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06 竟然害怕

06 竟然害怕

早上八點,向徵信社請了假的紀銘伶,把工作用手機關機之後,保持平靜地走進李廣夏的辦公室。

原本以為對方不會這麼早到,如他們老闆一樣出現行蹤飄忽不定──高層不都如此?沒想到人不僅橫倒在沙發上,桌上還放了兩杯喝完的咖啡,顯然是等了一段時間。

也或許,他根本就沒有離開過?

「早安。」李廣夏懶洋洋地舉起一隻手打招呼,揮完手後又招了招手,要紀銘伶過來。

他老實地走了過去,還在沙發上的李廣夏用歪斜的視線迎來紀銘伶,卻緊了緊眉頭。

因為紀銘伶穿著昨天的牛仔褲,上半身換了件黑色的長袖襯衫,但被捲到七分長度。

「你沒別的衣服了嗎?」

紀銘伶沒有低頭檢視自己,眉頭也沒抬一下,就搖了搖頭。他的衣櫃裡除了牛仔褲,就是襯衫和T恤,沒別的了。喔、還有高中制服,不過過兩天大概養母就會拿去丟了。

畢竟是沒有用途的東西。

「算了,反正你就算有,肯定也不能用的。」自我肯定地點點頭,李廣夏終於坐起,「走吧,化妝師和服裝師在等了。」

「要做什麼?」

李廣夏伸了伸懶腰,放下手後就推著紀銘伶走。「當然是要拍宣傳照囉,每個藝人都有這種照片,平常如果送資料去試鏡,通常都是用這組照片。」

拍照?紀銘伶腳步一滯,但是馬上又被李廣夏推了推,非前進不可。

「快走、快走,我看等會兒服裝師看到你,一定會耽誤很多時間,我可不想又被SAM擺臭臉。」碎念之間,他們已經搭上往下的電梯,這一次停在七樓。

「這樓層是公司專門存放衣服、道具的地方,平常如果有需要,可以過來這裡借。再往下一層樓就是小攝影棚。」

李廣夏話才剛說完,紀銘伶還來不及表達意見,就忽然見一個小個子女人從旁邊衝了過來。

「李總!天啊!」大呼小叫的,但是幾個也在這層樓的路人卻視而不見,像是早已習慣。

原本就站在紀銘伶身後的李廣夏立刻後退一步,小個子女人也不介意,因為她的目標其實是站得直挺、心裡沒底的紀銘伶。

「看看這身高看看這身材看看這臉蛋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覺得他實在太適合日系品牌了像是N系或者Wood家的新一季外套和褲子不然換成YK的也沒有違和感啊!」

連珠炮似的發言,同時手裡還在紀銘伶身上摸上摸下的,小個子女人眼中彷彿只剩下紀銘伶,而且非常熱衷。

紀銘伶有點僵硬地不敢亂動,也沒避開對方像是在吃豆腐的動作。後頭的李廣夏乾笑一下,「小小,快點配衣服,等會兒你跟著去攝影棚就可以繼續看個過癮了。」

「李總你真聰明我現在就帶他去換衣服我好想知道衣服底下的身材和肌肉到底什麼模樣!」

這女人講話都不用斷氣的,這才剛喊完一句,就拖著紀銘伶往旁邊的房間走。

走進最近的一間,小個子女人一頭鑽進好幾排的衣櫃之間,開始尋找適合的衣物。

這房間挑高了不少,而且寬敞,裏頭的長型櫃子全都掛著衣服,而且還有牌子標明這是哪一個品牌的衣物。

「我們有四大間衣物,兩間鞋子和配件,還有一間放雜物和道具的。等會兒就穿上小小拿來的衣服,他是我們公司的紅牌服裝師。」小聲的附在紀銘伶耳邊,李廣夏又苦笑了一下,「只是他每次看到身材比例不錯的,就會陷入那種歇斯底里的狀況,你不要太介意。」

紀銘伶沒有回應,雖然被人上下亂摸多少會不舒服,但他知道小小其實只是沉迷於自己喜愛的事物中。

而他自己,可能如此沉迷一件事物嗎?微微偏頭,紀銘伶想起第一次被曹明抓到戲劇社,看到表演時心中的震撼。

只有在舞台上,他可以放開原本的自己,扮演別人。他可以任意地笑,任意地哭,怒不可遏地大吼,甚至說了許多一輩子都不敢說的話。

他也能擁有更幸福的家庭背景,或者體驗更糟糕的人生。

所以他喜歡演戲,喜歡不是自己的自己。

「脫掉!換上!」不知道甚麼時候,小小再次衝到兩人面前,手臂上掛了好幾條褲子。

接過小小手裡的,紀銘伶脫掉身上的牛仔褲,換上了墨綠色的軍裝褲。

李廣夏吹了個口哨,小小則是在他完全穿好之前,又拿了另外一件要他換。

「難得看到新人沒有找更衣間呢。」李廣夏笑著,看著旁若無人,繼續換褲子的紀銘伶。

垂眼換上第三條褲子,這次是灰色的休閒褲,兩邊的口袋上還各縫上三顆木質扣,顯得俏皮。

「很好不要動!」小小跑了回去,又抱來一疊上衣,顯然是剛才就找好,只是手裡拿不動罷了。

接著就是上演不斷換衣服的戲碼,整個衣物間只有小小一個人興奮的叫聲,紀銘伶沉默地甚至機械式地換著衣服,李廣夏則是在沉思。

等到衣服換好,鞋子和配件也全部搭配完成,時間竟已來到十點,兩個小時過去。

小小雀躍地跟在兩人身後,三人一同到了樓下的小攝影棚。這次電梯門打開,迎接三人的是等到不耐煩的化妝師。

「李總,麻煩你下次制止一下小小。新人,跟我過來。」時間緊湊,所以化妝師帶著紀銘伶往化妝間走。而且為免有人搗亂,還乾脆地把李廣夏和小小關在外頭。

等到紀銘伶真正出現在攝影棚,原本積極和攝影師討論的李廣夏停下,迎向對方。

其實他也知道現在的紀銘伶還未經過訓練,今天是不可能真的拍出什麼東西來的,為此攝影師SAM剛才也和他抗議過了。

紀銘伶的打扮頗像時下流行的草食系男子,或者韓系花美男,但是這樣還是無法襯托出他該有的模樣……雖說李廣夏現在也差最後一個步驟,才能肯定什麼是最適合紀銘伶的。

不過算了,反正他今天的目的,只是想要看看他有多少潛力。

SAM指揮紀銘伶站到相機前,一旁觀看的李廣夏忽然發現一件頗嚴重的事。原本走路標準的紀銘伶,此時卻有點綁手綁腳的。雖然看起來還在正常範圍,但是攝影師應該會發現。

果然看到SAM皺了皺眉,最後仍繼續指導紀銘伶。

「你站姿不錯,往左邊側一點,對著鏡頭笑一個。」盡量講得淺白,畢竟眼前是個超級外行人。

紀銘伶照做,但是臉上的笑不要說假了,根本是臉部肌肉失調,有點扭曲的笑容。

「你會不會笑啊?平常都不笑的嗎!」

紀銘伶再努力一下,可是還是跟剛才一樣,沒點進步。

搖搖頭,這次SAM乾脆要他裝冷酷。但是就算表情冷了,卻沒有任何吸引人的魅力。

隨便按了一下相機,他又開口要紀銘伶換了另外一個動作,既然這外行人表情不行,那就乾脆要他把手掌外翻,然後擋在嘴前。

「你的手是雞爪嗎!自然一點!」看著動作僵硬的紀銘伶,SAM吼了幾句之後終於回頭,對著李廣夏也大吼。

「李總!就算是新人也沒他那麼僵硬!」

李廣夏趕緊上去安撫攝影師,期間瞥了幾眼紀銘伶。

對方早就放下手,垂眼安靜站著。看著對方身邊散發的沉默氛圍,李廣夏也知道他的問題在哪兒了。

 

這個據說喜歡演戲的少年,害怕鏡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