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sling/雪姬

雪姬挽起了髮,但是被人從後扯了扯手臂,只好又放下。

「陛下,你還讓不讓我打理自己了?」雪姬有點憤恨地轉頭,都已日上三竿了,這個帝王不想起床做事,他可想呢。

但黑髮帝王只是輕淺的笑笑,悶在喉頭的聲音讓雪姬不由得安靜下來。

黑髮帝王輕捻一縷雪姬的銀髮,拉到唇邊吻了吻,雪姬除了翻翻白眼,還真不曉得要怎麼應付這賴皮鬼。

「陛下,你不是說今天非工作不可了?」雪姬把自己的頭髮拉回來,嘟嚷著。

「我捨不得離開你啊。」黑髮帝王一臉正經地回答。

「昨夜都……」想起最近幾天夜夜笙歌,雪姬忍不住轉頭,控制不了臉上的緋紅。

見狀,黑髮帝王又笑了,但這次坐起了身,把轉過頭的美人攬進懷裡。

「雪,我愛你。」黑髮帝王的聲音如魔咒般,狠狠撞進雪姬心裡。

但天下人都知道啊、最是無情帝王家……帝王的愛語,豈能真放在心上?

「愛我就別天天過來折磨我。」雪姬忿忿的抗議,帝王向來都不大溫柔的。

「呵,那今夜你就好好休養吧。」帝王吻了吻髮,終於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床邊,不等雪姬上來伺候,就自個兒把衣服穿上了。

雪姬看著帝王的身影,直到對方就要離開房了,才終於問了一句,「今夜當真不來?」

帝王回過頭,有點戲謔地笑著,「果然是想念我的吧?」

「囉、囉嗦!」雪姬給予的回答只有低著頭將手邊的枕頭丟過去,但帝王只是輕輕一笑便接了住,還能揮揮手表示自己要走了。

直到帝王離去許久,雪姬才緩緩抬頭。

「慘哪、計畫生變了。」

是夜,黑髮帝王淡笑著,坐在自己的王位上。居高臨下的威嚴之感,讓底下準備領命的禁衛兵領頭,不敢有一絲鬆懈。

「領兵,照計畫包圍,活捉。」薄唇吐出的命令,淡卻帶著肅殺之意。

「謹遵陛下之命。」領到命令,禁衛兵領頭快步離開,同時做了個手勢,叫外頭的士兵開始動作。

黑髮帝王不改笑容,但是眼神深沉的很。

「雪,你是逃呢?還是不逃?」

至於在房裡的雪姬,雖然心中相當不安,但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

「時間差不多了。」說話的竟不是雪姬,而是一名從窗外翻進來的男子,但是他看來並非一般人,至少從他的身手和衣著就能看出來。

雪姬微微點頭,也側耳傾聽外頭的動靜。

「……你還是可以選擇走的,有接應。」男子雖是低聲說話,但聲音中的勸告意味明顯。

雪姬卻沒有理會他,好一會兒才慢慢開口。

「從我十歲被送進宮,我就沒有考慮過離開。」

「費萊克!」男子終於忍不住喊出名字,卻只換來雪姬冷冷一眼。

「我的名字只有陛下親賜的『雪』,身分也只是奇威帝國的『雪姬』。」

雪姬再次轉開眼神,「你的工作不應該是來這裡勸我,快去製造混亂吧。」

男子躊躇了一會兒,終於還是和雪姬一樣,選擇以大局為重。

雪姬為何不走,只因需要拖延時間,男子明白的。

所以最終,他只能握了握雪姬的手,然後再次翻窗離開。

男子離開沒有太久,就能聽到宮內開始有一些不尋常的聲響。

雪姬卻無法為計畫開始而微笑,因為他明白,計畫成功的機率並不高。

從黑髮帝王今夜不留宿,就能窺見一二。要不是時間緊迫,他們也不會選擇非今夜下手不可。

雪姬用手指捲了捲迷倒帝王的銀髮,然後自嘲的笑了笑。

「到底,是誰迷倒了誰?」

忽然房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伐,而且來人不少。

雪姬最後一次回頭看了看曾經與他共枕的床。然後端起了杯子,裝作是在享受夜晚的安寧。

等到禁衛兵進來抓人,他再一臉驚恐地裝作不能理解情況。

直至皇宮大殿前,雪姬都演得非常完美。

黑髮帝王在王位上,高高的俾倪著雪姬,不過這是從雪姬的角度來看。

帝王揮退了侍衛,直到大殿只剩他們兩人,他才緩緩走下王位,來到雪姬面前。

「雪,我給過你機會,改個時間不行嗎?」帝王竟蹲下身子,一臉憐惜的撫著雪姬的臉龐。

雪姬滿臉驚嚇,「陛下,我甚麼都不知道啊!」

「下個月我們不就要出去賞春了嗎?屆時再動手,不是更好?」

雪姬一臉不解,只能拼命搖頭,一手還拉著帝王的袖子,像是泣訴。

帝王好心的沒把袖子拉開,還把雪姬拉近,卻沒有擁入懷。

「雪,你看看我多寵你,還建議了下手的好時間,你怎麼就性急的非今夜不可呢?要是我留宿,你還可能得手,白日都暗示你了,你怎麼就是不懂?」

雪姬仍是一臉恐慌,但是吐出的話語已截然不同。

「因為沒有時間了,陛下,要是今日不動手,由齊王國就必定滅亡。」

黑髮帝王點了點頭,「原來啊,看樣子我劫來的寶物,果真與由齊王國的力量有關?」

雪姬的眼瞳緊了緊,神色卻不變。但是如此細微的變化,同樣逃不出帝王之眼。

但在帝王再次開口之前,大殿之門被推開來,數十名禁衛兵拖著犯人走進來。帝王微微皺眉,卻沒有喝斥他們下去。

反而又低下頭,然後一把拉起雪姬,帶著他往王位上走去。

帝王走得很快,雪姬走的嗑嗑絆絆的,卻無法說些甚麼。

當帝王坐下,還將雪姬抱到自己腿上摟住,一副親密模樣。但是只有雪姬明白,帝王摟住自己的右手袖中,藏著一柄匕首。

「不曉得由齊王國的使者、夜探奇威王國做甚麼呢?」帝王慵懶地開口,還頗有興致的玩弄著雪姬的銀髮。

被押上來的為首者狠狠的瞪著帝王,雪姬有點坐立難安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想到要找找那名男子的蹤跡,最後在後面幾排看到。

但是在對上男子的眼神之前,帝王就先硬是把雪姬的臉扳過來,然後放肆地在大殿上強吻著他。

「唔唔……」訝於帝王的舉動卻又無法推開,帝王侵略性的吻肆虐著,直到分離,銀絲還緩緩從雪姬嘴邊流下。

但是在雪姬開口說話之前,卻忽然一陣劇痛,他睜大雙眼就要尖叫出來,帝王卻再次吻上,強硬地把聲音封鎖。

意猶未盡的看著眼前痛苦的人兒,帝王在分開後大笑了出來。

「雪,你告訴我,你是誰?」

雪姬努力讓眼神聚焦在帝王身上,但是模糊的視線反而讓他覺得,是看到了故鄉的一片雪白。

總是寒冷的天氣,還有一成不變的風景,是他世界的全部。就算來到了天氣溫和的奇威,他仍舊想念同自己髮色一般的故鄉。

就算在這裡待的年歲已幾乎和在故鄉成長的年歲相同,他仍舊是眷戀著那兒哪……

「雪姬……」雪姬不死心的,吐出自己的名號。

但是帝王只是殘忍地把匕首往裏頭刺得更深,笑容仍舊不減。

「你豈是我所寵愛的雪姬?那美人的身段可是連女子都比不上,可不是你現在這副男人身子骨的醜陋可比擬的。」

就算如此,雪姬仍是反覆唸著「雪姬」之名號。

帝王眼神一暗,就把匕首快速抽出,讓雪姬又吐了口血出來。

「費萊克!」底下的男子大叫,但馬上就被一旁的禁衛兵壓制。

帝王淡淡掃過那男子一眼,就又轉頭看著懷裡可以說是殘破不堪的雪姬。

「你叫費萊克啊、確實是雪呢……但是,決不是我心愛的雪姬。」

語音剛落,帝王就鬆了手,讓雪姬落在王位前。隨手把匕首一扔,帝王就像是厭倦的把人兒給踢下階梯。

大殿裡所有人就這樣看著,一代美人自階上滾落,鮮血流淌,把紅地毯給染出更多血花。

自此雪姬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了。他只能感受到自己身體,馬上就要和家鄉的土地一樣冰冷。

重重的落在地上那一刻,眼神剛好是凝視著黑髮帝王的。

「我是、雪姬……」

或許不是你愛的雪姬,卻一定是愛你的雪姬。

 

 

*Quisling-名詞-內奸

 

###

費萊克=flake=由齊=ゆき=雪

好吧這次的單字和內容似乎只能是勉強沾上邊(汗)

因為這禮拜的面試太順利所以還是打文了(噴)下禮拜連兩天考試大概就真的不太能上來了(揮手怕)

真的很感謝票票和禮物,感動到快哭出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