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net/追捕

漫漫長夜,最適合找點事來消磨時間了。所以,今天黑貓也會活躍於城內。

在下手前發預告函這種事,只有笨蛋才會去做。黑貓向來都是在城內兜兜轉轉,心情好呢,就光顧你家一下,心情不好呢,就算有金條擺在眼前,他也不屑一顧。

可惜的是,黑貓大多數出門的時候,心情都是好的。所以城內幾乎每隔幾天,就會有人來報案,哭著說黑貓上門了。

笨蛋才會去發預告函,可是只有天才會在下手之後,還瀟灑地留下「證據」。

於是負責處理黑貓相關事件的警官-湘夜,抽屜已經堆滿了上百張來自黑貓的感謝卡片。

上頭不外乎都是感謝對方讓他今夜又得手了甚麼甚麼,而且通通都是用手寫的。湘夜看看今天的這一張,這次偷走的是一枚戒指。

不過,戒指上頭鑲的寶石價值不斐就是。

「喔喔,黑貓真是關照你的業績。」旁邊經過的同事,看到湘夜手上的卡片,還能笑著拍拍他的肩。報案率這麼高,但是從來都破不了,也沒人怪過他。畢竟黑貓可是出名的難纏呢,到現在連影子都沒看過。

湘夜只能無奈地笑笑,如翠綠青草的眼睛充滿無力感。

把卡片鎖進專門的抽屜,湘夜決定今天也當作甚麼事情都沒發生。

回家的路上,竟然遇到了從小照顧自己的奶媽。

「奶媽。」湘夜邊打著招呼,邊過去幫奶媽提手裡的籃子。

「小夜,奶媽有個東西想請你保管。」奶媽神色緊張地扯了扯湘夜的袖子,讓湘夜不禁緊張起來,只能連忙請奶媽一起回家。

到了家裡,奶媽制止了湘夜泡茶,拉著他在客廳裡坐下。

奶媽小心翼翼地從籃子的底部,拿出了一個小盒子。當她一掀開,著實讓湘夜嚇了一大跳。

「奶媽、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湘夜連忙把小盒子接過來,仔細地端詳起來。

小盒子內是黑色天鵝絨,上頭端放著的,是一顆一個拇指大小的純石榴石。純石榴石就已名貴,何況這顆可不是紅色的,而是綠色的鈣鉻榴石!

要不是上次抓到一個寶石大盜,贓物裡頭就有一顆不純的綠石榴石,湘夜恐怕還不知道眼前的寶石是甚麼來頭。

「奶媽,這到底是誰給你的?」他和奶媽都是平民,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這顆寶石的,沒道理奶媽會拿來給自己保管。

「唉,還不是我一個遠房親戚,遠到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面呢。怎麼知道他今天跑來找我,好像是做生意失敗吧,但是這顆寶石是他的家傳寶貝,怎麼樣都不能被別人拿走,所以才拿來請我保管。這高貴的寶石我哪敢自個兒保管啊!」說到最後,奶媽忍不住喃喃唸了幾次上帝保佑。

「可是奶媽,我家也不是特別安全啊。」

「唉,再怎麼說你也是個警官,放你這總比較好。」

湘夜忍不住在內心哀號,他雖然是警官,但是真正安全的地方應該是警察局,而不是他家。

但是這時間再趕回去警察局也不大好,何況聽起來只是要保管它,而不是要保護一個「遭人追殺」的寶石。只要沒人知道寶石在他家,應該就挺安全的?

總之,湘夜最後仍抵不過奶媽的請求,把寶石保管下來了。

「只能明天再拿去局裡吧。」湘夜小心翼翼的把寶石放到床頭櫃裡,並且上鎖。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局裡讓他專門負責黑貓的案子,黑貓那邊,當然也會特別盯緊他囉。

這天,心情好的黑貓,一邊輕輕哼著歌,一邊爬上了某戶人家的屋頂。在煙囪那兒綁好繩索,輕鬆地慢慢往下降,最後停在臥室的窗戶旁。

袖子輕輕一甩,一把鑽石刀就出現在黑貓手上。俐落的劃了幾下,無聲無息的黑貓就順利打開窗戶,潛入屋內。

來之前就已知道寶石在哪兒了,但是因為太過接近屋主,所以黑貓本想放點迷煙的。但是這次的目標,是平常自己很關照的警官。

「玩點有挑戰性的好了。」黑貓暗下決心,再次甩甩袖子,手上的鑽石刀換成了開鎖工具。

慢慢地移動到了床頭櫃旁,床上的人睡得很沉,而且是背對自己的。黑貓手上飛快的動作,床頭櫃的鎖畢竟不怎麼複雜,幾秒鐘的時間就讓黑貓得手。

看著躺在手上的小盒子,黑貓輕輕打開,確定裡頭是石榴石之後,他就只把寶石收起,取而代之的將一張手工卡片夾在盒子的接縫上。

「謝謝囉。」黑貓用兩只手指輕輕給了個飛吻,轉身就要離去。但是沒踏出幾步,就定格在原地。

因為他聽到後頭,有槍開保險的聲音。

「不要動。」湘夜的聲音有些啞,但是不見睡意。

黑貓心想,沒想到對方這麼深沉,有想到自己會來走一趟。

不過另一頭,湘夜可是心驚的很。要不是睡夢中忽然感到某種惡寒,他才不會醒過來,然後發現黑貓光顧自家。

「手舉起來,慢慢轉過來。」

黑貓聳聳肩,舉起手轉身,看著眼前舉槍的警官。但是這一看,黑貓卻有種搧了自己一巴掌的感覺。

他向來都是在遠處看著這個警官的,所以雖然知道他有雙綠眼睛,卻從來都不知道是這麼輕透且純粹,翠綠的如一汪碧潭。

再想想方才到手的石榴石,立刻相形失色。

可惡、自己怎麼放過了這個更美好的寶物,而去偷了一個只有價值可言的寶石呢?

但是再怎麼扼腕,有槍指著自己,黑貓也不得不暫時停止動作。

「把寶石丟過來。」湘夜緊盯著對方,以防他有甚麼小動作。要知道,眼前的人可是偷了上百次仍逍遙法外的黑貓!

黑貓一手伸進懷裡,拿出了那顆已經不想要的寶石,丟給了湘夜。湘夜接住,但是手裡的槍仍沒有放下。

就在湘夜要開口再次警告,然後過去制服他前,黑貓就先有了行動。

先是在地上滾了一圈,本意是要躲開湘夜的子彈,但是太過緊張的湘夜竟然沒開槍。調整好姿勢後,黑貓就往湘夜的方向衝,然後熟練的將槍給奪下。

槍被奪後總算反應過來,湘夜反手就要給對方一個手刀,沒想到黑貓速度更快,牢牢將湘夜的雙手扣住。

然後,就是直接親下去。

湘夜雙眼睜大,不敢相信這隻黑貓除了偷東西,現在還偷香啊?

衝擊太大,讓湘夜完全忘了自己是男人,偷香可能不成立。

說起來黑貓也沒有太過分,只能算是稍稍吻了一下,還有吸允摩擦了一下,就抬頭對湘夜調皮一笑。

近距離看著這雙眼哪……黑貓下定決心,一定要偷到手。

「石榴石我收下了,謝謝。」黑貓加大手勁,掐住了湘夜某根骨頭,逼得他不得不放手,手裡的石榴石當然也跟著落入黑貓手中。

「站住!」湘夜伸手就要抓人,但是黑貓靈巧一閃,然後就奔往窗戶,大手一撈,沿著繩子就攀回屋頂。

等到湘夜探頭出去,對方已經收好繩子,在黑夜中往某個方向離去。

 

 

*Garnet-名詞-石榴石

 

###

痾設定上應該是中古歐洲之類的,但是顯然我沒怎麼描寫所以看不出來(噴)總之從這次之後,黑貓努力地想要奪到湘夜,湘夜也開始努力追捕黑貓。

啊、黑貓的靈感來自V家的一首歌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