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18 青棺兒

18 青棺兒

分配給七七的雖是男性服飾,卻做成了女性的半截小外套貌。而且這一外套並非平常常見的修身西裝版型,更像是只做了上半部的馬褂,寬大的袖子和高領都是明顯的中國服裝特色,胸前則是有個五色中國結,後頭縫上了暗扣。

看著黑底鑲紅邊的外套,七七也沒脫襯衫,就直接穿了上去,小外套下襬的圓弧曲線正好把胸前兩點擋住,這要是讓女孩子來穿,想來是東方女人的韻味。

 

但它偏偏是件男裝。

 

七七把外套脫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收回防塵套中,下一步就是轉身往放了配件的盒子走去。衣服還是穿自己的才合身,而七七腦中也已經有了想法,所以沒有走去找其他衣物,而是挑選可以搭配的飾品。

但盒內多是皮帶、項鍊等常見的飾品,一眼望去,七七並沒有看到自己需要的東西。眼睛又掃了幾圈,心裡卻已經開始打算,是不是要用上那個包包中的小黑盒子。

七七低下頭看路,準備走回位置上,卻發現眼角閃過一抹藍色。

蹲下身,這才發現有個配件大概是被人碰掉了,落在桌子旁,因為不在走道上,所以特別容易被忽略。尤其這裡多數人都抬著頭走路,更不可能注意到了。

可是就算注意到,這配件大概也不會被任何人使用。因為他是個木頭髮夾,上頭黏著個青色絲帶繫成的蝴蝶,樸素的很,也不是很好搭配。

當發現那是隻蝴蝶的一刻,七七立刻伸出手將其撿起,放在手心上。

這感覺,就像是捧著那個盒子一樣,七七用著這樣的眼神瞧著髮飾。

不意外的,七七選了這個髮飾,回到位置上。重新找出化妝包,七七把髮飾和外套放在隔壁無人使用的化妝桌上,專心面對鏡子。

前置上妝步驟自然毫無障礙,等到要進一步上彩妝時,七七的手卻停下。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他又從鏡子裡看了眼隔壁的模特,但對方剛巧拿起衣服,走去換裝。

淘汰大半人之後,化妝間空蕩許多,彼此的距離都挺遠的。偏偏就只有這模特,在七七之後入門,兩人都選擇了一開始的位置──相鄰的,極近。七七不可能管到別人想坐哪,但不得不承認,這讓他越來越在意這人。

可是,時間並不容許他從觀察中獲得更多。重新定睛在眼前的化妝品,猶豫半晌,七七才拿起眼線膠開始動工。

讓黑色的眼線描滿眼眶,眼尾誇張的上挑,這才收了手。拿出了紅色眼影,七七小心的抹了一抹紅艷,讓眼妝能夠和外套相呼應。

手裡的工作完成後,七七從包包裡翻找出壓底的褲子,這是從公司借來的。深灰色的牛仔褲,是喇叭型褲管,而且就在外側縫線上有排拉鍊,七七穿上後,把拉鍊一口氣拉到了膝蓋處,接著就是脫下身上的襯衫。

既然服設師讓他如願以償得到機會證明,那麼他也要相互呼應才行。淡然自若地又一次脫了上衣,七七光著上半身就把那件外套給穿上,扣好了胸前的中國結,讓手自然落在身體兩側,鏡中的他宛如現代的清朝美人。

可是這樣還不夠,七七又拿起青色蝴蝶髮飾,別在左側髮上,右側隨興落著的瀏海則是在經過仔細處理後,較為整齊地半遮掩住眼眉。

既然都弄成這付模樣,七七乾脆連鞋子都脫了,打算就這麼赤著腳上陣。

等到一切大功告成,七七望著鏡子,內心說不出這到底是有勇無謀還是大膽嘗試。

其實說穿了,他極為沒有創意。不過就是把衣服鞋子脫了,連髮飾都是聯想到李廣夏才能有所成。

但現在的模樣,是個沒有性別的美人,不是靈魂錯置,比較像是那種只能被人瞻仰的神。

當然這話誇張了些,卻會是未來七七擁有的光景。

七七微微牽動嘴角,看著鏡中的他跟著僵硬地動了動。閉上了眼,七七開始默背著這本雜誌的一切。

 

 

集合時間很快就到,七七離開休息室時,就只剩他一人還未到。可是他仍舊不急不徐地走在無人的走廊上,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就在快到那間房間之前,有個人從裡頭走了出來。原本還以為是工作人員,但是對方誇張的模樣,馬上讓七七否決了猜測。

走來的正是那個60號模特。全身都纏著銀色細鍊,讓人摸不清到底他要展示的服飾會是什麼。對方走在走廊中央,要是繼續往前兩人都會碰上,所以七七往牆靠了靠,打算等對方走過了後再前進。

可是側身而過那一刻,七七除了聞到對方身上的香水味,還聽到了句呢喃,「你是哪間公司的?」

沒有跟著香味與問話回頭,七七沉默不語,直接離開。就連那人刻意隨之而來的「哼」一聲,都沒有讓七七受到影響。

直到七七進了房間,模特才停下腳步,轉過身返回。

臉上,滿是鄙夷的神情。

 

七七剛進房間沒很久,60號模特也跟著回來了,但是這一次他沒有特別在意。因為他先一步閉上眼,倚牆休息。

工作人員沒幾秒鐘也跟著踏進來,速度之快讓人懷疑是不是裝了監視器偷看他們到齊與否。

基本上第三關也是按著號碼順序上鏡頭拍照,並沒什麼新鮮的,十五個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被帶往另一樓的攝影棚。

抵達時,除了那位御用攝影師翹著腳等著按快門,其他的服設師和總編都悠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裡抱個書寫板。

十五個模特兒被叫在一旁等待,等到總編一聲令下,就看到號碼最前的那位走到攝影棚的閃光燈下,開始擺弄起動作。

不只是七七沒去注意他,就連原本應該要做評選的四位評審,眼神也完全沒放在那上頭。

「MISS蔣,你的青倌兒來了。」其中一名服設師小小吹了聲口哨,示意MISS蔣注意。不用提醒他當然也知道,早就定睛在對方身上打量呢。

同樣的,從頭到尾沒說過幾句話的總編,自然也是在觀察。

MISS蔣這次設計的青倌兒,如同其名是中國風的服飾,卻又帶點以前小倌的挑逗,是件相當大膽的外套,搭配起來並不容易。所以他又被其他設計師揶揄是青「棺」兒,要是模特兒一個不慎,這外套就成了葬送能力的墳墓。

可是那明顯神智沒放在攝影棚內的模特兒,竟然選擇什麼都不穿,就只留下了外套。到底是因為搭配不出來才這麼做,還是真如第二關所言,他在證明。

總編又一次哼了一聲,就算狂妄,她還是不怎麼相信他能留到最後。

「總編女王,你看那小傢伙多討我喜歡。」MISS蔣咯咯笑著,低沉的嗓音相當不搭調。

用指尖在空氣中把對方給圈了起來,MISS蔣相當歡愉地繼續,「先不說他只穿外套有多讓人激賞,那副稚嫩的身子有勇氣袒露也真是天真可愛。喔,再來看看褲子,那真像是男士的開衩旗袍,雖然和我的設計搭配是差了些,但是幾小時內弄得出來也不錯了。最重要的是配件啊……」

故意停頓了下,「真沒想到他會挑個被混進去的路邊貨,雖然質感慘不忍睹,整體看起來竟然漂亮的緊。果然是他會養出來的人喔呵呵呵呵呵呵……」MISS蔣說到後來,已經有些花枝亂顫的笑著。

總編沒有回應,更沒有去咀嚼隔壁極有才華的服設師所言,只是狠狠在書寫板上,給現在這個模特個叉,就揮手要下一個人上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