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05 嘗試之後

05 嘗試之後

展傑經紀公司內部的樓層配置,可真不能小覷。除了各部門的辦公室,也有不少舞蹈教室和練唱室。當然,餐廳和休息室也不能少,甚至有讓藝人小憩的單獨隔間。

所以想要試試紀銘伶的李廣夏,自然是拉著他搭電梯下樓,最後走在三樓的走廊上。

看著兩排延伸到盡頭的練唱室,紀銘伶用眼神掃過做好完善隔音的厚門。

「進來吧。」李廣夏推開一間沒有人使用的,招手要紀銘伶過去。依言過去並帶上門,原本以為只是間隔音室,沒想到裏頭的配備足以讓人大吃一驚。

雖然還比不上真正的錄音室,但是錄放音設備算是齊全,甚至有架平台鋼琴,角落也擺著把吉他。

「這樓的另外一頭有兩間大間的練唱室,樂器更多也更好些,不過只是要你唱個歌,這裡應該夠了。」李廣夏笑著拍了拍鋼琴,然後坦然地坐下。

「會唱甚麼?」掀開琴蓋,李廣夏仍是那副不斷發問的模樣。

紀銘伶沉默,好一會兒才不甘願地開口,「我真的不太唱歌。」

李廣夏的手指已經放上鍵盤,輕鬆地彈了幾個音,雖不成調,但是聲音清脆。

「用不著擔心走音什麼的,那種東西在我眼裡根本不是問題。」雖然沒有轉頭,但是李廣夏那種輕鬆的語調,讓人無法忽視,甚至會相信他真的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我不太會唱中文歌,對流行歌也不熟。」紀銘伶咬牙說了出來,雖然這並不是他不樂意唱歌的理由。

手指頓了會兒,李廣夏才又理解似地聳聳肩,「看樣子,你還真的很不關心娛樂圈呢。」

可他還是有法子。

「那麼兩隻老虎總會唱吧?」

咦?紀銘伶微微張大雙眼,兒歌?

不等人反駁,李廣夏已經輕快地彈起這兒歌的旋律,顯然是要紀銘伶自己加入。

猶豫了一下,紀銘伶還是慢慢開口。畢竟啞巴似地不肯唱歌,一點意義都沒有。反正,會聽到的也只有眼前的男人。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般人在唱起歌來時,聲調會比平常講話略高一些,所以原本大約落在中音的紀銘伶,此時的聲音就又往上高了些,但是仍舊不刺耳,反而帶著清爽。

李廣夏手裡沒停,腦袋也轉著。並沒有五音不全,但也只是外行人的唱法。就是那聲音搔得心頭癢癢,沒有抓到當初所聽到的悸動。到底是少些甚麼呢?

 

「你可以用女聲唱嗎?」旋律沒停,李廣夏的話就插了進來。

硬生生被打斷的紀銘伶並不生氣。

他錯愕。這絕對是難得的外顯情緒。

「什麼女聲?」他是明知故問,誰叫他愕然於李廣夏竟然知道他的特長。

「那天和我問路完,你講電話的聲音,我聽到了。」隨興笑著,李廣夏沒提起其實最早是在咖啡廳那次。

「……這樣的聲音,是你感興趣的地方?」紀銘伶是個普通人,但也不笨,這樣一說再把前後態度連結起來,自然能推估李廣夏所在乎的價值是哪個部份。

不是他的演技,是外表和聲音嗎?是那些最常被刺傷的部分嗎?

他不生氣。而李廣夏又再次彈起旋律,直到重複三次,紀銘玲才再度唱了起來。

嚴格說來,他只是把key往上移了不少,但是李廣夏卻渾身一震。雖然還不夠成熟,但是那種感覺又出現了。

讓人想長久看著紀銘伶,聽他還能說出什麼、唱出什麼。

氣質難以言語形容,可李廣夏真心希望紀銘伶能夠用男、女兩聲去唱歌。

雙聲道並不是甚麼新鮮的東西,但是在演藝圈裡可就不同了。要怎麼去駕馭另外一種音域-甚至該說異性的嗓音,向來都是難事。並不是音準了就好,而是要擄獲歌迷的心。

就像是男歌手去翻唱女歌手的歌,總會有一定難度,反之亦然。

所以現今演藝圈中,並沒有這樣的雙聲道歌手。

看樣子除了外貌,還有更好的利器呢,李廣夏微笑。手裡為曲子做個收尾,再瀟灑地起身,而後終於轉身看向紀銘伶。

紀銘伶清了清嗓子,每次唱歌只要太像女生,就會被嘲笑,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唱了。加上沒有開嗓,所以現在還有點難受。

「回辦公室吧,我們討論討論。啊、還可以順便喝個咖啡。」李廣夏有點滑稽地做了個喝飲料的動作,然後就輕快地走出練唱室。

至於紀銘伶,一如之前,沉默地跟在後頭。

 

 

「我打算讓你主攻唱片市場,等到穩定了再兼電影。」一邊把親手泡的咖啡放在紀銘伶面前,李廣夏也不忘談起正事。

紀銘伶這次明顯的皺了皺眉頭,「我對戲劇比較感興趣。」

李廣夏聳肩,「從這裡搭56號公車,在藝術大學站下車吧。」

李廣夏又繼續說下去,但是那雙從容凝視紀銘伶的眼,卻多了些嚴肅。

「我認為你有很好的潛力成為一名歌手,而我們公司向來的習慣,就是會讓藝人至少朝兩方面發展。你喜歡演戲,很好,我讓你走電影。但是在此之前,你要先想清楚喔,你,現在只是個外行人。」

字字句句都不過於強烈,卻扎實傳入紀銘伶耳裡。

李廣夏雖然還未和紀銘伶熟識,但是他大概可以知道,他是個低調、但有教養的人,會隨著周遭的人走,但是不會失去自己的意見──前提是他真有自己的意見。

像是在練唱室逼著他唱歌,他會唱;但是要他改用女聲唱時,卻僅僅移了調而非完全模仿女聲。看樣子,女聲是他心裡的一個癥結,李廣夏算是頗有把握的肯定自己的猜測。

紀銘伶垂下頭,盯著放在眼前的咖啡。李廣夏也不催促,只是等待,期間甚至忽然跳了起來,跑去放了張CD,才又坐回原位。

一首抒情情歌從音響裡流瀉出來,是陳沛瑩的新專輯中,最不受矚目,卻是李廣夏最喜歡的一首。

 

副歌中間,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而且是輕柔的女聲。

「你會親手包裝我嗎?」

 

這什麼勾引人的問句,而且故意用上這種聲音,李廣夏一個不注意,嗆了口咖啡。

一邊咳著,一邊看向對方,但是紀銘伶仍是低著頭,甚至讓人懷疑那話是否真是他說的。

這孩子,還真是不信任他自己呢,李廣夏輕笑。

可是從剛才那句話聽來,似乎潛意識裡還是有一點野心的……只是為了演戲,還是為了整個逆轉人生呢?

之間的差別,決定了紀銘伶能否成功。

「明天早上八點過來這裡,我親手把你送上成為天王巨星的第一步,如何?」

有點調笑的話,卻讓紀銘伶直接站起身,拎著蛋糕就走出門。

遶富興味地看著對方離去,李廣夏跟著尚未結束的樂曲哼著。從明天開始,他的公司又要多一名生力軍了吶。想到這,他忍不住又加大嘴角的幅度,像是已經看到少年被自己改造的模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