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eave/我和他和我

 

我的人生很平凡,卻也還算一帆風順。從課業到工作,愛情到婚姻,至少沒有甚麼意外。

但是當妻子過世,只留下我一人時,才能夠明白,像我這種人,根本就無法承受打擊。

出於寂寞,我領養了一個孩子,五歲的男孩,雖然有些瘦,但總是睜著大眼望著我,就和妻子一樣,那般無辜。

剛來的時候,他還有些不習慣,常常要我呼喚好幾聲,才能有所反應。可是才過了一年,這孩子就已經變得白白胖胖,更加惹人憐愛。

我細心照料,畢竟我讓他來到一個沒有母愛的家。可是我深信,我能做好一個父親,代替妻子來愛這個孩子。

所以原本不大依賴人、反應慢半拍的男孩,上學的第一天,竟會扯著我的衣服,睜著大眼掉淚。

不是嚎啕大哭,也不是在地上打滾,就只是堅持的扯著我,讓淚珠大滴大滴地掉落。

那才真的是教人不捨。

所以那天,我成了唯一一個陪孩子一整天的家長。

上了中學,這孩子自然不會掉淚了,但是還是沒有那年紀該有的害臊,硬是和我整整道別了半小時。

也好,至少孩子還願意黏著我,當時我欣慰地笑了。看著他頻頻回頭的模樣,那份父親的驕傲仍在綻放著。

但是念了高中,就是一切轉變的開始。大概是較晚的叛逆期吧,作為男人,我很懂得。

雖然不再與我好好道別,甚至鮮少正眼對我,至少他不會晚歸,也沒有染上太過分的惡習。

於是我雖然心疼,仍舊放手讓他玩去。即使整整三年,我們父子幾乎沒有說過話。

大學考到了第一志願,我可高興的不得了。但是看來,終究得放手讓他出去闖了。

那晚,我終於下定決心,要讓他過想要的生活。拿著存摺,裏頭是大學四年的生活費和學費,我來到他房門前。

如果他睡了,就明早再說;要是還沒,我想父子可以促膝長談一下。

但是在開門之前,我卻先聽到他壓抑的喘息。我當然明白他在做些甚麼,也不認為有那裡不對,所以就要轉身離開。

可是他或許太過放心,或者是真的無法抵擋情慾,在喘息之間,他喊出我的名字。

最終,我只能把存摺放在房門。

也許,讓他來到一個沒有母親的家庭,真的是我太自私。

 

 

我抱著不耐煩的心情躺到宿舍床上。剛才是一個禮拜的報平安電話,但是每次沒講幾句話,他就趕我去玩,要不就是藉口要工作。

哼,擺明了就是不要我了,我忿忿地踢了踢床邊的牆。

室友都很習慣我講完電話的模樣了,所以全都見怪不怪的,安靜退出房間。

我閉上雙眼,開始回憶我們之間。

剛被收養的時候,我只覺得眼前的男人好高,高到不是我可以觸碰的距離。可是他總是很有耐心地蹲下,縮短之間的差距。

小學的時候,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再也不能二十四小時待在一起了。我只知道,當我掉淚時,他會一臉心疼地抱住我,然後陪著我。

上了中學,我其實不能理解,為什麼周遭的朋友都不大喜歡父母。我確實沒有母親,但我不介意,畢竟已經離開的人,是不能和他一樣疼愛我的。

所以我雖然不再哭了,卻還是遲遲無法,離開他的身邊。

但是考上高中後,我才知道我其實甚麼都不明白。

那天下午,有個女孩兒和我告白,我覺得挺煩的,所以拒絕了。當時我只想著晚餐他會下廚,所以迫不及待要回家。但是當哥兒們問起方才的告白事件,我如實回答之後,他們竟不約而同的哀號。

「小周啊,那麼正的妹你都不要了,那誰還入的了你眼?」

我直覺地要回答我爸,但是赫然又驚覺不對。可是直到晚餐時間,我還沒能頓悟到底是哪裡不對。

他為我添了飯,我馬上拋掉一切的念頭,開心地吃了起來。能夠這樣吃著他煮的飯,是最能讓我開心的事。

他常和我說起他的妻子,說他是多麼的賢慧。我都是安靜的聽,但是當他今天說起時,我夾菜的筷子不由得停了一下。

我竟然有種,我也可以很賢慧,我也可以代替他的妻子的想法。

後來花了一點時間,我才完全明瞭自己的想法是甚麼。

於是,我開始躲他。他以為我是在叛逆期,也好,就這樣誤會吧。至少他不再太過管我,也省得我不斷被提醒自己那噁心的想法。

可是考上大學那天,他歡欣的樣子,甚至太過高興而抱住了我,全都讓我無法自己。

明明知道有被發現的危險,我還是躺在床上自慰了起來。低低的喘息著,想像那是他正在撫弄我,然後我忍不住喊了那個名字。

清理完自己,安心地睡去,想著明天要告訴他,我會每個禮拜回家的。

直到一早醒來,房門前的存摺打破我僅僅一夜的美夢。

 

 

大學畢業那天,紹偉收到了畢業證書,還有來自父親的一封信。

信裡其實只有三言兩語,何況紹偉的視線全放在信封內,一張薄薄的法院公文。

那是、父親解除親子關係的證明。

紹偉只能一頭發熱的,趕緊跳上高鐵,直奔回家。但是回到家中,卻發現已經沒了另外一個人的蹤跡。

連物品都徹底消失,完全抹消了痕跡。紹偉愣愣地看著家,無法發出一點聲音。為什麼要做的那麼絕呢?

握著信,跌進了沙發,也不管手裡除了信還有畢業證書,就握緊了雙拳。

半年前,他回家了一趟,和父親難得的對視,甚至喝了一點酒。

也是那麼一點酒誤了事……

緊閉雙眼,紹偉仍能勾勒出,父親紅著臉,冷汗則貼著頰邊滑下,鼻息噴在自己臉上的溫度。

他輕輕微笑,父親在信上寫著,他已喪失了作為父親的資格。

是啊、你喪失了。

所以我可以開始,瘋狂的追求你了。

 

 

*Bereave-動詞-喪失親權

 

###

本來想寫父親被法院判定喪失親權,因為侵犯自己的小孩。結果當我失手把兒子寫到大學之後,就哈哈哈來不及了。肚子超痛,可是想到票票和禮物所以我又暴衝了(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