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犬】跟上

 

因為說好是比劍,所以今日艾依就無從欣賞艾伯精準又優雅的射姿。不過他現在可沒甚麼時間胡思亂想,艾伯的劍尖已經逼近自己喉頭。

往後退了一步,舉劍擋下,但是就算施加了力量,仍只是與艾伯僵持。

艾依就著兩劍相交的縫隙露齒一笑,「艾伯,就讓我贏一次,好不好?」

但是艾伯沒有回答,下一秒抽回力量和劍,又擺出下一個戰鬥姿勢。

向來以智謀著稱的艾伯,並不會甚麼華麗的劍招,但是扎實的攻擊,往往是招招見血。

跟著自己的盟友比試,自然是會收斂些的。

除非那個蠢蛋,自己往劍尖上撞。

往右肩虛晃一刺,艾依如他所料的閃避開來,性急的揮劍而上。艾伯輕巧躲開,明明為了避免礙事應該要脫下的披風,他卻在比試時仍牢牢繫好,所以此時迎風翻騰。

也就是這麼一瞬,艾依的劍只刺穿了披風一角,接著拿劍的手腕就被人扣住,頸間也多了一絲涼意。

「輸給了專門指揮的我,你是不是應該檢討一下?」艾伯刻意貼著艾依的耳,嚴厲的話從薄唇吐出,但溫暖的氣息讓艾依不自覺的微微顫抖了下。

收回自己的佩劍,艾依看了看披風一角,然後面無表情的將其脫下。

「艾伯!再來一場!」顯然很不滿比試的結果,還握著劍的艾依再一次向艾伯提出要求。

「公務做完了嗎?」艾伯卻是問了例行問題,雖然他知道艾依理應是完成了。

諒他沒膽在完成之前來找他。

「做完了!都放到你桌上了不是嗎……所以再比一場啦!」明明兩人年紀相仿,艾依卻是略顯幼稚的叫嚷。

艾伯沒理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告訴他,「那麼,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去。」

拿著披風,轉身要離開,卻是不難聽到身後慌慌忙忙收起劍,小跑步跟上的聲音。

「跟上來做甚麼。」

「我就應該跟著你啊。」雖然沒回頭,但艾伯知道艾依現在的表情肯定一臉得意,彷彿跟著自己是種榮譽。

艾伯頓了頓,「我有說過,你可以跟著我嗎?」

艾依很單純的亂了手腳,雖然屬於軍人的步伐還穩健的踏著,語調間卻透露出慌張。

「沒有……等等,你也沒說不可以跟著。」只是慌張之後,還是能夠反應過來,勉強和艾伯爭取權利。

「不可以。」果然下一秒,走在前頭的艾伯說了這麼句不算命令的命令。

感受到後面襲來的氣息,艾伯不閃不避,讓艾依抓住了衣角,使他停下腳步。

「艾伯,我要跟著你。」艾依不屈不撓,但是艾伯冷冷的又說了一次。

「不可以。」然後,輕易甩開其實也沒用上多少力氣的艾依,往前走著。

大概又走出了一段距離,能夠確實感受到對方沒有跟上,艾伯才聽到從後方傳來的大叫聲。

「艾伯笨蛋!」這下真的讓艾伯停下腳步,甚至回頭去看那蠢蛋到底知不知道他說了些甚麼。

艾依雙手插腰,還維持著剛才大叫的姿勢,一看到艾伯回頭,竟然還伸長了脖子,對著他吐舌頭。

艾伯感覺到自己勾起嘴角,完全壓抑不住。

快步往對方走去,或許是那抹微笑的氣勢,讓艾依覺察到危險,雖然還能站在原地不逃跑,心裡卻開始漸漸沒底了。

唔,應該不會丟更多公務給自己吧……艾依才這樣想著,已經逼近的艾伯卻伸出手,將黑色披風往前一扔-那方向、可不是自己頭上嗎?

反應略慢的艾依好不容易伸手抓住,卻還是讓過長的披風垂下,半掩蓋住了自己,但是在他掙脫之前,沒有被眼罩蓋住的那隻眼,看著艾伯鑽進披風,然後扣住自己下顎。

唇上輕沾即走,聽到那人在一吻過後這麼說了。

「蠢蛋,跟上。」

 

☆-。-。-。-。-。-☆

現在回頭看簡直(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