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37 救星是誰

37 救星是誰

七七在跑出去的過程中,當然也不光只是有著跑的動作。全身上下雖然有點疼痛,但是在快速審視中,他並沒有發現明顯的傷口。

除了剛才擋在臉前的手,似乎有點扭到了。

不過現階段這還不造成困擾,所以七七不多加理會。下一步的動作則有點困難了,他得在行進中從包包裡找出遮掩用的太陽眼鏡。

要是讓人發現他在這裡,很快地後頭的車禍也會被發現。他並不清楚這事要是公布出去,是否會對他造成影響。雖然他不在意,但是李廣夏會很困擾吧?

雖然阿添也不算是資深助理,但是既然他叫七七先走,應該自己也是有一套處理方式,所以他能做的,就是不讓人發現他出現在這種地方。

他們本來就已經接近大路了,所以七七很快地就回到街上。

原本想要叫輛計程車,可是看著眼前的車流,要是做出這個選擇,恐怕很難準時抵達。

他當然沒忘阿添早上的耳提面命,所以現在勢必得找別的交通方式,準時出現在攝影棚。考量到距離,他就算有體力跑過去,恐怕也會影響到晚上的演出,而這可是比遲到更嚴重的吧。

情急之下,七七又翻找出了手機,但是打開通訊錄,他卻不曉得能夠找誰。

裡頭的電話少的可憐,除了李廣夏、阿添、羅希任,就只有陳沛瑩和曹明了。實際上知道七七電話的人是遠比這些多的,但是七七這一方面,有存起來的號碼就僅只這些。

很顯然的,不是向李廣夏求救,就是曹明了。

阿添應該已經和公司報備,可是李廣夏並沒有打電話來,不曉得是尚未接到通知,還是覺得七七自己有辦法解決。

不論是哪一個,七七都沒有時間猶豫了,手指操作鍵盤,選了李廣夏的號碼,撥了出去。

可是在電話接通之前,一輛摩托車停在眼前,時間之巧,簡直要讓七七誤以為這人就是來接他的。

而當對方拿下全罩式安全帽,七七馬上就掛斷了手中的電話。甚至立刻拉下了太陽眼鏡,正視對方。

「銘伶,真的是你?」手裡拿著安全帽的人,正是曹明。不過他現在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七七。

他只是剛下課,出來要吃晚餐,經過了這裡,卻莫名覺得等在路旁的人很眼熟。沒有想到真的得到了對方的證實,是自己高中的好友。

「曹明,送我去中央電視台。」用著近乎命令的口氣,不曉得是因為時間緊迫,還是因為對方叫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七七並沒有像最近一樣,保持著笑容。

曹明當然知道七七現在在做些什麼,所以一聽到對方這樣說,很快也能意會過來,八成是錄影快遲到了。

既然是好友,他怎麼可能會拒絕,馬上就從摩托車座椅下又拿出一頂安全帽,扔給了七七,接著催起油門,示意對方快上來。

七七的動作也沒有猶豫,馬上就坐上了摩托車,下一秒,曹明就發動車子,從車潮的縫隙中努力往前鑽。

七七沒有去看時間,他也不曉得他還有多久就會遲到。

不過,既然能在想要撥出電話的同時遇上曹明,應該就是在暗示著,他還有機會。

 

 

Music Clip的攝影棚內,只剩下一個人還沒彩排。兩位主持人在上頭拿著小紙條互相討論,看起來不是很在意,不過底下的導播就氣瘋了。

「他紅了就大牌了嗎?誰理他在模特兒界多快出名!他只是個音樂新人!新人!現在是遲到了也不會打個電話道歉嗎?展傑的人是不是越來越爛了!」近乎抓狂的導播拿著腳本往椅子上敲,不過椅子離那些精密器械很近,所以旁邊的工作人員也有點心驚膽跳的,深怕導播敲到哪個不該敲的按鈕。

「節目開始後他只要沒出現,我就封殺!封殺!這個節目十五年了沒人敢跟他一樣大牌!」導播還是在敲腳本,就算那疊紙已經敲到快散開,他還是非常用力的發洩怒氣。

旁邊的副導此時就冷靜多了,指示兩名主持人先下來休息,準備半小時後進現場。

沒有準時的七七,此時不只是導播痛罵的對象,也是後台其他歌手的討論話題。

畢竟,還真的沒有誰和他一樣,不僅人沒影,連個道歉的電話都沒有過來。甚至連公司方面都不吭一氣。

於是,整個攝影棚都因為一個七七,陷入煩躁和嘲諷的氣氛。

就在導播終於要把快爛掉的腳本扔出去之前,一通電話打了進來,副導接了起來。更剛好的是,導播室的門也開了,進來了一個根本不相關的人。

導播一看是個根本不該出現的人,腳本就乾脆扔了過去,順便大罵:「你來做什麼?」

來人輕鬆閃過腳本,聳了聳肩,關上了門,然後踩著悠閒卻又穩定的步伐到了導播眼前。

「陳導播,我只不過是來參觀。」那人勾起一個輕鬆又無奈的微笑,像是在說導播火氣太大,延燒到他這個無辜的人。

「你是來看笑話吧!你的死對頭的藝人大牌了!我就說那個不男不女的娘娘腔唱什麼爛歌,這種破魅力我不信他能紅多久!」導播對著那人亂罵幾聲,又回頭像幾個工作人員大吼,問遲到的七七到底出現了沒有。

旁邊的副導皺了皺眉,似乎是聽不清電話另一端的內容,只好客氣地請對方再說一次。

不過導播此話一出,反而讓來人挑了挑眉,「喔?花花草包的人怎麼個大牌法?」

「遲到!還沒有一通電話或通知!我現在等著親自封殺他!」導播回吼,不耐煩地找起下一個可以讓他敲的物品。

那人像是理解一樣輕哼了一聲,接著從旁邊經過的工作人員手中抽過一疊紙,也不管對方驚呼,就拿到了導播跟前。

「用這個敲吧,發洩發洩怒氣。」優雅一笑,那人看著導播滿意地繼續敲打椅子。

「不過,」那人話未完,笑容換上了個高深莫測的表情,「可以給七七一個機會嗎?他會來的。」

導播凌厲的眼神甩了過去,「你想玩什麼把戲?」

對方無辜攤開手,「沒什麼,我只是知道他會來的,遲到純屬意外。」

導播停下了手中敲打的動作,「怎麼,死對頭想要和解了?」

此話讓那人忍不住大笑幾聲,其中深意當然不可考。

「才不呢,我怎麼可能跟花花草包成為好朋友?只是基於我是料事如神的黎少,篤定七七會來罷了。」

導播也哼了聲,但是沒來得及說話,旁邊的副導就走了過來,不曉得他是什麼時候結束那通電話的。

「導播,李總打了電話來。」

演藝圈的黎少和李總,都是不用說出本名,大家就知道是誰的重要人物。所以此時的李總,自然是展傑的老闆李廣夏。

「來給自家藝人討情啊?沒門!」導播當然還是在生氣,不可能給七七機會。事實上,他們距離進現場,只剩十五分鐘。

但是副導很堅持地說了下去,「李總說,七七路上發生車禍,現在正在趕來的路上。」

此話一出,整個導播室都安靜下來。既然李總親自打了電話,那麼這便不是七七因為遲到而編造的理由。

黎少是所有人之中,率先出聲的,他笑著拍了拍導播肩膀,「他會來的,你等等吧。」

沒等導播第二次把東西摔過來,黎少又像來時一樣,輕輕鬆鬆離開了導播室。

於是,也就沒人搞清,他的真正目的,是否真只是來此預言,七七會趕上節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