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犬】中暑

※艾伯李斯特(襲音)X艾依查庫(殤渚)

※時間點:生前

 

烈陽之下,艾依查庫癱坐在灌木叢旁難受至極,在烈日下趕三天路的後果就是中暑了,幸好上一份任務已經完成,要不是想快點回報艾伯,也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
但從對方嘴中「問」出來的話,足夠成為打擊統治派的利器,他怎能不早點告訴艾伯?
可是哪知道,機械馬居然故障!
反正種種不利的因素加起來,下場卻是他中暑,只能在路邊休憩--這就是欲速則不達嗎?

噠噠噠,機械馬厚重的蹄聲由遠而近,艾依轉頭,瞇起藍眸盯著來者,手握著已上膛的槍,蓄勢待發。
但當他看清來人的面貌時,不禁微微瞠大了眼,艾伯來這裡幹麻?怎麼沒帶護衛?
只見艾伯像是知道艾依的位置,直直的策馬前來,直到在灌木叢前勒馬停下。

高高在上的睨著艾依,艾伯鏡片後的眉頭一皺,不悅迅速流竄於眼底,面上倒是不喜形於色。
兩人三目相望,好半晌艾依才確認來的人真的是艾伯,不是他被烈日曬昏頭而產生的幻影。

「艾伯,你怎麼來了?」
「來帶回我的狗。」艾伯下馬,軍靴踩過樹葉發出沙沙聲,見艾依臉色真的不佳,軍裝卻是釦到頂,一絲不茍的模樣。艾伯跨步向行,直接將軍服橫向撕扯,上頭的鈕釦繃裂了幾顆。「蠢斃了。」
只有這個白癡才會在中暑時還穿得好好的。
「喂、這已經是我這個月申請的第三套軍服了!」艾依看著軍服即將報銷,整個欲哭無淚。

「你可以選擇不脫,反正是你中暑不是我。」
「那你也不要用撕的啊!我都中暑了你還讓我激動成這樣!」
「中暑的人就乖乖躺好。」艾伯一掌擊在艾依額頭,讓人躺回原位。
「要不是你又撕我衣服我也很想乖乖躺著。」艾依嘟嚷,沒注意到艾伯的眼神越來越冰冷。

「閉嘴。」艾伯冷笑,頗有艾依再不閉嘴就把他的嘴縫起來的意味。

「就只會脫我衣服也不讓我喝水也不幫我搧風……」艾依喃喃念著,不曉得為什麼,人不舒服的時候,他就特別想對艾伯嘮叨。
艾伯不理睬他,拆了衣服露出艾依的胸膛,又從腰間拿起水壺沾濕布巾,砸到艾依嘮叨的嘴上。
「唔唔唔。」艾依好半會兒才把又濕又重的毛巾扯下,暫時放在胸口上,「好粗魯。好過分。臭艾伯。」艾依滿臉潮紅,微瞪著理應是要照顧他的人。

「這麼有精神就用跑得跑回去。」

「欺負我。你才去跑回去。」艾依拖拖拉拉的自己抓起毛巾,胡亂往身上磨擦,但是才一會兒,毛巾的冷完全被體溫的熱給相互平衡。
「又不是我求你來接我的。」艾依不滿的把手往旁一攤,毛巾也跟著滑落在地。
停頓了好一會兒,艾伯驀地掐住艾依的脖頸,力量大的讓艾依想反抗,但是使不上力的四肢最終仍像那條布巾,癱軟在地。
「唔唔,好難受……」艾依有點嗆著,眼角泛淚。
「連這點力道都拉不開,有什麼資格說話?」艾伯的眼神像在看隻螻蟻,手掌越縮越緊,直到艾依昏過去為止。

「蠢。」艾伯看著昏迷的人,久久才撿起地上的布巾,伸手撥開艾依的髮,冰涼的手撫著額頭,似乎解緩了艾依的不適。
看艾依眉頭緊皺,睡得極不安穩,最後艾伯輕抬對方的頭,讓他枕在自己腿上。
倘若艾依能看見艾伯的表情,鐵定得意且懷念不已。

--那是在久遠之前,他們還天真時,艾伯曾露出的淡笑。

 

☆-。-。-。-。-。-☆

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寫過這東西啊連隨身碟裡面都沒有!!!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