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犬】記著你

 

 

「都準備好了?」艾伯李斯特帶上了儀式用的白手套,稍稍扯了扯,淡淡的問著站在身旁的人。

「當然。」咧開一抹愉悅的笑容,艾依查庫很是期待的回答。

畢竟,今天又是一個讓他們躁動不安的心,平穩下來的日子。

又是個「宣戰日」。

 

愛麗斯泰利亞皇妃坐在一旁,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和眾人一同聽著西德爾將軍的宣戰發言。戰爭已有多時,這不過是另外一個小型戰場的開端。

但是人民還是很振奮的。

因為這場戰爭的指揮官,是艾伯李斯特。

艾依就站在演講禮台下,全神戒備著,銳利的單眼掃過視線所及的每個角落,只為排除有可能針對艾伯而來的敵人。

就在自己眼前的人民歡呼起來,不用看也知道,是輪到艾伯說話的時候了。

聽著對方從容又讓人安心的聲音,說著既定的稿子,艾依雖然想看看那人現在英姿煥發的模樣,卻是一眼都不能扔過去。

畢竟,還是保護他的安全更重要。

艾依查庫心情愉快的繼續他的護衛工作。

 

 

結束宣戰,艾伯可不得閒,中午和將軍共進午餐後,要再進行一次沙盤推演。

艾依快步跟著艾伯踏入辦公室,門才關上,艾伯就把儀式用的大衣脫下,隨便一扔。

艾依穩穩接住,甚至自動的替艾伯把帽子摘下,通通掛到門邊的衣架。

「下午練兵完,過來接我,晚上還得參加晚宴。」艾伯對著鏡子重新打起領帶,機械式的吩咐著。

「所以今天晚上,又不能一起睡了?」艾依可惜的嘖了聲,完全忽略艾伯扔來的冷漠眼神。

「我以為你更喜歡待在外頭嘗點血味。」為了今日的宣戰,刺客可是多了不少。不過都一樣彆腳就是了,但艾依總是愛跟宅邸的守衛們搶,大半夜跑出去活動筋骨。

「才不呢。外面又冷又無聊,不像你一樣又熱又硬。」艾依挑逗的吐了吐舌,走過去替打好領帶的艾伯穿上外套。

艾伯沒理會帶著情色意味的回答,鏡片後的雙眼平靜的像是甚麼都沒聽到。

艾依看著這樣的艾伯,知道這又是對方的一個習慣-見將軍之前,他總是這麼冷靜的。

不過艾依最討厭無趣,特別是知道今天又不能和艾伯共枕,便特別想要攪亂艾伯現在的心情。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突如其來的一吻。

貼上了艾伯的雙唇,艾依的角度剛好能從眼鏡下方直視到艾伯,對方也剛好轉了轉眼珠子,兩人相望。

忽然耳後的空氣一陣波動,艾依警覺的往旁一退,反手抓住攻擊-是艾伯的手刀。

「胡鬧。」艾伯說了句,狠狠的用軍靴踢了艾依的小腿骨,不顧對方悶哼,就離開了辦公室。

艾依查庫不太高興的瞇了眼,咒罵了聲沒情趣。

 

 

艾依獨自守在陽台,屋子裡頭的熱鬧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權利的人們最喜歡搞這些宴會了,何況是在宣戰當日。只是今天這場算是小規模的,所以皇妃並沒有到場。

也好,省得他又看到生悶氣。

看著艾伯掛上客套的笑容交際,艾依想著,自己最近好像都是看到這種表情。

從小時候天真爛漫的笑容,艾依是還記得的。長大後,私底下相處就算愉快,艾伯也都只是淺淺一笑。若要說甚麼時候能看到最豐富的表情,大概就是情事時吧。

不管是惡意欺負自己、高潮過後,艾伯的笑容除了滿足、邪魅,還有那麼一點寵溺和珍惜。

只要想到那些,再看看現在的艾伯,艾依就覺得不太爽快。

為什麼他的艾伯,得掛上這些虛偽的表情?

為什麼屬於艾伯的他,卻能在軍隊裡悠游自在?

艾依查庫覺得,刺客最好早一點來,他現在很需要發洩。

 

 

艾伯酒量不錯,酒品也好,所以回到宅邸時,他仍直挺挺的踩著有節奏的步伐回到房間。艾依原本也想跟著進去,但是艾伯不曉得是在剛才的宴會上被誰搞到惱怒,此時竟然朝他怒瞪,然後關上房門。

艾依才不會被一片門板擋住,確認艾伯已經鎖上房門後,他也不用暴力開門,而是輕巧的直接翻過走廊上的窗戶,熟門熟路的攀上屋頂,然後準確的移動到艾伯房間的陽台。

當他看到艾伯站在陽台吹風時,艾依不算太意外,只是吹了吹口哨,說了,「站在外頭很容易被槍擊喔。」

艾伯往上瞧去一眼,「這次是從屋頂回來嗎?」

艾依嘿嘿一笑,「你可終於和『我』說話了。宴會好玩嗎?」

艾伯冷哼,「老樣子,只是今天有個統治派的老頑固一直針對我,擺脫不掉。也不想想宣戰之後,得利的是誰。」

艾依聳肩,「嘛,我是無所謂,只要能上戰場就好。」

「那麼我送你去貝琳達手下如何?你就算死了都能繼續上戰場。」

「喂喂,今天也對我太兇了吧?」艾依卻是頑劣一笑,從屋頂上一躍而下,準確的落在艾伯身旁。

「今天你踢了我、派我去把風、兇我,嘖嘖,沒有一點獎勵嗎?」艾依湊近艾伯,寶藍色的眼睛透出一點嬉鬧,不過更多的是認真。

「一條狗而已,給甚麼獎勵?我可沒骨頭給你啃。」艾伯也知道艾依要些甚麼,唇邊終於興起淡淡的笑意,嘴裡吐出的話混著酒味,薰得艾依更加心癢。

「我才不啃骨頭呢,你知道我更愛用吸的,或者用插的。」艾依一說完,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沒想到艾伯卻是用客套的微笑回敬,然後掉頭就走入房間。

艾依是有些錯愕了,就算在陽台上就做起來太超過,也不帶這樣自己走自己的吧?

但是在他憤慨之前,艾伯停在落地窗邊,回過頭來。

「我要入浴了。」

「你去啊。」艾依不滿的回答。

艾伯挑挑眉,「我以為,貼身護衛應該跟著進來才對。」說完之後,他就真的離開了窗邊。

艾依查庫覺得,艾伯怎麼就不能更直接坦率一點呢?

 

 

兩人躺在豪華大床上,艾依懶洋洋得從後抱住艾伯,艾伯厭惡的說了聲熱,就往後方一個肘擊。

「艾伯,我體力消耗比較多耶,你別欺負我。」艾依毫不在意,反正他知道艾伯的肘擊不會用上十成力。

艾伯嘆了口氣,掙開了艾依的懷抱,轉過身來面對著他,拉開了一點距離。

「艾依,你應該知道這次的戰役很小,但是西德爾為什麼要派我去。」

聽著艾伯在床上說著軍事機密,艾依雖然無奈,但他終究是軍人兼艾伯的盟友,瞬間也跟著認真起來。

「我知道,計畫我都還記著。」

「刺殺之後的撤退路線,現在還是只能掌握八成,你得靠自己隨機應變。」艾伯現在拿下了眼鏡,所以艾依能夠看到自己確實的落入了對方純黑色的眼瞳中。

他知道艾伯說到這份上,已經是他所能表現的最大關心了。

做為屬於艾伯李斯特的忠犬,艾依查庫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要怎麼做,才能回應主人的要求和疼愛。

伸出手,撫上了艾伯的臉頰,對方難得沒有擺張冷臉,而是平靜的望著。

現在的艾伯,才是艾依印象中,最喜歡也最欣賞的模樣。

自己把臉湊上去,讓艾伯的吻落在自己的眼罩上,艾依的手指輕輕摩娑著艾伯的耳側,喃喃說了。

「我會活著回來,就像當年一樣。不管發生多少事情,我都記著你。」

艾依查庫沒有聽到艾伯李斯特的回答,但他最終是睡在對方收緊的懷裡。

 

☆-。-。-。-。-。-☆

我竟然寫過這種東西(望)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