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24 原來是你

24 原來是你

阿添沒理他,只是繼續加快腳步,讓七七很吃力才能跟上。進到化妝換衣用的車子,卻不見唐宇嵐,不曉得對方到底是到哪去換衣服了。

阿添丟給他一套衣服,就開始把車上能開的櫃子通通看過一遍,詭異的行為讓七七在換衣時,多看了幾眼。

等到終於把整輛車子都翻過一遍,阿添才走回來,臉上又是以往那種鄙視的神色。

「你個蠢蛋,亮相機會被搶了。」七七剛好在穿褲子,慢條斯理地拉上拉鍊,等著阿添繼續往下罵。

「唐宇嵐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下一期的封面獨享,再下一期則是頂替了你的位置。你個死腦袋,上次果然應該去陪吃的,他大概陪縱慾過度的死gay睡過了,才有可能去更改這種大決策!」

沒有想過連阿添都這樣稱呼敵方老闆,七七卻笑不出來。

實際上聽到這種消息,沒辦法無動於衷。

看了眼扔在一旁的泳褲,七七明白,他現在真的投入在這個工作裡了。他不是很在乎對方怎麼做到的,他相信沒有這麼容易就能扭轉決定好的計劃,畢竟任意更動,損失的會是雜誌。

可是就事實而言,他確實輸給唐宇嵐。

想起羅希任說過,他在試鏡上贏過唐宇嵐,讓李廣夏很高興。

那麼要是李廣夏知道了現在的情況,會失望嗎?

阿添還在罵罵咧咧,七七只能自己把東西收拾好,抓起包就往外走。雖然兩人一直都是這樣各做各的事,但這一次阿添追了上來。

「死小鬼,翅膀硬了就自己跑了?我要是沒跟著你回去,他媽的你要去跟李總告狀啊?」阿添在後頭繼續念,走在前頭的七七卻又停了下來,讓阿添直接撞了上去。

「停下來做什麼!」勉強把髒話吞回去,要是被外人聽到就不好了。阿添揉揉自己的鼻子,瞪視突然不走的七七。

「廣夏哥知道嗎?」總是那麼平淡的聲音從前頭傳來,阿添想都沒想就回答,「當然不知道,這是唐宇嵐的助理告訴我的。怎樣?你還會怕李總?哼,不是什麼都不在乎嗎?」

大概助理間都有種革命情感,所以唐宇嵐的助理才會偷偷透露給阿添知道吧。七七沒有再問下去,又邁開步伐快速往前走,但是方向卻不是往來時所搭的保母車。

「小鬼!你現在連車都不會認了嘛!」阿添從後頭勉強抓住七七的衣角,但對方輕輕就掙脫開。

「添哥,麻煩你跟他們說,我不一起回去了。」七七又一次淡淡回答,可是阿添怎麼會就這樣同意。

「你是要去哪裡瘋?今天回去還有音感訓練,你娘的以為我愛管你啊?我是為了薪水著想!你給我回來!」還真的是很難得的管了七七,阿添繼續在後頭,伸手要抓七七。

七七又一次忽然動作,回過身抓住了阿添伸過來的手。

「我要去BoBo,音感訓練請假,阿添,不照做我就辭退你。」說完,輕輕放開阿添的手,七七又一次離去。

 

這次,沒人攔他了。

 

 

從海邊坐計程車回到位於市區的BoBo,其費用是很可觀的,但七七連眉頭都不皺,付了錢下車。

時間早已過中午,但雜誌內部還是非常忙碌,七七這次還沒做訪客登記,就直接告訴櫃台小姐,他要找總編。

小姐當然知道七七是誰,但是總編怎麼可能說見就見。可是猶豫再三,她還是勉為其難地往上通報了。

三分鐘後,七七理所當然地被拒絕。看著面前笑著致歉的小姐,七七慢慢吸了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

就算在意這份工作,在意李廣夏會不會失望,他也不應該這麼躁動的。

再一次請小姐通報,並且說明他來是為了封面的事情。

可是沒有預約就要求要見總編,而且已經通報過一次,就算來者是簽約模特兒,櫃台小姐仍不能破例為他通報第二次。柔聲勸退七七,甚至還問他要不要先預約,或許過兩天總編就能跟他見面了。

眼見真的不行,七七心裡一度要放棄。雖然真的很在意,但還不值得他在這裡糾纏。做個模特兒,只是他要成為歌手的跳板,就算這份工作還是要認真去做,要是認真到本末倒置,也是不對的。

但在七七開口向對方道謝並離開前,卻看到櫃台小姐向著七七的後頭鞠躬。

反射性地回頭,看到來者是個跟李廣夏差不多年紀的男人,但是從外表來講,就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囂張。

不提身上穿的是名牌西裝,手上戴的是限量鑽表,男人的氣勢也在在表示他是個有錢人,偏偏又不是像暴發戶的那種低俗氣息。

雖然李廣夏穿著也不凡,但是他總是帶著瀟灑而又爽朗的氣息,就算知道他隨時隨地都在觀察人,還是能夠很舒服地相處。

而這人,卻是太過凌盛,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唯我獨尊。

七七並不認識他,可是對方卻認識七七。因為男人走到七七身邊,還很親暱地攬住了他的肩膀。

稍稍愣了一下,七七直覺想到曾有個矮小的男人也這麼做過。可是這人的動作卻不帶有一點曖昧,相當坦蕩,所以七七一時也沒有退開。

「這人和我一起上去可以吧?我談的生意,跟他也有一點關係。」男人有意無意地對著小姐眨眨眼,接著就帶著一抹笑,領走七七。

雖然不知道對方有何用意,但是似乎有了見到總編的希望,七七也就暫時按兵不動,等著男人先對他開口。

可是直到電梯前,男人都沒說甚麼。電梯來時,意外地不像之前七七來試鏡時塞滿了人,這一次竟然空曠到只有他們兩個。

「七七,下次可要記得預約喔。」男人面向門口,卻開口告訴站在身後的七七。

最近走在路上偶爾也會被認出來的七七,不意外對方知道自己,畢竟他都主動把他給帶進電梯了。

「你是誰?」淡淡地詢問,就算要道謝,也得先知道男人的身分才行。

男人有著低沉的笑聲,「圈子裡的人都叫我黎少。」

黎少?圈內知識貧乏的七七把這名稱在腦海裡轉了幾圈,確定自己並沒有聽過這個稱呼。

「啊……」男人忽然低呼,然後笑著撇過頭,臉上帶著一絲戲謔,像是覺得七七很有趣,「我忘了,展傑的人都不這樣稱呼我呢。」

「叮」的一聲,到了總編所在的樓層,電梯門開了。但是男人沒有走出去,反而擋在門口。

 

「那個花花草包,都叫我縱慾過度的死gay。這樣說,知道我是誰了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