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39 只好還了

39 只好還了

「不問問你什麼時候欠了第二次?」黎少有點好笑地看著七七,對方在聽完自己說的話之後,就沒再理過他了。

可是就算不理人,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笑容。

長期待在這塊圈子,他當然看得出來這不是嘲諷,更不是偽裝。

但是黎少就是覺得現在的七七,非常刺眼。而不是像當初所見,覺得他是個木訥又沒腦袋的傢伙。

「是我要導播給你機會的,否則憑花花草包一通電話,就可以讓你上台了?」黎少戲謔地說著,而且也不再停留在門邊,選了張椅子坐下,就在七七隔壁。

這下就換成七七擁有較高的視線了,可是他沒有去注意,只有輕輕反駁,「我能不能上台,是導播的決定,與黎少或廣夏哥都沒有關係。」

「無所謂,反正你就是欠了我。所以把今晚的時間留給我。」後頭的話語是命令,而不是詢問。

面對來自敵對公司老闆的要求,七七怎麼可能就這樣答應。不動聲色轉過身面對黎少,兩手放到後頭,左手輕輕按摩著右手腕。

「我明天還有通告,不方便。」

黎少擺出一臉無所謂,「那是花花草包給你排的,又不是我,跟我抗議沒有用。」

如果得罪眼前的人,也不是不行。或許會在往後接通告上有影響,可是黎少畢竟是和李廣夏敵對的人,就這樣跟他離開,也不是可行的辦法。

何況是這麼可笑的理由。

「我明天還有事情,可不可以吃飯就好?我無法把整晚的時間都留給你。畢竟你是黎少。」

黎少呵呵一笑,「七七,別考慮那麼多了。要你和我出去,我當然不會讓那些狗仔抓到把柄,我可不想跟花花草包吵架,浪費心智。」

黎少從椅上站起,伸手一撈,就拿走了七七的包包。兩手放在身後的七七來不及搶,眼睜睜的看著包包到了對方手裡。

「就去吃個飯,然後送你回家,如何?清掉今晚的人情,之前的就繼續欠著。」看似有禮地先去拉開了門,黎少故意給了一個看似很棒的選項。

雖然手還在痛,但是眼下七七只能這樣做。他無法聯絡李廣夏,也最好不要讓對方知道手受傷一事。

反正在這圈子,讓別人知道的真相越少越好。

重新理了理臉上的笑容,七七終於聽話地走出休息室,再讓關上門的黎少走到他前頭,領著路。

今天的運氣大概真的不在七七身上,他們一路走到停車場,竟然沒碰上任何人。恐怕看到他們站在一塊兒的,只有電視台的監視器了。

黎少也是習慣親自開車,當七七坐上副駕駛座,一瞬間甚至產生,現在是李廣夏要帶他回家的錯覺。

「我已經把要去的餐廳包下來了。」如此揮霍的行為,黎少說得雲淡風輕,一點都不在意。

七七微笑點頭,權當是同意對方選擇的地方。

反正無所謂了,去那兒都是一樣的。習慣性地往外看,七七從玻璃上看到自己的笑容,還有旁邊的駕駛。

但清晰的窗上,映照出的並不是想要見的那個人。

 

 

正如黎少所說,他們抵達的一間餐廳,裡頭除了一名服務生,就沒再看到其他人。

服務生領著他們到了整間餐廳的中央,那裡有張兩人桌,上頭還點了蠟燭、放了花,增加氣氛。

七七從容入坐,黎少也同樣在對面坐下。

黎少似乎早就點了餐,因為服務生沒有過來,而是直接去準備上菜。

七七也不在意他會吃到什麼,反正來此的重點並不是填飽肚子,而是撐過這段時間。

黎少雙手交疊,讓下巴靠了上去,是有點慵懶的姿勢,但是眼神卻忽然變得尖銳,審視起七七。

表情不變,七七就像是在面對鏡頭,很坦然地接受這樣的目光。

「你變得愛笑,這樣就無趣了。」薄唇終於吐出真心話,黎少在等著上菜的期間,率先拋出了詭異的話題。

微微偏頭,上挑的眼眨了眨,「我並不愛笑,只是因為合適,所以笑。」

黎少搖搖頭,很是明白七七的意思,「花花草包的眼光哪能相信。」

右手抽痛了一下,七七默默把手垂下,但臉上的表情不變。

「黎少不用相信,我相信廣夏哥就可以了。」

這話倒是讓黎少故作出驚訝的表情,「我都不曉得,你跟唐宇嵐一樣,如此喜歡自己的老闆?」

專心在準備專輯和單曲之後,七七倒是沒有什麼機會想起唐宇嵐。此時黎少一提,某些回憶就瞬間被勾起。

尤其是那天在海邊,兩人並不對等的交鋒。

可是就算想起,七七也沒什麼話可以跟黎少說。還好,前菜已經端上,他能用吃來轉移焦點。

但是右撇子的七七,就算是想要轉移焦點,也得強撐下去,不讓拿著叉子的手顫抖。

黎少也在用餐,似乎沒有特別去注意七七,但是沒吃兩口,又招來服務生,要對方先開一瓶紅酒。

反正錢是對方出,七七也就沒注意他到底開了什麼酒,更專心於保持微笑及平靜。

服務生替兩人都倒好酒,接著就是上了主菜。端到七七眼前的是燒烤豬排,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拿起刀子,慢條斯理地切了起來。

看著七七有點不太熟練的刀叉用法,黎少倒是頗樂的,很浪費地把杯中的紅酒給一口氣灌了下去。

藉著餘光看著對面的人先把酒給喝了,七七小口吞下半天才切下的肉,也跟著微沾了一口酒。

雖然他幾乎沒喝過酒,但是酒精多少會麻痺疼痛,這才能讓他繼續演下去。

也因為沒什麼酒量,所以舉起酒杯時撲鼻而來的濃烈香氣,似乎就已經能使七七醉倒。

對面的黎少心情很好地也吃起菜來,但是吃到一半,他就心滿意足地放下刀叉,繼續喝著他的酒。

但是現在的他,已經改為品酒,優雅而緩慢地享受著。眼神,也同時在享受對面的七七。

感覺到手已經快要沒有力氣,七七只好也跟著放下餐具,裝作吃飽。但是為了掩飾,他還是又一次拿起酒杯,隨意地喝了口。

對著黎少笑了笑,七七舉起酒杯,「黎少,這頓飯吃完了,我想趕回家。」

但是黎少搖搖頭,「我會送你回去的,但別急,還沒吃完呢。」

難道這人堅持要吃甜點?七七原本還想推拒,但是頭忽然一陣暈眩,讓他不得不放下酒杯,甚至施力在杯子上,讓自己能夠撐住而不往桌子上倒。

「七七,真的別急,我還沒吃完。」黎少的聲音聽起來很遠,七七奮力抬頭,發現視線雖然清晰,腦袋卻已經不聽使喚,甚至連手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只想要就此昏睡過去。

「看樣子花花草包沒有讓你在禮儀方面,多下工夫呢。」黎少從對面伸出手,故作好心地扣住了七七的下巴,讓他不至真的倒下。

「開的是紅酒,你也多少注意一下送上什麼主菜。」黎少手上施力,七七卻沒有因此而更清醒,反而像是接收到暗示,眼睛緩緩閉上。

「就算你變成這副模樣,還是一樣沒腦袋啊……」黎少輕嘆,然後放開了手,讓七七倒在桌上。

招來了服務生,要對方幫忙把七七給搬到車上。然後黎少闊步踏出餐廳,發動了車子,載著勝利品開往某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