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姬七七】40 我更了解

40 我更了解

七七是被痛醒的。

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第一個想的不是這裡是哪裡,而是想著是哪裡在痛。

右手忽然被人扯了扯,七七連忙把視線移過去,發現有個人蹲在床邊,正替自己處理扭到的手腕。

雖然眼睛睜開了,腦袋卻還是很沉重,所以慢了好幾秒七七才意識到,床邊的人是黎少。

然後再過幾秒,就想起下藥昏迷自己的,也是黎少。

黎少當然有注意到七七醒來,但是還是繼續包紮的動作。一直到綁好繃帶,黎少才好整以暇地看向七七,原本想要調戲的話語卻忽然一句都說不出來──因為七七帶著笑,一點都沒有被拐走得驚慌失措。

「請問黎少,邀請我到這裡,有什麼事?」嘴角沁著笑,七七淡淡地問了這一句話。

下一秒,黎少大笑起來,用渾厚的嗓音使力笑著,還一邊把處理扭傷的東西拿到一旁去,然後繼續笑到不能自己,半跌坐在旁邊的豪華沙發上。

「我本來對現在的你失去興趣了……但其實你根本沒有變。」黎少慢慢停下笑,但話裡的笑意仍然藏不住。

七七還是那副表情,耐心等著。

「你只不過把面無表情換作笑容而已,根本就還是那個什麼都不在乎的傢伙……啊、還有沒腦袋這一點。」

「黎少,請問有什麼事?」七七給予的回答,是反覆地問了同一個問題。

黎少的嘴角慢慢垂下,眼睛也瞇了起來。「下藥昏迷,你覺得我找你有什麼事?」

確實不會有什麼正常事了,但是七七沒有想過這人會採用這種方式。

不過他也不是黎少,自然不會知道對方的想法,所以七七沒有多去探究,而是默默想著對方要是真的做了什麼,他應該要怎麼處理才好。

要怎麼處理,才不會讓李廣夏困擾。何況,黎少是李廣夏最厭惡的人。

看著七七兀自微笑發呆,黎少並沒有那份好心情等他,從沙發上起身,慢慢靠近床沿。

「我本來預計你會昏睡更久的,但是你碰的酒太少。」黎少停在床邊,七七有點吃力地往上看,發現此時的黎少是帶著他從來沒見過的表情。

像是看到美食當前,隱忍不住的表情。

「不過沒關係,反正我看你也沒有意思要掙脫。」有點嘲諷地說著,當手指來到七七的唇上,黎少甚至試圖探入。

但七七真的毫無反應。

於是黎少的手繼續往下滑,經過下巴,停在鎖骨,然後繼續玩味地看著七七。

可是七七雖然眼睛睜著,卻像是死了一樣,沒有給予任何反抗。

「怎麼,你接受你的命運了?」黎少手指停下,忽然彎下腰靠近了七七,近到鼻息都能噴在七七臉頰上。

「我只是在思考,這樣做對廣夏哥有沒有幫助。」七七用著平和的笑容,輕聲回答了對方。

黎少也不愧是長年在這圈子打滾,聽到這話,表情也沒變,只是又緩緩起身,手指也跟著離開。

但是下一秒,黎少上了床,雙腿限制住了七七移動的空間,然後以七七無法閃避的速度,吻上了唇。

縱然是七七,面對這種突然而來的吻,身體還是無可避免地震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又恢復平靜。

黎少顯然很不滿七七的不作為,所以薄唇不斷換著角度貼上七七,甚至伸出了舌頭,輕輕舔舐著。

但下一秒,這種溫柔轉為狂暴,黎少用齒啃咬著對方的唇,直到七七因為吃痛而張開了嘴。

把握了那麼一點空間,方才溫柔的舌馬上探入,然後順利地探到對方同樣發熱柔軟、又不知所措的舌頭。

糾纏似地在裡頭打著轉,外頭的唇也是不安分地繼續含住對方,像是要把七七的嘴整個吃下,才會就此罷休。

相對的,七七倒是沒想過要用齒咬住對方。雖然舌頭死死的躺在那兒,任由對方攪弄。

不曉得過了多久,七七都能感覺到唇邊滑下不少唾液,黎少才滿足地離開,甚至伸手切斷了銀絲,用舌細細清理著手指。

「你會發現,我比花花草包還要了解你。」黎少的聲音清晰傳來,七七抬眸,看著對方等著看自己要怎麼回答。

「原來你真的是同性戀。」結果七七天外飛來一筆,忽然跳到了這個話題。

就算是黎少,也不由得愣了愣。

「所以廣夏哥,才會那樣稱呼你。」然後七七繼續平淡地接下去,「廣夏哥知道怎麼做,才能讓我更好,所以你並沒有比他了解我。」

回過神的黎少,再次用手指壓上了七七的唇,止住了他的話。

「但是他沒有發現,你的本質。」像是笑容背後,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七七閉上眼,回憶起和李廣夏初次見面。

「是他發現的,但是這樣的改變對我更好。」那些強硬的改造與訓練,就是為了讓七七更好。

讓「七七」更好。

「可是那個花花草包不管怎麼做,都贏不了我的……我永遠看得比他透徹。」黎少自負地說著,然後瞇起眼,像是想起什麼往事。

但是七七又一次跳開了話題,不給對方機會回憶。

「可以送我回去了嗎?明天有通告。」

黎少沒有正面回答,但是他從床上離開,然後從掛在衣架上的大衣口袋裡拿出皮夾,抽了幾千元放在桌上。

「會下藥的人並不是個紳士,所以我也不用盡紳士禮儀,送你回去了。」黎少懶洋洋地揮了揮皮夾,接著就出了房間,真的拋下七七一人。

目送對方出去,七七才默默垂眼。

眼睛瞄到一塊白色,七七才想起那是右手腕上的繃帶。抬起手一看,發現扭到的地方大概曾被冰敷過吧,已經沒有那麼腫,也不那麼痛了。

所以黎少今天的諸多舉動,到底目的何在?

包包就放在旁邊,七七下了床,從裡頭找到手機,上頭的電子數字顯示,已經是半夜一點了。

算了,反正自己也推敲不出來。七七的笑容略參入一點苦澀,接著就離開了房間。

明天還得看看阿添和司機的情況、廣夏哥怎麼處理車禍、傳達導播的話,有太多太多事了……所以黎少下藥昏迷自己這種小事,就別說了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