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10 廣夏哥─

10 廣夏哥─

回到公司見到小小,七七就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預謀好的。看到七七手裡有Wood商標的袋子,小小整個人衝了上來,發瘋似地開始拆包裝。

「小小,你至少讓七七到房間裡換衣服,別在電梯門口前面。你知道他以後露個兩點可以賣多少錢嗎?」李廣夏故作心疼樣,但是小小依然故我。

倒是七七很冷靜地看了看,就自己走進鞋子和配件間。等到再次出來,手裡堆了六個鞋盒。

小小兩手高舉著衣服和褲子,七七則默默地打開盒子,試圖把鞋子和衣物搭配起來。

但小小只看了一眼,就搖搖頭把衣服一拋,旁邊的李廣夏連忙接住,然後兩人就看到小小衝進房間。

「別心急,你配得不錯了。」李廣夏把衣服還給七七,順便拍了拍他的肩,已示鼓勵。

七七倒也不是非常在意,只是默默地把衣服套上,然後躲進最近的房間換好褲子(李廣夏都說要賣錢,這次只好在意一下換衣環境),出來時,剛好穿上小小拿來的鞋子。

衣服算是很快解決,所以回到六樓攝影棚時,七七就被化妝師抓去折騰。

至於上次拍到抓狂的SAM,手裡玩弄著相機,嘴上則不斷叨念。

「李總,我是看在你面子上才答應的,那個新人最好是有點進步。」

「你會驚豔的。」李廣夏笑著,想到昨天給化妝師和髮型師的吩咐。

他知道七七其實很聰明。如果沒想通的話,那他永遠會用自己固化的負面思想原地踏步。但是只要有個關鍵的開關被打開,他就能飛躍般地前進。

這一個禮拜的變化真的不大,但是李廣夏相信今天下午的三個小時,對他多少還是能起點作用的。

SAM繼續嘮嘮叨叨,李廣夏好心情地聽著。等到小小率先蹦蹦跳跳地進來後,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只是件繡上金邊的白襯衫,打開兩顆扣子且坦露出鎖骨,皮膚上被畫了朵藍色玫瑰。褲子是灰色休閒褲,鞋子是A牌的彩繪帆布鞋。最重要的是,七七左手中指上,帶了枚銀戒。

戒指上是隻淺藍色的大水晶蝴蝶,銀戒則被鑲上兩顆碎鑽。

七七慢慢走到燈光下,默默站著,等待攝影師的指示。

SAM只發愣了一下,眼睛就瞬間露出精光,進入工作模式。

「把手擺到鎖骨旁、對!蝴蝶轉過來一點,不是右邊、轉左邊!」雖然還是像上次一樣大吼大叫,這次卻是充滿迫切期待之感。

七七老實地盡量照做,因為現在的他還無法自己抓到最好的角度。也還好相機只有一台,否則他連機位都不會找。

SAM在亂吼期間,也不忘按下快門,快速審視一下照片後,正想要七七多笑一點,卻想到上次慘痛的經驗。

沒想到才一抬頭,就看到七七望了過來。

七七的眼睛被上了冷色系的眼影,眼線上勾不少,此時更顯撫媚。但是劍眉又瞬間把柔媚感給壓了下去,導致七七呈現一種中性美。

這樣的一雙眼,忽然笑了起來。

SAM發現他的表情還是很僵硬,但是這次的笑容已經自然許多,至少是正常人會有的。可是一配上那雙會笑的眼睛,SAM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有不斷地按下快門,並且非常自然的開始找角度。

這次終於順利的,拍完了第一套衣服。

 

 

七七被趕去換衣服的期間,李廣夏走到SAM的旁邊,跟著他從電腦觀看方才的照片。

親自看著攝影現場,那位在燈光白棚下很生澀的模特兒,李廣夏卻能感受到充滿熱切的情感,儘管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攝影師的激動。

可是此時隔著螢幕看到成品,李廣夏卻只是覺得七七漂亮,而沒有情感。

果然僅僅一個禮拜,只能改變表層的東西。

SAM大概也知道,可是沒說什麼,反正這只是宣傳沙龍照,這種程度算是可以了。

兩人原本都有千言萬語,可此時沉默地繼續看照片,直到最後一張,李廣夏要去休息室前,SAM才再次開口。

「李總,他是個易碎品。不要把他放在這麼多、這麼高的架子上才好。」

李廣夏嗤笑一下,繼續邁步離開。

推開休息室,裡頭只剩下髮型師還在幫七七抓頭髮,小小和化妝師不見蹤影。

「李總。」髮型師只能隨便打個招呼,就又拿起髮雕噴霧開始猛噴。

李廣夏大概也知道小小和化妝師有事,或者是去別的地方支援,所以也沒說什麼,只是自動自發地坐在七七旁邊的椅子上等待。

也沒有太久,至少李廣夏覺得自從他來了以後,髮型師的速度似乎以等比速率提升。

最後站到七七面前審視一下,髮型師確認完成工作後就迅速撤離,留下休息室的兩人。

「髮型師在躲我嗎?跑這麼快。」李廣夏笑著指了指剛關上的門,但七七只是垂眼沉默,手心上放著方才的水晶蝴蝶銀戒。

李廣夏也跟著移動視線,看著淺藍色的水晶在光線下閃閃發亮。

「七七,拍照的時候,你在想甚麼?」李廣夏輕輕開口,一手靠上了桌子邊緣,手掌撐住了下巴,有點慵懶的坐姿,但視線仍跟著七七一起留在蝴蝶上。

「我是七七。」

「七七,你知道為什麼要學會找角度、找機位嗎?」

七七沒有回答,但是手裡的蝴蝶跟著手心抖了抖。

「因為那些鏡頭,就是觀眾的眼睛。所有透過鏡頭傳出去的畫面,都會直接投入觀眾的心。而你的工作,就是要盡全力抓住所有人的視線。」

「所以七七,只要是面對鏡頭,就要當作自己直接面對了那些觀眾。」

七七低聲笑了出來,把手裡的蝴蝶放到了桌上,因為蝴蝶的重量與大小所以戒指無法平放,而是斜靠著。

「廣夏哥,這些七七都知道。我是七七,所以我知道。」

但是李廣夏竟然跳了起來,雙手抱臂。「拜託你別叫那個名字,難聽死了!跟別人一樣叫我李總!」

七七好笑的偏過頭,臉上有著從未有過的笑容,很輕鬆愜意的。

「廣夏哥,七七就是這樣的人,就喜歡這樣叫。」

李廣夏用力搖了搖頭,「不行,我恨這個名字。」

七七繼續笑著,沒理睬李廣夏。

在方才著裝與化妝時間,沒有李廣夏在的化妝間,有女孩子們的熱絡談笑。其中小小告訴七七,這枚戒指是李總買的,據說每個公司裡的藝人都會收到這樣的一個禮物。禮物價值不等,但是都會含有期許和意義。

淺藍色的水晶蝴蝶銀戒啊……七七起了身,把戒指拿起,遞給仍在一臉惡寒的李廣夏。

「廣夏哥,請幫我保管,我去拍照了。」

語畢,七七就頭也不回地出了休息室,打開的門外剛好傳來SAM催促的聲音。

李廣夏拿著戒指,被直呼名字的噁心感尚未退去,就被七七的轉變給蓋了過去。

看著手中展翅的蝴蝶,李廣夏微笑。

這個易碎品,必須開始要往高處放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