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多CP】安能辨我是情聖

※主利雪,眼鏡犬、王子貓有

※虛虛實實的前篇但單獨閱讀可

※與襲音的接龍

 

又是個風和日麗、適合在森林中亂闖,抓抓魔物,開開寶箱的好日子。

今天的隊伍聲勢比較浩大,領頭的依舊是以智略著名的艾伯,後頭跟著忠心耿耿的艾依。不過,並沒有見到古魯瓦爾多的身影。理由是今天一早,艾依跑去敲門時,發現對方根本就不在旅店房間。

少一個人是無所謂,所以艾伯和艾依還是來到了森林邊緣,然後遇到了也不成隊伍的另外兩人。

「啊、不中用的男人!」落單的兩人是艾茵和利恩,一見到艾依就習慣性開始拌嘴的艾茵,馬上就開始大聲嚷嚷。

「你說誰不中用。」不曉得為什麼,艾依只要碰上艾茵,也會跟著脾氣火爆起來。也許這兩個人天生就不對盤?

至於利恩,倒是挺認真地和艾伯討論起組隊的事,最後敲定怎麼瓜分收獲,再各自拉開快打起來的艾茵和艾依,準備深入斬影森林。

只是這隊伍裡,只要有兩個愛吵架的,基本上在抓魔物的空檔,就無法得閒。

所以當利恩毒殺了隻兔子後,沒事做的艾茵和艾依,又開始吵起誰比較厲害這種無聊的問題。

利恩收起匕首,看了看在一旁絲毫沒把兩個隊友放在眼裡的艾伯,只能一個人無奈地嘆口氣,繼續他往前偵查的工作。

談到誰比較厲害,自然是要從打鬥能力分個高下的,所以艾茵正洋洋得意的,對著艾依吐了吐舌,「當然是我比較強,上次被我秒的不知道是誰喔。」

「死女人,有種就不要躲在艾伯身後講這種話!」艾依咬牙切齒,指著在嘻笑後就一溜煙鑽到艾伯身後探頭的艾茵大罵。

「怎樣咧,你這沒用的男人。」艾茵又嘻嘻一笑,對著艾依搖了搖手指,頭上的耳朵也開心地動了動。

「我們再打一場,你就知道誰比較沒用。」艾依較真了起來,抽出今天都尚未出鞘的配劍,「給我過來。」

艾茵嘟了嘟嘴,一副很無奈的模樣,但是下一秒,卻猛然從艾伯身後竄出,伸爪就往艾依臉上抓去!

艾依輕鬆舉劍格擋,在兩人極為相近的一刻,他對艾茵也吐了吐舌,「嫩。」

艾茵藉著反作用力跳回原地,「哼,不想理你這顆波羅蜜了。」話說完,還真的收起爪子,蹦蹦跳跳地回到艾伯身後,還在他背後慵懶的蹭了蹭。

「給我回來!不准靠近艾伯!」看到自己的在意的人被外人觸碰,艾依提著還未收起的劍,怒氣沖沖的就要刺過去,但是艾茵一點都不受影響,甚至伸出兩手,輕輕一跳,攬上艾伯的脖子。

見狀,原本要進行攻擊的艾依忽然定格,然後瞇起了單眼,說出來的話也沉重了幾分。「下來,那裡不是你可以侵占的位置。」

「那又如何?至少艾伯沒推開我。」艾茵說完,還小小得意地哼了聲。

原本艾伯都是置身事外,但現在兩個人吵到自己身上來,自然是不能繼續放任他們胡鬧。

「通通給我閉嘴。」只要鏡片後的眉頭一皺,就表示艾伯的心情很差。不過本來就不怎麼愛看臉色,還有天性自由的艾依和艾茵,還是沒有馬上停下。

「艾伯,那裏明明是我的位置!」無意間想要宣示主權的艾依,不滿地對著艾伯抱怨,一臉「我也想要撲上去」的表情。

但是艾伯哪會理他,狠狠瞪了眼後,伸手掐了艾茵的手臂,「艾茵,我給你三秒從我身上下來。」

艾茵這下也不得不聽話,貓耳朵失望地微垂,乖乖放開艾伯並跳回地面。

「艾依,你也別吵。」確認艾茵已經離開身上,艾伯這才訓斥起艾依。

「我才不想吵,都是艾茵那個女人先做這種動作,我哪會……」艾依越說越小聲,但時不時還是往艾伯那兒投去不滿的一眼。

這下可就換成艾茵一個人在旁邊,她才不想看艾伯和艾依這「一對」吵架,無聊死了!這時,她看到遠方有個人影,是原本在前頭偵查的利恩。

話說利恩往前走了數十公尺,卻發現後頭沒一個隊友跟上,只好無奈折返,大老遠地就看到艾茵和艾依打鬧,演變到現在變成艾伯在教訓艾依了。

「你們三個別吵了行不行?至少別冷落我啊。」回到隊友們所在處,利恩用著有點酸的語氣問著,他一個人在前頭吹冷風找獵物,很可憐的!

在場唯一有功夫理會利恩的只有艾茵一人,但是她只不屑的瞧了他一眼,就昂著頭說,「貓才不抓蟑螂。」然後就一蹦一跳的,往旁邊找了棵樹,一溜煙爬上並坐在粗壯的枝啞上。

利恩無奈地嘆口氣,也只能跟著隨便挑棵大樹,半倚著歇息,暫且先等艾伯和艾依那邊解決了,再一起前進吧。

至於吵嘴中的那一對,艾依正極力爭取著,艾伯的後背和頸子,應該是專屬於他的位置。

被吵到有些不耐煩的艾伯,終於下了令,「艾依查庫,過來。」

艾依聽話地走過去,但是在幾步距離外就停了下來。艾伯揚揚眉,又開口,「靠過來。」

艾依照做,就在他以為艾伯是要跟他說些甚麼之前,艾伯看準了脖頸,狠狠地咬了下去,都咬出紅印了。

「嘶-」艾依吃疼的叫了聲,微弱地對著艾伯說了,「會疼。」

艾伯像是很滿意這樣的反應,終於昂起下巴,往旁邊點了點,「去旁邊。」

然後,這兩個傢伙完全忘記隊友的存在,真的往旁邊走去,而且還越走越遠。

完全明白艾伯意圖的利恩搖搖頭,搞不懂這兩個人怎麼能夠不顧時間地點,這麼不浪漫的就開始發情呢?

坐在樹上的艾茵窮極無聊,反而沒發現艾伯和艾依離開,而是盯著方才也是在發呆的利恩,現在搖頭的模樣,讓他頭上不太受控制的兩搓頭髮,隨著動作在空氣中晃動。

艾茵看著利恩的頭髮,忽然起了興致,就從樹上一躍而下,往利恩那兒走去。

看著艾茵朝自己走來,利恩猜想,對方大概是發現甚麼好玩的吧-果不其然,艾茵連招呼都不打,就逕自伸手撥弄特別突出的頭髮,像是在玩水草一樣。

利恩也不介意,反正在隊長和副隊長跑去私下解決的現在,他和艾茵也不能做甚麼。

不過就這樣呆站在這裡,任由艾茵玩弄頭髮,也是有些無趣的,於是利恩把精神也放到了對方的頭上,看了看那對也算是突起的毛絨絨物,他比較有禮貌地先開口詢問了,「我可以摸你的耳朵嗎?」

但艾茵是任性的,她開始拉扯利恩的頭髮,嘴上卻說著:「不可以。」

「這樣不公平啊。」利恩笑了出來,還是伸出手順了順艾茵的長髮,卻是相當紳士的沒有碰到頭頂的一對耳朵。

「那又怎樣。」艾茵撇頭,但現在是兩手都在拉扯利恩的頭髮,玩個沒停。

利恩放下了手,搖搖頭,「這麼任性,難怪總是和艾依拌嘴。」

「那是波羅蜜自己的問題。」

看著眼前又任性又自我的艾茵,利恩忍不住起了一點逗弄之心,「呵呵,那偶爾也和我吵個架怎麼樣?你知道,艾伯總是派我躲到暗處,潛伏和暗殺很辛苦呢。」

不只很辛苦,還常常被遺忘,想到剛才一個人在前頭等待,利恩又有點淒涼感了,只好聳聳肩,表達自己的立場。

艾茵聽到吵架兩個字,就放開了利恩的頭髮,雙手叉腰,挺著小小的胸部說著,「那要看你夠不夠資格了。」

利恩拍了拍艾茵的頭頂,一樣是小心避開了耳朵,「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艾茵稍稍瞪大了眼睛,像是在說他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你要是欺負我的話,艾伯會幹掉你!」

「為了團隊和平,我才不會欺負你,我只是無聊罷了。」今天不曉得第幾度聳肩,利恩笑了笑,表示自己不想和艾伯槓上。

但是這話才說完,艾茵卻眼睛一亮,像是發現了甚麼新奇的事物。甚至又往利恩那兒擠了擠,湊得更近一些。

「所以你上次跟雪莉調情時也是玩玩而已?」艾茵記得可清楚,上次經過公園的時候,看到利恩和雪莉在決鬥時,講了不少話,還看到那女人連耳根子都紅了呢!

利恩愣了愣,他沒想到那天決鬥的時候,艾茵也在場。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們是在公眾場合就打了起來。伸出食指按住了艾茵不斷亂說話的嘴,利恩微微一笑,「……小孩子別問這麼多。」

「所以你真的是玩玩的?」雖然嘴巴被利恩稍稍壓制,但艾茵還是有辦法發問的。

利恩聽到這問題,笑容中多了一點大人看孩子的有趣,「你連甚麼是玩玩和認真都不知道吧?」

「什麼話!?我、我也有喜歡的人!」艾茵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忽然跳了起來,往後退幾步,臉上浮現紅暈。

果然是小女生呢,利恩心想,但嘴上可沒就此放過。「喔?可以告訴我是誰嗎?」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艾茵跳了跳腳,利恩怎麼可以這樣揪他的弱點?

「你才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喔。要不然,你告訴我,我也告訴你,這樣公平吧。」利恩攤手,要和他交易情報才沒這麼容易。

「那你先說。」艾茵環手,努了努嘴。

「讓我摸你的耳朵我就先說。」利恩作勢一抓。

「才不要。」艾茵連忙護住自己的耳朵,「你快說!」

利恩嘆口氣,年輕的孩子就是這點麻煩。「真拿你沒辦法呢,任性的小孩。雪莉啊……」他回想起初見的那一天,並不是決鬥那一次,而是更早之前。也因為有一小段時間的認識,才讓他更有這種模糊的感覺。「她是個可愛的少女。」

艾茵瞪大眼,「你的眼睛一定是瞎掉了,被毒瞎的嗎?」

利恩大笑,頭上突出的兩撮頭髮跟著晃動,「對不起,在小姐面前不能說別的女孩可愛呢,我道歉。」

艾茵嘟了嘟嘴,小聲說著這還差不多,然後又抱著好奇心把話題拉回來,「你是真的覺得雪莉可愛?哪裡可愛?」遇過幾次那個像人偶一樣的人,艾茵可不覺得她討人喜歡。

「不服氣的地方。」利恩幾乎是立即就回答了,但是稍稍停頓之後,有小聲地補充,「還有她所遺忘的部分。總之,我是挺喜歡她的。」

「甚麼遺忘?」雖然利恩說的小聲,艾茵靈敏的耳朵還是抓到關鍵字,興奮地抓著利恩要問。

「這個你就不能知道囉。」利恩笑著拍掉艾茵抓上來的手。

「甚麼嘛……小氣鬼。」艾茵嘖了聲。

「還沒有你小氣呢。」利恩弄亂了艾茵的髮,卻讓對方藉機往前一撲,趴在了他的胸口。

「告訴我嘛……」艾茵拉長了語尾,用著有點膩的語調纏鬧利恩。

利恩拎起艾茵的後領,把她從胸口前拉開,「小孩子用色誘是沒用的。想聽就拿情報來換啊,像是你喜歡誰之類的。」

艾茵歪了歪頭,很不滿利恩又講到這上頭來,「反正也是團隊裡的人啦。」

利恩聞言,眼神往遠方看不到身影的兩人望去,繼續逼問,「指名道姓。」

「可是我剛才已經說了嘛。」艾茵不耐的扭扭身子,「你沒有回答我耶。」

利恩搖頭,不理會艾茵的動作,「交易應該是明確的,艾茵。想知道雪莉的事,就坦白和我交換情報,而不是在這裡撒嬌。」

艾茵吐了吐舌,「你不知道貓咪都是這樣嘛。」

利恩則是回以微笑,「那你就別想從我這裡知道更多。」

「小、氣、鬼!」

「到底誰才是小氣鬼啊,都不說清楚喜歡誰。」利恩用食指點了點艾茵的額頭,幾秒鐘後,艾茵終於垂頭喪氣的嘟嚷。

「團隊裡你也認識啊,不過今天不見人影,哼。」

今天不見人影?利恩想了想,確實艾伯那邊今天少了古魯。看了眼低著頭的艾茵,他挺意外她會喜歡那個高傲的王子。

「我說了,你也要說喔。」方才還在喪氣的艾茵,忽然抬起頭,然後雙眼放光的等待利恩的答案,這讓他不禁失笑,小女生的情緒轉換還真快。

「說甚麼?」

「雪莉遺忘的過去。」艾茵嘻嘻一笑,相當期待。

沒想到利恩手一攤,「既然是她遺忘的過去,我又怎麼會知道?」

艾茵歪了歪頭,「那你為什麼要追她?」

不過在利恩給予解釋之前,艾茵的耳朵動了動,像是想到了甚麼答案,她雙手一拍大叫出聲,「難道你跟艾依一樣是被虐狂?」

利恩拍了拍艾茵的頭,試圖要她冷靜一點。「又亂猜了。就只是有興趣而已,還談不上追求吧。」

「所以你真的是玩玩?」艾茵驚訝了一下,不是追求不就等於玩玩嗎?

「不追求不代表玩玩吧,我這邊可是挺認真的。」利恩一笑,小孩子果然無法知道那麼多。

「你這樣會讓人誤會吧?」至少艾茵對利恩的態度存有疑惑。

「讓誰誤會呢?可沒多少人知道我喜歡雪莉。」利恩自認他的保密工夫挺到家的。嘛,眼前的小女孩能保密多少就不知道了。

「全團隊會知道。」艾茵一臉認真的回答。

利恩苦笑,果然這隻貓咪是不會保守秘密。「無所謂啊,只要別讓雪莉知道就好,她很倔的。」

「為什麼不讓她知道?」艾茵垂下耳朵,她可是很想看看那個雪莉會有甚麼表情呢。

利恩無奈地又推了推艾茵的額頭,「小笨蛋,你想讓王子知道你喜歡他嗎?」

艾茵理直氣壯地反駁回來,「可是我喜歡王子跟你對雪莉有興趣又不一樣。」

利恩搖頭,倚在樹邊也有些久了,在艾茵面前伸了個懶腰,利恩才繼續說下去。「並沒有不一樣啊,我只不過是還沒感興趣到追求而已。要是我真的出手,動作一定比你快。」

「幹嘛不出手?」

「那你為什麼不出手?」

兩人對看幾眼,終於是由艾茵先呼了口氣,對著利恩一笑,「誰說我沒出手,我一直都在偷心啊。」

「可是我沒看到古魯真的被你偷到心。」利恩反譏回去,不過艾茵兩手一攤,「是他自己的問題,沒眼光。」

利恩忍俊不住,「你喔,人小鬼大。」

艾茵理所當然的點點頭,表示她就是這樣。

利恩看著她自然的反應,有點感慨的瞇了瞇眼,然後淡淡地開口。「雪莉不適合隨隨便便出手。」

艾茵聽到利恩終於說到重點,又一次興奮地撲了上去,緊抓著利恩垂下來的頭髮,「怕被毒?」

利恩這次沒有再拍開艾茵的手,而是直直地看著純真女孩的眼瞳,像是要把接下來的話都說入她心坎。

「這甚麼話,論毒我可是不輸她。你知道嗎?她沒有心。」伸手指了指艾茵的胸口,利恩繼續說下去,「我對她很感興趣,也想跟著她找回失去的部分。也許在這中間我能夠把感情昇華為愛情,但是在此之前,我只能認認真真的感興趣,而不是任意出手。」

艾喵認真地點點頭,扯了扯利恩的頭髮,「聽起來是有些認真了。」

「所以我說我不是玩玩的啊。」不曉得第幾次拍了拍艾茵的頭,利恩心想,甚麼時候他也能這樣,自然地碰觸到雪莉呢?

但是艾茵就是個不會看氣氛的人,硬是又冒出一個問題,打斷利恩小小的感慨。「那要怎麼找心?」

「這我就不知道了,」利恩抓住艾茵的手,拉扯幾下後,終於救回自己的頭髮。「不過,多和她相處是必要的,所以下次可不要來打擾喔。」

艾茵昂起頭,「哼哼,你管我。」

利恩一邊笑著一邊搖頭,開始往艾伯和艾依消失的方向走去,同時也說著,「要不,下次就換我去阻撓你和王子?」

艾茵在利恩背後吐了吐舌,看著對方開闊的背影,她也露出了開心地微笑。

然後兩人終於要去找回失蹤已久的隊長和副隊長了。

 

☆-。-。-。-。-。-☆

萌的開端(何)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