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ium/其實不是玩笑

李利嘻嘻哈哈地捧著全班的化學考卷走進來,用著獨特的細緻嗓音喊:「發考卷啦!屌哥說等一下要來教訓我們!」

「切!聽你在說!」講台前一個男學生不屑的反駁,不過還是很有同學愛的,幫著李利發考卷。

一如往常的,班上大概有一半想要念社會組,在拿到化學考卷之後,不是哀鴻遍野,就是蠻不在乎的扔到一旁。

李利他自己也是預計要唸社會組的一員,可是回到自己座位拿起考卷之後,他卻是一反剛才嬉鬧的模樣,乖乖拿起了紅筆訂正。

發完了考卷,早就是上課時間,風紀在前頭管著秩序。但是也沒過多久,被學生們暱稱「屌哥」的化學老師就走進教室。

他故意把課本重重的摔在講桌上,然後面色陰沉的問著全班:「考不及格的站起來。」

可悲的是,雖然身為化學小老師,李利仍舊是其中一員。

既然自己的小老師也在起立的學生之中,屌哥自然把「質問」的矛頭指向了他。

「李利,你說,這次為什麼不及格?」

李利嘿嘿一笑,雙手蓋在胸口上,然後故作扭捏的看著老師,「因為我寫考卷的時候,滿腦子都是老師帥氣的模樣,所以答案都填錯了。」

全班哄堂大笑,連故作嚴肅的屌哥也忍不住噴笑出來,「你乾脆告訴我,你也是因為都在想著我,所以沒辦法上課,然後沒有一次段考及格好了。」

此話一出,換來的是李利大力點頭,「老師,你怎麼這麼了解我,是不是你上課的時候也在想我?」

然後全班笑得更大聲了。

半無奈半好笑的要學生坐下,屌哥開始檢討考卷。不過有屌哥這種愛開玩笑的老師,加上也非常配合吐槽的李利,上課秩序想當然常常失控。

「李利,上次才做過實驗,把鈉丟到水裡不是會產生劇烈反應嗎?」

李利跟旁邊確認了一下答案,然後再故做甚麼都沒有發生地對著屌哥點頭。「可是老師,這一題沒有鈉這個答案。」

屌哥微笑了,「那你告訴我,有甚麼答案。」

「鎂、鈣、碳、鉀。」

「他問說哪一個在空氣中最不穩定,你為什麼選鎂呢?」

李利又一次和旁邊講了悄悄話,但是他坐正之後,隔壁的同學反而憋笑憋到趴到桌上去。

「因為我覺得老師在空氣中也很不穩定,然後你很美啊,所以就選A了。」

屌哥僵了一下,在全班爆笑中搖頭,「李利,算我拜託你,千萬不要念自然組。」

沒想到李利站了起來,非常痛心地告訴老師,「屌哥,我如果去念自然組,你一定天天在煩惱,想到你煩惱,我就忍不住心痛,所以我絕對會去唸社會組的!」語畢,還故作傷心地抹了抹假想中的眼淚。

「給我坐下,考卷檢討不完了啦!」無奈的喊了聲,屌哥努力地帶著大家繼續檢討考卷。

過分愛演的李利,乖乖聽話坐下,也跟著繼續安分的訂正著考卷。

可是心裡,還是沒完沒了的演下去。

 

 

下了課,自然是要收回訂正完的考卷,作為化學小老師,李利理所當然的幫著屌哥帶考卷回辦公室。

依著屌哥的指示,李利把考卷橫放到另一班的考卷上頭,好讓老師待會兒檢查。

不過離開之前,屌哥叫住了他。

「上課玩玩就算,化學有問題還是要來問我。」只剩最後一次期末考,屌哥記得李利到目前為止的成績,沒有一次及格。

「知道啦,要是有問題我一定會來問我最喜歡的屌哥。」李利嘻嘻一笑,又跟老師打哈哈,然後擺了擺手,退出辦公室。

可是李利卻沒有直接回到教室,而是腳步有點輕盈的走向廁所,在外人看來是有內急。

但一踏入小隔間,鎖上門,李利就掩著臉蹲下。

其實他很認真的。

已經很努力地讀著化學,但是總是得不到回報。

已經很努力地吸引老師注意力,儘管總是用不太正經的方式。

其實都不是玩笑。

考試的時候永遠找不到正確答案,他只能在腦海中求助於想像中的老師。

但就算問了最喜歡的老師,當然還是得不到答案。

於是,只好用玩笑的神色與口吻,去掩飾得不到的慌亂。

 

 

*Kalium-名詞-鉀

 

###

我把存著七七的隨身碟丟在工作的地方(掩面)

雖然可以調閱腦中大綱,但是我超怕漏掉伏筆所以沒有上傳,還是等拿回隨身碟做了確認再說。

這篇雖然不是比賽文,但是還是呼喚大家要記得我(竟然)

明天七七應該就會回來和大家見面了,不意外的話會有重大突破(最好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