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urance/最後一程

不管信的是甚麼宗教,不管選的是何種埋葬方式,不管來哀悼的人有多少,人的最後一程,其實都差不多的。

年紀才四十出頭,下個月就要升為主任的保險業務員陳子羽,一個人踏進教堂後,便坐在了最後一排。

看著依照基督教方式安排的葬禮,陳子羽默默想著,明明這人根本甚麼都宗教都不相信。

他相信的,只有自己和他愛的人。

到場參加的幾乎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商人,外面的記者也擠得水洩不通了。他們的表情都很肅穆,卻不哀傷。但是只要被問起,又將說得非常悲痛。

陳子羽並不大理會他們,只是一個人安靜地坐在後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眼角瞄的一個往這裡走來的人,他抬頭,赫然發現那是自己的下屬,進公司沒有多久,就接手了這個人的保單。

當時大家都非常眼紅,因為大老闆的保單,怎麼會在期滿後就毫不猶豫的,簽給了一個剛進公司的小夥子。

陳子羽當時還只是組長,但是沒有跟著他人一起妒忌,反而常常叮囑這個新人,應該要多注意些甚麼。

所以那新人就跟著陳子羽一直到現在了。

「主任。」下屬乖乖的點頭打招呼,陳子羽擺擺手,「我還沒升官呢,小張。」

習慣被大家稱做小張的業務員,禮貌性詢問之後,就坐在了陳子羽旁邊。

「主任,你是李先生的朋友嗎?」否則,跟這個客戶沒有關係的主任怎麼會來這裡呢?小張心想。

陳子羽沉吟了一會兒,「……是朋友。」

小張識相地沒有問下去,而是轉頭看向前方,那些正在做戲的商人們。

「小張,李先生的醫療險給付,都處理好了嗎?」

聽到主任這樣問,小張又馬上專心起來,「是的,最後一筆也在前幾天匯入李先生指定的戶頭。今天我來是想要送李先生一程……」

這年頭,作為保險業務員,他們常常也會參與了客戶的人生。雖然對小張來說,李先生非常嚴肅,卻沒有大架子,是個好相處的人。

也因此,在得知一向身體健康的李先生,得了愛滋病之後,他還是盡心盡力地替對方處理醫療險方面的問題。

終於喪禮要開始了,由牧師領導著安息禮拜,是從讀經開始。由於小張和陳子羽都不是基督教徒,所以他們只是跟著安靜聽著,來自上帝的福音。

年老牧師的聲音很溫暖,念著聖經雖然溫吞,卻不致讓人昏睡過去。

讀經之後,就是追思的時候。小張也有被安排要上去,畢竟李先生扣除掉家人之外,竟幾乎沒有較為親密的朋友,唯一一個也已經在幾年前逝世。

聽著那些代表的商人,就算念的稿子很哀戚,陳子羽卻絲毫感受不到裡面的遺憾。

快輪到小張的時候,陳子羽忽然按住了他的肩,小張有點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上司。

「可以讓我上去嗎?」

有點意外於穩重的上司會說出這樣的話,小張也不太確定這種場合換人好不好。他是不擔心自己上司說出不對的話,畢竟他是公司裡最能說話的保險業務員。

但是他剛才不是說了,和李先生是朋友嗎?比起自己這個沒有太多關係的外人,也許會更好一些。

小張點點頭,而這時也輪到了他。陳子羽代為起身,平穩地走向前面的小講桌。

踏了上去往下看,一眼望過去,他認識的人並不多。李先生的兄長也在下面,看到上來的是陳子羽,先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接著就是一抹能夠理解的微笑。

算是感激地又看了李先生的兄長一眼,陳子羽就開始了他的追思。

「廣文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從小學一年級認識他到現在,他始終……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我們一起嬉鬧,一起成長。我只是個平凡人,但他從來不對我擺架子,甚至是能夠對我微笑。

我陪著他,度過了高中最後的階段,他一個很難熬的時期。面對事業和學業以及私人的問題,我很高興我能以好朋友的身分,支持著他。」

稍稍停頓,陳子羽又看了眼李先生的兄長。

「雖然後來將近二十年,我再無和廣文聯絡。看著媒體常常將他形容為冷血商人,我其實相當難過。在商場上一定會得罪不少人,這方面不是我的專業。但我想說的是,廣文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對於他所在乎、所愛的人,他都會毫不保留的付出。

這次他因病而去世,也有許多媒體加油添醋的報導。不管他得病的真正原因是甚麼,我想這都不會改變,我所認識的廣文。或許他會放縱自己,但那也是因為他是去了他所愛的人,才會如此不知節制。

我很遺憾,未能陪伴在他身邊。其實我欠了他不少東西,而這一生已經錯失了機會,不能償還了。」

陳子羽對著就放在小講桌前的棺木深深一鞠躬,就下了台。

挺直了身軀,陳子羽微微低頭快步走著。

他只能遺憾,而不是道歉。因為他沒有做出錯的選擇,即使這深深地傷害了李先生,也相對深深傷害過他自己。

李先生的兄長是最後一個追思的人。陳子羽走過了最後一排,沒有理會小張的叫喚,在踏出喪禮會場之前,他聽到了台上的人叫住他。可是他沒有停下腳步。

出了教堂,遮掩著臉,不讓那些在外頭等待的記者拍攝,走了一段距離後,他才終於找到有妻子等待的車,鑽了進去。

妻子溫柔的吻了吻他,然後發動車子。

雖然離開了,但李先生的兄長所叫喚的那句話,終於使陳子羽忍不住落下男兒淚。

 

「陳子羽!文文從來沒有恨過你!」

 

 

*Insurance-名詞-保險

 

###

其實改天應該要把這個放到尾戒的番外對吧(掩面)

這確確實實是他們兩個人的之後。

七七裡面還會有些地方交代到李廣文的後續,不過這是很後面他們又糾纏(?)的事了。

是說打尾戒的時候我笑得很爽,這篇字母短篇我卻哭得很慘。(天啊哪招)

恩然後我想這獨立閱讀應該沒有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