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19 所謂證明

19 所謂證明

別看御用攝影師拍的高興,另外四個人可是沒幾次正眼瞧過模特兒,就只是很輕鬆地聊著,等到總編寫上幾個字,就換下一人上去。

七七是穿著鞋子來的,總算輪到他時,他不急不迫地脫了鞋,赤腳慢慢走到整個攝影棚最多的光源下。

也就是這時,四個評審都安靜了下來,盯著七七瞧。這一舉動自然讓其他人心中警鈴大響,認定七七多半是所謂的內定人選。

不過清者自清,七七一擺手,讓袖子揮出了個圓弧,隨著動作停在半空,這一手勢既像是指揮官下令,又若花旦正在唱戲。

御用攝影師笑得更歡,快樂地按著快門,時不時才出言要七七調整一下。

下一個動作七七卻換上網拍模特兒常用的插口袋動作,此一反差還沒讓攝影師停下手,倒是先讓MISS蔣跳了起來。

「好男孩!夠了夠了,旁邊那個誰搬個椅子給他!」用漂亮的指尖指揮著,一旁的攝影助理連忙搬來了拍攝用的道具椅。

慵懶坐上椅子,七七也沒特別去控制表情,斜斜拋去一眼,就換來MISS蔣更興奮地往前踏了幾步。

下一刻,七七又雙腳張開、給了個豪邁坐姿,身子前傾,給了鏡頭左臉,透過打光,讓原本廉價的蝴蝶髮飾有質的提升的錯覺。

MISS蔣給了個拇指,就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隔壁的總編仍目不轉睛的看著,但手裡的筆準確落在七七的名字上。

見狀,MISS蔣很熱心的代替了總編叫上下一個號碼,七七總共也才擺了四個動作,就結束了第三關。

總編也沒說什麼,只是在七七下去後,才俐落打了個勾在書寫板上。

誰都知道的,七七給了什麼證明。

他在證明,他是個男人,而且是個魅惑眾生的男人。

整個攝影棚還未從七七帶來的震撼退去,甚至連MISS蔣都還在興致勃勃的看著總編的書寫板,就聽到其中一名服設師突然尖叫了起來。

下來後正在穿鞋的七七,在聽到尖叫聲後是依然故我地把鞋穿好,這才轉過頭,所以沒有和其他人一起看到事情的發生經過,但是看到結果也足夠了──60號模特上身都已經淋濕,還能看到水珠延著銀鍊滑落。

模特手上的寶特瓶已經空了,他隨手丟在一旁,就開始拍攝。

一般來說,這種行為已經算是破壞設計師的服裝,在未經過同意的情況下,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也難怪設計這件上衣的服設師會忍不住尖叫出聲。

「你!你現在就給我下來!」她怒不可遏地上前,但是卻被外力往後一拉,差點沒跌倒。惡狠狠地往後一瞪,發現拉住她的是MISS蔣。

「別這麼激動,你應該感動他發現了這件衣服的秘密才對,你這態度像是一個設計師嗎?」相較於女服設師高分貝的說話方式,之前常常驚叫出聲的MISS蔣,此時的聲音沉穩而有力,簡直像是換了個人。

「但是他是擅自這麼做!他如果來問我,我一定會同意,可是他現在是自作主張!」女服設師完全不能接受模特沒有事先詢問,即使他找到了這件衣服的秘密。

這裡已經亂成一團,攝影師和模特兒那邊倒像是處在另外一個世界,完全沒有受到影響。至於另外的14個人,多數是在心裡竊笑,這胡亂行動的笨蛋多半是沒有希望了,少了個競爭者,自然是好的。

所以七七成了所有人中,唯一一個專心觀察對方的。之前他毫不在意他人的表現,但是此時卻相當關注這名模特,雖然更多的,是想要知道那些設計師嘴裡說的「衣服的秘密」。

60號模特身上穿的是件白色襯衫,乍看之下平凡無奇,最多就是質料不錯,加上模特纏上了銀鍊,合身又帶著綁縛的禁忌感。

可是這水一潑下去,原本應該被浸溼而變透明的襯衫並沒有像平常一樣完全變了顏色。某些地方還是維持原本的白色,但某些透明的布料則勾勒出了華麗的花紋。不曉得這布是怎麼織的,竟能如此巧妙的讓普通的白襯衫,在浸到水之後有了新的面貌。

雖然一般來說,平常穿著襯衫時不太可能有人故意把它弄濕。

但七七一直覺得品牌服裝有些地方是他不能參透的,或許這件也是。

「好了,你可以下來了。」總編的聲音終於響起,也打斷了兩邊的動作與吵嚷。

女服設師似乎還沒被說服,氣沖沖上去對著60號模特直罵,但對方從上而下的俯視,讓她沒能罵多久怒氣就往上加倍累積,終於衝了出去離開現場冷靜。

MISS蔣聳聳肩,拉著另外一個服設師也走了,把15個人丟給總編去處理。

「一個禮拜後會發通知給各公司,衣服掛回休息室的衣架上,都走吧。」總編用書寫板趕了趕人,就去了攝影師那兒討論起來,讓他們也只能照著指示去做。

大多數的模特兒都想早點離開這裡,何況裡頭還有個不男不女的七七,和沒有腦袋的莽夫,所以很快地兩人就落在隊伍後頭,甚至沒能搭上同一班電梯。

七七看著已經往上的電梯,打算往樓梯口走,但是60號模特忽然伸出了手臂,硬是擋住七七的去路。

七七抬眼,對方一開口的語氣相當冰冷,「你是哪家公司的?」

是不久前錯身而過的呢喃。但眼底的神色,更加叫人熟悉。

就像是在學校裡,總是會有那麼一些人以耍著他玩為樂,那些人的眼神就是這樣的。

所以最好的反應,就是不予理會。

七七無視他的手,直接就走了過去,但對方雖然擋著,也沒有使力,還真讓七七走了過去,不曉得方才的阻擋到底有何意義。

「DML的唐宇嵐,你最好把我記牢。」帶有威脅的低語從後頭傳來,七七仍舊當作沒有聽到。

踩上樓梯的那一刻,七七才想到,其實這情景跟認識羅希任的時候還挺像的。一樣莫名其妙,好像全世界都該認識他一樣的自我介紹。

但是人的性格,可差多了。

至於唐宇嵐所謂DML這間公司,七七更不可能聽過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