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14 牢牢記住

14 牢牢記住

「你是故意的嗎?」

 

有七七和李廣夏在的辦公室,通常都很安靜,畢竟其中一人不愛說話,另外一個自個兒高興地講完後,就會開始放音樂,跟著不說話。

但今天的沉默中,卻隱隱多了一些怒意,在空氣裡跳動,隨時想要搗亂。

尤其這來自總是平靜又超然度外的七七,那就特別有意思了。

此話一出,李廣夏竟然大笑出來,「當然。」

此刻格外刺眼的笑容不減,他繼續說出事實,「要是你真拿下了這份工作,那麼投資報酬率還真高。」

雖然陳沛瑩替七七點明後,他心裡就明白大半。可真的聽到本人說出來,確實又是另外一種感覺──更加的現實。

可是他在憤怒的,或許不是這個。

「七七,我手上有兩個試鏡。」李廣夏舉起兩根手指,「但我沒有告訴你。」

「因為你需要理解,什麼是最適合自己的,什麼可以把你的魅力展現到最大。」李廣夏一邊說著,一邊拉開抽屜,從中拿出兩張照片,丟在桌上。

一張是戴著戒指的宣傳照;一張是試鏡時和男模特的合照。

都能做出試鏡失敗這種事了,七七對於當天拍攝的內部照片會出現在這裡也不算太意外。這人搞不好,根本什麼都知道。

「雖然一眼看過去就能知道你是新人,而且經驗比旁邊的差很多,你卻非常亮眼,能夠抓住人的目光。」

李廣夏接著敲了敲桌子,刻意要七七注意,「但是編輯把你刷掉了。」

李廣夏接著把照片往七七那頭推了推,雖然這種距離早就能夠看清楚。

「你說的出來為什麼嗎?」李廣夏又笑,從容不迫的,還帶點嘻笑感。

七七搖頭,此刻的他心裡完全沒底。別說沒底了,這種抓不到答案的感覺,讓總是無所謂的他略生恐懼。

伸出手指,輕輕撫上照片,明明上頭的兩個人在七七眼中,都已經非常耀眼。明明這兩個人,都被拍了下來,為什麼還是不行呢?

「你高、你漂亮,記憶力也很好,但是你不聰明。」

這讓七七抬眸,儘管他在意的不是不聰明這一點。

「展示的衣物本身就有不同,但是隔壁這個模特兒,傳達出的感覺更符合雜誌。再來,你的表現手法雖然跟你的外貌已經切合了,卻沒有特色。」

「換句話說,你依舊是那麼沒有存在感。」

可笑。

七七垂眼,這種感覺多少年沒有了呢?存在感是他最拿手也最彆扭的部分,他能壓縮自己,卻又常被外貌與聲音給出賣。

結果盡了最大努力讓照片裡的兩個人都有了好的表現,此時卻被說是沒有特色──紀銘伶的拿手好戲,在七七身上完全沒有被排除。

李廣夏把手覆上了七七的,兩人共同掩蓋住了照片。

「七七,這條路你已經開始走了。雖然這次失敗,但也應該在過程中開始有了一點意識吧?意識到你在走什麼路。」

「這條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沒有人在乎你喜歡什麼。更不會有人去介意你的手段,你得用所有的不喜歡,才能去換取觀眾對你的好感。」

「照片很好,而你的特色和存在感欠缺,這我說過了。至於為什麼欠缺,當然是因為你根本沒想過專心做個模特兒。」

李廣夏的言語繼續打著圈子,直到抵達核心。

「同理,七七,你只要專心起來,就能做好任何事的。」

這讓七七想起,那天潑了他水的模特兒的眼神。當時也是因為那眼神,七七才能有所突破。

其實除了提醒,李廣夏根本就是在點破,他還沒有足夠的決心。

此刻他喜歡戲劇與否,能夠唱歌與否,或者可以微笑與否,根本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踏上什麼路。

今天所有的失望、疑惑、憤怒、可笑,就是因為走進這個圈子所以產生了。

過去十八年鮮少體會到的感情,因為這份工作而浮現並且擁有。

只要在乎了就會死守到底,所以這些忽然湧現的全都是在乎的表現,是嗎?

七七用力抽回被壓住的手,不發一語地就要離開。

但李廣夏一把抓住七七的手腕,不讓人走。

「才剛說你記憶力好,你就忘了?我說過手上有兩個試鏡的。」李廣夏在七七身後說著,直到七七回頭,他才加深臉上的笑容,丟出他最後要傳達的一點。

「牢牢記住失敗的滋味,我才讓你去另外一個試鏡」

七七閉上眼,再次張開望向李廣夏時,又是毫無波瀾的他。

 

 

最後,另外一個試鏡,也就是男性雜誌的讀者模特兒選拔,他並沒有通過。可是未若上次一樣,七七平靜地像是根本沒去試鏡過,依然故我的過著日子。

除了模特兒的訓練,音樂方面也沒有落下,當然李廣夏還是持續讓他習慣面對鏡頭,還有改改糟糕的時尚品味。

最近早上的有氧舞蹈取消,改為晨跑,所以七七乾脆把換洗衣物留在公司,直接從家裡跑過去。

但再怎麼說都是平常要搭公車通勤的距離,想來跑步所需的時間也不會太短,所以現在得提早到早上五點半出門了。

早上五點半這種時間,養父母和妹妹都還在睡,七七總是獨自醒來,又獨自安靜出門。

可這天他正在鞋櫃旁蹲著綁鞋帶時,卻聽到身後有人走了過來,拖著的腳步聲似乎代表對方還不是完全清醒。

轉過頭,發現是養父,七七立刻站起,垂頭低聲道早安。對方用沉重的鼻音回應,然後就是短暫的沉默。

最後先開口的是養父,但七七沒有抬頭,並不知道對方是用甚麼樣的表情在說話。

「紀銘,你還是要幹這種傻事嗎?」其實當初簽合約時,養父母都不贊同,但是他們還是簽了。

 

因為從收養開始,都是這樣的。很多事情他們不樂意,但是沒辦法。若不收養,被人說是冷血無情;若不簽字,會不會是干涉自由?

七七沒有回答,同樣的從收養開始,他也都是這樣的。

「出門別再讓鄰居看笑話了。昨天那樣太不像話了。」最後養父又稍稍訓斥,就回了房間。

轉身開了大門,七七機械式的起跑,慢慢朝展傑前進。

 

昨天他只是試著把搭配好的衣服穿回家,臉上則是打了底妝。實際上一眼望去他是更加出眾,沒有什麼不得體。可,婆婆媽媽們和他打完招呼後,轉身就對養父母說上幾句:男孩子不會唱歌玩什麼演藝圈呢?什麼?你說他是模特兒?唉呦我聽說那圈子都是同性戀啊!要不然就是包養什麼的,他這臉……嘖嘖。

可是不論是養父方才的斥喝、鄰居道聽塗說的八卦,七七此時的心情還是不受影響。

 

因為養父在訓斥的是紀銘,而不是七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