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那恩】夜探

夜裡的聖西羅宮本就安靜,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到來而多出些甚麼聲音。尤其這人腳步本就輕盈。

即使被撞見也無所謂,畢竟嚴格說起來他還是這宮的主人,因此他頗大方地走在華美的走廊上。

依照早上來過的路線,右轉後第三間,就是正在休養的人的臥房。

因為是自作主張的來訪,也就未若白日時有禮地敲了門,而是輕輕推開,閃身進入。

明明對方也是一個極為敏銳的人,但帶傷的身體使他陷入沉睡,未能第一時間發現,房裡多了個不速之客。

恩格萊爾,也就是來者,緩步走在地毯上,直到那爾西睡著的床邊。

他也沒有任何舉動,只是安靜地就著月光,看著沉睡的對方。

這張面貌真的既陌生又熟悉。儘管「生前」並不會去在意,但是在東方城安定下來之後,已經有太多次,他在夢中描繪他的模樣。

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張臉,而那張臉又帶著甚麼樣的表情-殺了自己呢?

像是要更仔細地端詳,恩格萊爾彎下了腰,小心的控制呼吸,不想吵醒熟睡的人。

那爾西就算是睡著,似乎也不會放鬆下來。儘管不像是在做惡夢,那雙眼還是稍稍緊閉,導致眉頭也微微皺起。

為什麼、你無法好好地睡呢?

這個疑問自然是不會有解答的。就像是恩格萊爾自己,也曾經無法好好入眠。

腰又更彎了一些,直到額頭輕輕觸到那爾西的額頭。

沒有甚麼特別的涵義,只是想要和他共同承擔。

他們之間,需要一起去面對所有。少了一個人都不行,否則就是像過去一樣,各自落入悲傷的思考輪迴。

「……你做甚麼?」即便重傷,但是有個人抵在自己額頭上還不醒,那他就不是那爾西了。

「啊、吵醒你了?」恩格萊爾連忙退開,慌張地看著醒來的人。

「你幾乎壓到我身上了,有可能不醒嗎?」才剛說完,似乎又意識到自己口氣太差,那爾西不太自然的轉開了眼。

「那你繼續睡,我走了。」恩格萊爾猶豫了一下,伸出了手,但是又很快地縮了回去。

轉開眼的那爾西自然是沒有注意到,而是僵硬的開口:「你來做甚麼?」

聞言,原本打算離開的腳步也就收了回來。「就只是看看你睡了沒……對了,我送的花、你、你沒有丟?」

那麼一大束花放在外頭,你明知故問嗎?那爾西在內心翻了翻白眼,隨便回應了一聲。

「那明天、我可以來看你嗎?」

那爾西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又把眼神放到恩格萊爾身上。

「你是皇帝,要收拾我幹過的事應該很忙吧?」還帶著疲倦的眼神,直直望入恩格萊爾眼底,讓他稍稍退卻。

但是如果真的在此放棄了,那麼幾天前的和好又算甚麼呢?今天在范統的陪伴下,不就踏進來了?晚上也自作主張的來了……目的不就是希望能夠好好溝通嗎?

「我想來看你,那爾西。」穩了穩心,恩格萊爾堅定地開口。

但是那爾西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拉了拉被子,一副準備要睡的模樣,無聲的逐客。

恩格萊爾見狀,只好離開,畢竟那爾西還有傷在身。或許,不要太過急躁。反正他們之間,都等待多少年了,也不會差上這幾日。

推開了門,恩格萊爾就要出去,卻聽到身後微弱且略帶沙啞的嗓音。

「你還記得蜜果嗎?」

怎麼可能不記得?那是那爾西第一次主動拿來的東西。

但是說完了這句,對方就像是真的陷入沉睡,再沒有開口。

恩格萊爾退出房間,一邊走著一邊琢磨那爾西的話。

蜜果是他第一次主動帶來的東西,即使最後還是被他收了回去,而且直到現在,恩格萊爾還是不曉得為什麼。

又走了幾步,離正門就只剩一些距離了,恩格萊爾卻忽然停了下來。

那爾西、是希望自己「主動」去找他嗎?

雖然只是自己的揣測,但是顯然這會比「那爾西要他帶蜜果去找他」這個推論來的合理。

心裡忽然開心了起來,恩格萊爾笑著跑了起來。

希望范統還沒睡,真想告訴他這個好消息。恩格萊爾想著,同時也握緊了雙拳。

這次,一定要好好了解那爾西,也要讓那爾西了解他。過去無法挽回,他也不確定兩個人還有沒有機會有未來,至少在拿到另一半沉月法陣之前,一切都未明。

儘管如此,他還是很高興自己選擇了原諒。

至少他們終於有機會,正視對方。

☆-。-。-。-。-。-☆

好個原諒啦我記得後來應該不算是原諒wwwwwww?

年代物了我也不知道當初是想到什麼才寫的(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