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犬】存在

※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喜歡這種同在又不同在的感覺

 

 

 

放縱情慾自然是舒暢的,但還是在戰場上殺敵飲血,才真的能讓艾依獲得解放。

 

不是他嗜虐或血腥暴力,這不過是被命運逼著磨練出來的本能反應。

 

 

艾伯是這次戰役的總指揮官,這並不意外。至於艾依,就算本職是貼身侍衛,在艾伯領頭的沙場上,他還是能配有一個小隊,站在艾伯身後,隨時接受命令,往前線突襲。

 

當然在征戰的日子裡,禁慾是必要的,而他和艾伯,也像是回到了最初,剛在帝國參軍時一樣,互相提攜,卻沒有過分的感情。

 

是啊,那種一不小心就會害了彼此的感情。

 

明日一早,就是兩軍正式開戰的時候。戰役前夕,軍營當不能稱是平靜。不只是要防敵軍夜襲,也是每個士兵各懷心思的一夜。

 

艾依這晚不當值,但他和守夜的士兵打過招呼後,直接踏入艾伯的軍帳。

 

艾伯自然是還沒睡的,就算已經沙盤推演不下百次,他還是無法就這樣入眠,畢竟他的身上是背負著數萬條人命。因此,艾依的到來甚至沒能讓他投去一眼。

 

艾依也沒有平時的多話、急躁,反而安靜的拉過張木椅,反坐著面向艾伯。

 

沒有多少照明力的油燈亮著,艾伯盯著行軍圖,艾依則是一邊等待,一邊反覆拆裝槍枝。

 

這是他們的默契。

 

或許平日裡可以荒誕無邊的對談,或許本能是用血刻劃而成的烙印。

 

但是知曉彼此存在的默契,勝過一切。

 

又過了許久,油燈幾乎要燃盡,艾伯才終於離開了地圖邊,卻不是要添加燃油。反而是熄了它,然後脫下外衣。

 

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黑暗而慌亂,艾依輕輕鬆鬆的就把剛拆開的愛槍重新組裝好,收回槍套。

 

艾依慢慢往艾伯那裡靠去,只剩下裡衣的艾伯也沒有立刻躺下,而是站立著等待。

 

兩人終於站在了一塊兒,面對面的。

 

他們不相擁,不接吻,自然也沒有肌膚之親。

 

只是靜靜的,牽起了手。

 

不需要去細數時間流逝,又同時放開了彼此唯一的連繫。

 

然後艾伯躺下,和衣睡去;艾依往外,離開軍帳。

 

知道對方存在著,就好。

 

☆-。-。-。-。-。-☆

真是……遙遠的東西(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