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dower/代替

鄭臣的父母長期在國外工作,所以都是把他托給他們的好友,一名有著幸福家庭的男子。

鄭臣就像是他們的孩子,一家三口過起來也挺快樂的。

直到妻子辭世,這個家只剩下鄭臣和男子。

剛開始是很不習慣的,畢竟原本的生活被打亂,兩個人都得花點時間去接替離開的人的工作。

特別是男子常常手裡忙著工作,嘴上喊著妻子的名時,赫然驚覺對方已不在,那種苦澀感特別濃厚。

鄭臣雖然也愛這個地方,但是他畢竟是外人。所以他無法給予男子太多幫助,只能盡量地讓自己低調,默默等候在一旁。

這天男子又出去工作了。放假在家的鄭臣無事可做,想起妻子在世時,總會和他一起找事情度過假期,或者一起準備好晚飯等待男子回來。

鄭臣愣了一下,也就是說,今天男子回來時,家裡是沒有晚飯等待他的。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雖然以前都只是給妻子打下手,但是簡單的料理或許還可以。

他們已經體會夠多生活中缺少的小細節,至少他能夠填補的,他應該要去做才對。

距離男子回來大概還有半小時,但是鄭臣還在廚房和晚餐奮戰。

炒蛋雖然破碎,但是至少還可以入口;但是現在手上正在炒的青菜,已經能看到些微焦黑了。一邊爐子上的湯,還在滾沸,而且來不及調味;烤箱中的肉,十分鐘前鄭臣才發現他忘記按下開關。

總之是一場災難。

想到男子就要回來,卻有很多地方還需要補救,原本性格堅強的鄭臣竟然紅了眼眶。

其實他也很想念妻子的,父母長期不在,所以一直都是這兩個人給了他一個家。

可是他更心疼的,是那個每次喊人喊不到,回神後凝滯住表情的男子。

那個男人明明擁有這麼溫暖的家庭,為什麼要讓他失去摯愛呢?

自己一個外人,現在連代替的能力都沒有,反而像是越幫越忙。

咬牙繼續煮飯,只求能夠在對方回來前完成。

好不容易重新炒了盤青菜,鄭臣找了個盤子想裝,但是眼睛被油煙熏得夠嗆,想揉揉眼卻不小心鬆手,框啷一聲,盤子碎了。

碎片飛濺,還好沒有傷到鄭臣,但是此時已經夠亂的廚房,情況更糟糕了。

看著打碎的盤子,鄭臣想起來,這是妻子最喜歡的一個。

他呵呵笑了起來,然後馬上陷入沉默,接替在乾笑之後的,是莫名其妙的眼淚。

說是眼淚,其實也不過掉了一兩滴,馬上就止住了。

蹲下身,赤手就拿起了盤子碎片,但是在小心翼翼的情況下,並沒有割破手指。

這是第一個消失,鄭臣心想。

或許他沒辦法代替妻子,但是抹消掉了一切,他就是唯一剩下的。

他要還給那男子,一個新的幸福家庭。

聽到玄關傳來開門聲,鄭臣又撿起一塊碎片,但是手指重重的壓在陶瓷的碎裂邊緣,看著表皮被劃破,鮮血慢慢滲出來。

 

 

*Widower-名詞-鰥夫

 

###

許久不見(羞)總之又是一篇勉強和單字沾上邊的玩意兒。

是說後頭又忽然扭曲掉了那完全是個人特色大家請忽略喔呵呵(不要推託責任)

今晚二更!長篇開更!消失半個月還是有一點成果的啦!

……大概吧(喂)

一樣謝謝縴絆的禮物和收藏投票的各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