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02 接觸失敗

02 接觸失敗

 

少年仍在等人。

李廣夏明白現在還不是接觸的時機,幾乎不需要衡量事情輕重,李廣夏馬上傳封簡訊給陳沛瑩,叫她自己小心回家──獵人一但發現獵物,敏銳自然會讓他緊咬不放。

這頭才剛打完,那頭就見少年已等到人,交談幾句之後,他低頭盯著地面,往另一個方向走開。

見狀,李廣夏馬上發動車子,看準了少年離去的方向,悄悄跟上。現在還有些堵車,本來李廣夏擔心會跟丟,但是很快就沒了這疑慮。

少年的家似乎不在這附近,步行一小段路後,少年搭上公車。李廣夏連忙將車子開到公車後頭,繼續低調而安心地跟著。

拐出繁忙的市中心不久,抵達某一站,而少年也終於下了車。

也差不多是時候追上,否則人可要進到某戶人家去呢。李廣夏停車、追上,動作俐落,自然也沒落下嘴上一喊:「請等一下!」

儘管平常總是帶點兒輕浮,如此失態地招人,李廣夏不禁為自己內心強烈想要留下少年的想法感到些許神奇。

如願看到走在前面的少年腳步一滯,接著就帶著有點疑惑的神情轉了過來。李廣夏連忙揮揮手,表示自己確實是在叫他。

少年也敏銳,馬上就發現那是剛才問路的對象。當時只是恰好往最近的待停車輛走去,兩人非親非故。再低頭檢查是否掉了任何東西,確認沒有之後,少年這才開始打量已經靠近身邊的人。

「請問有甚麼事嗎?」溫和地開口,少年臉上卻沒有太多牽動,仍是那張平淡的表情。

李廣夏立刻就擺上專業笑容,手裡也遞出下車前就準備好的名片。少年老實地接了過去,看清上頭的抬頭,臉色雖稍顯驚訝,卻旋即恢復平靜。

李廣夏沒放棄觀察機會,評斷對方的反應是出於「這種人怎麼會找我」的訝異,而不是排斥。那好,還有戲。

「我是展傑經紀公司的負責人,李廣夏。我平常也擔任經紀人的工作,今天遇到你後,我覺得你很有潛力。你要不要考慮加入演藝圈?如果你不喜歡,我也可以帶你進入時尚圈。你的身高和外表,去走runway也沒問題。」

單刀直入且清晰的詢問,卻還是讓少年慢慢搖頭。手指一動,名片被反向遞回,少年狹長又微微上挑的眼對上李廣夏,其中的平靜讓他心神一盪。

 

這孩子還是這麼冷靜,為什麼?

是不相信,還是不抱希望?

 

「我不會唱歌跳舞、也不會打扮,並不適合演藝圈。希望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選。」

但,李廣夏不可能就這樣把名片收回來,他擺擺手,「不願意也沒關係,名片你收著,哪天改變主意了,隨時歡迎打電話給我。要不,就當作交個朋友吧。」

少年也不很堅持,垂下手,捏著那張名片。

李廣夏又笑了笑,毫不戀眷地轉身就往停車的方向去了。

少年也跟著繼續踏上歸途,至於那張名片,則被他隨手塞進錢包。

──展傑經紀公司的負責人。

是星探的一種吧?突如其來地,並沒有在他內心留下太多漣漪。少年把手插進口袋,仰頭看向澄橘的天空,等著綠燈亮起。

眼前是住宅區的小路,人車不多,屬於城市的冷漠依然存在。被紅燈攔在馬路一側的少年想,不在任何人心中留有存在,而他心裡也不會有誰存在。

 

『因為自己是沒人要的孩子。』

 

這些想法自然不可能傳達給遠在後方的李廣夏,不過,驅車離開前他看見少年仰望天空的站姿。

唇邊再次勾起笑,好似宣告著:他要是就這樣打退堂鼓,可愧對他過去挖人的輝煌戰績呢。

 

 

李廣夏正在跟蹤少年回家。

但是因為神態自若,加上以前多次跟蹤的經驗,所以一路上倒也沒被發現,或是被路人揪去警察局。

少年的家離公車站牌不遠,直到他踏進一家電器行,李廣夏還待了好一會兒,才確定對方家裡真的是開電器行的。

李廣夏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想著下一步該怎麼辦。總之先打聽對方是怎麼樣的人,還有家庭環境好了?他承認他好奇為什麼電器行裡,可以養出這麼一個多重面貌的美人。

說人清高,是弄不明白對方講電話時的甜膩、問路時的有禮、搭話時的冷靜……究竟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對方?

散步過去,剛好遇上隔壁家的太太帶著孩子回家。李廣夏讓自己笑得更加溫和,這通常讓對話無往不利。

「請問一下,這家是不是有個跟我差不多高的少年,大概十七八歲,長得清清秀秀的?」

婦人有點疑惑,手裡推著孩子要她趕緊回家,嘴上還是應著,「是啊,你說紀家的孩子?」

原來他姓紀。

「是這樣的,我剛才撿到他的東西,追著過來要給他,但是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楚,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住這裡。」

一聽是來送還東西的,婦人也放下心,眼裡的戒備降低不少。

「紀家的孩子確實是住這呢,就那家電器行。」

但是李廣夏還不罷手,繼續追問,「我碰上他的時候,他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呢,都不怎麼笑。所以一時間我才沒敢把東西還給他。」

這話說起來突兀,畢竟李廣夏長得也不像是會被一個不笑的少年給嚇到的人。但是一來他笑的溫和,二來他挑起了八卦的開端,婦人這下精神一來,也沒去計較話裡的矛盾。

「這孩子從被送來時就這樣呢。唉呀,忘了你不曉得,他是被收養的。還有你看他那張臉,長的不男不女的,常有人調戲他呢。有一次就在那邊巷口啊,我親眼看到!」

婦人說到興起,替李廣夏指個方向,讓事蹟更立體點,「兩個混混把他堵著,當街就拉拉扯扯,你說一個男孩子也不揍回去,搞得紀家報警,丟臉丟大喔。說不定就是那孩子自己不檢點……反正這附近的都習慣了啦。」

沒想到婦人會透露這麼多,李廣夏默默在心中建立起這少年的檔案,方才收集到的資訊一個也不少地記了起來。

「瞧我說得開心,你快去還東西吧。」婦人說完後也匆匆回家了,李廣夏來不及道謝。

李廣夏讓行走路線刻意經過電器行。眼睛往裡一掃,沒有見到少年的身影,想來是上了二樓的住家範圍。

至於店內除了幾個客人之外,還有一對夫妻,應該是少年的養父母,如那位婦人所言。

原本興致高昂的李廣夏像是被潑了桶冷水,開始慢慢往回走。要說為什麼,那是李廣夏心裡明白少年主動打來的機會恐怕不會太高。

被收養的孩子通常會發展成兩種人。

一種是心高氣傲,滿心想追求富貴;一種是甘於平凡,只想勤奮工作,安穩的過下半輩子。

顯然少年是後者。

看樣子不行就是不行啊,李廣夏難得地嘆了口氣。

雖然挖人時死纏爛打是必要的,但是少年那雙平靜的眼似乎已經道明這招行不通。

李廣夏耙了耙頭髮,在回到車上之前,打了個電話給陳沛瑩,確認對方是否平安到家。

 

至於少年,只好暫時順其自然,看上天賞不賞李廣夏這個寶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