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onable/僅此而已

「老大,您老先挑吧。」手下諂媚的笑著,月敵的首領-了卻只是笑了笑,隨手點了把劍,就揮手要他們去分贓了。

看著手下興沖沖的離開,了也就扯了扯嘴角,讓微笑回復到原本沒有牽動任何肌肉的模樣。

做了個手勢要守在門口的人退下去,了就自個兒躺上了床,閉目休息。

今天又去騷擾了月饗的邊境,回程再順道搶了商隊,是收穫頗豐的一天。只是一想到他們撤退時對上的軍隊,了就忍不住稍稍緊了緊眉頭。

領隊的將軍,是當年的好友之一。也是在自己叛逃後,追殺的最緊的人之一。

今天只是遠遠瞧見,就可以感受到那遠播千里的殺氣。就算看不清楚,了也能肯定好友臉上是如何咬牙切齒。

翻了個身,了壓下了回想。

不管再怎麼去回憶也只是徒然,畢竟,他已經回不去了。

回不去鍾愛的國家。

回不去擔任皇帝近身侍衛的日子。

回不去纏綿床榻的時光。

「老大,最近月饗不太平靜呢,要不要小的去探聽下?」

看著搓著手的手下,了搖了搖頭,勾勾手指,旁邊待命的軍師就往前站了一布。

「月饗最近因為和親的事,和鄰國夜梟似乎有開戰之勢。」

和親?了一手撐額,在腦中把皇子和公主都轉了一遍,猜測是哪個把婚事搞成國家危險層級。

「據聞,是十四歲的七公主不願意下嫁夜梟,還傷了來訪使者。」

了不意外的點點頭,七公主從小就蠻橫無理。

只是沒想到皇帝竟沒能管好女兒,搞出了這種事來……

「老大,那我們……是不是要準備幹上幾筆?」

了轉了轉眼珠,定睛在發言的手下上。

「甚麼時候變成你在提議了?」

此話一出,發話的手下趕緊跪倒,臉色蒼白,開始自打嘴巴。深怕自己真的觸到首領逆鱗,那可就是絕對的死罪。

「再等等吧,等他們開戰了再插手也不遲。」顯然了是提不起興致去處置一個小囉囉,方才的話說過也就隨風去了。

一會兒散了會,了示意軍師留下。直到廳房都淨了空,軍師這才靠近了,湊上耳。

「派鷹和爪去夜梟探探,然後傳個訊給小三子,叫他盯緊皇帝了。」

軍師也沒應諾,只是出了廳堂去辦事。

目送他離開,了終於放下了撐住額的手,起了身離開華美的座椅。

手一伸,就摸到了椅後的牆上,上頭正掛著前幾日搶來的寶劍。

反手抽劍,隨性將鞘一扔,了就這麼樣舞了起來。

凌厲劍氣之間,卻可見些許淚水飛揚,跟著轉了個小圈就在空氣中消散。

叛逃國家是為了幫助你,可不是光替你收拾爛攤子啊。

了閉上雙眼,想起他與皇帝最後一次見面。

看著愛人換上了九五之尊姿態,了也跟著收起了玩笑的心態。

當愛人說著要他如何叛逃、如何做好背叛者的工作時,他也沒有絲毫猶豫。

只是叛逃三年以來,他為國家所作的,盡幾乎都是些收拾善後的工作。

了是不會抱怨的。

他只是,為愛人的安全而擔心,為祖國而懷憂。

忽然失去了興致,了手一鬆,任由劍飛了出去,最後沒入牆上三吋。

冷眼看著劍,了伸手抹了抹臉,然後留著這殘狀給手下去收拾。

記住自己的身分,了暗道。

 

他沒有甚麼祖國。

 

他沒有甚麼愛人。

 

他也沒有叛逃過。

 

他叫做了,是月敵的首領。

 

是月饗的敵人。

 

是月饗皇帝的心頭大患。

 

僅此而已。

 

 

*Treasonable-形容詞-叛國的

 

###

靈感來自某位作者大人(對不起我記不起來了)的《國家敵人》

真的非常好看(拇指)

大概會消失半個月,想要累積長篇的稿量,我這次是真心想要日更啊(尖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