退。

一手摸上刑具架上的針筒,每一根都注滿了藥水。果斷的挑了一根淺綠的,執刑的少校招呼也不打,就直接往半昏迷的對象注入。

「嘶-」沒有大聲呼救或呻吟,只是倒抽一口氣,被潑水的少校抖了抖身子,藏在黑髮下的雙眸,終於抬起並緊盯著眼前的人。

「這是D1F型藥劑,你自己考慮看看要不要說出來,不然你明白這藥效的。不久前、你才在某個間諜身上用過,應該再清楚不過。」

但少校沒有回答,雙眸死死盯著,但眼神卻非怨恨或憤怒,也不是絕望的空洞,反而……反而是了然的平靜。像是在訴說,自己甚麼都不會說,所以只能接受死亡的結局。

把手上的空針筒丟到一旁,小兵立刻上來收拾,少校則是又抓了頗有韌性的馬鞭,唰唰的在對方臉上揮了揮。

「離少校,事關軍情,你如果說了,我們也好放過你;你不是間諜,這樣偏袒敵人根本拿不到好處。」

但是,直到藥效發作,離少校都是保持著那雙平靜的雙眸。

D1F型藥劑原型是劣質春藥,經過軍方的研究之後,去除了能夠讓人激起性欲的藥性,卻保留了精神上的亢奮與難耐,過量會導致幻覺,不少被施打者都是在幻覺中承受不住,不是吐真,就是央求施刑人對其砍手砍腳,以求回到現實。

眼見離少校原本緊閉的雙唇,已經開始慢慢透出一點低喘,被強硬扣住的雙腿,也緩緩發顫。

斥退了兩名小兵,整間地下室就只剩下兩人。

又用馬鞭在離少校身上留下一些粗鄙的傷痕之後,男人就像是失去興趣一般,拋下刑具。

離少校的雙眼還未開始迷濛,畢竟是一名軍人,一劑是絕對不夠的。

但是在施打第二劑之前,男人還是開口,但是卻非之前的審問口吻。

「離蔚,你為什麼要幫助聯邦軍?」握著針筒的手並無顫抖,但是眼神絕對是哀求著的。

離蔚的粗喘,讓聲音低啞,但是仍足以聽清。「原昊,我愛你。」

三個字,讓原昊的瞳孔猛然緊縮,一咬牙就把第二劑注入離蔚體內。而且竟又抓起了其他針筒,齊齊注射。

藥性互相混雜,讓離蔚開始抽搐,心跳加速,肌膚除了原本的髒污,也呈現一種從體內往外透的鮮紅。

「離蔚,你只要說出是誰透露我們的座標位置就好,就算是你透露的也無所謂,只要把事實說出來就好。」原昊極力維持軍人威嚴,但是怎麼樣都無法恢復到一開始審訊官的模樣。

但是離蔚又恢復到一開始沉默的狀態,但是痛苦的聲音在喉頭打轉,在地下室裡回音四起,讓原昊產生逃不掉的壓迫感。

「離蔚……」原昊還要說些甚麼,但是地下是緊閉的門被打開,是方才打發出去的小兵之一。

「少校,艾將軍要您立刻過去。審訊的工作交給我們就好。」小兵傳達的方才接到的軍令,逼得原昊不得不離開。

但是離開前,他又走進了離蔚,用黑得發亮的皮鞋狠狠踹了幾下脛骨,讓多少陷入幻覺的離蔚稍稍回神。

原昊還要再威嚇一兩句,卻看到離蔚緩緩動了動唇,難以辨識的唇語。

「等接手的軍官來,繼續逼問,刑訊到死也可以。」

一般來說,軍部就算要把人刑訊到死,也不會讓小兵知道。所以這麼一句話,還真是讓他們嚇個半死。

但原昊只是踏著穩健的腳步,迅速離開地下室。

行了軍禮,原昊向艾將軍匯報審訊結果,但是簡單一句話來講,就是離蔚死不開口。

「也罷,這還顯現了我們帝國軍訓練軍人有方呢,絕不輕易就因刑而供。」艾將軍不介意的揮揮手,又補充,「而且,這一次要不是有內奸,我們還能又一次對比出聯邦軍的愚蠢呢。」

原昊內心緊了一下,裝作無心的問道,「怎麼說?」

艾將軍滿面笑容,「原本聯邦軍是在艾爾星雲埋伏的,那裡當時只有你率領的試驗小隊而已,他們大概是想奪取我方技術吧。沒想到離少校這一洩漏座標,雖然讓他們成功伏擊我方回來補給的第三軍隊,最後還是被我方擊破。」

「所以要不是有內奸,哼,我們還真可以大肆宣揚他們的情報網漏洞百出。」

原昊又和艾將軍交頭幾句,就退了出去。

關上門,緊握手把的手心佈滿冷汗。

他並不是第一次遭遇聯邦軍埋伏,但是這次因為是率領試驗小隊,鑑上裝載新型武器,一旦遭遇敵襲,做為指揮官的他判斷不敵時,就需立刻啟動自毀系統。

這件事,除了艾將軍、小隊的士兵和自己,就只有離蔚知道了,因為他是後方連絡官。

根據目前傳回來的資料顯示,原本他應該要遭遇的敵軍,是絕對可以成功打下他的小隊,所以他必定得啟動系統。

原昊忽然拔腿狂奔,不顧禮儀的直衝往地下室。

隨便和門口看守的小兵打過招呼,原昊衝入刑訊室。

但是他看到的,卻是接受的軍官厭惡的甩下刑具,揮手要小兵處理。剛好對方和原昊對上眼,軍階較低的他便立刻向原昊行禮。

「離少校、審完了?」奔跑到地下室的距離並不特別長,本來以原昊的體力,是不應該感到喘的。但是這句問話,卻是氣息紊亂。

「原少校,審問未果,離少校就已死亡。」

原昊僵硬的點點頭,然後就讓其他人留下處理屍體,而他,緩步離開。

離蔚審訊至死,但真相卻只讓原昊自己想明白了。

 

於是,那句我愛你,便成了未來數十年折磨原昊的私刑。

 

 

*Lynch-名詞-私刑

 

###

因為太短所以大家可能覺得很沒頭沒腦。雖然我有自己的設定,但是大家也可以猜猜看,原昊和離蔚到底是不是一對戀人(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