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擬人/吉他X漫研】短篇集合

原作:國大里社團擬人/嗡嗡

吉他:[鄰家大哥哥][小腹黑]

漫研:[小天然]

初-2011.4.27

每次都能看著吉他彈琴看到入神呢,漫研安靜地坐在一旁想著。吉他比起自己還來的纖長的手指,正靈巧的輕輕撥弄著弦,空氣中充滿慵懶的旋律。

看到吉他那麼認真,讓漫研也不由得想做些甚麼。小心地站起身,不想發出任何聲響影響吉他,漫研悄悄溜回書房,又抱著紙跟作畫工具回到客廳。

盤腿坐在地上,漫研把東西都放到桌上之後,就一頭栽進作畫,連吉他在彈琴間偶爾撇來一眼都沒有發現。

午後就這樣安穩的過去。雖然手有點酸,但是看著漫研埋頭努力的模樣,吉他也就持續彈奏,希望能夠給對方多一點靈感。

不過要是能抬頭看看自己一眼就好了,吉他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想著。

也許吉他的祈禱真被上帝給聽到,下一秒右手就感覺到弦的鬆緊不對勁、急忙抽手卻來不及-最常用的A弦壽終就寢,斷了。

斷絃是家常便飯,吉他並不意外,反而比較擔心突如其來的聲響,會不會嚇到作畫中的漫研。

沒想到在他探看漫研之前,對方就已經先撲了上來,把吉他抽走扔到沙發上。

「喂……」請小心對待樂器啊、吉他默默在心中哀嚎,但是既然是漫研,其實他也不會真的太計較。

漫研此時卻是皺緊眉頭,端看著吉他的手指。這時他才注意到,右手食指被方才的斷弦割到,血珠微滲。

「漫研,沒事啦。」用完好的左手拍了拍漫研的肩膀,這傷確實沒有大礙。

「可、可是,你流血了。」漫研的眉頭伸展不開,凝聚著濃濃的擔憂。伸手抽了張衛生紙,小心翼翼地為吉他擦去血,並且按壓住傷口。

雖然有點無奈,但是能夠看到漫研這麼擔心自己,吉他還是偷偷勾起了嘴角。很好,現在漫研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呢。

這種淡淡的溫馨卻無法持續太久,因為下一秒漫研忽然跳起來,放開了吉他,衝回方才作畫的桌前。

吉他這才發現,方才漫研大概是太急著過來,剛進行到上墨線的畫,被傾倒的墨汁給弄汙了。

「嗚……」漫研扁了扁嘴,只能先把畫晾在一旁,先行搶救墨汁和桌面。

吉他原本也想幫忙,但是在看到被墨汁染去半張畫面的圖後,就停下了腳步。

畫中只有一個人,而那名少年正坐在椅子上,輕輕撥弄著吉他。旁邊似乎還有些甚麼,但是被墨汁染到了,甚麼也看不清。

等到吉他回過神來,漫研也總算清理得差不多,跟著在一旁惋惜地看著畫。

「漫研,你在畫我嗎?」吉他帶著笑,用還包著衛生紙的食指捲了捲身旁人兒的髮絲。

漫研停了一下,才慢慢地點點頭,然後用略帶水氣的雙眼看著吉他。

「對不起,畫被我弄髒了。」其實這不是任何人的錯,但是漫研一想到這張畫不能送給吉他,就有些難過。

吉他搖搖頭,鬆開了手指,然後改用手掌覆上漫研的頭頂,輕輕揉著他的髮。

「明天,你再畫一張圖給我,我再彈琴給你聽,好嗎?」

彆扭-2011.5.9

最近熱舞、熱音和吉他正忙著「街頭音樂節」的籌畫,除了宣傳之外,最重要的表演當然也需要不斷排練。

只是當三個熱於表演的傢伙湊在一塊練習,下場就是練到忘我,想起回家這件事往往都將近午夜。

結束了第一次排練,吉他匆匆趕回家,想要早點休息,沒想到才剛踏出電梯,就看到自家門口有個人影,縮成一團蹲在地上。

想當然,肯定是住在隔壁的漫研。

「漫研?又忘記帶鑰匙了?」吉他失笑,偏偏今天練到半夜,漫研這下可等久了。

大概是等到睡著吧,所以聽到吉他的聲音,漫研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慢了半拍才點點頭。

吉他拿出鑰匙幫忙開門,「好啦,快回去睡,都十一點多了。」

「好。」漫研慢慢站起,顯然還沒完全回神。

見狀,吉他笑著揉了揉漫研的頭,順便推著人進門,「最近我都會練習到很晚,你要記得帶鑰匙。」

漫研又緩緩地點頭,接著就把門給關上,也不曉得到底有沒有聽到吉他的提醒。

看著關上的門,吉他有點不放心的嘆了口氣,最後才帶著淡淡苦笑進了自己家門。

「漫研!我不是叫你要記得帶鑰匙嗎……」吉他有點苦惱地掏出鑰匙,幫等到睡迷糊的漫研開門。

他當然不介意幫漫研開門(當然,如果兩個人住在一起就沒有這種麻煩了,雖然吉他總是找不到機會提出),只是最近他總是和熱音、熱舞練到忘記時間,這已經是第六天半夜才到家,也是第六天看到有個傢伙睡在門前。

「明天要記得帶鑰匙!我要是又練到半夜,難不成你也要在外頭等到半夜?」吉他拍了拍漫研,試圖讓對方清醒點,至少要到可以聽進他的話的程度。

「可是我想等你回來啊……」漫研渾然不覺自己忘記帶鑰匙的錯,還邊揉著眼邊對吉他說。

這麼一句話讓吉他心裡猛地一跳,但是他也明白漫研只是純粹想要等自己開門而已。

「明天不幫你開門了,你自己要記得帶鑰匙。你在外頭等我容易著涼,而且要是有壞人拿著一本漫畫來誘拐你怎麼辦?」

「我才不會被一本漫畫拐走啦,至少也要一套……」

「漫研!」吉他難得地大聲了一點,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自覺?

漫研嘟了嘟嘴,隨口應了聲知道,就轉身回到家中。

吉他連續六次看著關上的門,輕輕嘆了口氣。

不意外的,第七天也是在熱音和熱舞大吵間奏的表現,加上他對某個過門很不滿意,三個人解散時又是午夜了。

吉他一想到漫研可能又忘記帶鑰匙,忍不住就加快腳步。等電梯時甚至不耐煩地狂按按鍵。

但是他一踏出電梯,卻沒有像過去幾天一樣,看到蹲在門前的漫研。

「記得就好……」吉他鬆了口氣,至少漫研不用在外頭吹風等他。

回到家裡,吉他先是把早上洗的衣服拿出來,因為悶太久,所以衣服上的皺褶讓他有點苦惱。

但是當他一邊甩著衣服,一邊無聊的吹著陽台上的風時,卻發現隔壁屬於漫研的房間並沒有亮燈。

吉他停下手中的動作,愣愣地看著沒有光亮的房間。

雖然和他一起睡的機會不多,但是他記得、漫研習慣開一盞小夜燈的。加上他不愛關門的習慣,所以從他家陽台,應該能看到些許燈光才對。

也就是說-漫研根本就不在家。

一反應過來,吉他就扔下手中的衣服,匆忙抓了手機和鑰匙就出門。

手裡按下快速撥號,同時站到了隔壁的漫研家前,拼命按著電鈴。

聽著電鈴和裡頭的電話響,主人卻沒有予以理會,更加證實了吉他的猜測。

開始改撥漫研的手機,吉他連電梯都不想等,直接就從樓梯衝下去。

他不曉得為什麼漫研這麼晚了卻不在家。

他只知道、他不希望漫研發生任何意外。

附近的便利商店和24小時營業的漫畫出租店都找過了,但是都看不到漫研的身影。

要是他跑得更遠,吉他就不曉得到底應該去哪裡找他了。

著急的在街上跑著,即使是漫無目的也總比站著煩惱好。

經過公園的時候,吉他忽然想到,在準備街頭音樂節期間,漫研似乎曾經拿著漫畫在他旁邊嚷嚷。

而漫畫的女主角,最後是在公園被男主角找到。

馬上緊急剎車的吉他回頭,看著公園,儘管心裡覺得不大可能,卻無法否認漫研可能照著漫畫做的可能性。

聊勝於無,吉他拔腿奔進公園。就在遊樂器材區真的看到漫研時,他反而慢下腳步。

漫研一個人坐在翹翹板的一端,自個兒動著腿讓板子上上下下。

他低著頭,讓站的較遠的吉他無法看清,到底有著甚麼表情。

吉他最後用著散步的速度走了過去,停在翹翹板的另一端。他稍稍彎下腰,雙手撐在膝蓋上,歪著頭想要看到漫研的臉。

漫研當然有發現吉他的到來,但是仍低著頭。直到吉他站在翹翹板的另一端,漫研才停下上上下下的動作,最後有點賭氣的忽然起身,翹翹板因為反作用力而傾向吉他那一邊。

「漫研,很晚了,你怎麼還在這裡?」吉他放輕了口氣,就像是哄著孩子。

「我忘記帶鑰匙。」漫研撇過頭,不肯好好看著吉他。

「那怎麼不在外頭等我?」

聽到吉他這句話,漫研跟著嘟嚷,「你說不幫我開門。」

就算真的這樣講,吉他也不可能真的狠心不開門,可是漫研卻莫名的當真了。

吉他又稍微彎下去了點,「回家吧,我幫你開門。」

漫研咬了咬下唇,「不要,是我自己忘記帶鑰匙的,你不用幫我開。」

吉他像是要討好,又稍微彎了一些,頭更是往旁邊側,想要對上轉開頭的漫研。「我會幫你開門,一直都會。所以回家了,好不好?」

經不起吉他一再哄著,漫研有些惱怒的轉回頭看著吉他,手往朝自己翹起的翹翹板向下一壓,同時吼回去,「我說我不要!」

被漫研用力下壓的翹翹板,自然是朝吉他那邊翹起,但是因為力量過大,所以也同樣反應在速度上,導致彎下腰的吉他閃避不及,翹翹板尾端打上下巴。

還好吉他稍稍側著頭,所以只算是擦過下巴邊緣,只是那樣的力道也讓人很不好受。

吉他悶哼了一聲,往後跌坐,手按上被把打到的地方。

漫研似乎也沒想到自己的動作,會害吉他跌倒、受傷,嚇得趕緊跑過去察看。

「吉他!很痛嗎?」漫研急得蹲了下來,湊上去想要看清弄傷哪兒,卻被吉他用空著的手按住肩膀。

「跟我回家,我幫你開門,好不好?」雖然痛到稍微吣著淚,吉他還是努力擺出笑容。

「我會回家啦,你先讓我看看傷口!」漫研隨便應下,得到承諾的吉他這才放開按著傷口的手。

只是擦傷,沒有太嚴重的傷口,但是紅腫一片,卻讓漫研看得相當後悔。

「吉他、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吉他搖搖頭,表示沒有放在心上,「回去冰敷一下就好了。」

但是漫研還是相當愧疚,因為驚嚇而蒼白的臉在月光下更顯脆弱,讓吉他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頭。

「要是真的那麼愧疚,你親我一下好了,這樣馬上就不痛了。」

雖然心裡是真的這樣希望,但吉他只是說出來開個玩笑,所以當他在起身時被漫研拉住衣角,倒是真的驚訝了。

漫研努力抬高了頭,仰著脖子飛快的在吉他臉頰上親了一下,就睜大了眼睛問著吉他,「不痛了嗎?」

吉他嚥了口口水,他承認他現在滿腦子只想說很痛,然後叫漫研再親他一下。

「不痛了。可以回家了吧?」最後,他還是壓下邪念,笑著伸出手,要帶漫研回家。

兩人終於踏上歸途,吉他替漫研開了門,然後又老樣子的盯著關上的門。

這回重重的嘆口氣,看樣子替漫研開門的日子,還得持續好一段時間呢。

不解-2011.6.19

漫研慢慢放下手中的漫畫,用手背抹了抹從眼眶中掉落的淚。

把漫畫放到書架上,漫研轉身走出房間,最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整個人縮成一團。

這次乾脆就讓眼淚落到沙發上,看著沙發浸出一點一點的深色痕跡。

其實漫研甚麼漫畫都看,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今天看了這本少女漫畫之後,會莫名其妙的湧現出想哭的情緒。

漫畫中的劇情其實不太特別,是關於一對青梅竹馬,但最後男孩離開了女孩。

再次回想起分離的那一幕,漫研緊緊抓住了沙發邊緣,眼睛也跟著緊閉。

在無邊的黑暗中,他忽然想起,其實那個男孩長得跟吉他有點像。

可是,他還是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哭。

<hr size="1>

第一個七夕-2011.7.7

  「漫研,你有空嗎?」這天,吉他又抱著他的愛琴,從隔壁的家來到了漫研的房間。

「有點沒空耶。」漫研頭也不抬的回答,上墨線的手並沒有停下。

但是吉他並沒有因為這句婉拒而打退堂鼓,反而輕輕帶上了門,一個人靠著門板盤腿坐了下來,然後開始自彈自唱。

漫研向來都很喜歡在畫畫的時候,有吉他彈琴給他聽,所以他也就繼續做他的事。

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吉他唱的歌不太一樣。

以前都是唱些流行歌呢,說是成發要表演的。

可是今天的歌好像都特別柔和,而且歌詞為什麼總是提到我愛你呢?

不過漫研也只是想想,很快地就把這些拋到腦後,繼續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

吉他並不在意漫研沒有理他,只要能夠在他旁邊彈琴唱歌,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奢侈享受。

數曲終了,吉他放下了手,呼了口氣,稍作休息。

看著對方的背影,吉他輕輕敲了敲琴面,發出厚實的木質聲響。

伴隨著規律的節奏,吉他用著嘴型,說著無聲的話語。

叩叩,叩叩叩。

漫研,我愛你。

第二個七夕-2011.8.6

  「漫研,八月六號你有空嗎?」吉他老樣子的直接進了漫研的家,直闖房間。

但是少見的,漫研轉頭怒吼,嚇得吉他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的小可愛說了些甚麼-「滾!那天是截稿日!沒空!」

截稿日?

吉他乖乖地關上門,站在原地思考到底是甚麼東西的截稿日。

準備要進入下一個學年了,所以不是社刊;漫研也還不是漫畫家,所以不是工作;好像也沒有受哪個人之託要畫些甚麼,所以不是委託……那到底是甚麼東西的截稿日?

完全沒有頭緒的吉他,只能嘆口氣,然後認命的準備離開現場。

可是才剛走到客廳,吉他又停下了腳步。

環顧四週,沙發上堆著洗乾淨的衣服,地上卻是散落著穿過卻還未換洗的,瞄了眼廚房的水槽,果然還有不少碗盤堆在裏頭。

帶點苦笑地嘆了口氣,吉他捲起袖子,先把地上的衣服收集了起來。

管他是甚麼截稿日,只要照顧好漫研,讓他能夠專心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就很足夠了。

吉他越來越納悶,漫研所謂的截稿日到底有多重要。

最近一個禮拜,不提總是沒有整理的房間,漫研似乎也越來越少準時吃飯,更別提好好睡覺了。

吉他去勸也沒用,想要彈琴讓他放鬆更是被扔了好幾隻畫壞的沾水筆筆尖。

但是看漫研那麼認真的樣子,吉他也生氣不起來,最後都只能心疼的關上房門,默默離開。

這樣的日子不斷反覆,直到吉他原本想提出邀約的日子。

其實無法出去也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喜歡的人在哪裡,而自己能否陪伴在身旁。

吉他拍了拍自已的臉頰,提振精神,然後就帶著吉他走進了漫研家裡。

就算現在去找漫研,八成還是會被吼出來吧……想到平常總是一蹦一跳的傢伙,也會這麼兇的對待自己,吉他難免有點落寞。

先替漫研把家事都給做好,吉他才又拿起靠在牆邊的琴,推開了漫研畫畫用的房間。

但是房門推開的一瞬間,吉他也鬆開了手裡的琴,甚麼都還來不及思考,就衝了過去-因為漫研昏倒在地上。

桌上的電腦是開著的,顯示著信箱頁面。漫研手裡還握著繪圖板專用的筆,看姿勢應該是從電腦椅上往旁倒下的。

但這些都不重要。

吉他覺得,這大概是他人生第一次如此恐懼。就連每次想像到告白失敗的畫面,都沒有這種心臟刺痛的害怕。

緊緊抱起倒地的漫研,用著顫抖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明明知道這種時候應該要冷靜,吉他卻覺得全身冒著冷汗,完全無法思考。

甚至有種,懷裡的人兒也跟著發冷。

「漫研、漫研……你醒醒啊、快醒醒……你到底怎麼了……」不記得要求救,不記得要好好觀察對方的狀況,吉他只是一味地搖著漫研。

但是除了輕輕的呼吸聲,漫研沒有任何反應。

吉他忍不住收緊抓著漫研的手,聲音也從顫抖轉為高昂的嘶吼,「漫研、漫研、我明明還沒說喜歡的……你快醒來啊!」

奇蹟總不會這麼輕易發生的。所以漫研仍是沒有依言醒來。

吉他咬牙,總算是想起應該要把漫研帶去醫院,使力抱起對方,才剛要踏出房間,旁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該死、不要妨礙我救漫研……」總是好脾氣的吉他咒罵出聲,一點都不打算理會電話,邁開腳步就要繼續往外走。

可是電話不斷響著、響著,竟然就這樣把漫研給叫醒了。

「電話……電話!」漫研完全沒發現自己在吉他的懷裡,掙扎著要去接電話,吉他剛好也沒注意到漫研醒來,竟然一個不慎就把他給摔了下去!

但是這一摔完全沒有影響漫研的動作,爬了起來就跑去抓起電話,然後非常興奮地問著對方「收到了沒有、有沒有問題」等等。

吉他仍未從漫研清醒還有把人摔到地上的震撼中回神,等到漫研開開心心的掛掉電話時,就是看到一個大好青年,像尊雕像一樣立在那裏。

「吉他?嗯,你怎麼會在這裡?啊、你的琴!」好奇的看了看吉他,漫研又發現對方最寶貝的樂器掉在了房門,連忙跑過去要撿起,卻被後頭忽然加上來的力量給弄得差點跌倒。

連問都還來不及,漫研就感覺到頸子旁有吉他呼出來的氣息,還有對方緊緊摟住自己的力道。

「漫研、漫研……」反反覆覆的念著,吉他的聲音還是微微抖著,一如無法平復的心情。

就算對方醒了,那種恐懼仍然深深的留在腦海中。

如果失去漫研會是這種感覺,那麼吉他也一點都不想要活了。

漫研這個罪魁禍首當然搞不清楚吉他在幹嘛,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有推開對方,甚至扭了扭身體,讓被抱緊的手能夠抽出來,然後往後一伸,準確的落到了吉他的頭上。

「乖乖喔,我在這裡。」漫研用青澀的嗓音安慰著吉他,而這換來身後人更加用力地擁抱。

可是漫研一點都不覺得疼。

「漫研,你說的截稿日是甚麼?」

昏倒事件後幾個小時,漫研坐在飯廳的椅子上,兩腳晃啊晃的等待吉他給他做飯時,聽到了吉他這樣問他。

「喔,當然是同人誌販售會的截稿日啊。」天真的回答了對方,漫研開始哼唱七月新番的片頭曲。

吉他握緊了手裡的鍋鏟,一邊喃喃唸了「原來是這樣啊」,一邊洩恨似的開大火炒青菜。

為了自己沒辦法過到的七夕,他決定販售會那天要把漫研關在家裡,逼他聽自己彈一整天的吉他。

吉他冷冷一哼,把青菜裝盤-然後燦爛的微笑著,把菜給端到漫研眼前的桌上。

 

☆-。-。-。-。-。-☆

 

哇!這真是年代物(爆炸)

想想還是把張貼時間定在當年(!)不然2013出現這種東西還真是羞恥(艸)

非常喜歡嗡嗡學妹的設定、記得我的畢業禮物還拿到他們的短漫2P!內容好像是我在噗浪上的隨打但我找不到了(爆)

以上WOW!

2013.2.1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