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xir/一牽定永生

從古至今,讓人死而復生的煉金術,都是絕對的禁術。

於是煉金術師們,便把目標放到了「不死」。如果不能讓人死而復生,那麼就令其永生。

若只是永生,恐怕還無法讓他們滿足,所以在永生之上,還需要追求「青春」。

但是長生不老術,卻沒有同死而復生一樣,被列為禁術。因為此術除了材料難取、法陣複雜,更有一個極難達成的條件。

這是一個雙生術-也就是需要兩名煉金術師,才能完整的完成長生不老術。

人性都是貪婪的,沒有人會希望除了自己,還有人可以長生不老。更不公平的是,雙生術向來都是一主一輔,為主者可以一次性獲得永生,為輔者卻必須一段時間重新接受施術才行。

如此可笑的術法,終究難以實現,所以也無法將其列入禁術。

雷尋癱倒在地上,空曠的屋子很寒冷,他卻全身冒汗。

畢竟就在他的手指邊,有個佔去一間屋子的大法陣。

花了十年的時間尋找材料、三年的時間繪製法陣,一切終於在今天告了個段落。

但是汗涔涔的雷尋接下來,就只能倒在地上看著屋頂,開始無盡的等待。

餘光瞥了眼地上的法陣,雷尋卻無法勾起含有成就感的笑容。

因為、這已經是他第四次繪製這個法陣了。

也是、第四次的漫長等待。

 

 

雷尋是個天分極佳的孤兒,從小就被導師撿了回去,遵循師門成了一名煉金術師。

腦子裡總是充滿了奇想的他,不斷地在煉金術上有新的突破,所以導師也破格提拔他,作為自己的助手。

師生研究甚歡,直到某個冬日夜晚,窗外寒雪重重,窗內氣氛也極為抑鬱。

「老師!你知道你在說甚麼嗎?」由於導師的要求,所以雷尋向來都是直呼其名的。但是今日他卻換上稱謂,意圖喚醒導師的理智。

「我知道。」雷尋的導師雷勳輕輕微笑,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不懂事的孩子。

雷尋「碰」的一聲將雙手打在桌上,終於憤怒了起來。

「長生不老術是禁術!」

雷勳把手邊的一本「煉金術基礎」摔到雷尋面前,「禁術只有一個,叫做死而復生。」

雷尋把書推到地上,「它是不成文的禁術!」

「它沒有被禁。」

「但是它完成不了!」

雷勳搖搖頭,「可以。」

雷尋眼見導師竟然如此頑固,隔著桌子就揪起了他的袍子,將雷勳拉近。

「你上哪去找另外一個人?」

沒想到雷勳卻不著痕跡的猛力一拽,把雷尋拉倒,讓他沒有著力點而倒在桌上。

 

「你。」

 

至此,沒有太多字的對話結束,雷尋明明沒有昏過去,卻就這樣攤在桌上不肯起。

但是雷勳也沒有離開,反而跟著靜靜站著。

良久,才傳來雷尋悶悶的聲音,「雷勳,你知道長生不老是甚麼概念嗎?」

雷勳沒有回答,因為那句話只是個開頭。

「你沒有要長生不老的理由吧……你不是為了研究煉金術,也不是為了財富名聲……你要那麼多的時間做甚麼?你知道那有多孤單嗎?我光是用想的就覺得恐怖!」

但是雷勳只用一句話,就讓雷尋閉上嘴。

「你陪我,就不孤單了。」

所以雷勳為主,雷尋為輔,兩人終於開始繪製法陣。

因為早有預謀,所以材料都已備齊,就只差法陣。所以兩人終日關在空曠的屋子內,開始沒日沒夜的忙碌。

其實雷尋並不想要長生不老,但是聽到雷勳的那句話,卻讓他無從拒絕。

也好,就這樣永遠做老師的弟子吧,雷尋安慰自己。反正真不想要長生不老的話,作為輔的自己未來不要接受二次施術就好了。

因為是兩人同時進行,所以只花了一年多,就完成了所有準備。

兩人站在法陣邊緣,看著無數花紋和咒語在地上蜿蜒,法陣中央則是必須的材料堆疊著。

雷尋安靜等待雷勳下指示,儘管所有的步驟早就深刻腦海。

但是雷勳沒有說話,反而伸手碰了碰雷尋的手。

然後輕輕握住。

雷尋有點驚愕地轉頭,卻看到雷勳平靜的開口,「開始吧。」

雷尋睜開雙眼,才發現屋子一片黑暗。看來他睡著好一陣子了。

窗外沒有太多星光,所以難以辨識手旁的法陣。

慢慢坐起,感覺到全身的骨頭都在為睡姿不良而叫囂。但是這些都沒有方才一夢,來的那般清晰。

雷勳獲得了永生,而自己則是暫時性的。

爾後,他繼續追隨老師做著研究,日復一日的,竟也不覺得無聊或者漫長。

但是就在時效將到之際,雷勳離去兩人的屋子,獨自蒐集材料。

雷尋一人畫著法陣,毫無所覺的靜心等待。

 

直到死亡。

 

雷尋並不相信轉生之說,畢竟煉金術還是建築在理論之上,就連長生不老和死而復生,都是有根據的推導出來。

但是當康納-也就是轉生的雷尋,意外旅行到這間屋子附近時,就忽然擁有了雷尋的記憶。

當時他驚慌失措,等到能夠接受一切記憶時,竟然已年近古稀。

那一次,他只畫了一半的法陣,就因衰老而亡。

第三次轉生的雷尋,則是在某所魔法學院學習時,忽然拿回記憶。因為雷勳曾在那裏任教過一小段時間。

他完成了法陣,獨自在屋子裡等了三十年,又是衰老而亡。

直到此生,雷尋又一次的要開始等待。

他其實並不懂,為什麼能夠一次又一次的擁有第一世的記憶。而且應該是已經被老師拋棄的他,也沒有追尋長生不老的理由了。

可是他仍舊在這棟屋子裡,親手畫下法陣,獨自在這裡等待。

望向窗外的黑夜,雷尋不知道他有沒有等到雷勳的一天,也不知道這次又要等多久。

但是他知道,他有個問題想要問雷勳。

「為什麼、要牽住我的手?」

 

 

*Elixir-名詞-長生不老藥

 

###

應該可以接受我把長生不老藥換成長生不老術吧(汗顏)

我考上大學了!所以馬上打文供奉讀者大人(拜倒)

不過明天要打工,所以有沒有辦法再更一次就看今天有沒有力氣再擠一篇囉X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